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探索争鸣

浅析大型报道《中国湿地报告》的关键构成因素

中广网 2012-10-19

     

         浅析大型报道《中国湿地报告》的关键构成因素

                       吴朝晖

    摘 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推出的大型系列报道《中国湿地报告》,是今年中国各媒体报道的一大亮点,这组报道体现了媒体责任与专业主义、动态性现场与行进式调查、多点报道与全媒体呈现的完美结合,探讨这组报道的关键构成因素,对做好大型报道的策划组织、创新大型报道的思维和形式具有启发意义。

    关键词:大型报道 关键 构成因素

    近年来,媒体单独策划实施的大型采访报道已不多见。社会生活节奏加快,社会舆论焦点飞速转换,人们很难持续地关注某一事件,或某一领域;自媒体时代,社会的关注度往往呈现碎片化,不同层面、不同群体的人,所关注的事情差异化很大,很少有新闻事件能够吸引社会的广泛关注;媒体本身的专业化、分层化,导致很少有媒体具备全社会性的号召力,引发社会整体性轰动。一些社会整体关注的新闻事件,往往是突发性、偶然性事件。

    然而,中央电台大型系列报道《中国湿地报告》,却成了近期中国媒体报道的一大亮点。报道从今年521日启动至69日结束,历时19天,行程35580公里,四个采访组深入包括香港在内的19个省市区,对我国不同类型的湿地进行了全方位调查采访。这次报道时间长,跨度大,覆盖面广,以全媒体的方式,全面呈现了我国湿地现状,揭示了我国湿地保护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中国湿地报告》大型报道,引发了笔者对构成大型报道的一些关键性因素的思考,在此不揣冒昧地与大家分享、探讨。

    一、媒体责任与专业主义

    目前,媒体的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媒体分层越来越细。

    媒体内容是分层的,比如娱乐的,体育的,金融的,甚至仅仅是服务性的信息,比如餐饮、娱乐、健身等等;媒体风格也是分层的,比如有严肃的,也有八卦的,诙谐的、娱乐的,等等。

    媒体在分层中做得更为专业,服务的对象更加明确,服务的内容更加对象化。媒体专业化趋向,是媒体市场化竞争的必然结果。与此相适应的是,媒体专业主义风行。

    媒体责任是解决媒体的走向,或者说媒体的方向;而专业主义则是衡量媒体的专业化程度和专业化水准。对一个一流媒体来说,两者不可偏废,不可互相取代。

    一个大媒体,或者说严肃媒体、主流媒体,首先是方向正确,代表着一种公正、客观、令人信服的公众立场,代表着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和审美判断;关注更根本性的问题,关注更具社会性的问题,关注涉及社会更大群体、更具公共性的问题,以严肃的态度,去调查、探讨,寻求社会共识,推动社会进步,代表更广泛的社会利益,这就是主流。媒体如果失去了方向,就会顾此失彼,南辕北辙,不得要领,偏离主流,很难维持一种持平公正的立场,就会在公众中失去信誉。

    在一个媒体格局多元化、媒体内容多元化的时代,主流媒体如何护佑主流价值,传播主流文化,影响社会主体人群?或者换一种说法,面对这样一个局面,主流媒体如何才能主流起来,承担主流媒体的社会责任?

这次《中国湿地报告》的选题,凸显了国家电台对社会责任的主动承担。

    改革开放30年的高速发展,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也付出了巨大环境代价。如果说前30年的发展主题是GDP增长,那么现在则必须转换发展方式,讲发展,也要顾及环境和资源消耗,顾及国民对社会保障和社会两极分化的承受力,于是科学发展、和谐社会建设成为现在社会主题。

    中国媒体虽然一直关注发展方式和环境问题,但对湿地的报道却非常少,只有一些零星的报道,没有形成规模,也缺乏足够的影响力。一般人似乎连湿地的概念都模糊不清,说明媒体缺失给这一领域带来了相当严重的负面后果。

    湿地和海洋、森林共同组成地球的三大生态系统,湿地甚至被专家们称作“地球之肾”,足见湿地对人类生存发展的重要性。然而湿地在三大生态系统中,又最容易被忽略、被侵害,因为离人类的生活圈近,看起来似乎又没有什么直接用处,所以被“战天斗地”的雄心和开发的巨大利益鼓动起来的人们,很容易“向湿地要耕地”,“向湿地要草原”,围湖造田,在湿地开发房地产、旅游项目等等,于是中国湿地迅速消失。这种状况如果不及时制止,要不了多久,中国将只存在湿地概念,再也没有湿地。

    中央电台这次策划组织《中国湿地报告》大型报道,可以说是恰逢其时。这应该是中国全国性主流媒体,对湿地进行的第一次大规模、全方位的覆盖式报道,其意义在于,敏锐地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将社会对环境的一般性关注,推进到一个新的领域。

    仅仅政治正确,并不能证明你是一个大媒体,有影响力的媒体,或者说一流媒体。媒体的水准要靠专业化的报道来体现,首先在媒体运行的每一个关键环节:调查、采集、筛选、加工、制作,以及写作、合成,都必须是专业的,如果你是国家级媒体,那还要要求,你在国内必须是最高水准的;而且,与国际一流媒体的水平是相当的,起码是接近的。其次,则是对一些大众陌生的、专业化很强的领域,在报道中不仅能够达到专业、准确、严谨,而且能够以通俗、明白、晓畅的语言,把专业化的术语翻译给大众。而所有这些最后的综合水准,是看你媒体的传播能力,或者说信誉度、影响力。

    《中国湿地报告》这个题目本身,体现的就是客观性,没有任何主观色彩的介入,主要就是考虑到能够比较完整地呈现中国湿地的现状,既说到中国加入《国际湿地公约》后所做的努力和进展,也要说目前湿地保护所面临的严峻局面和诸多问题,最重要的是要通过这次报道,将湿地的概念、知识、重要性植入人心,提高大众的湿地保护意识,所以报道还具有一定的科普作用。这就要求这组报道在专业性上不能有明显的瑕疵和硬伤,要尽量避免报道中的不准确、不清晰,或者说知识性错误。

    这次报道启动之前,大家都做了扎实的功课。台里专门请湿地专家和国家湿地办的官员讲课、指导,帮助制定报道计划;报道组成员也购买了相关图书,在网络上搜寻湿地相关资料进行研读、学习;在具体报道过程中,又有专家跟随接受采访和现场指导。因此,整个报道在准确性和学术性上没出现问题,基本上做到了专业性和通俗性的结合。

    二、动态性现场与行进式调查

    报道启动之前,大家有一个担心,就是湿地一般是动植物的乐园,基本是静态的,而且植物、动物又很难通过音响的方式体现,音响单一,现场静寂;再就是,全国湿地都是动植物,报道内容同质。这种先天性的不足,很容易成为整体报道的结构性缺陷,导致整个报道的失败。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报道组采取的办法是,首先突出人与湿地的关系,把人作为湿地存在、发展的背景和线索;其次引入“动态性现场”和“行进式调查”两种报道方式。

    所谓动态性现场,就是对现场进行动态性描述。就是把现场的动态性因素调动起来,纳入到报道之中。不仅让你在视觉上看到,还得让你在听觉上听到,最重要的是让你如置身现场可以感觉到。就是让现场在稿件中活灵活现,活色生香,神采飞扬。

为什么我们要强调现场的动态性?因为中国所有媒体都深受平面媒体影响,在稿件写作时,很容易过滤掉现场很多非常有意义的细节,像声音、语气、氛围、微小的动作、光线、服饰、表情变化,等等,只剩下一些概念化的场景描述,丰富的现场,静态化成一张色彩单一的照片。

    静态化就是平面化,是一幅平面照片;动态化就是立体化,3D化,全息化,是一个3D版的流动性视频,荷载的信息是全方位的。

在这次报道中,无论是《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中的特写,还是《新闻纵横》中的深度调查,还是《央广新闻》中的记者连线,大凡有现场的部分,大都贯彻着动态性现场的精神。

    我们来看《麦地卡:我守望的家》这篇现场特写,稿件只有300多字,写的是记者跟随湿地巡护员嘎珠巡护的事。开头第一句就是一个动态镜头:“记者跟在嘎珠身后,沿着措拉湖畔跌跌撞撞地走着。”随后跟了一句背景:“嘎珠说他每天沿着措拉湖巡逻一圈,天气好的时候两个小时,天气不好可能要花上四个多小时。”点出巡护员日常巡护的艰辛与不易。

    然后是一段记者现场播报:“我现在站在海拔510 0的西藏麦地卡湿地,这片近2 0万公顷的广袤土地,10 8个高原湖泊如明珠般镶嵌,随处可见在草甸上觅食的沙鸥,奔跑的藏狐狸,50岁的嘎珠负责的是措拉湖区域的日常巡逻。”这段播报交代清楚了记者所在的方位、环境以及嘎珠的职责,尤其是给出了几个动态镜头,让人仿佛置身其中,看到了广袤的草甸、明珠般的湖泊、以及“在草甸上觅食的沙鸥,奔跑的藏狐狸”。

    接下来记者的眼光又回到嘎珠身上:“带上糌粑,以前巡逻还会带上点青稞酒,我是生在这儿长在这儿的,看见国家投了这么多钱来帮助我们保护我们的家,心里高兴,我不能因为稍微辛苦一点,就不干了,不能这样!”这一段交代了两个动作性细节,进一步铺垫巡护工作的辛苦:路途远,要带吃的;海拔5100米的高原一年四季天气寒冷,要带一些青稞酒驱寒。所以下面的“我不能因为稍微辛苦一点,就不干了”才比较自然,不会给人突兀之感。

    下面虽然也是一个背景介绍,但却很有画面感:“嘎珠告诉记者,即便是生病了,嘎珠也会让身边8岁的小儿子代替他去巡湖、转山。”你的眼前会浮现一个8岁男孩去湖边代替父亲巡护的情景,并为孩子感到一些担心。嘎珠为什么这么热爱这份工作,这样尽职尽责呢?因为他从这份工作中感受到了保护生命和自然的乐趣: “看见以前保护过的水鸟再飞回这里,孵蛋,然后这些新孵出来的小水鸟第二年还会回来,心里就特别高兴。”这段话中同样充满动态性画面。

    最后,记者用远镜头慢慢摇过,以动态性的画面式总结为全篇结尾:“每一座山,每一片湖,每一棵草,都是大自然赐给人类的礼物。鸟儿是嘎珠的孩子,麦地卡就是嘎珠的家。”

    从这篇特写我们可以看出,动态性现场具有强烈的视觉效果、丰富的信息量,以及巨大的感染力。所谓行进式调查,就是首先调查是推进式的行进,目标明确,路线清楚,过程完整,最后将调查的动态过程呈现在稿件中。实际上,就是要将调查的动态过程,在稿件中以浓缩的方式展示出来。

    过去我们所采写的报道,在稿件中往往体现的都是调查的结论,而把具体的过程忽略了,所以你会感觉到稿件中缺乏现场,缺乏行进式的动态感。

    这次采用“行进式调查”,还基于另外一个考虑,就是时间和效率。因为时间紧,采访任务重,截稿时间不可变易,那么就要求采访质量高,不能有过多的枝蔓,不能像过去那样,采访时遍地撒网,写作时大量筛选,所以采访前就要做精心设计,采访尽量一次性完成。

    比如《纳木错,悬在心上的湖》,就是行进式调查的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到纳木措采访前,采访组已经掌握了有关纳木措的大量资料,大家研究资料后,确定了这篇稿件的基本调查主题:圣湖保护与旅游开发。谁都知道纳木措是著名的旅游胜地,但纳木措周围并没有多少居民,周边一些湿地与纳木措湖还有相当的距离,对纳木措的影响不是很直接。纳木措每年50万的游客,旅游给这里到底带来了什么?肯定是最突出的、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点。有意思的是,纳木措一个湖,却分属那曲地区的班戈县和拉萨市的当雄县两地管。班戈在湖的另一边,距离交通枢纽的拉萨太远,因此偏僻难达,虽然据有纳木措湖的三分之二湖面,却没有多少旅游收入;而当雄县因为距离拉萨很近,只有2个小时的车程,路也好走,因此到纳木措旅游都是到当雄这边。为此班戈县深感不公平。

    由此,我们产生了将两个县的相关领导约到一起采访的想法。班戈县的领导正想找机会述说一下不公平,也想借机会扩大一下自己县的知名度,所以爽快地答应了,从班戈驱车3个小时来到当雄境内接受采访;当雄县当然也没问题,也想说说如何在开发中保护的话题。这样的采访组合便有了天然的戏剧性。

在纳木措湖边采访时,报道组还巧遇一对在湖边拍婚纱摄影的新婚夫妇,他们来自江苏。藏族人的传说当中,纳木措是女神,而位于纳木措湖区南部的一座海拔7088米的念青唐古拉山,则是男神,就是纳木措的丈夫。这对夫妻世代守护着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所以纳木措是天湖、神湖、圣湖,也可以称作情人湖。人们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朝拜、游览,所有人到这里都会被纳木措的美震撼,但这里的生态非常脆弱,能够接纳的人数也有限,所以从湿地保护的角度,又为纳木措的未来担忧。这又构成了一组冲突。

    记者将这几个冲突,在报道中浓缩在同一空间里,在现场不断地推进调查,让主题在调查中一层层展开,逐步揭示、深入,基本上一气呵成,非常流畅完整,很好地体现了行进式调查的理念。

    行进式调查加强了深度报道的动态性和现场感,使报道连贯性更强,信息更加丰富,节目更有逻辑性和推进感,听觉上也更加丰满流畅。

    三、多点报道与全媒体呈现

    这次报道一个很大的不同,是将全部采访人员分成四个组,进行多点报道。

    这与这次的报道内容有关。中央电台大型报道《穿越风沙线》中的“风沙线”是线,大型报道《黄河日记》中黄河也是线,所以可以线性推进。这次湿地是“点”,近30个点分布在不同的区域或者说面上,如果连点成线,一个个报道,那就会时间拖得很长,而且容易让人觉得单调乏味——相近的湿地,特性相近,连在一起,难以区分,所以特点不容易做出来。

    而这次采取了东北华北、西北、西南、华中华东四组分别行动的方式,一下子突出了全国的空间感,而且每个组所涉及的报道区域和湿地形态特征鲜明,放在一起形成对照,使各自的特征更加突出。报道在广播中的呈现是主要的。中央电台中国之声《新闻报摘》每天一篇,广播特写,2分钟,全国所有电台转播;一篇《新闻纵横》,5分钟的深度调查性报道;上下午各一次现场连线,每次2分钟左右。《新闻报摘》和《新闻纵横》是同一湿地的报道,现场特写和深度调查,形成一种纵深关系;而这一湿地的两次连线,则是在前一天的上下午分别出的,构成对第二天《新闻报摘》和《新闻纵横》的预告。

    全媒体呈现,使这次报道的内容得到最大程度利用,影响力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放大和传播。有音频,广播中的稿件,在这里都可以听到;有视频,来自湿地现场的视频报道,你会发现广播记者做电视报道,也做得很好;有图片,每个记者都拍摄了大量图片,不能说很专业,但很有新闻性——都是专业记者,新闻素养和眼光都没问题;最重要的,还有记者手记,广播的容量有限,视频、图片的表达能力有限——尤其是在叙事和思想表达方面,力有不逮,所以记者手记这种相对自由的文体,就有了裕如的空间,在这里有精彩的故事,有特殊的感受,有敏锐的观察,还有深入的思考,能够更为丰富、完整地展示这次报道。

    网络空间的无限性,以及传播的便利广泛,使这次报道产生了巨大的放大效应。搜狐、网易、凤凰、百度、腾讯等商业网站在重要位置进行了转载,人民网、新华网等中央重点新闻网站也予以了转载,成倍放大了这次报道的影响力和感染力。与此同时,报道组还借助微博进行传播,不少影响力较大的官方微博、环保志愿者微博、听众微博都对报道进行了二次传播,形成了微博传播热点。

    中央电台民族之声将节目翻译成多种少数民族语言进行播出。报道还在《中国广播》杂志、《中国广播报》上有刊载,一次投入,多种产出,形成了多重影响力。构成一次大型报道的成功因素,要有天时地利人和。这次报道覆盖了这么大片的区域,又有这么多的点处于人迹罕至的高山大漠之中,但整个报道进行得非常顺利,这与策划到位、组织严谨、保障有力有关,也与报道组人员全力以赴的敬业精神有关。但报道最终所能达到的高度,还是取决于参与这次报道的各个记者所具备的创新思维、理性高度和成熟的采访、写作、把握能力。所以,向他们致敬。

                      (作者单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北京记者站)

                                         (本文编辑:刘园丁)

责编:范国平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友情链接:中国广播报    广播歌选    中国广播联盟
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杂志社
邮编:100866  邮箱:zggb@cnr.cn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10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