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新闻纵横
中广网    02月17日 15:40

浙江省副省长陈德荣:民间借贷不应被妖魔化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浙江省副省长、中共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在2012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12届年会上发言说:“没有温州的民间金融,就没有温州的市场经济,也就没有温州的企业家。把它跟市场经济,跟我们的企业家精神对立起来,把它妖魔化的话,我认为对温州是不公的。”
  为期三天的亚布力论坛云集了全国专家学者、政府要员和企业界人士,深入探讨“市场、政府和企业家精神”。当前备受关注的民间借贷风波,也成为论坛探讨的焦点之一。对此,陈德荣认为:“局部金融风波的发生固然有温州一些民营企业自身原因,但也恰恰反映出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存在的不足。”
  纵横点评:民间借贷固然可能引发种种社会危机,但这并不意味着民间借贷从一开始就是一棵歪脖树。树有没有长歪,关键在于植树的人。正如温家宝总理曾经讲过的,民间借贷,如果没有规范,它不能健康发展,会成为社会一大问题。但是,不能因为我们需要规范管理、防范风险、就不让它发展。我们需要反思民间借贷的种种问题。

 

艺考院校收费无票据 百万“糊涂账”遭质疑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前不久,2012年(河北)省外院校艺术类专业考试在石家庄信息工程职业学院举行,近200所省外院校到河北招考艺术类考生。据了解,仅2月2日一天,就有2.2万名学生报考,各院校向考生收取100~200元不等的报名费。尽管每天有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巨额现金从点钞机里通过,却没有一名考生拿到过收费票据。记者采访学校、组织方、相关部门都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至于代收报名费的石家庄信息工程职业学院为何不能出具收费票据?河北省物价局收费处的一名工作人员解释说:“咱们河北省的票据他们估计用不了。”
  纵横点评:靠着一台台点钞机,本轮艺考收了多少所谓的“报名费”,想必学校、组织方都“清清楚楚”。但为何收费票据该由谁出却这么“稀里糊涂”?甚至连熟读《发票管理办法》的相关部门工作人员都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即便河北的票据在外地可能用不了,收费不给票据也涉嫌违法,而巨额收入无监管,还容易滋生“小金库”。交费索要票据,光是考生有这个意识还不够,还需要相关部门监管到位。


海南省计生标语人性化 不提“少生孩子多养猪”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海南省人口计生委计划从今年起,用一年时间让“少生孩子多养猪”等一些生硬的计生标语逐渐走向“消亡”。在全面清理字体不工整、整体欠美观、措辞生硬等标语口号的基础上,让计生标语内容更符合群众语言,更趋人性化。如今“少生优生,幸福人生”等温馨计生标语,着实让人感到亲切。
  纵横点评:从强硬到温馨,从直白到亲切,标语口号的改变印证的不仅仅是语言文字的发展、社会时代的变迁,更是政府职能部门角色和定位的转变。以往义正言辞的命令惩罚,强调的是管理;而今设身处地的循循善诱,凸显的是服务。我们也希望这种转变不仅仅停留在口号上,更植根于每一项为群众服务的实际行动中。

学生家长调侃奥数是江湖 内有门派高手和兵器谱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SR威震江湖已经多年,其霸主地位至今无人能撼,在南京城覆盖范围之广、学生之多可谓‘门生满金陵’。”这段文字不是武侠小说,而是节选自一位“小升初”学生的家长在网上发表的文章,题目叫《奥数江湖与证书兵器谱》。由于爱读武侠小说,这位经历过“追求奥数证书种种艰辛”的小升初家长,将南京奥数圈比作江湖,并将各大奥数培训机构、辅导名师以及所颁发证书比作武侠著作中的各大门派、高手以及兵器谱。于是有人将作者视为通晓小升初内幕的“高手”,顶礼膜拜。至于为什么要用武侠小说的形式分析南京奥数圈,作者解释是“为了能博得更多的眼球”,给更多家长以借鉴和思考。
  纵横点评: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江湖、门派、高手甚至兵器谱,小升初家长貌似“调侃”奥数生态,实则讲述自己和学生的艰辛。当奥数证书沦为升入名校的敲门砖,影响教育公平的奥数竞赛自然会被愤怒的家长“拍板儿砖”。没有奥数竞赛,还会有别的竞赛。在取消统一考试的背景下,该以什么标准考核选拔学生?或许该思考的不只是家长。

小学生奖状植入广告 校长称“节省经费”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前不久,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一所小学的学生家长反映,学生们的奖状上竟然也被植入了广告。从曝光的照片上看,奖状的正面下方有“××外语”字样,背面则印满了广告图案,以及招生对象、开设课程、地址和联系电话等。
  面对质疑,该校的宋校长虽然承诺“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但他始终认为,做广告的单位给学校提供了书包、本子等奖品,这也是为学校节省经费,在学生的奖状里植入广告“也没啥”。宋校长说:“电视节目还植入广告呢。现在,在奖状上做广告的现象很普遍,不是我们一家,也不是从今年才开始的。”
  纵横点评:把广告植入学生奖状,就能让领到奖状的孩子们把这些变相的“宣传单”亲自交到家长手里,对于这样的广告单,家长想扔都做不到。如此创意,不是“别出心裁”而是“别有用心”!企业出资,校方省钱,当奖状沦为广告的载体实在是污染孩子们的荣誉。当学校把“以资鼓励”的奖状都粘上“铜臭”的时候,不知他们是否想过,这么做对于学生的价值观存在哪些不利影响?

环卫工捡包寻失主 10余人冒领露丑行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几天前,湖北武汉的环卫工人许服英在清扫路面时发现一个环保袋,里面有一个棕色的手提包,包内装有3300元现金以及证件等。于是,她沿路寻找失主,边走边喊:“谁丢了东西?”然而,如此失物招领却先后招来10余人围观并冒领,甚至还有男子伸手试图翻袋子。许服英说:“如果钱包给了你们,真正的失主来了,我拿什么给人家?”
  最终,许服英在城管人员的帮助下,终于联系到了手提包的真正失主。 
  纵横点评:原本这只是一个环卫工人拾金不昧的故事,许服英的朴实与善良,就像一缕春风温暖人心。然而,十几个冒领者的出现,却又戏剧性地折射出一些人在“物欲”面前道德失守的尴尬。一个遗失的手提包,也是一块道德的试金石,这让我们同时看到了不同人性的美与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