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探索争鸣

论行进式报道的思辨色彩

中广网 2012-10-19

     

                     论行进式报道的思辨色彩

                              许新霞

    摘 要:行进式报道是新闻报道中最常见的一种报道形式。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国家林业局合作开展的《中国湿地报告》大型系列报道,在行进式报道的思辨性上进行了许多有益的尝试,不仅丰富了报道的主题和内容,避免了整个报道过程中走马观花式的空泛,还不时地为报道注入了一些感性、理性的报道素材。由于站在了一定的高度上进行思辨,这组行进式报道风格独特、亮点纷呈。

    关键词:行进式报道 思辨 色彩

    行进式报道是新闻报道中最常见的一种报道形式,相比其他报道形式而言,行进式报道侧重于关注行进过程中的人物和事件,也正因为此,行进式报道的常态化报道往往流于形式,真正具有思辨色彩的报道少之又少。“行进式报道是媒体围绕某一重大报道选题和某一备受关注的新闻现象,借助于各种运行的工具,在有限的时间、明晰的行进路程、不同的空间,在各类节目形态中完成的具有明确主题思想和连续性,多种节目形式参与并循序渐进的报道方式。”①由此可见,行进式报道是一种涉及单一主题的新闻“密集型”报道方式,其报道关注的对象是行进过程的“点”,往往能带给受众非同寻常的新闻享受。这主要是由于记者的采访状态时刻处在行进中,采访行程、采访对象乃至采访选题无时无刻都处在一种动态变化中。就报道难度而言,运动性、变化性也正是行进式报道的难点、重点和亮点。同样,行进式报道中的思辨色彩更显稀缺、珍贵和不同凡响,它能够给受众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更能为一次成功的行进式报道锦上添花。

    《中国湿地报告》就是一次典型的行进式报道。此次报道涉及近百人,行程3万5千多公里,报道范围包括1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所属的28个湿地。由于准备比较充分,前期策划到位,此次报道涌现出了一批具有思辨性色彩的佳作,体现了整个报道视角的主题性、思想性和艺术性。

    思辨,“哲学上指运用逻辑推导而进行纯理论、纯概念的思考”。②具有思辨性的新闻作品能够完全表达出稿件的深度、广度和厚度,全然超出一般新闻作品就事论是的惯性思维。在《中国湿地报告》进行过程中,行进式报道中的每一个动态式采访现场都在很有限的时间空间里,让记者满怀关切、变换角度地表达出对所报道湿地的生存现状和存在危机的深度思考。由于《中国湿地报告》一开始就摈弃了常规的“歌功颂德”式的报道思想,增添了丰富的思辨色彩,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报道的分量,避免了行进式报道中经常出现的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流于形式的表象化报道。

    思辨对于行进式报道而言是很重要的,但又着实有一定的难度。以这次《中国湿地报告》为例,对湿地这个相对小众的生态概念,参与此次报道的一些记者此前并未有过多的了解。因而在时间有限、空间所限、长途奔袭的行进式采访报道中,除了常规的采访要求外,还要加入思辨的问题与环节不能不说是一次严峻的考验与挑战。对一个全新的报道领域,记者现在最常用的方法是借助网络搜索的方式发现亮点和问题。然而,这种搜索在带来一定程度便利的同时,也容易左右记者的思维,甚至带偏了采访的主旨和方向。

    因此,思辨在行进式报道中虽能够添光加色,但同时在运用上也会存在一些局限。如何深度采访,如何驾驭思辨素材,如何巧妙地将思辨色彩融入稿件之中,这确实是一个崭新的课题。下面笔者试析《中国湿地报告》在这方面带来的启示。

    启示一:主题策划必须周全到位,具备社会普遍的关切点

    每一个大型的行进式报道在前期策划过程中,都必须要考虑周全、到位。这里所说的周全和到位,不仅是指策划的主题思想到位,还要根据整个报道的行进路径、先后次序、报道重点进行一番详细的调研与考证,同时,更要注意以各个点上的新闻热点为主要由头,寻找出受众关注、各方关心的突破口。这是大型行进式报道的灵魂。

以大型系列报道《中国湿地报告》为例。湿地同森林、海洋并称为全球三大生态系统,我国拥有660万公顷湿地,湿地资源居亚洲第一、世界第四,占世界湿地面积的10%。今年又恰逢中国加入《国际湿地公约》20年。此次的《中国湿地报告》报道从提出策划到具体实施历时一年有余,这本身就是一个思辨过程。最初曾设想为《中国水资源调查》。单就概念而言,湿地较之水资源更为新鲜。按照目前国际上公认的湿地定义,湿地是指,天然或人工、长久或暂时性的沼泽地、泥炭地或水域地带,静止或流动的淡水、半咸水、咸水体,包括低潮时水深不超过6米的水域。由此可见,湿地与水资源有着天然不可分隔的联系,湿地报告的同时可以兼顾到水资源调查,可谓一举两得。无论是回头看,还是向前看,都有一个非常值得思考和很容易引起受众关注的空间。而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对生态建设的态度也正面对着世界的关注。选择在今年组织这样一组大型报道,意义非凡。既是向受众宣传湿地概念的良好契机,又为湿地保护再次敲响了警钟。由此可见,一个好的报道主题和一个难得的报道时机都会使静态的热点变为动态的新闻,进而引发受众的普遍关切。

    启示二:要不被采访对象“欺生”,记者必须

    具备理性的辩证分析能力在进行思辨素材的收集和整理过程中,记者首先要了解采访对象方方面面的情况。即便一时半会儿不能做到面面俱到,最起码也要弄清被采访对象的成绩和“软肋”,按照“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路子,对所掌握的思辨素材进行一番细致地揣摩和“咀嚼”。这个过程尽管很繁琐,但却是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行进式采访组“转战”到每一个陌生的地方,接触到每一个陌生的领域,当地对口单位既是被采访对象,也往往是接待方。作为被采访对象,就其心理而言,一定会尽可能地展示成绩,尽量掩饰不足。即便是在自愿揭示某种不足的情况时,也要反复考虑其中的利害关系。作为记者,始终需要保持冷静的头脑,见微知著,学会掌握透过现象看本质的采访功夫。不仅需要对新闻事实做出实事求是、具体周详的报道,还要注重发掘现象背后的新闻,客观公正地分析、思考,让受众在报道中悟出蕴含其中的道理。

    此次《中国湿地报告》采访,从对国家林业局湿地管理办公室到地方湿地管理部门,大家都在呼吁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湿地保护的立法问题,但呼吁的角度却不尽相同。国家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希望此次报道自下而上促进湿地保护的立法进程;而地方湿地管理部门更加关注的是自上而下促进立法,为基层工作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依据。同一立法问题,还存在另一种呼声。湖南省岳阳市东洞庭湖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就希望采访报道能够呼吁各个湖泊湿地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各自立法,方便管理。乍听之下,似乎也有道理。但细究原委,却经不起推敲。如此立法,与不立有何区别,同一问题为何会有不同的声音?很值得深度思考,不能轻易下结论。虽然立法保护湿地是必需的,但是推进过程中又牵扯到各方利益。这更需要记者具备理性的辩证分析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一定要在对思辨的素材进行理性分析后,方可着手进行报道,不可一时感情冲动,写出观点有失偏颇的稿件。

    启示三:为我所用,要牵住“牛鼻子”,抓特点,避免方向单一的思辨世界处处充满着矛盾。同样,湿地保护也是一个实实在在、充满着形形色色具体问题的矛盾体。因此,掌握好思辨素材为我所用的根本,就是抓事物和矛盾的主要问题和主要方面。我国的湿地形态和类型不尽相同,西部湿地在沙化、退化中苦苦挣扎;东部湿地在缺水、大旱中湖干见底。围绕湿地保水、蓄水、引水、用水各方博弈,各展所能。《中国湿地报告》根据中国湿地点多面广的特点,将有限“兵力”合理调配,分成四个组。而这四个组面对的湿地所处环境大相径庭,面临的困难和困惑也不尽相同,保护形式也各具特点。因此,要有针对性地选择湿地进行关注和报道。比如地处西藏的麦地卡湿地,因为远离城市,地广人稀,几乎不存在东南长江流域地区湿地“与人争地”的矛盾。但是,由于当地经济欠发达,财力薄弱,保护所需人力、经费成为湿地保护难以突破的瓶颈。

    即便是在同一地区,不同的湿地也有其共性和个性。每一块湿地的保护都有着不同的无奈、忧虑和担当,面临共同的生存挑战。这一切都需要记者理性地思考和甄别,找出共性,挖掘个性,才能抓住每篇报道思辨的“牛鼻子”。

    在长江流域湿地中,湿地的生存形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洪湖,小而精致,可就在最近的5年里,冰冻、内涝和干旱接踵而至,让许多生活在洪湖上以渔为生、以湖为家的渔民至今仍心有余悸。“这一系列的天灾还仅仅是天灾吗?”成为我们思辨的主题;“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岳阳楼记》里古时洞庭湖的壮观景象今日已因水量减少被一分为三,早没了“八百里洞庭”的浩瀚。今年年初,洞庭之滨几只江豚的惨死更是将素有“物种基因库”之称的洞庭湖里生物物种的存活状态掀到了风口浪尖上。它们的生存状态和未来前景,成为我们不可回避的思辨方向;鄱阳湖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是百万候鸟的生存乐园,如今因为水质问题,令人担忧。与以上三个湖泊湿地相比,浙江西溪湿地作为风景如画的杭州城市次生湿地,地产商人和文化商人始终觊觎其右,其命运让人忧虑。

    同是湿地,抓住其不同的特点、思辨的角度不同,运用我们既有的知识结构和不同的思辨能力、分析方法,使之“横看成岭侧成峰”,便能做出百样文章。

    启示四:表述是事关报道成败的关键,要经过一番理性思索之后,才能将较为成熟的思想蕴含其中,才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

    在充分地掌握了思辨素材之后,行进式报道又如何作出恰到好处、引人深思的具体表述和体现呢?笔者以为这仍然需要有思辨的过程作为巧妙支撑。

    绿色的草地上,一片片裸露的黄沙像草原上的伤疤,让人揪心。然而,牛羊们仍旧在草地上悠然自得地吃着草儿,似乎丝毫察觉不到它们的家园正渐渐面临着被黄沙吞没的危险。如果只看到这些黄沙和为了防止沙漠前行的隔离草带,你绝不会以为这里就是能为黄河增加30%泾流量的若尔盖湿地。上世纪70年代,人们在湿地上挖沟排水,造成地下水位下降,土壤板结硬化,使得湿地大面积减少,如今这些黑色的沟壑在草原上显得那么刺眼。当年费尽力气开挖排水沟的人们何尝会想到,他们当年辛勤的劳动成果,却给若尔盖湿地带来了抹不去的泪水和伤痛。

    在《沙进草退 哭泣的若尔盖》这篇报道里,记者对被称为“中国西部高原之肾”的若尔盖草原的这番描述,正是带着思辨的眼光,用细致地观察,对若尔盖这个世界最大的高原泥炭沼泽型湿地近几十年来因为人为因素造成的触目惊心退化沙化的时代追问。

    扎西多杰接过旗帜,成立了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如今,虽然带领的志愿者越来越多,但依然无法缓解他心中的忧虑:“东部40%的河流都成那样了,西部大开发要开始了。我们有环境意向评价吗?我们有环境规划吗?我们有乡村规划吗?我们有湿地规划吗?”

    《寻找生命的湖》透过现象深刻揭示出湿地上生物生存环境变化的内因与外因,表达出记者对此问题深深的忧思。

    生态建设依然任重道远。湿地过度开发、环境恶化还没有得到根本遏制和逆转,相对人对湿地的索取,再多的努力都属必须和应该;相对人对生态环境的企盼,再多的付出也显单薄和不足。湿地保护涉及土地、水、生物物种方方面面,但水是湿地保护的核心。缺水,成了所有湿地最大最痛的哀愁。

    《中国湿地保护的利益博弈》更是对湿地报告中一系列的思辨方向进行了总结归纳。

    思辨色彩的掌控使《中国湿地报告》这组行进式报道眼界开阔,客观公正,避免了以偏概全和浮光掠影式的报道误区。

    行进式采访报道中的思辨色彩往往在具体表现中,经常会遇到正面与反面、全部与局部、现象与本质、原因与结果、成功与失败、偶然与必然等相互犄角的因素。其实正是这种博弈,促使新闻报道的辩证思考能力进一步显现,从一点到一般,由局部到整体,由微观到宏观,作出更加符合客观发展规律的科学理性论断,以提供给广大受众多方位的思考空间。

    同时,作为行进式报道思辨色彩元素的深度引进和尝试,《中国湿地报告》也为下一次行进式采访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笔者也看到,此次报道思辨色彩的掌控上尚有一些不足,需要进一步总结。比如,思辨角度较为局限,表现手法上较为单一,“行进性”表现力不足,广播音效和语言运用不够到位等,还有亟待突破的空间。

    总体而言,因为在行进式报道中增添了思辨色彩这一报道高度、难度,才使大型系列报道《中国湿地报告》不但从现象上对中国湿地进行了较为全面、客观的展示,而且引发和梳理了对湿地现状的种种理性忧思,具备了一定的深度和高度,因而受到听众的广泛好评,并对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由此可见,游刃有余地掌控好思辨色彩,对打造行进式报道靓丽形象至关重要。有了它,才使这组报道更具可听性、真实性和思辨性。

注 释

①郭长江 《广播行进式报道的“行进式思维”》,载《中国广播》,

2010年第1期。

②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5年第5版。

                           (作者单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宁夏记者站)

                                              (本文编辑:莫玉玲)

责编:范国平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友情链接:中国广播报    广播歌选    中国广播联盟
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杂志社
邮编:100866  邮箱:zggb@cnr.cn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10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