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辛苦并欣喜着
中广网    03月16日 13:21

                                 中国广播网 张璇
  这是我第一次作为前方记者报道全国两会,几天之间,经历了从“新手”到“伪专业”的转变。一开始,我瞄见代表、委员的胸牌就两眼放光,看见人堆就往里扎,一天发十几条简短的图文消息。后来,听从前辈教导,慢慢理清思路,筛选采访对象,使其“为我所用”,每天只发两三条主打内容的文字稿件。
  虽然“学习”这个词已经被用滥了,但上会真的是难得的长见识的机会,每次采访都像是精英一对一授课,“小记”当然要卯足劲儿,张开所有毛孔,努力接收珍贵的讯息。
  虽然采访对象都是某一领域的带头人,但在采访时,我努力保持自信,随时提醒自己是和采访对象平等对话的记者,在采访结束后,再变回涉世未深的“小张”也不迟。

采访浙江省副省长郑继伟——努力遇强则强
  我赶到浙江省代表团驻地时,团组会已经散场,浙江省副省长郑继伟正在听教育厅长汇报教改思路。我不敢妄自打扰,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等着。待教育厅长一起身,我立马凑了过去。
  采访开始时,代表们都已纷纷离场,连服务员都已经收拾好茶杯出去了。我一边窃喜可以专心采访不被打扰,一边有点儿无奈于没人能帮忙拍摄工作照。
  采访进行得很顺利,郑省长待人谦和,讲话时会时不时看看对方的反应。音调高低起伏,让人知道哪些是重点,哪些可以一带而过。
这是我独立采访的级别最高的领导,尽量让自己说话时显得沉稳一些,把提问意图准确传递给对方。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郑省长对各路问题一一解答,还向我推介他的个人实名微博。
  乍一听说副省长开实名微博,心里不免有点儿惊讶和佩服,至少说明坐在我旁边的这位领导是有勇气的。这也让我想好了比较轻松的稿件开头:“今年两会期间,一位副省级领导因开设实名微博成为网络红人。在微博中,他自称“叔”,谈艺术欣赏,也解决百姓难题,提建议,也讲调研……他就是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副省长郑继伟。”
  早上上网搜了下,自己的稿件《浙江副省长郑继伟:打工子弟上学有保障 80%读公立校》已有近300条转载,小开心一下。

采访藏族全国政协委员——情绪起伏似过山车
  在我执拗的请求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藏语频率记者扎西桑布带着我去采访了两位藏族全国政协委员——西藏大学副校长强俄巴·次仁央宗和西藏人民医院副院长格桑罗布。
  两位委员非常友善,一见面就招呼我们坐下,还递上水果和水。这让我找到了和在新疆出差类似的民族一家亲的感觉。
  然而,强俄巴委员接下来讲述的事情却并不那么和谐。她说,有些记者并没采访过她本人,就能发表报道,这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因而不愿意再多受访,并表示抱歉。
  看到她的这种反应,我想可能是之前的不愉快给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才如此小心地保护自己。我立刻说,可以不采访,让她不必抱歉,是个别记者有错在先。
  强俄巴给我们讲了她被杜撰新闻报道的经过,之后,她似乎慢慢放下了戒心,并表示可以谈一谈。
  当然,我也没有再客气,果断开始采访。就这样,我完成了对两位藏族委员的专访。
  ……
  这几天跑两会让我整个人都累并亢奋着,惟有珍惜每次采访机会,才能对得起匆匆而过的时间。
  作为一名普通的编辑记者,我真心感谢为我采访提供便利的所有人,也感谢所有采访对象在和我聊天时表现出的包容。


两会历练让我有了“自留地”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  汤一亮(图2)
  当了5年记者,跑了4次两会,今年终于让我在“自家”的频率有了“自留地”——两会专栏《一亮说“亮”点》!
  依稀记得,2008年我第一次跑两会,播出了生平第一个连线报道。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能够体会到当时的兴奋和骄傲;依然能够清楚地触摸到,第一次走进人民大会堂聆听温总理报告时狂跳的脉搏;依然清楚地感受到,驻会采访文艺界别明星委员们的兴奋和好奇。
  今年是我第4次跑两会,在广播节目中拥有了自己的两会专栏《一亮说“亮”点》。可以说,跑两会是一名记者成长道路上最重要的里程碑,经过两会的历练,我的记者生涯会更加充实。
  第一次跑两会时觉得摸不到头绪,但是当两会闭幕时,我的“人才储备”就有了质的飞跃。两会上的主角是代表和委员,记者的关注点就是他们,所以认人就是首先要做的工作。那么多代表,那么多委员,那么多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这些代表、委员姓甚名谁?相貌、背景如何?曾有过哪些著名言论?这些都是要提前做的功课。而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又都是各个领域的知名人物,免不了在以后的采访工作中用到,如此一来,采访联络人的储备量大增,也为我今后的采访工作提供了丰富的人员储备。
  两会是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大事,每次两会上的主要议题和焦点问题都会有所不同。每一个话题都是当年政治生活中的大事,每一个问题都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在两会上追逐热点、解读焦点,能够让我更加深入地了解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方针、政策,对于一名记者来说,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
  当然所有的收获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因为,有付出才有收获!跑两会的记者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累”,白天追着代表、委员们采访,晚上挑灯夜战写稿、剪录音,经常是凌晨才休息。为了第二天一早能播出的一篇报道,熬个通宵也是家常便饭。作为女记者,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每天顶着烟熏妆——黑眼圈,还有了一个自然的“尖下巴”,省却了整形、化妆的烦恼。
  两会也让我收获了快乐和感动。今年的“自留地“——《一亮两会“亮”点》,主要是挖掘两会上的新鲜事。两会召开正值春暖花开、百花争艳的季节,为了凸显“亮”点这一主题,每天的专栏中,我都以一种颜色作为主题色贯穿始终。虽然创意颇具新意,但是要在两个每年召开的“例会”上找到与以往的不同之处,做到每天一个“亮”点还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儿。选题最难发掘的时候,往往就是最能体现集体智慧和团队精神的时候。每当我为选题发愁的时候,领导都会给我指点迷津;前方记者和后方编辑都会给我提供很好的素材;与同事探讨选题时,他们独到的视角、绝妙的创意,让“亮”点更加丰满、鲜活、好听!两会上,我感受到团队工作的快乐和温馨。
  虽然已经跑了四次两会,虽然每年两会结束后都会累得精疲力竭,除了喘气什么都不想做。但是如果让我选择是否还去跑两会,我还会不假思索地回答“是”!为什么那么多记者会“前仆后继”跑两会?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新闻发言人赵启正曾说:“我说话的时候眼睛里看到的不仅是记者,而是记者后面的民众。”我想说,对于记者来说,“我们采访时眼睛里看到的不仅是代表、委员,而是他们后面的百姓和民生。”正是这种信念支撑着我,让我能够忘记疲惫奔跑于会场内外,正是这种使命感,让我用眼睛和心灵去捕捉两会上的“亮”点,用“一亮”式的语言告诉听众一个最真实的两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