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珍视传统才有文化自信
中广网    09月07日 14:45
                                    丁文奎
  中国是传统文化深厚的大国。浩如烟海的经典古籍、独具魅力的文化基因、醇厚浓烈的习俗节庆以及曾称雄于世界的历史,时时唤起国人的共同记忆,是民族凝聚的粘合剂。正是人们寻根的文化心理需求和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结,凡有关传统文化的事件,都能激起波澜。
  继《百家讲坛》催生国学热后,最近《舌尖上的中国》红火,除了人们对中华美食的热爱,更缘于片中蕴含的中国传统文化,包括美食文化、农耕文化以及天人合一观的魅力。
  深圳市目前活跃的200家私塾也引起关注。数千名孩子在私塾里学习《论语》、《道德经》、《唐诗三百首》、《弟子规》等国学经典。有些5~10岁孩子3至4年能完成20多万字中文经典、10万字英文经典等背诵。私塾严格学生行为,倡导学习先贤品质做“君子”。不少孩子改掉原先的坏毛病,变得文明礼貌了。这些私塾提供着现行教育体制内所没有的东西。深圳儒家文化研究会表示:“熟读四书五经的孩子,至少口才好、文采好,肚子里有货,达到这几点,不愁找不到工作。”教育管理者对此事可能有争议,但有识之士认为,对此应宽容,将私塾视为体制内教育的有效补充。也许,这些私塾孩子中会涌现国学奇才和大家。
  受家长欢迎的深圳私塾,毕竟是零星存在。当今教育软肋之一是国学仍被轻视和挤压,工业文明冲击下的传统文化竟被列入非主流行列。西风东渐,诸多所谓“新潮”的东西一夜之间能火遍中国,“唯新是鹜,其实只是摭拾皮毛”,自己祖宗创造的无数文化精髓却失去应有光环未能弘扬。大量珍贵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被瓦解、破坏。我们提倡文化多元、观念嬗变,但是当传统的根快要折断,经典古籍躺在故纸堆不与今人对话,是可怕的事。在某些领域,无根的失落和无奈已开始困扰当今,引发我们的担忧和期盼。
  建设先进文化须有文化大师。既保有中国特色、又吸收外来文化并加以创新者才称先进文化,中国特色蕴藏于传统国学中。唯大师可担此重任。以往,王国维、梁启超、章太炎、严复、鲁迅、蔡元培、胡适、钱玄同、陈寅恪、郭沫若、冯友兰、季羡林、钱锺书等文化大师,哪一位不是学贯中西的国学泰斗?而近数十年,国学未从少年普及深入,难以落地生根,四书五经等经典,国人已无多少人能读懂。国学的短腿制造了大批文化底蕴浅、缺乏文化创造力的学生。少了传统文化的根,就不会产生新的大师,建设先进文化只能停留于浅层面。让国学走进大众内心,在厚重中华文化土壤里才能培育出当代大师。
  内在风骨气节应借诗海之帆。作为传统文化精髓,中国的古典诗词矗起一个个世界级高峰,享“诗的国度”之誉。浩瀚诗海中可获奋进情韵、君子气质。五四运动后,白话诗曾领风骚。而眼下所谓新潮裹挟,白话诗淡如白水,鲜有精品,行家对其评价是“已没有真正的诗歌”,虽用语过激,但不无道理。且不说唐诗宋词的意境高峰,任何时代的古体诗词、律诗绝句都具文化艺术含量的深度,如今国人中可写出够标准古体诗词者已极为稀缺。两者叠加,社会审美能力倒退。其根源也是传统文化的衰减引发。斗胆建议,当下有必要提振古体诗词的创作,重现其雄风并有所创新,使之与白话诗创作并驾齐驱,以此带动传统文化的学习。
  新的道德范式仍靠礼义廉耻。传统文化中,“仁、义、礼、智、信、廉耻、孝悌、慈悲”、“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己欲仁斯仁至矣”、“明德知耻”等美德思想,切合人性特点,普世、实用、易行,只有学习经典、深入领会,才能在头脑扎根,让知道义、明事理、修德身成为新世风。而此类教育缺失,后果已凸显。当今儿童习惯于独占、宠爱,不知礼让、约束和感恩、回报。不少青年则是“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缺失正确礼仪观、价值观。至于拜金、享乐、崇洋、浮躁等盛行,道德滑坡、无责任感、无信仰、无敬畏等泛滥,更昭示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紧迫性。
  中华文明之花理当香满墙内。近日,两位美国人从中国古代兵书中获得灵感,合力将《孙子兵法》改编成了现代版的绘本惊悚小说。此事延续了诸多类似墙内之花墙外香的事例:中国古典文学故事被国外抢先开发成系列文化产品并畅销、而国内却鲜有开发。某些国人不善于到自己传统文化大海中探宝取宝,欲改此局面,关键是让国学在全民中实热不是虚热,熟知经典者众多,并增强创造开发意识。中国古典名著在一些国家家喻户晓。朝鲜历时50年经心演绎经典名著《红楼梦》;一些日本人看《三国》如痴如醉,并研究颇深。而有的国人恶搞自己历史文学作品的趋向,恰与其形成不正常的反差。
  现代生活方式切莫厚外薄中。毋庸讳言,西方文化涌入提升了生活品质,但对其生吞活剥的负面影响也是随处可见。略举两例。中国绿色健康的饮食文化本来发达,但城市孩子们动辄麦当劳、肯德基,小胖墩成堆、国人肥胖率攀升均与此相关。我国传统建筑风格独树一帜,而现在的建筑喜欢盲目模仿国外,套用凯旋城、曼哈顿、塞纳河畔、东方威尼斯、普罗旺斯、香榭丽舍等洋名的建筑甚至满街都是,结果不中不洋,中国传统的建筑精髓却被稀释、湮没乃至丢失了。
  有媒体文章说,中国传统文化要失传了,要发生断层了。此种担心不是杞人忧天。各领域,尤其教育、文化行业须有责任担当,以切实有效举措,复原和弘扬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特性。在浓厚中华文化的浸润中借鉴国外,既高扬自身文化基因的个性又与时俱进,方可建立国人的文化自信。文化有融合性,更具独立性,如某些儒家思想精华就不能嫁接西方价值理念,否则就仅存语言外壳而无真正内涵。弘扬传统文化,须去芜存菁,祛除糟粕。而当下更紧要的,是不要数典忘祖,要以新的机制、用文化的行动把许多传统捡回来,从文化中寻根,获取现代化所需的丰富的人文素养、道德学问、品行情操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