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新闻纵横
中广网    03月31日 09:45

西昌女交警驾进口跑车巡逻 官方称提升城市形象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四川省西昌市交警大队女子中队的“警花们”自上岗以来坚持微笑执法。可近来她们感到很憋屈,因为有市民嘲讽她们是“花瓶”。原来,她们驾驶的巡逻车是采购价为34.4万元的进口标致308CC白色跑车。有人认为,这些“开着豪华警车逛街的女交警”,除了满足一些人的眼瘾之外,没有任何意义。但西昌市交警大队教导员李军回应称,此举是为了提升西昌旅游城市的形象。西昌市政务中心也强调,这些跑车是特殊勤务用车,采购程序合法。
  纵横点评:不管开什么样的车,警花们的工作性质和工作内容都是一样的。巡逻车讲究的是实用和实惠,花大价钱弄个“警花+跑车”的形象工程,能从根本上提高执法的效率么?另外,提升城市旅游的核心竞争力,靠的是保护和开发好当地独特的旅游资源,靠的是优质服务,而不是几辆现在时髦、过几年就得报废的跑车。

学术著作鱼龙混杂 出版不差钱只差学术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
出版学术著作几乎没有利润,但学术出版体现了出版的深度和厚重度,所以一些出版社即便要用自己的利润补贴,还是优中选优,始终坚持追求。但如今,更为常见的情况是,一位学者要出书,只要带着出版补贴,就“全不费工夫”了。结果是出版社出书“不差钱”,想出书的人也“不差钱”,但出版的学术著作却“差了学术”,学术著作的出版现状是鱼龙混杂。
  一位出版社的社长就感叹说:“我们出版的相当一部分所谓学术著作,说实话,都是我们不想出的,但因为它带着补贴,所以,我们还是出版了。”
  纵横点评:曾经捉襟见肘的时候,我们坚守学术出版的品格,如今,资金充裕的时候,当年的风骨却一击即溃。当金钱而非质量成为学术著作的出版标准时,需要拿捏的是出版业的市场效益与社会责任间的平衡。当不差钱成为出书人的口头禅和敲门砖,需要反思的则是今天的人才评价标准,学术评价体系以及科研经费的使用管理。

上海拟建首所“男子中学”应对“男孩危机”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上海市八中的校长卢起升有一个很特别的想法,希望在上海成立一所男子中学,来应对“男孩危机”。目前,这个方案已经递交有关部门认证和审批。所谓“男孩危机”,就是指在大多学科领域、在各级教育水平上女生的学业表现都赶上或者超过了男生。原本应该在很多男生身上表现出来的冒险、挑战、争吵、运动等一些性别特征也在全面退化。卢校长希望“男子中学”能在课程上更有针对性的调整和优化,在补上“学业劣势”的同时,引导这些男生们成长为更加独立、更富创造性和阳刚气的优秀男生。
  纵横点评:个性的养成从来都不是某种单一因素作用的结果。假如我们承认“男孩危机”的确成为一种现象,那么这种现象的成因显然不应该简单地归咎于男女同校。单一的教育考评制度、家庭蜜糖式教育风行,都是“男孩危机”的共同诱因。所以,即便开设了所谓的男子中学,如果教育思想、教育行为还在传统的圈子中打转,恐怕课程再怎样调整,男子中学也难以培养出真正的男子汉。

国内市场假冒意大利品牌泛滥 主因违法成本过低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由于中国市场假冒意大利品牌泛滥,意大利开始帮助中国打假。现在,意大利已经在中国市场上发现了60多家中国企业假冒意大利品牌。这些“伪意大利品牌”或宣称产自意大利,或使用意大利国名、地名,甚至国旗做产品名称,以动辄高于同类产品几倍甚至十几倍的超高价格在中国市场上销售,价格甚至比真正从意大利进口的同类产品还要高。一位意大利人惊讶地感慨:“在一个展会上,一个嘉加梦床垫标价3.4万元人民币,并且还号称该床垫零售价为6000欧元,比一辆汽车还贵。而意大利真正的高档名牌床垫价格不超过600欧元,只有它的十分之一。”
  纵横点评:嘉加梦床垫根本就是一个上海企业,与意大利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现在,国内日用品企业有一个特点,就是都喜欢往洋品牌身上靠,被媒体曝光的达芬奇家居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有人说这是因为中国消费者虚荣,但这决不是主要原因。导致这些假洋鬼子泛滥的最主要原因还是职能部门监管力度不够,无良商家违法成本太低。一般来说虚假宣传、伪造产地就已经涉嫌欺诈,如果商家欺诈消费者就要罚得他们倾家荡产,也就不用意大利人过来帮助我们打假了。
奢侈品店“势利眼”看消费者 店员称职业需要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很多普通消费者进入奢侈品店时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形:进入店中无人搭理、店员上下打量你的穿戴、询问价格时回答轻蔑、走出门店后还难逃背后议论。据消费者反映,一些奢侈品店的店员为自己辩解说:“奢侈品门店,能做成的生意比较少,来看稀奇的人比较多,我们都有销售任务的,每天要面对那么多顾客,势利眼是为了减少无用功,也是职业需要。”
  纵横点评:以貌取人的背后其实是一种狐假虎威的虚荣,而区别对待的内心实际是金钱信仰的无限苍白,“职业需要”的辩解更是价值观念的极端扭曲。如果说奢侈品希望引领的是一种所谓高端的生活方式和品位的话,那么我们只能说,那些提供白眼服务的门店展示的仅仅是一种俗气的奢侈而已。

吴江百棵绿化树被挖 因毁掉比移植更划算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一则“毁绿”的帖子在江苏吴江掀起了不小波澜。网友提供的照片显示,苏州河路两侧的上百棵香樟树苗遭到严重毁坏。有的仅剩树桩;有的被挖掘机连根翻起;另有宽3米、长约200多米的绿化带被挖掉。挖起的树桩有的被抛在绿化带上,有的被翻起的泥土覆盖着,在绿化带上可见的树木残桩有上百个。而这些被砍的香樟树大约有成年人手臂粗细。对此,江苏省吴江市城管局园林处的工作人员说:“原有绿化性质属于临时绿化,考虑到这些树木的移植成本高于新购树木的成本,故由市政施工单位处理。”
   纵横点评:保护绿化“无关树种的贵贱”!但为了成本“划算”,护绿的城管局园林处竟可以“默许”毁绿的违法行为发生。既然说到成本,为什么不把栽树、砍树、挖树、又栽树过程中被重复浪费的劳动力,也计入成本呢?其实,是否划算倒在其次,类似这样的砍树事件,在很多城市都能看到,它和城市道路的拉链现象一样,反映的是当地规划的随意性以及部门之间沟通的低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