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记者走基层
中广网    09月07日 14:51

  为响应全国新闻战线“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的活动精神,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百名记者在基层”——天津区县联盟广播赴西藏采访小分队计划7月25日前往西藏进行采访,重点报道近年来西藏经济社会取得的巨大变化以及天津援藏干部所做出的贡献。

                          难忘“西藏7日”
                             王宗征
  作为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百名记者在基层”赴藏小分队成员之一,我随队乘飞机在7月25日抵达拉萨,8月1日返回内地,前后在西藏近7天的时间,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来到西藏,来到充满神奇色彩的雪域高原,“西藏7日”的所见所闻,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当我从拉萨贡嘎机场下了飞机,踏上西藏的土地,虽然高原反应马上袭来,但我的第一个行动就是用好奇的目光,尽情地眺望高原的风光。短短几天时间,我们感到雪域高原是美丽的,在这个以藏族为主的多民族居住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这里处处有风景,时时有看点。在西藏,我们也看到了历史上西藏人民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在雪域高原建造的布达拉宫、大昭寺等充满传奇色彩的藏传佛教的雄伟建筑,这一道道人文风景更让人浮想联翩,感受到其中的无穷魅力。
  赴藏小分队是辛苦的。在西藏的7天里,我们不仅采访了天津籍的援藏干部,还千方百计地捕捉天津籍的生意人在拉萨创业、兴业的情况。记者们还有意识地采访曾经在天津红光中学藏族学生班上学、大学毕业后自愿返回西藏原籍工作的“内地生”,被采访者满怀深情地回忆自己在“第二故乡”——天津求学的难忘经历,表达了对津门父老的一片深情。在西藏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记者们始终绷紧“捕捉新闻”这根弦,珍惜每一次采访机会,只要发现有新闻价值的人和事,他们就抓住不放,深入挖掘,趁热打铁进行采访。
  在14名赴藏小分队成员中,除了领队邢主任十几年前来过一次西藏外,其余13位都是第一次到西藏。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进藏,大家都有一致的感觉,那就是“高原反应太厉害”。在号称“世界屋脊”的雪域高原,遭遇高原反应,可以说难以避免,而且无处藏无处躲,而大家唯一的选择就是默默承受,并辅之以一些抗高原反应的药物来缓解,并无一人因为难以忍受而盲目吸氧。“不向高原反应屈服,坚持就是胜利”,成为小分队成员共同的坚定信念。但是,高原反应的多数症状都在队员们身上不同程度地表现出来,有的头晕头痛,有的心慌胸闷,有的血压迅速升高,有的走路打晃儿,有的鼻孔流血,有的肠胃严重不适,还有的失眠严重,而且有的队员还承受上述多种综合反应。当然,这些高原反应,也都检验了我们每个人的体力、体质和抗压能力,也着实让我们感受到了那些来自接近海平面的天津援藏干部们在“世界屋脊”的艰苦付出和真诚奉献,让我们感触到他们的意志刚强以及毅力的坚定,他们成为我们心中可敬的人。
  我们这支赴藏小分队,是天津人民广播电台首次派出的到西藏“走基层”采访报道的一个团队,它代表着天津广播人的形象,也体现了天津广播人敢于走进雪域高原,挑战极限的智慧、勇气和意志。
  西藏7日,可以说收获颇丰,而且启示深刻。走基层,对于记者开阔眼界,了解异域的人文历史、风土人情,捕捉鲜活的新闻,都非常有益。我们衷心希望这一“探索”坚持下去,并结出更加丰硕的果实。
  
                              援藏干部的面孔
                             张轶陶
  关于援藏干部,相信不少人从广播新闻和各种报道中对他们都有所了解。他们无私的奉献在雪域高原,克服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并且和当地百姓亲如一家人。于是,在老百姓的心里,援藏干部的形象高大而伟岸。在西藏采访的这几天中,我结识并采访了多名援藏干部,在和他们的接触中,援藏干部的形象在我的心里、我的眼前渐渐地清晰起来。他们不仅有无私且坚强的一面,也有柔情、亲切的一面。
  在拉萨,我结识的第一名援藏干部是一名叫张波的人民警察。在以往的印象中,警察的面孔是冷峻、严肃的,然而见到张波时,他正坐在桌子的一角,微笑看着我们,在他的脸上少了一丝冷峻、多了一丝亲切。我们面对面交谈时,我注意到他的皮肤已经变成高原特有的黑红色,他的眼睛里布满了红红的血丝,眼球通红。我诧异地问他:“您的眼睛怎么是这个颜色?”他笑着解释说,黑红色的皮肤是因为高原凛冽的风和强烈的阳光。至于布满血丝、通红的眼睛,一是因为缺氧,另一个原因是高原特殊的气压使他的血压升高,眼球也跟着变成了红色。说起这些时,我悄悄观察着其他几名陆续到达的援藏干部,发现他们清一色都是一双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我有些担忧地问起眼睛的健康问题,而张波和其他援藏干部们却都轻描淡写地笑着说:“嗨,都这样!习惯了!”
  虽然援藏干部们说,他们习惯了高原的恶劣气候,习惯了每天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但我却从中看到了他们的坚强、无悔和付出。高原气候恶劣,他们来到这里后,无一例外的都出现了高原反应,胸闷、憋气、血压升高,甚至呕吐、头痛、彻夜难眠,所有这些,都是他们亲自经历并且克服、战胜过的困难。恶劣的气候,身体的不适,考验着他们,可谁都没有退缩。他们坚定的守在工作岗位上,白天为工作中的每件事亲力亲为,为了老百姓的需求奔走忙碌,虽然辛苦却充实。而到了晚上,他们与孤独作战,一个人望着高原的茫茫夜色,思念着远方的亲人。但当第二天的阳光照进屋子里时,他们都会抛掉一切忧思,全身心地投入工作。那一双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中蕴含的,是援藏干部们的坚韧和无悔。那一张张黑红色的脸庞,是他们的乐观和勇往直前。
  援藏干部们坚韧、勇敢,而在他们的内心,同样充满了柔情。我在采访张波时,他说到一件事时脸上开始动容。那是一个冬季,一户藏族同胞家的孩子急性腹泻,但因为在深山里无法救治,孩子的生命危在旦夕。张波从被窝里爬起来,连夜联系一名同是援藏干部的医生,并用尽所有办法找来车辆,带着孩子穿越茫茫夜色和危险的高原山路,把孩子送到援藏医生的手中。说起那晚危险的山路,张波说确实后怕,而提到孩子几天后病愈恢复健康,藏族同胞对他们的感谢时,他说,藏族同胞不容易,作为援藏干部,只希望他们平安、健康、吉祥。当我问起张波对家人的思念时,他许久没有说话,只是按灭了烟头,长叹了一口气,开口说:“亏欠家人的太多了。但家人给了我太多的支持。我以后会好好待我的家人。”我看到他的眼中,似有泪光在闪动。
  援藏干部的形象高大、伟岸,他们是英雄,但他们不是神。他们是我们身边鲜活的形象、实实在在的榜样。他们有着和我们一样的喜怒哀乐,也会感到劳累辛苦甚至生病,会牵挂想念亲人,会惦记藏族老百姓,但他们用超越常人的意志为援藏干部在雪域高原树立起了高大伟岸的形象。他们微笑的面容,亲切的眼神,无不向我们展示着援藏干部最真实、最令人感动的那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