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记者走基层
中广网    01月16日 13:52
  2011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及内蒙古自治区12个盟市广播电台联合举办了《骏马分蹄踏新途——“十二五”开局之年内蒙古行》大型采访活动。本次采访历时近两个月,记者们通过实地采访报道,感受内蒙古自治区各盟市“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新风貌,用话筒记录了内蒙古“十二五”开局之年的不凡进程。
  采访团深入全区各地田间地头、工矿企业,通过广播和网络媒体全面报道内蒙古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的发展成就。广播媒体如此大规模的采访报道活动在内蒙古尚属首次。回首近两个月的采访经历,记者们收获颇丰,感慨良多。
                            沉浸在草原的怀抱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华夏之声 宋薇
  2万公里,60天,37个朋友,12个盟市,一段特殊的人生经历,这些组成了我的2011年内蒙古之行。为了这次采访,我把2011年六分之一的时间都留在了广袤的内蒙古大地。
  当飞机降落在白塔机场,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缓缓展现在我的面前。一座大青山、一座昭君墓、一个大昭寺,这座城市向我展示着草原首府的文化魅力。作为采访团中为数不多的以文化类采访为主的记者,我兴奋的心情可想而知。内蒙古记者站的陈青平站长看着我满脸的喜悦,说:“别急,等12个盟市都走下来你将收获更多。”
  行走,确切地说是用车行走。平均每天的行程都在400公里以上,少则三四个小时,多则五六个小时的时间都是在车上。尽管这样的距离和路程对于我这样一个在城市长大的孩子来说依然感觉遥远,但我却不愿意用颠簸和辛苦来形容,因为每一个采访点都给我全新的感受,见到的每一个人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一次到风力发电机下采访时,站在风电机巨大的叶片下按下录音键,录音机里几乎听不到受访者的声音,呼呼的满是风声,冷风夹带着沙粒噼里啪啦地打在手上、录在采访机里。看着那位工作才10多年、面容却略显苍老的工程师,再看看他身后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数以百计的“大风车”,这就是他工作的地方,而且每天如此。这是我第一次重新理解草原的宽广。
  在琴艺师的蒙古包里,犹如家人般的招待让我瞬间感受到了蒙古族群众的热情。当得知我要把马头琴和图布秀儿的制作技艺做成节目介绍给港澳同胞的时候,老琴艺师说:“这是我做琴这么多年来从没敢想的事情。做一辈子琴,值了。”说罢,竟泛出激动的泪光。伴着悠远的长调,那琴声瞬间就流到我的心里。
  这一路上有什么?在鄂尔多斯,曾被誉为“鬼城”的康巴什新城正在华丽转身;在巴彦淖尔,中蒙边境线上的甘其毛都口岸繁忙的运输景象推升了煤炭进出口的数字;在乌海,“葡萄美酒夜光杯”已经不是诗中的故事,沙漠上硕果累累的葡萄正在逐渐转化成为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产业;在阿拉善,贺兰山退牧还林12年,山变绿了,水变清了;在包头,包钢稀土整合专营,让稀土的价格更接近于价值;在乌兰察布,中国马铃薯之都把小土豆做成了大文章;在锡林郭勒,重新开放的元上都遗址向人们展示着一个曾经强大的帝国都城的辉煌;在赤峰,阿鲁科尔沁旗积极谋求肉牛产业战略转型,打造北方优质肉牛生产基地;在通辽,科尔沁草原的金色玉米产业链正在蓬勃发展;在兴安盟,依托鄂尔多斯市对口支援项目,全盟能源、交通、水利、旅游等大项目建设快速推进;在呼伦贝尔,面临逐渐消亡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艺术经过原生态舞剧的发掘真正走向了世界……还有那些没有来的及体现在稿件中的各类音响、文字素材,还有记录在相机中的每一张图片,还有留在我们眼睛里、耳朵里、心里的各自不同的感受。
  对于草原的感情确实是从见到草原,走进蒙古包,骑上马背开始的。我把自己沉浸在她的怀抱中,我时常会跟着音乐翩翩起舞,也会因为传说故事黯然神伤,每个时刻都因为这片神奇的土地给予我太多的情感。我会时常情不自禁地想留在这里,似乎流淌在我血管里的、祖先的血液让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如此熟悉,或许这就是“根”的意义吧。我,属于这里。
  这是一种情结,我的草原情结。
  
  
  
  作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地方记者站的记者,反映基层百态、倾听群众呼声是他们的工作常态。自从中央电台部署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采访活动以来,中央电台地方记者站的记者始终把“走转改”的要求更加切实地落实到每一次采访、每一篇报道中。
                            同在一片蓝天下
               ——记者“走基层”采访厦门学前教育有感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厦门记者站 陈庚 马宁
  对于深入基层采访报道,作为年轻记者,从思想认识到工作实践,难免会有不到位的情况。在周步恒站长的指导下,我们努力把“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的要求落实到每一次采访、每一篇报道中,短短数月,感慨良多、收获良多。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不久前到厦门市同安区莲花中心幼儿园实地采访的经历。
  这所幼儿园位于厦门市同安工业区中心,周围大多是工厂企业,幼儿园孩子的父母都是在附近工厂的外来务工人员,这些孩子也都是从小跟随父母来到厦门的农村孩子。当我们跟随福建省主要领导带领的检查团抵达这所幼儿园时,看得出这些平时并没怎么经历“大场面”的孩子都有点儿拘束和茫然。通过园长的介绍我们了解到,这所幼儿园条件虽然比较简陋,但能够入园学习的孩子们还是相对幸运的。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对于这所农村幼儿园给予了不少扶持和帮助,至少每个孩子每年在这里的学费并不那么高昂。
  走进孩子们的教室,一些特别的玩具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这些玩具大都是幼儿园的老师们就地取材,用一些农作物和生活用品自制而成的,比如用秸秆做成的玩偶,用几块木板拼成的手推车。幼儿园老师介绍说,因为幼儿园经费相对紧张,没有充足的预算来购买现成的玩具和教具,他们就利用身边的一切资源,尽可能地为孩子们多制作可以用于娱乐和教学的玩具。尽管这些自制的玩具看起来有些简陋,但在老师们巧妙设计之后,孩子们一样能够从中获得快乐。
  看着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脸,我们不禁心生感慨。尽管这些年国家已经下大力气促进城乡学前教育均衡化发展,但出生在农村的孩子和城市的孩子在教育资源和教育机会上的差别仍然很大。当下,“竞争”似乎是一个难以逃避的字眼,从怀胎十月开始,各种各样的比拼就如影随形,高级胎教、益智营养品、早教班、才艺班……各种广告和热门话题充斥在现实生活中和网络上,谁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而那些家庭条件比较差的孩子们怎么办?作为记者,是否更应关注这部分群体的生存状态?政府和社会是否应该努力给所有的孩子提供更加平等的起点与机会?尽管有着“自古英雄多贫寒”的说法,但从社会发展的实际情况来看,贫富差距让贫困家庭的孩子从学前教育开始就无法享受到与富裕家庭孩子同等的资源,经过十几年的求学和成长,这种差别能否有效缩小?
  所幸的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已经意识到加大对学前教育投入力度的重要性。这不仅是保证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未来的重要工程,更是确保社会整体公平正义的重要举措,让城乡贫困家庭的孩子也能享受到高质量的学前教育,让所有的孩子在同一片蓝天下,共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