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网首页

一键登录

中广网首页  |  快讯  |  评论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视频   |  图片  |  科技   |  娱乐  |  体育  |  社区   |  教育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资讯 > 正文

义工不认同“志愿者给灾区添乱”:组织越来越成熟

2013-04-24 14:42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我要评论 

  自汶川地震后蓬勃成长的民间志愿者,5年来广受赞誉,但芦山地震以来突然被舆论呛声。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民间志愿者正面临“成长的烦恼”:如何变得更加专业化、团队化,并与官方救援体系有效对接。而要消除烦恼,不仅需要志愿者的自我成长,也需要官方和社会各界创造有利的法律、政策和舆论环境。

  本报记者倪志刚四川宝兴报道

  23日上午,来自湖南株洲的义工唐先华率领他的义工团队前往宝兴蜂桶寨镇,他们要去一些没有救援人员去过的地方救灾。

  这位从汶川地震开始一直致力于灾区志愿服务的老义工,见证了从汶川到芦山,5年来志愿者群体的巨大变化。

  对于最近网络上传出的“志愿者给灾区添乱”的说法,唐先华认为这种说法是不对的,不过他也认为志愿者需要专业化、团队化,不能盲目前往灾区。

  地震后一个小时就决定前往

  “8点04分,我就接到成都志愿者的电话。”唐先华告诉潇湘晨报记者,他是芦山地震后一个小时内就决定要到灾区去的。

  他迅速联系全国各地的义工前往芦山。他说,目前该义工组织在灾区190人左右,大多是以前经常一起活动的老义工,也加入了一些去灾区的单个志愿者。

  他是八方志愿者联合会的负责人,这个志愿者组织在玉树地震灾区建立。

  老唐之前是一个美术老师,后来离职成了自由职业人,开办美术培训班。他说自己在株洲做义工已经很多年,汶川地震后赶赴灾区,从此以后就变成职业义工,哪里有灾难就会赶赴哪里。从汶川到玉树,再到云南盈江、彝良、四川芦山,老唐都去了。

  “不要只凭热血去灾区”

  5年来,唐先华见证了义工组织的发展。汶川地震时,国人的志愿者热情被极

  大激发出来,巨大的志愿者群体从全国四面八方赶往灾区,这一年被称之为中国“志愿者元年”。但是,由于人数众多,短时间内也出现过混乱。

  “有些志愿者不专业,反倒给添了麻烦。”唐先华说,一次在北川救人时,一个伤员被抢救出来,一名志愿者去抬人时直接抬了头部,结果颈部折了起来,导致伤员呼吸困难而昏迷过去。这件事情刺激了唐先华,他觉得志愿者必须要有一定专业性,否则好心办了坏事。

  最近听到网络上对志愿者不好的一些说法,唐先华说,志愿者为灾区做了很大的贡献,不能轻易否定他们的功绩。不过他也认为做志愿者应该理性。

  “不要只凭热血去灾区。”唐先华说,他看到不少志愿者两手空空就到了灾区,回去连路费都没有,还得向当地求助。

  他说,志愿者一定要有一定专业知识,或者需要一个团队培训。这次在芦山,他看到一群年轻人在搭建帐篷,但是围成一堆却不知道怎么办。

  他说了一个故事。汶川地震后他率领义工团队去四川理县帮助当地村民,其中有心理援助的内容。一次,一个男人带着小孩在帐篷前,他团队里的一名男青年问小孩他妈妈是怎么遇难的。老唐轻轻踩了志愿者一脚,对方没有理会,继续追问,那个男人当场就要抱走小孩,并且不愿意接受他们捐助的物资。后来他劝了好久,才把物资和捐款交给了这个家长。

  吸取了这些教训,唐先华说他每次带人出来都会选择有一定专业能力的义工。此次他带领的团队分成了水电组、心理救援组、教学组。

  义工组织越来越专业

  “志愿者团队应该服从指挥部的调配,不同的阶段也需要不同的志愿者。”

  唐先华说,这次灾区需要从废墟中救援的群众不是很多,开始的时候,他们多数时间是在芦山搬运物资、搭建帐篷等。

  22日下午,芦山县抗震救灾指挥部协调他们分一部分人到宝兴县,“那边缺少专业的志愿者队伍”,老唐说。当天晚上他们赶到宝兴,并向当地指挥部报到。

  此时,重灾区已经基本都有各种救援队伍,而这些被忽略的偏远山村则成为搜救重点。唐先华要求队伍带上棉被、药物以及一些教材,他们准备至少呆上半个月。

  这些工作,他已经在多个灾区实践过。在云南彝良的救灾后期,他也是按指挥部的安排去了一个偏远的山村。“那些天帮他们翻了4万多斤的土豆,老百姓好高兴。”

  几年来,经历过汶川大地震、玉树地震等多个灾区的洗礼,中国的义工组织越来越向专业化、团队化发展,一些专业团队甚至开始探索自己解决持续发展的模式。四川绵阳的完美春天志愿者团队,5年来一直驻扎在绵阳,从最开始的帮助灾民,现在转变为服务当地的老人、孤儿等。而一些救援队伍,则以非常专业的技术奔走于灾难现场。

  唐先华认为现在的义工组织已经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经验。

  [观察]

  民间慈善遭遇“成长的烦恼”

  大灾之下的志愿者行动,应该既有温度,又讲科学,不能只凭一腔热血盲目行事,如此才能在目前特定的灾情下,最大限度地拯救生命。志愿者应理性审视自己的能力和客观环境,服务服从于救人这个大局。

  对志愿者有所批评,不是说助人之心错了,更不是说要回到救灾由政府全包的计划经济时代,而是说民间慈善面临“成长的烦恼”,亟待进行有效的自我规范,亟待与既有的救灾体制整合,使民间救援成长为国家救灾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这还需要进一步构建统一的救灾资源调控平台,实现对于包括民间力量在内的物资、人员的有效调控,让民间志愿者告别“单打”,接受协调,到最需要的地方去。如此才能更科学、更有效率地发挥民间慈善的力量,实现志愿者个人价值与国家救灾事业的双赢。

  事实上,近几年民间慈善组织迅速崛起,其内部管理、对外宣传也日趋成熟,而且民间慈善也渐渐得到各方肯定,舞台越来越大。2010年,有关方面研讨正在起草的“慈善法”时,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郜风涛明确表态:“慈善的主体是民,而不是官。”今年3月14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获得全国人大批准通过,慈善公益组织等四类民间团体的登记被放开。此外,“免费午餐”等民间慈善项目也得到政府部门积极回应,形成了慈善事业中政府与民间协同共治的范例。

  政府和全社会应该呵护志愿者组织、民间慈善组织的成长,将分散的志愿者的个人行动组织化、规范化,整合于国家既有救灾体制中,积极创造有利的法律、政策、舆论环境,促其成熟规范,形成国字号慈善组织与民间慈善齐头并进的局面。对民间慈善的捧杀和骂杀都不是负责任的态度。        据《东方早报》

  [建议]

  建设统筹志愿者的管理平台将民间力量有效对接政府救援体系

  在芦山县县城参加救援的香港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番林称,对于聚集在灾区的大量志愿者,救灾的各个部门对志愿者都是有需求的,但是相关部门的志愿者之间需求信息的不对称,往往导致志愿者扎堆而后浪费的现象发生。关键是缺乏一个大的平台统筹志愿者的管理。

  番林介绍,在香港,志愿者管理相对健全,义工有长期的培训,非常有经验。在国外,普通民众对志愿者的理解更成熟,国外义工首先要有大量的培训甚至注册认证,并不是说有热情就能成为志愿者。

  如何让大量有热心、有爱心的志愿者在突发灾难中发挥“正能量”,做到帮忙而不添乱,番林建议,政府应鼓励并支持社会组织承担对志愿者的培训和征集,把民间的救援力量有效地对接到政府的救援体系中。

  “呼吁志愿者理性是没错的,但是不能打击他们的热情。让志愿者理性是要有社会基础的,也需要一个过程。”番林说。

  据新华社

版权说明: 转载须经版权人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电话:010-56807240

编辑:张乔

央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