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央广快讯 > 正文

“少女毁容”惨剧的棒喝与警醒
2012-02-27 08:33   来源:广州日报    打印本页 关闭
    

  社评

  对于此事,我们反对舆论审判,但更不愿看到权力网络对司法公正产生哪怕些许的侵蚀。

  近日,合肥高中生陶汝坤求爱不成将少女泼油毁容、致其精神失常一事,触发了普遍的愤怒情绪。

  25日凌晨,认证为陶汝坤父亲的“@合肥陶文”发出一条道歉微博,为自己“教子无方,儿子陶汝坤给周岩及周岩一家造成的无可挽回的伤害和痛苦表示深深地愧疚”,并表示“绝不回避我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而实名微博“合肥警方”25日中午也发表声明称,因受害者受伤后长期住院治疗且病情不稳定,无法及时鉴定伤情,近期警方已对其进行鉴定,结论出来后将对外公布,一定会严格依照法律处理此事。按照“惯例”和经验,此案发展至今,算是出现了一个有利于受害者的转机。

  这一事件,无疑可归为“孤立的个案”,但并不难联想的是,这一极端恶性事件,也暴露出一些带有普遍性的问题――而正是这些问题的普遍存在,倍增了公众对此案的愤怒感和焦虑感。

  问题之一,便是当下青少年,尤其是部分富家、官家子弟的教育缺失问题。舔犊情深,人之常情。但在社会转型期的中国,面对各类相互矛盾的家庭教育理念的影响,鉴于一些圈子内道德观念的整体滑坡,不少经过打拼过上体面生活的为人父母者,对儿女不光有求必应,更百般骄纵,助长了其“恶少”之气、“衙内”之焰。前不久网民恶搞的“四大名爹”,试问他们那酒驾飙车、高调炫富、撞人打人的子女,哪一个不是家庭教育的失败案例?根据披露的情况,此案中陶汝坤父母都是当地有一定地位的干部,家境较好,做出这样恶劣的举动,也不难窥见其家庭教育之失败。

  问题之二,则是当前一些基层地方普遍存在的司法公正的诚信危机。此案之所以被贴上“官二代”标签、引发公众潮水般的愤怒和质疑,也正是因为人们对基层官员干预司法的“能量”已经有所见识。山西运城的恶少仝霄,从锒铛入狱的罪犯变戏法般提前出狱,进而入党、升职,不正是因为其父是当地官员、从中“活动”的结果吗?宁夏吴忠的政要之子马晶晶,因公务员招考作弊遭同学举报龙颜大怒,竟然出警跨省将远在甘肃的同学以“诽谤罪”带回刑拘……这样“护犊子”又“有能量”的干部,让人们对同类案件形成习惯性质疑,便不足为怪。

  据合肥被毁容少女家人所述,事件发生后,陶汝坤父母态度强硬,周旋于相关各个部门机关,阻碍司法公正,多次要求受害人家人同意其子取保候审,并叫嚣“不管你签不签字,我依然会争取让他出来”,导致案发已经五个多月,受害人依然不能做伤情鉴定。尽管此种说法遭到陶家否认,但其父母的干部身份,显然让公众产生了种种担忧。

  一个花季少女,无端遭此劫难,让人唏嘘,更让人对肇事者的凶残和扭曲无比愤慨。如何避免将来悲剧以另一种方式重演,我们要做的,远比简单的谴责凶手、资助受害人更为复杂和艰难。我们反对舆论审判,但更不愿看到权力网络对司法公正产生哪怕些许的侵蚀。正如“@合肥警方”所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警方将依据案件事实,依法、公正处理此案”,人们期待着正义能如期而至,能给后来者当头一棒的警醒。

责编:张璇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