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导读图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军事导读图片
南海舰队工程兵为守礁士兵筑三代高脚屋
中广网 06-11
南海舰队工程兵为守礁士兵筑三代高脚屋(图)

资料图:解放军守礁部队的高脚屋
 

    陆海相隔,驻守在高脚屋上的南沙军人经受的艰难困苦,让人们牵挂入梦。守高脚屋艰辛,建高脚屋更难。与驻守在高脚屋上的南沙官兵相比,南沙高脚屋建设者们的功绩同样灿若星辰,但却鲜为人知。

  每块砖石都浸着官兵的血汗

  在大陆,只要备好砖头、水泥、钢筋、木头,就可以盖房子。在南沙建高脚屋,难!

  这里远离大陆,施工场地在汪洋大海上,官兵们无寸土之地可以立足,高温、高湿、飓风、狂涛、缺水,个个都是“拦路虎”。

  迎着墨绿色的巨涌,满载建材的运输船来了。此时,气象预报显示:一场强台风正从数百海里外向南沙海域正面扑来。

  工程总指挥李刚下令:赶在强台风前将建材全部搬上礁!

  由于礁盘周围水很浅,装载建材的运输船只能在礁盘外的海区抛锚。在这儿,现代化机械已失去威力,官兵们只得将建材一件一件肩扛人抬搬至驳船上,然后再卸至小艇往礁盘上运。

  一艘艘载满水泥和碎石的小艇脱离了倒驳船,向高脚屋工地靠近,距离礁盘1500米,小艇搁浅了,官兵们“扑通”“扑通”地跳入海中,推着小艇向前移动。

  水下的珊瑚礁犬牙交错,暗沟密布,锋利的珊瑚,像一把把无情的匕首,划破了他们的脚、小腿和衣裤……他们忍着钻心的疼痛,咬着牙关,推着小艇,一步一步地向高脚屋工地靠近,1.5公里的路程,他们一步一头汗,一步一溜血,整整艰难跋涉了1个多小时……

  就这样,他们连续奋战84个小时,把1000吨水泥和1500吨碎石如期卸上工地。

  在这里,除空气和阳光,所需要的一切全靠海上补给船送来。

  施工进入关键阶段,淡水不多了。

  顶着烈日,官兵们光着膀子扛水泥、挑碎石,皮肤被晒爆了,水泥遇到汗水,紧紧和伤口粘在一起,结成了一块块血痂……

  顶风逆浪,3600多吨用来修建高脚屋基槽石包运到了,许多麻袋都破了。

  卸载这样的建材,用铁铲、锹头等工具事倍功半,官兵们索性用双手扒,手套扒破,就光着手扒,最后,十指都扒出了血。

  染着血迹的碎石,最后被搅拌成混凝土,铺在礁盘上,成为高脚屋最坚实的基石……

  直面海盗鲨鱼强台风

  一艘运送压铁的运输船,正行驶在南沙海域。

  一个大浪打来,船上装着2000公斤压铁的网块大幅度晃动,眼看要砸向前面的3名战士。

  这时,班长朱建国迎着网袋冲了上去。3名战士得救了。而朱建国却被沉重的网袋挤向船舷,受重伤掉进大海,再也没留下一句话。

  建设高脚屋,各种危险如影相随。

  又起风了,起降架顶端的旗子,转眼被撕成布条子。

  “不好!小艇要断缆了!”黄学华大吼一声,一个箭步跃向小艇。双脚刚落,系着小艇的缆绳索,就“嘭”的一声断了。

  他接住战友抛过来的缆绳,死死地系在系缆柱上。“嘭”又是一声脆响,缆绳又断了。

  “快抛钢缆!”黄学华大吼道。接住钢缆,他死死地抓在手里……

  历经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小艇脱缰的危险解除了,黄学华双手却被钢缆勒得鲜血直流。

  战士李鹏扛着钢管在水中走着走着,觉得裤腿被什么咬住了,他意识到:是鲨鱼!

  挥舞手中的钢标尺猛地向后扎去,同时身子往前一窜,鲨鱼摇晃着尾巴飞快地跑了,他的裤子已被撕开一条大口子。

  阳光灿烂,海上一派繁忙景象。李刚却不敢松懈,举着望远镜在海面来回搜寻……

  突然,一艘大动力渔船在悄悄地朝我方施工驳船靠近。李刚用望远镜清楚地看到:船上没有渔具,却蹲着一群荷枪实弹的海盗!

  几百米之外,我方施工驳船正载着参建官兵向登陆舰驶近,此刻,海盗船正悄然偏离航道,向我施工驳船逼近。

  “劫持!他们要劫持驳船!”李刚当机立断,一面通知驳船:“加速向登陆舰靠近!”一面通过高音喇叭喊话和发国际信号,喝令渔船停靠接受检查。

  眨眼之间,我方全副武装的临检拿捕小组跳进冲锋舟,猛扑上去。

  海盗船立时慌作一团,掉头便跑。我方驳船在冲锋舟护卫下,安全靠上了登陆舰。

  2006年12月28日凌晨,一场台风突然降临。

  军工的工棚建在沙洲上,凶猛的台风和暴雨竟使沙洲流动起来!必须撤离工棚,撤到上面守礁部队的高脚屋上。

  在这里,10级以上的台风能把几吨重的东西刮倒,别说百十来斤的人了。

  危急时刻,负责指挥的副大队长赵文峰脸上挂着一丝坦然的笑意,若无其事地对军工们说:“起风啦,我们换个地方休息,大家抓紧缆绳往外走。”他手里攥着一根长长的缆绳,领着头,顶着风,把大家凝成一条长龙,紧张有序地撤离工棚……

  他们刚撤到高脚屋上,强台风呼啸而至,栖身的工棚随风而去……

  又是一场强台风横扫南沙。

  某礁。汹涌的潮水漫上礁盘,工棚包括伙房在内,全部被淹。全体官兵已整整一天半没吃任何东西了,食物仅有不够一人一包的快餐面!军官们开会决定:将快餐面全部分给战士们立即食用。

  和着滚滚热泪,士兵们一人吃下了一包快餐面;而全体军官,则饥肠辘辘,继续与风暴涌涛搏斗着……

  鲜为人知陆海遥隔人间事

  士官李得意,经人介绍在家乡找了一位女朋友。半年后,收到了姑娘的两封信:第一封是“建交”信,第二封则是“绝交”信。理由是,几个月连一封信都不回,缺乏应有的“诚意”。姑娘哪里知道,南沙军人的邮件,包括报刊,三四个月才能收发一次。赶上台风季节,大陆的船来不了,这样长的周期甚至都难以保证。

  高脚屋的建设者,名副其实的现代“鲁滨逊部落”。然而,就是这种部落式的生活,一批一批建设者们却是那么留恋,乃至不惜为此而付出火红的青春与全部的情感世界。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士官张春平从南沙回到了河北老家:一个空空荡荡的大房间,门窗全给白蚂蚁蛀空了。走廊上正生着火,妻子在做饭,柴火湿,到处是烟。没有丈夫在家,筹划了两年多的建房计划一次次往后推,妻子冲着张春平说,苦倒没啥,你能不能想法买点药,治治白蚂蚁。你看我这棉背心,都给白蚂蚁掏空了,下一步,只怕要吃人。

  这些年,为了让他安心南沙,妻子付出得太多……张春平流泪了:“我给你建房!”

  房子的框架都建好了,就差门窗没安。就在这节骨眼上,一个电话从部队打来:“南沙急需人,请你速归队!”接到电话,张春平顾不上安好家中的门窗,就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妻子抱着孩子,站在寒风中为他送行。他流着泪向妻子道歉:“等我们南沙高脚屋建好了,我给你建楼房。”

  战士张显贵在抢修工程机械时,3个指头砸成粉碎性骨折,疼得几次昏厥。不久,补给船来了,领导安排他回大陆治疗,他硬是不走。领导命令他下礁,又不得不满足他的唯一要求:伤愈后立即准其返礁

  一年一度的老兵退伍工作开始了。又一个“张显贵”来了。他叫李章和,缠着总指挥李刚不放:“我们可以不穿军装,不要报酬,我们只有一个心愿,让我干到工程竣工!”

  但军令难违。李章和还是登上了北上的船。为他送行时,船上船下哭成一团,登船前,他趴在礁盘上,亲吻尚未竣工的高脚屋……所有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地直掉眼泪。

  几个月后,补给船给这个工地送来了一批民工。船尚未停稳,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向李刚招手:“主任,我是李章和呀,我回来了!”

  李刚情不自已,流着泪,深情地将李章和紧紧地抱在怀中。为了心中的高脚屋,他居然心甘情愿在工地上做一名民工。

  -新闻缘起

  5月中旬,海军南海舰队军史馆工作人员来到海军南海舰队某工程指挥部,收集整理建设三代南沙高脚屋的实物和图文资料,高脚屋建设者的功绩将永载史册,成为彪炳后人的典范。

  海军南海舰队某工程指挥部的官兵,在风口浪尖筑长城,在南中国海的礁盘上,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和辛劳筑起三代高脚屋,建起一座座代表祖国最高利益的不朽丰碑,先后获得海军优质工程一等奖;全军优质工程一等奖;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



来源:科技日报     责编:张国辉      
金一南:美对台军售破坏中美军事关系
    美对台军售破坏中美军事关系
解读著名将帅(一)
    八十年风雨、八十年辉煌。我军涌现出一批叱咤风云的将帅,他们到...
李剑英:生死抉择16秒
    李剑英,空军一级飞行员,2006年11月14号,他驾机遭遇鸽群撞击后...
种菜能手段君景
    段君景来自农村,没有想到到首都却被安排去种菜,他虽然人高马大...
癌症患者攻克导弹“癌症”
D:\网络\专题\国防连着千万家\2006稿件\照片\癌症患者攻克导弹“癌症”\杨选春带领年轻技术骨干进行科研攻关.jpg
    杨选春同志始终把学习作为人生的第一需要,立足本质岗位,刻苦钻...
兵妈妈刘振芹的故事
     有种情感,它与生俱来,没有条件,绵绵不绝,它便是——母爱; ...
·大地欢歌
·万紫千红
·和风吹来万里春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梁永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