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采编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09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往期杂志回顾
往期杂志回顾
悠悠广播情
中广网    06月10日 15:21

                                 福仔仔/文
    踏着夕阳的余晖,我离开家门向自己的单位奔去。
    汽车窗外,和我擦肩而过的人们步履匆匆,他们要回家照顾妻儿老小,他们忙碌着要做香喷喷的晚餐,我曾羡慕他们能够围坐在一起,谈论这一天的工作和生活。而我坐在和他们相反的汽车里,心中也有着一种快意,一种期待……
这种和路灯一样的工作方式已经陪伴我16年了。在我从事列车员工作的第二年,有幸考上了一名广播员,那年我才20岁。青春懵懂的我,对列车广播员没有太多的了解,只知道那是令很多列车员羡慕的工作。几天的魔鬼培训让我很快地与话筒结缘。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的第一任师傅,她个子不高,瘦瘦的身材,刘海儿下面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让人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你就是我的孩子,我会好好教你的。”这是我们互相介绍后师傅和我说的第一句话。虽然消除了我们之间的陌生,可是当我坐到话筒前看着墙壁,要对成百上千名旅客说“各位旅客,您好”的时候,全身上下所有紧张的神经全都涌了上来。师傅坐在我的旁边,她让我深深地吸一口气,面带着笑容去看那些我在培训当中曾经说过的广播词。那些词语,都是我在上岗之前练习了几百遍的,可是当我第一次面对话筒的时候,它们就像被我辜负的朋友一样变得那么冷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紧张依旧。话筒开关,如红豆类大小的按钮,只要轻轻地一按就可以与车厢里的人沟通。可是我没有勇气,我不知道听到我的第一句话车厢里的旅客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更不知道,如果我说错了他们会不会原谅我。师傅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一直在鼓励我:“你没问题的,开始吧。”虽然广播室只有三尺见方,只有我们师徒两人,我似乎已经听不到师傅说话的声音,耳膜里只有心脏怦怦的跳动声。
第一次播音虽然不是那么完美却永远令人难忘。我就像一个等待成绩的高考生一样,用期盼的目光看着师傅,等着她对我的评价。“第一次播音,你已经很不错了,慢慢来。”我知道师傅对我的初次播音并不是非常满意,但她的话却给了我很多的动力。
    和师傅在一起工作两年多,由于工作机制的调整,我们由两名广播员换班作业,改为一名广播员单独作业。我离开了师傅,离开了那趟火车,一个人在其它列车上的广播室里演起了“独角戏”。
一个人的天地虽然比较小,可是隔墙面对的世界却很大。旅客来自不同的城市,说着不同的方言,出门有不同的目的,可是他们却有共同的心愿,就像我们说千遍也不厌倦的“祝福”那样,希望安全地抵达旅行的终点。
一个人的“独角戏”,在汽笛的长鸣中,在飘动的旋律下拉开了帷幕。我一个人坐在播音设备前,熟练地翻倒着各种各样的磁带,即使现在换上了电脑磁卡,我也会选上几首轻柔的音乐,让旅客和我一同去享受旅途的那份惬意。春的跳跃,夏的热情,秋的浪漫,冬的温暖,我会随着音乐的节拍,把乘务员的问候、铁路的发展、沿途的风景……通过那神奇的话筒传达到每一名旅客的耳边。虽然我的对面是台机器和蓝色的背景墙,虽然我的舞台不是很大,然而电流的波动、音乐的起伏声,就把我带进了旅行的这场戏中。我一个人演着好几种角色,汶川地震时的悲哀与怜悯、奥运会时的高亢与激动、国庆时的兴奋与欢乐……我独自坐在广播室里,似乎听到了车厢里不同旅客的期待声,也彷佛看到了他们和我一样已经融入旅行的这场戏中。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感情与语言的结合,责任与祝福的融通,旅行的“独角戏”,让我独自品尝着快乐的味道。
    列车变了,城市变了,旅客变了,我的角色没有变。虽然我身边有很多同事考上了列车长,另寻出路,惟独我对广播工作情有独钟。虽然一个人的“独角戏”是寂寞的,可是却牵动着每一名旅客的心。
    时间让我从一个大姑娘变成了孩子的母亲,我成为广播队伍中的一张老面孔。几年前,又有些年轻的小姑娘考上列车广播员,当徒弟叫我一声“师傅”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与广播的那种缘分已经无法割舍。这种情就像溪水一样慢慢地延伸,慢慢地浸透着我的心灵。每个人在特定的时间对自己的人生都抱有不同的理想,而我却永远沉浸在列车广播的清泉里。
    一轮新月和那些叫不上名来的星星不计报酬地铺满城市的上空,让城市的夜色多了一缕柔和、一丝温馨。我静静地坐在话筒前,望着美丽的夜色,心里熟记着要和旅客所说的话语,不敢有一丝杂念,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伴着火车的鸣笛,和着幽雅的音乐,又开始了我的旅途,我人生的“独角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