中国广播网首页

一键登录

央广网首页  |  快讯  |  文史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视频   |  图片  |  科技   |  娱乐  |  体育  |  社区   |  教育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资讯 > 正文

北京晨报评论:盲目前往灾区救灾的志愿者就是添乱

2013-04-24 15:16  来源:北京晨报我要评论 

  原标题:民间力量如何救灾

  由于交通受限,记者被堵在灵关镇中学的这两天,没有看到一辆大型运输车运来成箱的物资。(4月23日《北京晨报》)而《人民日报》4月22日官方微博发出紧急呼吁:现在出门救援的所有队伍都在芦山县通往太平、龙门、宝盛等灾区的唯一出口严重拥堵。请社会车辆让出生命通道。也再次提醒志愿者和民间组织,不要盲目前往灾区!民间救援究竟该把自己摆在何种地位?因地制宜、循势而为的行动或许才能让这种正能量发挥最大力量。

  赞扬

  见证民众救援智慧成长

  眼下尽管雅安地震灾区“山高、滚石、坑深”,四面八方都是“大军、纵横、驰奔”;而山区通向地震灾区道路稀少、危险众多,专业人员一不小心都要面临生命危险征程,非救援专业的人员前来救援,必然遭遇不必要的伤亡,这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救援,当然“常使国民泪满襟”。

  黄金救援时间要最大化争取,道路畅通要最大化保证。这就需要道路资源有限的雅安路上,最大化满足专业救援人员需要,最大化保障流量,最大化保障畅通,这样才能打响“黄金救命救援保卫战”。令人揪心的是,强大的“中国温柔心”正在爆发,也正蜂聚在“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路上,这种无序的、非专业救援人员极可能把各条雅安道路堵死,反而造成专业救援大军不能第一时间到达救援现场,造成大量废墟下的生命痛苦和凋零,这种“好心”反而办成了“坏事”,不是给地震灾区人民“伤口上撒把盐”吗?

  第一时间救援是最大化挽救生命的保证。雅安最需要的是国人理智救灾,一方面要求在“黄金救援时间”里非专业救援给专业救援无条件让路;一方面要求后方救灾雷厉风行,因为地震灾区不仅需要救命,还需要衣食住行等物质救援和精神救援。此时国人可以在后方发起、组织各种募捐活动,既可以捐钱,也可以捐物,更可以鼓舞士气。只要把灾区人民挂牵心上,都是最灿烂的爱心金牌,都是“第一时间救援”。

  最大化救援还需要国民“步调一致听指挥”。强大的战斗力来自于强大的组织力、号召力、响应力,没有组织保证就没有秩序保证,很难有多少战斗力,还容易制造更多救援“堰塞湖”,这是救援之大忌。主流民意发出“不专业就不添乱”,这既在见证广大民众救援智慧成长,也在呼唤人们在后方把捐助救援做大做强。进一步说,国民地震救援“一切服从领导听指挥”,也才能完成不给灾区“添乱”的救援任务。

  童克震

  建议

  救灾不是只有一条路

  芦山灾情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国人的爱心和救援热情再次被点燃起来了,与上次汶川地震一样,各地志愿者蜂拥而至,原本就十分逼仄的救援通道,现在被志愿者的车辆堵塞得更为严重,以至于灾区的伤病号出不来,而灾区急需的救援物资也进不去;原本十分短缺的生活物质和救援物质,也因大量涌入的志愿者的消耗而变得更加短缺,有的村民一天只领到一桶方便面。芦山县双石镇党委书记宋政叹息说,“镇里现在需要的是物资,需要3000顶帐篷、8000多人的口粮、奶粉、柴油、汽油……(等了两天)最后等来的物资只有一车酸奶。”因此,不客气地讲,现在前往灾区救灾的志愿者以及车辆,很多就是在给救灾添乱。在某种意义上,毫无秩序可言的民间救援车辆以及志愿者,已经成为堵塞一些生命通道的主要原因。正因如此,媒体才紧急呼吁:不要盲目前往灾区。

  一句“不要盲目前往灾区”可谓言简意赅,这给那些怀着满腔爱心热情前往灾区救援、却在无形之中成为救灾障碍的志愿者们提了个醒:救灾不是单靠一腔爱心和热情就可率意为之的,救灾更需要理性行为。一言以蔽之,“不要盲目前往灾区”应该成为一种所有人牢牢把握的救灾理性。

  这种救灾理性首先基于对救灾理念的正确把握。千万不要以为,救灾是全民性的举国大行动。不错,救灾需要全民参与,但参与形式不应只有前往灾区一条途径,捐款捐物给慈善机构,支持专业的救援机构进入灾区救援,就是一种可取的救灾方式;心系灾区,关注灾区,保证灾区的生命通道畅通无阻,不在无形之中成为灾民口粮的争夺者,就是对救灾工作的最大支持。其次,救灾还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技术活儿,是一项纷繁复杂的综合性工程,需要有专业的救援机构通盘指挥、科学救灾,一些不当的救灾行为,反而会成为救灾的绊脚石,给救灾工作带来麻烦。

  李先梓

  质疑

  爱心如何表达是门学问

  灾区的救援力量已经很充沛,民间救援团队也已趋饱和,很多稍晚赶到灾区的救援团队“找不到活干、干耗着”,外围的救援团队却还要拼命地往里面挤。这是什么原因呢?是因为信息不畅,导致社会团体、企业扎堆吗?显然不是,这几天,众多媒体一再呼吁“别自行去灾区”,以免堵塞生命通道,可是“效果不大”。

  究其原因,这种“添堵”的行为,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一种救灾认识的不成熟。一些人总以为人多力量大,缺乏科学的救灾精神;一些人对灾难的预判不够准确,把这次地震的需求与五年前的汶川大地震同等视之。实际上这一次地震远没有五年前严重,灾区对非官方援助的需求也没有那么巨大。

  除此之外,少数团体和企业的热情,也有稍显功利之嫌。比如,在拥堵的道路上,不少社会救援车辆挂着类似“××公司抗震救援队”、“××美容美发店抗震救援车”的横幅。驰援灾区尽管能彰显企业的社会责任,但是这种社会责任的表达途径有很多,在灾难面前露脸并不能说明什么?相反,如果为强调自己在灾难中的存在,而给救灾带来更多负面影响,显然就有违初衷。

  不光是企业,一些明星也有动议要急赴灾区“做实质性工作”。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未来几天这种“义举”同样大可不必。正如韩寒在《地震思考录》中说的那样,名人明星暂时不要前往,“不少人能认出你的脸,一旦排场比用场更大,再多的热心和善良都可能适得其反。”

  灾难面前,每一个人都有表达爱心的需要,如何表达却是一门学问。科学的方式是,认同官方的权威指挥,随时待命,听从统筹调度,不善做主张,不为了表达而表达;成熟的心态是,当自己的表达需要与救灾的需要发生冲突时,自觉绕行。不去灾区一线,不妨于后方募捐;不能亲手施救,可以在微博上帮忙寻找灾区亲人;不能近距离地表达悲怮,可以在远方静静地点上蜡烛;如果什么都不能做,至少可以不添乱。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爱叫静静等待,如果你也在外围,请和我们一起静等同胞的消息,就像余光中那样安静和虔诚:等你,在时间之内,在时间之外,等你,在刹那,在永恒。

  李思辉

  延伸

  救援遇阻更应做好自救

  内少“粮草”,外多“救兵”。而之所以“外水”难解“内渴”,自古“蜀道难”,加上大地震后滑坡、塌方、泥石流等次生灾害,让救援行动变得异常艰难。

  如此之下,作为灾区人民,在翘首企盼等待外援的同时,努力搞好“自救”,就显得异常重要。这里,作为各村(组)委会、党支部等,应搞好组织协调工作;作为党员、干部、共青团员等,要切实起到模范带头作用。比如,面对一些村民的临时少帐篷,在救援物资到来之前,可否考虑“就地取材”,从废墟中找寻一些材料,搭一些简易帐篷,以解灾民“燃眉之急”?比如,有的乡镇食物不足,只够全乡人吃一天的,那么,在食物运来之前,可否号召人们量“物”而吃,“计划”而食……要知道,在灾区“一片静悄悄”背后,是修路工人为打通“生命线”夜以继日的连续奋战,是爱心人士满载救灾物资却无奈拥堵在公路上的望眼欲穿,是全国人民遥望雅安的忧心难眠!

  雅安芦山地震,考验着政府的组织与协调能力,衡量着社会各界的文明与爱心,同时,也无时无刻见证着灾区人民的坚韧与刚强。而这种坚韧与刚强,在眼前这种特殊情况下,显得尤为宝贵。

  张兰军

  ■三言两语

  ●公众须反思信息爆炸的副作用。

  ——章立凡

  ●网上有人开始置疑军队救灾的专业水平,甚至指责国家对救灾垄断,我不想多解释,只想问他们几个常识性问题:哪个民间救援组织有能力迅速打通通往震中的道路?哪个民间救援组织能冒着生命危险强行向震中开进?哪个民间救援组织有能力立即在灾区开设野战医院?特此声明,我没有对民间救援组织丝毫的不敬!

  ——束校

  ●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但这次不管是政府还是军队的进步真的很大。拯救这个世界的永远是埋下头去做事的人,而不是那些只会嘴炮的渣滓。

  ——何家维

  ●有人说:大灾之下,才能见证真正的大爱。我要说的却是:大灾之下,应更多的看到不足。灾难过后,一定要反思才行,政府、民间都要分析我们救援的得与失。

  ——刘永志

  ●进入芦山救援的人虽多,可大家都像赶集似的一窝蜂涌向人最多的地方,实际上沿途很多岔路、斜坡往里走,都能找到房屋垮塌或受损的百姓。

  ——廖智

  ●缺乏组织的民间团体和志愿者一盘散沙,来到灾区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知所措有时甚至成为累赘,这样的新局面对政府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建立临时的组织培训考核体系,将他们有力的组织起来成为官方救援力量的有力补充。

  ——索晓然

版权说明: 转载须经版权人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电话:010-56807262

编辑:张乔

央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