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两会专题
中广网    03月16日 13:12

中国军费增长:机遇挑战并存

中央电台军事宣传中心采访部主任 梁永春

  3月4日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李肇星透露,2012年中国国防费预算为6702.74亿元人民币,比上年预算执行数增加676.04亿元人民币,增长11.2%。话音刚落,西方媒体纷纷惊呼:“中国军费开支将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
  李肇星调侃西方媒体,在两会上不要总是盯着中国军费的增长。因为这一点的确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中国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国家和人民积累了如此巨大的财富,利益范围在不断扩展,当然需要有一支更强大的军队来保卫。更何况,中国军费的GDP占比在世界大国中属于最低水平,根本就无可指摘。
  然而,对中国来说,军费突破千亿美元确实又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我们迈过了一道新门槛。门槛之外,机遇与挑战并存。
  最大的机遇在于,中国军队的全面转型发展正在成为可能。
  “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化”、“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这是中国军队多年来的建设目标。然而,要想把一支尚未完成机械化、以低学历士兵为主体的军队改造成掌握信息化武器、熟悉信息化战争规律的现代军队,谈何容易?经过这些年奋斗,陆海空、二炮、武警都打造出了一批拳头部队,初步具备了信息化作战能力。但要把“拳头”整合成“体系”,要从个别部队“一枝独秀”变为三军部队全面转型,必须经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只要中国经济健康发展,国防建设投入持续稳定增长,中国军队全面转型就有了资金和物质基础。未来10年,中国陆军的信息化作战能力,空军的空天一体化攻防能力,海军的远海防卫作战能力,以及第二炮兵“核常兼备”的远程精确打击能力都将产生质的飞跃。
  最大的挑战在于,中国军队能否以改革为突破口,提高建设效益。
  “转型发展”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军队体制编制要调整,作战训练模式、后勤保障模式要改革,不仅涉及思想观念的转变、更新,更涉及众多部门和人员的切身利益调整。因此,军事变革需要智慧,更需要魄力和勇气。
  10年前,美军推动新一轮军事改革之初,陆、海、空军以及海军陆战队之间利益冲突,各军兵种各搞一套互不买账,导致美军一体化联合作战体系迟迟不能建立,至今仍然遗留着不少问题。中国军队要深化改革、转型发展,就必须体现后发优势,尽量避开美军曾走过的弯路,把握住真正符合信息化战争需要的改革方向。
  另一方面,我们心里必须清楚:中国军费投入的增长是相对的,与美军相比投入差距是绝对的,中国军费开支永远不可能赶上美国。中国和美国的国家战略不同,国家利益各异,中国军队的建设模式在科学吸取美军经验的同时,必须鲜明体现中国特色。
  对军队建设来说,国家持续稳定的军费投入既是有力支撑,又是有力鞭策。每一分钱都来自纳税人,都来之不易,必须用在刀刃上,用出效益,经得起时间检验和实战的考验。

 

不能让实体经济继续成为“烫手山芋”

中央电台经济之声评论员 陈爱海

    实体经济的利润“像刀片一样薄”,银行赚的钱却“多得不好意思说”。说到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博弈,两会代表、委员引用最多的就是这两句话。实体经济的强弱,关系到中国经济的根基和未来。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一段时间以来,实体经济在我国成了“烫手山芋”。
  有人说,现在利率、汇率、税率、费率“四个率”,工人薪金、房屋租金、土地出让金“三个金”,原材料涨价、资源环境代价“两个价”,9个因素重压之下,一些企业或主动或被动地放弃了对主业的坚守。
  实体经济是中国经济的脊梁,然而,现在我们的企业界流行的却是“一流企业做金融,二流企业做房产,三流企业做市场,四流企业做实业”。当多数企业、多数人,甚至所有企业、所有人都“脱实向虚”,把目光盯向怎么样“以钱生钱”,那是相当可怕的事情。一是大量资源被吸引到非生产领域,造成严重浪费。二是对房地产、能源原材料等领域的大量投资导致价格大幅上涨,加大经济运行风险。三是它容易形成资产泡沫、威胁金融稳定等。这样的势头如果得不到有效遏制,必然成为经济发展的“毒瘤”。几年前的美国金融危机、眼下依然看不到光明前途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很大程度上都是过分注重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产生的恶果。
  一个人挣钱再多,说到底不过是一张张、一叠叠或者一摞摞的纸而已。天冷了,你不能把它穿在身上;肚子饿了,你也不能把它吃进去充饥。要提高老百姓的生活质量,让全体国民都有幸福感,归根到底还是要好好发展实体经济,做强做大实体企业。这样的道理人人都懂,只是有人却一直有意无意地忘记它。
  怎么样打牢实体经济的基础呢?不外乎三个方面:一是要在全社会营造起鼓励脚踏实地、勤劳创业、实业致富的氛围。二是政府要从财政到税收、从服务到引导,积极扶持实体经济,对中小企业要“少取多给”、“放水养鱼”。三是实体企业自身还是要想办法提升竞争力,让产品向价值链“微笑曲线”的两端靠拢。
  这三个方面,短短几十个字,说起来并不复杂,做起来却有难度,甚至阻力重重。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今年由民建中央、农工党中央、全国工商联联名提交的《关于强本固基维护实体经济坚实基础》的提案,已经被列为一号提案。与往年只有一个民主党派提交提案相比,今年首次由三个民主党派联名提交一号提案,无疑更有份量。
  最后,我愿意引用多年坚守实体经济的全国人大代表、青岛啤酒董事长金志国的一句话作为结尾。金志国说:“在新的经济形势下,龟兔赛跑的故事可以给人很多启迪,假如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展开一场PK,相信结果会类似龟兔赛跑,笑到最后的一定是稳定而坚持的实体经济。”

保障房建设既要完工质量又要公平分配

著名财经评论员、经济专家 叶檀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关于保障房建设的目标,是新开工700万套。700万套虽然比1000万套下降了300万套,但是它要整体开工的数量,包括它要完成集资、融资等还是比较艰难的。从未来看,保障房除了要保证它的建设、开工率之外,还要保证它的完工率,也就是说不能挖个坑就算建保障房了,它必须要有一个比较严格的完工率的考核。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有质量考核。有很多地方传出保障房质量比较低劣的丑闻。如果保障房的质量不能保证,就会变成社会资源的浪费。还有就是保障房的公平分配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知道保障房是稀缺资源,它不能被一些事实上有财富、有资产的人攫取到手里,它的公平分配应该是长期坚持的考核指标。当前,面临的问题是谁来建,如何融资。所以,从保障房建设到保障房分配,它都是一个体系性的工作,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保障房体系都很难建立起来。


“慢”字成今年两会关键词

中央电台中国之声观察员 曹林
  今年两会,我关注到一大亮点,就是一个字“慢”。慢下来成为很多代表、委员、专家学者还有政府官员口中不断强调的一个字,我觉得“慢”已经成为今年两会的一个基调,一个关键词。
  比如GDP增长速度就慢下来了,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GDP增长预期是7.5%,好像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低于8%,这个速度降下来了并不是说它的增长乏力,国家发改委说这是国家主动调控的结果,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品质,追求发展质量。而且这种“慢”已经成为很多地方的共识。比如,广东省就说不跟江苏省比GDP,不打经济仗了。
  这种“慢”还体现在其它一些方面。比如,很多代表、委员都说让城市建设慢下来,要限制大城市的发展。尤其是很多地方盲目发展大城市,现在城市里到处都是建筑工地,建设也引发了很多问题。北京交通拥堵,房价飙升,搞城市化建设就得拆迁,要把很多人从原来居住的地方迁走,结果出现了很多问题。
  还有高速公路的建设速度,能不能慢下来?很多代表、委员也都谈到了。这些年各地确实修建了很多高速公路,但是在建设高速公路的同时,很多地方的交通厅长也一个一个倒下去了。最关键的是路修多了,却好像越来越难走了,到处都是收费站,而且收费绵绵不绝,很多地方修路似乎不是为了一路畅通,而是单纯为了收费。
  还有,大家说城市节奏太快了,能不能把节奏慢下来。因为太紧张的节奏可能影响到我们的幸福感。我认为现在大家以慢为美,这是对我们过去片面追求快的一种理性反思。我觉得这种慢与加快改革步伐并不矛盾,我们慢下来恰恰是为了进行一种更深层次的改革。因为过去太快的发展会遮掩很多问题,现在我们把节奏慢下来,是为了给深化改革预留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