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探索争鸣

从《中国湿地报告》看调查报道中的平衡构思及态度把握

中广网 2012-10-19

     

      从《中国湿地报告》看调查报道中的平衡构思及态度把握

                                武俊山

    摘 要:转型期的中国给当前的新闻从业者提供了无数鲜活生动的素材和案例,根深蒂固的制度矛盾和突发性事件每天大量地进入新闻世界的同时,也向我们提出了若干新闻学的课题:如何看待转型期的社会矛盾和种种问题,如何稳妥把握调查报道中的新闻立场和态度,如何才算是冷静的观察和专业的手段?本文以大型跨地域报道《中国湿地报告》为例,对相关问题进行了具体的案例分析和宏观审视。

    关键词:调查报道 立场把握 平衡构思

    新闻的天性决定了它对于“不好的事”、“没做好的事”、“即将变坏的事”的集中关注,因此达到警示社会、守望民生之功能。一般的公益报道,尤其是静态的公益报道不容易引起社会公众的关切,原因之一即是紧要性不够,迫切性不够,利益攸关性不够,所以往往流于形式,流于声势,而无法入脑入心,引起公众及决策者的重视。

    《中国湿地报告》的推出,正逢中国加入《世界湿地公约》20年应该回头观望、检测之时,正逢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而资源、环境问题日益尖锐突出之时。转型期的中国,如何规避诸多矛盾和风险,如何再往前更进一步,如何实现可持续的、稳定的发展?这一系列的问题和思考也正被带入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体育甚至是环境、生态等各个领域。《中国湿地报告》正是抓住了这样的关切和热点。中国湿地的整体保护状况堪忧,问题多多,《中国湿地报告》正是以这样的危机感和忧思而得以成行。但忧思并不意味着渲染危机而忽略成绩,其初衷在于发现问题、找出问题并一起来共同面对。

    《中国湿地报告》的成功即在于将一个静态的公益关注变成了要紧的新闻题材和新闻行动,并通过不断的挖掘得出理性的观察和思考。客观来讲,环境恶化、生态退化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它既非当日事件,亦非突发偶然,只是客观的存在和现象。如何将这一类型的关注转化为即时的新闻行动和丰富的新闻现场,也是当下新闻媒体值得研究的一个课题,而如何在此类型的调查报道中平衡构思及把握好态度和思路,显得尤为重要。

    一、如何将《中国湿地报告》这样一个忧思录式的采访报道意图向各级政府机构、研究学者、被采访对象解释并取得支持亦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一定要在采访前做得充分所谓大局观,一般的解释是“形势很好,问题不少,正在解决,肯定会好”。但如果我们简单地执行这样一个立意和思路,四平八稳地叙事、讲故事,效果一定不会好,所以要突出问题,突出困难,突出我们的忧思,才能完成我们策划的本意和初衷,否则我们的报道便与中国湿地旅游无异。但如何将这样一个突出讲危机、讲问题的思路一以贯之地呈现在我们的采访设计、采访过程和报道架构中也是一个不小的难题。先不说如何保持平衡的报道架构、得当的行文措辞,仅仅是如何设计采访地点、找到合适的采访对象、说服对方坦诚地接受采访已是困难重重。从我们的采访经验看,大致总结如下思路。

    1.采访对象的角色类型要全,以保证采访的视野开阔,态度平衡

    无论宁夏、青海抑或新疆,无论是保护好的或者破坏严重的地区,我们的采访对象都尽量覆盖决策层面的官员、态度相对独立的学者、不同专业但相关的研究机构、直接见证历史的基层工作者、利益攸关的企业机构及百姓等,以收集到不同视角、不同的关切和不同的思考方式,从而在更大的一个平台上完整地呈现问题的各种角度,各个侧面。2.要与被采访者尤其是官员阶层进行有效地沟通,解释并说明采访的意图,一定让对方感受到我们的诚意和善意,并非为找麻烦而来

    这是做好此类采访的一个必修课,也是绕不过去的一个环节。说服别人并获得别人的支持是一种能力。《中国湿地报告》既确定以忧思录的形式进行采访报道,就要向采访对象解释清楚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不是只谈问题不谈成绩?

    我们的经验之一是要把整个报道意图用最简洁的方式讲清楚,即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报道?二是要把我们的关切讲清楚,我们都关心什么,为什么关心这些事情?三是要把我们与官方展开的合作与诚意讲清楚。四是要讲清楚我们不单要讲成绩,更要讲问题和矛盾,并表明这是为了一个行业进行呼吁。五是在具体沟通时,我们应尽量避免向官员提工作中的“问题”这样的词汇,而要提“困难”、“麻烦”、“让人头疼的事”,从而将双方的关切拉近,甚至是站在同一立场上去面对困境。

    在各地的实际采访中,尽管地域不同,环境不同,角色不同,我们总能收集到采访对象动情的表白、真实的关切,应该说与事前有意识的沟通和引导有直接关系。

    3.要让对方带我们去我们最想去的采访地点,找到最合适的采访对象

    对于《中国湿地报告》这样的调查报道,如果要追问事件的核心和问题的关键,一定要找到利益攸关的当事人、见证者,而不能找旁观者或游人。一定要寻找关键的现场、关键的人物、关键的态度,尽管不能事事如你所愿,但只要坚持这样的初衷并一直想办法,往往会有不错的效果,你最终得到的,一定是你一直坚持的、始终追求的。

    二、如何构思《中国湿地报告》的写作,有效地将采访、观察和思考转化为有力度、有方向、有见识的作品,需要编辑记者具备综合平衡能力

    如上所说,我们有了好的策划,有了有效的沟通,也到了关键的新闻现场,并采访到了核心人物,但如何将这些素材化为有震撼力、感染力的作品还需要一个构思和思考的过程。这个过程至关重要,需要有清晰的思路和方法。

    1. 1还是要N?——要学会“1+N”的思考方法,从众多要素中找到关键的“1”,并以此观察事物、思考事物进而设计相应的架构和层次

    我们要观察的每个对象都是复杂的,具备若干种要素,如果我们观察一番之后,告诉别人说这其中有多少要素内容,实际上等于什么工作也没有做。思考的魅力在于化繁为简,化腐朽为神奇,其最终的目的是将事实真相及本质一览无遗地呈现在公众面前。我们思考一个对象,构思一个作品,就要借助这种思考方式,主动去寻找1,发现1,然后突出这个1。用通俗的语言讲,找到事物的主要矛盾,掌握一针见血的本领。相反,周密无间、面面俱到往往意味着思考的失败,周密是陷阱,周密是无能,是无法找到事物关键部分的表现。

    以《中国湿地报告》青海篇为例,影响当地湿地保护的问题多多,如立法,如资金,如过度开垦,过度放牧,表现出来的问题也多种多样,如沙漠化,如水位下降等等,在如此众多的元素中,我们最终决定只讲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生命的故事,一个有关濒危物种生存现状的故事,用湟鱼、普氏原羚、黑颈鹤这些大众最关心的生命、表情、烦恼、担忧来串起整个采访,所有的现场,所有的人物,所有的行动都是围绕这个1来展开的。

    刚才讲的是思考方法,要学会在具体的、生动的、单个的、至关重要的个例中发现整体的问题,由个体思考整体,发现本质与核心,这个过程是一个寻找1、发现1的过程,是一个找到事物关键点的过程。那么,从构思层面上讲,也要学会将事物分层,首先要将通篇作品做一个二分法。举例来讲,如果经观察后,发现此事有20种元素,我们要先将其变为1+19,而不是一字排开的20。以《中国湿地报告》的写作为例,一气呵成,一以贯之的思路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要在这样一篇只有5分钟的作品中又讲成绩,又讲问题,又讲对策,又讲前景,最终会造成布局的混乱,前面讲成绩,后面讲问题,最后找补回来说正在努力前景可期,这样的架构虽是面面俱到,但给人的感觉往往是乱哄哄一团,不知所云。

    发现问题是一种能力,同样,把问题讲清楚更是一种能力。《中国湿地报告》的初衷就是要讲问题,突出忧患意识,所以,我们的体例必须是一个忧思录的体例,通篇讲的都是问题,但这个问题要讲得入情入理,让人心服口服——通篇讲危机但让人觉得讲得对、讲得有水平,要从这个思路去构思作品才有可能成为好的作品。如何通篇都讲问题,但不让人觉得以偏概全,不让人觉得以点带面,不让人觉得蛮不讲理,这才见功力。有一本美国人写的书叫《批评官员的尺度》,谈到如果批评不自由,则赞美也无意义。我以另外一个案例来说明一下。大家都知道写《咏鹅》的“初唐四杰”之一骆宾王,他七岁写了《咏鹅》,一举成名,但终生潦倒,直到53岁帮徐敬业写了《讨武檄文》才名垂青史。徐敬业要造反,骆宾王帮忙写文章,武则天看到“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时笑了,看到“一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时,武则天连连称赞,回头问宰相,这是谁人所写?这样的人怎么能不为我所用?当然,想做到这样的境界很难,不光要求骆宾王有本事,还要武则天有风度。但无论如何,让对手都认同你的观点,甚至向你致敬是一种能力。

    具体来讲,《中国湿地报告》西北行的几篇报道大致都是以史诗性的架构结合具体的新闻案例,以开放性、行进式的方式来展开的,通篇讲的都是问题和危机,但总体而言并不以伤人为目的,痛陈危机背后的善意大家都能感受得到。

    2.3/4还是1/4?——写作要秉承“冰山理论”,不要总想着一下子把所有的话说尽,一下子把所有的道理讲明白海明威说,冰山之所以雄伟壮观,在于它的3/4隐没于海面之下,那浮在海平面上的只是1/4而已。我们在构思作品或写作时,有时候需要这样的平衡,即使有时我们看见了、知道了很多,也不一定一下全讲出来,很多时候点到即止,留有余地,可能更令人感到意味深长。我们在进行新闻写作的时候,也要学会把握这样的原则,你是选择把1/4呈现出来还是把3/4呈现出来,是一种不同的创作方式和境界。

    3.是白描更难,还是想像更难

    白描为什么最难?以美术绘画的专业角度来解释或许更直观,更方便让人理解。线条的运用是基本功,是所有表现力的基础,不管是油画,是野兽派还是立体派,它的生命力一定是线条。

    对新闻写作来讲,亦是如此。在写作中要尽量少用形容词,多用动词,少用排比,多用短句。以新闻写作起家而最终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海明威极力倡导言简意赅的电报式语言,他最中意的文学作品是,叙事要用电报体,对白要用冰山体。

    其实,电报体和冰山体最难,最见功力:三言两语,呈现事实,三言两语,表明态度,却并不过多纠缠,这是写作的魅力、讲故事的魅力。

    相比较而言,想像的语言更容易一些,写模棱两可的东西更容易一些,大家在描述自己的情绪时,总能找到一些这样那样的词汇,也没有准确不准确之分,而客观描述一个场面、一个动作、一个事情的多线索、多层次的进展就需要更高一级的观察力和表现力。这个理是显而易见的。

    4.一直往前冲,还是寻求退后一步的视线

    对于写作而言,哪怕是新闻写作,找到退后一步的视线非常必要。退后一步的视线有两个层面的意义:一是要将作者隐藏起来,将作者个人的、情绪的、或者纯粹是由于视野或气质性的偏见隐藏起来,不让这些东西成为叙述的主体非常重要——我们的作品基本属性是公共的,最终要面对公众。如果作者个人总要冲在最前面,凡事都要展示个人的思考,最终会伤害到作品的公共属性,这要求作者必须有自知之明的克制态度。

    退后一步的视线是第二个层面的意义,正如历史学家黄仁宇所说,要有一个大历史的研究方法。什么是大历史的方法?黄仁宇举了一个例子,比如我们想要了解中国的现代资本主义或近现代发展的所有纠结和矛盾,如果从眼前找不到思路,不如我们一直往后退,一直往后退,或许这个问题从明代中国的税收制度考察起来更为有说服力。事实上,黄仁宇也是这么做的。以我们的生活常识来讲,想要看清一个物体,一定要离得近一些,再近一些,但如果想了解它的全部,或许还需要退后一步的视线,往后退,视线才更宽广;往后退,才能给这个物体本身作一个更准确的定位。

    我们构思的《中国湿地报告》大多是以史诗性的架构加上具体案例的描述,二者结合,时而钻进去说明问题和症结,时而跳出来明确坐标和视野,最终形成整个作品的重点和方向。

    5.我们的专业是呈现人的表情、生命、生活和命运,还是研究数据和模块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专业问题。以我们的信息传播专业而言,此次湿地行的目标并非是想得出一个专业的湿地报告,所有数据都准确,所有问题都是专业化的,以为这样才能让人心服口服,让人肃然起敬。我认为这是一个误区。我们的专业是采集信息、采集态度,是呈现具体的生命和生活,数据和基本面的描述一定不能有误,但从方法论上,我们的路径完全不同。

    湿地专家写湿地报告要有专业的方法,占有专业的数据,得出专业的结论,提出专业的建议,但我们新闻写作的本质是大众传播,其核心的要素与戏剧是相通的,要故事化、人物化、表情化,新闻的根本说到底是人,是人的生命、生活、命运,我们要记录的是社会的进步与成长。

    所以,我们的湿地报告,不是以数据和模块为中心,而是要拿人来做文章,记录人的担忧和喜悦,追问人的关切和焦虑,如果能抓住这个根本,无论是我们的构思,还是态度把握都会找到一个更准确的方向。

                                 (作者单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

                                                 (本文编辑:吕晓红)

责编:范国平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友情链接:中国广播报    广播歌选    中国广播联盟
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杂志社
邮编:100866  邮箱:zggb@cnr.cn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10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