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独家视点
中广网    02月24日 16:03

                        距离割断爱
                                   诸雄潮

  都说距离产生美,这没错。天下最美的女人永远是别人的女人——别人的女人正是有距离的女人。
  距离产生美,但也割断爱。君不见,江苏卫视《非诚勿扰》节目里,有许多彼此颇有意思的男女嘉宾,都因所在地域之间的距离,而放弃牵手的机会。除非有一方妥协,愿意缩短距离跟随另一方去同一个城市生活。这其中,来自中小城市的女性嫁向大城市或有可能,出生在大城市的女性向中小城市“下嫁”几乎不成立。甚至,相同规模城市之间的“平移”也不成立。我当年从坐落在上海的大学毕业后来北京工作时,几个同学结伴而行,在火车站亲眼看到许多同学的情侣,眼泪汪汪地前来送行。几年后,那些情侣们美丽依然,而我喝上同学们的喜酒时,那美丽的一方无一例外地换作在北京工作、生活的人。这个事实说明,距离不仅会割断爱,而且缩短距离还有它行走的方向。
  国内人大多如此,国外人也大多如此。小人物大多如此,大人物也大多如此。
  二战中,英国模特凯瑟琳入伍,为美军将军艾森豪威尔开车。随着相处时日的增多,以及同浴炮火的患难,她越来越依恋将军。艾森豪威尔对凯瑟琳说:“如果我们能赢得最终的胜利,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当二战结束后,希望出现时,绝望随后到。艾森豪威尔曾给总统杜鲁门写信,坦言想离婚,但被杜鲁门严词拒绝。总统说,整个美国都在欢迎英雄凯旋,无数的妻子等待和丈夫团聚,如果他此时甩掉结发妻子,迎娶英国小妞,破坏的不仅是个人形象,还有整个美国陆军的声誉。不久,艾森豪威尔回国继任陆军总参谋长,临行前,艾森豪威尔抱着凯瑟琳说:“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在华盛顿相会的!”但是,这成了凯瑟琳和将军的永诀。虽然艾森豪威尔也做了努力,他私下曾多次对人提起,凯瑟琳对他的鼓舞和激励谁也不可替代。但这种努力无法穿越距离。总统的劝诫、朋友的劝告、家人的劝阻,美国将军与英国美人的恋情就此终结。
  我以为,除了艾森豪威尔是个已婚男子这个原因外,其中的阻力之一,就是距离。人有时都可以把生命置之度外,但却无法克服距离所产生的阻力。当电流很大而距离很小时,连空气也能导电。但如果距离遥远,一切都将消失。就连伟大的阿基米德,他也得有一个支点,才能撬动地球,何况这仅仅是理论上才成立的呢。
  美是一个形容词。使用形容词的妙处只需用心,心有多大,形容的力量就有多大。距离产生美,正是因为有了距离,让我们看不清事物。看不清的事物,它天然地产生了模糊的美,星空不正是最好的例子吗?
  爱是一个及物动词。使用动词需要用力,但距离是这个力量不能发挥作用的最大阻力。对于我们够不着的人或事,我们最多想念而已——心里美一下而已。而爱,却实在是心力所不能。当距离太远无物可及到时,爱也随之消失。所以距离割断爱,那是必然的。
  爱虽然消失了,但美依然存在,而美所产生的力量诱使我们作缩短距离的最大努力,或许这种纠结正是这个世界可爱之处。

                              打击“两非一假” 任重道远
                                       闹中享静
  连日来,多家媒体都在报道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持续加大对“两非一假”(非法报刊、非法报刊机构、假记者)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据悉,各地已依法依规查处相关案件275起。近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联合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发出通知,将甘肃兰州“4.26”非法出版期刊案等5起“两非一假”案件列为全国“扫黄打非”的重点案件,并挂牌督办。
  为“扫黄打非”办的行为和力度叫好,因为“两非一假”危害实在不浅。它不仅扰乱了正常的新闻采访和新闻出版秩序,严重败坏了新闻媒体的名声,而且它巧立名目、以各种恶劣的手段骗取高额钱财,严重损坏了受害者的利益。有的非法报刊和假记者借机勒索、非法牟利,引起群众极大不满。有的甚至在索要钱财过程中情节严重,性质恶劣,已涉嫌刑事犯罪。诸如,此次“扫黄打非”办公室列为全是重点案件并亲自挂牌督办的5起案件都属于此类情况。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仅2011年1月至11月期间,全国就收缴了非法报刊418.9万份,查办“两非一假”案件275起。这仅是去年11个月的统计,而再早的和去年最后一月的还都没有算进去。
  叫好的同时,我们还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打击“两非一假”,任重而道远。
  说它任重,因为根据这次“扫黄打非”办公室公布的数据,仅各地已依法依规查处的相关案件就275起。而每一起“两非”案件都涉及多人多起案件,查处起来难度应该不小。而这仅仅是查处的275件,未被查处或查实的不知道还有多少。查处的过程也可谓艰难。譬如说,你走访受害者,他们不了解你的底细,极有可能怕雷声大雨点小,使造假者查而未死,日后遭到打击报复,甚至危害性命,因此只能冷眼旁观、忍气吞声。再者,查处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只能采取明察暗访的方式,否则打草惊蛇,就有可能什么都查不出来,而且增强了造假者的警惕性。因此,打击“两非一假”是个艰难曲折的过程,是一项需要坚持、细心和耐心的工作。
  说它道远,是因为“两非一假”的出现,背后都是造假的利益作怪。如甘肃兰州非法出版《甘肃风采》期刊案,孙某、孟某假冒甘肃省委办公厅的名义,非法出版发行《甘肃风采》期刊,同时以吸收协办单位的方式,向省、市(州)、县(区)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及众多企业大量收取、索要版面费、广告费和赞助费,已查实的涉案金额达300余万元;而海南查处的海口特大非法出版《中国教育研究》等报刊案,涉案金额更是惊人,竟然高达1000多万元。利益是魔鬼,只要是有利可图,这些造假者就不仅不会轻易罢手,而且极有可能你方唱罢我登场,甚至前赴后继地干下去,而“两非一假”的现象就会屡打不绝。因此,在打击的同时,还应该仔细分析这些“两非一假”的特点,出台针对性强的治理措施,根除“两非一假”。比如说,可以罚它个底儿朝天,让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让被查处者再无翻身的机会,更主要的是“罚一儆百”,让那些侥幸未被发现的漏网之鱼不敢再以身试法,再起贪念。
  话又说回来,无论任务多重道路多远,只要有措施有信心有恒心,我们相信,“两非一假”的日子就不会好过,路子也会越走越窄。2011年1~11月不到一年的时间,全国就查处收缴了非法报刊418.9万份,查办“两非一假”案件275起,这充分展示了政府打击“两非一假”的决心和成果。应该说,2011年的“两非一假”打击工作的确效果明显,强烈震慑了相关的违法犯罪分子。
  打击“两非一假”意义深远,它不仅能维护我国正常的新闻采访和出版秩序,有效树立新闻媒体的良好形象,还在于能够有效维护广大被采访对象和受众的利益。但打击“两非一假”必须是重拳出击。无论多么任重道远,我们相信,只要有关部门密切配合,形成有效的合力,而有关的地方政府也全力以赴地按照要求去实施和操作,深入查办案件,严惩犯罪分子,就一定会取得良好的效果。
  高举打击“两非一假”的利剑,让那些以非法出版物牟利和制假的小鬼们见剑肝颤,想剑心寒,从此恶梦不断,那“两非一假”绝迹的日子就一定不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