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喜马拉雅喜乐计划收官 音乐人刘三藏讲述疗愈音乐创作理念

2020-11-20 13:59:00来源:北国网

  11月14日,喜马拉雅首个纯音乐人扶持计划“喜乐计划”顺利收官。计划成功从近千位音乐人中筛选出10强音乐人,其分别为:谷丽莎、罗威、羽肿、水钢琴惟一、张特、爵味伯牙、明月闲人、三亩地、三藏梵音、黄韬。

  我们采访到了音乐人团体三藏梵音,和主创刘三藏、蒋凡老师聊了聊疗愈音乐的创作理念。在我们采访的最近,音乐人刘三藏,时隔多年回到上海租下了10年没来过的上海广电录音棚,组织了20人编制的合唱团,录制了自己创作的“善乐”(善良的音乐)。

  

  经过四个半小时的录音工作后,这群素昧平生的合唱团成员本来的疲乏感消失,很多人都说“全身上下,热血沸腾”。

  时隔多年,音乐人刘三藏回到上海租下了10年没来过的上海广电录音棚,组织了20人编制的合唱团,录制了自己创作的“善乐”(善良的音乐)。经过四个半小时的录音工作后,这群素昧平生的合唱团成员本来的疲乏感消失,很多人都说“全身上下,热血沸腾”。刘三藏解释道,其实这就是“疗愈音乐”的功效。

  早在1990年,刘三藏便考入上海音乐学院,01年离开了上海,此行重回沪上,物非人是。被大城市快节奏裹挟下的人群,还是那么紧张,还是那么不快乐,路上遇到的上海人,很多其实都很有钱,住的房子好像都是价值上千万的固定资产。刘三藏回忆上学时,上海人很多住在弄堂里面家家户户都希望有一个独立的抽水马桶,而现在,人人追求一个更高档的住所,30年间,楼起了很多,但是心境没有本质变化:人都是自以为地忙碌着

  

  “事业好像很早就不错了”

  2001年,刘三藏去了北京,帮央视《同一首歌》栏目创作音乐,27岁他开始承担数台中央级晚会的音乐创作及音乐总监工作。08年前后他迎来了事业的忙碌期。刘三藏表示“当时做一个舞台剧,大概几个月的工期,给到我的报酬,能达到几十万元,那是二零零六年当时北京房价才八千。”

  这些专业级现场音乐制作和编导的经验,也被刘三藏延续到了现在做的养心音乐会线下活动之中。无论举办地点是在山顶,还是森林,抑或是室内,养心音乐会的观众,会戴上他精心准备好的发烧耳机,以求每个人都能达到统一的、最好的音乐体验。

  

  “耳机是一千多块钱一个的akg耳机,还不算上那些电子管的收音设备。”“像我现在做的是以引导性的方式去听音乐,音质如果很好,就更容易直达人的内心。”物质的充沛感,却没能让刘三藏收获期待已久的满足和自由。反而,关于当下网络上流行的打工人辛酸,刘三藏当时倒是深有体会。央视晚会的工期,通常都非常紧凑,比如,这一个月内,有一台晚会要做,不仅需要频繁出差,筹备期间,他们每天只能睡3个小时。电视节目为了追求时效性等种种原因,节目组所有的人都处于高压状态。

  有一次刘三藏一个月接了两台节目,在没日没夜地超负荷工作之下,他的心脏遇到了重大危机,他一边打坐,借此对抗阵阵袭来的心悸,一边下定决心: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必须另寻出路。

  

   创立“三藏梵音”

  2008年,发现物质的满足和精神的快乐毫无关系,刘三藏毅然绝然地关掉了公司,开始了自己的修行之路。在修行有了一些进步之后,他开始创作一些有着疗愈作用的音乐。2009年,他与与非门乐队的主唱蒋凡,一起建立了国内较早的养心音乐团体“三藏梵音”。一路合作过来的还有蒙古族歌手古冷、和木,藏族歌手贡秋卓玛,十二乐坊萧笛孙源等。

  刘三藏说,他所理解的疗愈音乐,绝不是像很多人所理解的那样,捧着一个简简单单的,你没见过的乐器,在一个没有人地方吹奏。“其实我觉得,疗愈音乐应该带给大家的是在当下就给内心注入力量,这个不是靠放松或者安眠就能解决的。以点击率去判断一个音乐是否成功,这是商业的做法,也是大部分人的做法,但是这并不是唯一正确的评价方法。”在刘三藏看来,“疗愈音乐最大的价值,是对社会的关爱与生命力,其实这次参赛的音乐都是我十多年前创作的,这个在流行音乐界是不可想象的。”

  

   举家搬迁大理

  有那么几年,家人们的忧虑始终围绕在刘三藏的身边:“你小孩才这么大,莫不挣钱了,孩子怎么办?你就离开北京,会不会以后赚不到这么多钱?或者就是,你才四十岁就退休,这样真的好吗? 生命应该奉献给更有价值的事情,但是做任何事情,都要照顾家人的感受。”

  从2015年起,刘三藏花了三年时间,每年春节都带全家,去大理待上一个月,慢慢地做家人工作。索性好的生活方式人人都喜欢。所以家人和刘三藏一起于2018年底搬迁到了大理。

  刘三藏表示“在三藏梵音成长的路上,很感谢有许许多多像洪飞一样的志工(志愿工作者)出现,他们都是各界精英,过着优越的物质生活,为三藏梵音的善乐所感动出钱出力做义工,在每次演唱会中,为观众们服务,端茶送水……三藏梵音走到今天,和他们在经济上的支持,身体力行的奉献,密不可分。”难得的是,刘三藏和成员们也经常会得到学员反馈,会有参加完养心音乐之旅的听众三天治好了多年的抑郁症。

  

  大都市的繁忙节奏下,很多人迷失了自己,身边许多人,大多抱着先赚够钱再说,其他事情可以等到赚够钱以后再说。“但是他们终将永无出期。” 刘三藏如是说。

   上德无为而无以为

  采访临近结束,三藏老师给记者发了他最近讲座的视频。视频开头他便说:“今天早上,有一段老子的话,一直在我心中萦绕……所以想分享给大家。”“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上仁为之而无以为…… ”《道德经》里头的一句话,刘三藏能兴致盎然地讲上半个小时,但是他甚至都不愿意,说出那个火遍大江南北的晚会节目名字。总体来说,相较于说佛、参禅、思辨、刘三藏并不喜欢谈到自己过去的事情。

  他表示,当时要不是早期因为想要宣传自己的三藏梵音项目,他更愿意撕掉过往那些看起来事业成功的标签,但是一直以来跟人聊天人们就会聊到这些的所谓成功之后放下的俗套故事里去。有的人来这个世界是为了满足他人的期许,有的人来这个世界是为了完成使命,刘三藏也许属于后者。上德无为而无以为,做事的动机,会直接导致现在的结果。而当他获得自己内心的平静之后,自然而然作为一个音乐人,也就流露出了现在三藏梵音的这些音乐灵感,通过这些音乐,他试着将自己的平静的快乐传递给大众,如果说能恰巧治愈了一些人那就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了。受到疫情影响,三藏梵音暂停了今年的全部线下音乐会活动,机缘巧合,登上了线上的舞台。三藏梵音团队和喜马拉雅合作推出线上音频节目,他们也在喜马拉雅有了一个新家。

  

  这次,他们入选了喜马拉雅旨在扶持疗愈音乐创作者的喜乐计划。刘三藏希望借助喜马拉雅这个有人文精神的平台的力量,将疗愈音乐的治愈力量,播撒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编辑: 程宁

喜马拉雅喜乐计划收官 音乐人刘三藏讲述疗愈音乐创作理念

喜马拉雅喜乐计划收官 音乐人刘三藏讲述疗愈音乐创作理念,我们采访到了音乐人团体三藏梵音,和主创刘三藏、蒋凡老师聊了聊疗愈音乐的创作理念。刘三藏希望借助喜马拉雅这个有人文精神的平台的力量,将疗愈音乐的治愈力量,播撒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