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探索争鸣

用声音记录历史,让广播传递思想(三)

中广网 2012-05-23

    

  

  三、利用广播强大的传播平台,用“老声音”做线索,续写“声音档案”

  20115月,《声音档案》改为直播。直播节目更讲究互动性,为了继续发挥广播节目的声音特性,节目组尝试着把寻找“有故事的历史声音资料”作为新的节目源。他们会同节目资料中心大力挖掘上海电台历史上的、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选题,并用这些声音做源头,继续讲述“声音里的故事”。

  2011年正逢新中国第一个工人新村曹杨新村建村六十周年。《声音档案》在浩如烟海的声音资料中,找到了当年新村工地的打桩声、劳动号子声,以及当年乔迁新居的村民的喜悦说话声。当年的小伙如今已成了耄耋老人,如今已散居在上海各处的老邻居们又走到了一起,通过节目一起重温了那段火红的岁月。

  又如:1956620日至26 日,应中国政府邀请,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访问上海,这是新中国成立后苏联舰队首次访华,也是上海解放后首次接待外国海军舰队的来访。在苏联海军友好访华舰队进入上海的当天凌晨,上海市陆军109 医院24 岁职工夏桂兰于广慈医院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男孩。为了纪念两艘苏联海军驱逐舰的光临,孩子的父亲给用苏军来沪的两艘舰艇的名字 “智谋” “启蒙” 为这对孪生子命名。《声音档案》节目制作了宣传带,全市“广播找人”,并在《每周广播报》上刊登了主人公当年的大幅照片。这对双胞胎很快被听众和读者找到了。年过半百的双胞胎走进直播室,听到了自己当年刚出生时的啼哭声和牙牙学语时稚嫩的话语声,禁不住热泪盈眶,也深深感染了听众。

  四、抢救口述历史

  1857年法国发明家斯科特发明了声波振记器,这是最早的原始录音机,是留声机的鼻祖。1877年,爱迪生制造出人类史上第一部留声机。自从世上第一套录音设备出现,由蜡盘滚筒逐步发展到磁盘、有线录音机、卡式录音带和卡式录影带,现代意义的口述历史工作就真正诞生了。

  现代意义上的口述历史,是在录音设备发明以后,运用音传、进而运用像传手段记述历史的方法。从历史记录的广度而言,口述历史提供了相当广阔的空间。人们生活中所见、所历、所闻、所传闻的种种活动、认知,不一定都能载入史册。如果没有口述历史,许多文化程度不高的普通老百姓就难以提供他们所见所闻的重要历史情节,一些历史情节就只能通过推理和假设来完成。

  口述历史节目《声音档案》的开辟,也给了普通老百姓一个讲述和回忆的渠道。同时,对口述史有兴趣的,也不仅仅是史学工作者。非历史专业的社会调查者、作家、新闻记者都开始进行口述历史的访谈、搜集、整理。

  广播记者做口述历史有其自身的优势:因为首先,口述史是声音的历史。它是由口述收集者提问,口述者回答而产生的,对于口述者亲历亲闻的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的回忆。广播工作者用录音工具代笔搜集口述,还可以准确地将“大笑”“哽咽”这样的情绪表达全部细致地记录下来。其次,在现代意义的口述史中,这些声音是要借助于录音机或摄像机记录下来的,广播记者对于记录设备的运用又有其专业上的优势。

  《声音档案》节目自创办以来。邀请到的口述者有两大类:一类是大人物(讲述他们经历的大历史事件),另一类是小人物(讲述他们对于日常生活的记忆)。因此口述者不仅仅局限于上海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代表人物,还有重大事件的一般见证者和参与者。比如:八年抗战期间,有21000多名浦江儿女参加新四军,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拯救民族危亡的壮丽诗篇。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新四军成立70周年之际,《声音档案》和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六师分会共同制作的大型系列纪实广播《新四军中的浦江儿女》,通过健在老战士的口述,首次向听众展现了新四军为保护上海地下党的安全,派人到日寇占领的上海扩军的历史:从19407月到19414月短短8个多月里,共有2000多名浦江儿女加入到由36个伤病员发展起来的“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司令部”(即“沙家浜”部队);慈善团体“慈联会”以垦荒为由,组织1000人以上的“难民”,历尽艰险投奔皖南新四军;南汇近900名浦江儿女南渡杭州湾,开辟四明山敌后抗日根据地……浦江儿女中涌现出许多英雄模范和可歌可泣的事迹,在《声音档案》节目中得以展现。

  20082009年,为纪念上海人民广播事业60周年。《声音档案》——老广播人口述历史项目采访(拍摄)了上海广播领域的一批老前辈,回溯和记录了上海人民广播事业不平凡的发展历史。节目组共完成了对42位上海老广播人的口述史记录工作。他们中有早期的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领导、第一代播音员、编辑、记者、录音师等。我们的这项工作比较全面地反映了上海人民广播事业的成长轨迹和改革发展的精彩片段。项目组共整理出录像带39盘、DVD视频光盘35盘、音频光盘34盘、图片资料32盘,采访拍摄总时长超过65个小时。

  五“先声夺人”——《声音档案》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声音的魅力

  声音是广播的灵魂,它是广播赖以生存的媒介。如何“先声夺人”——利用种种声音元素,营造出声音的蒙太奇效果,从而进入听众的心灵,引领听众一起分享“声音的感动”,是大有文章可做的。《声音档案》节目近年来对此做了许多有益的尝试。

  《声音档案》节目的主创人员一直对声音世界保持一种独特的感悟和领受。2006年播出的《弄堂回声》,展示了作者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注意实录和收集各类市声叫卖,专注于系统地整理、发掘、收集老上海的传统叫卖声,并历经五年时间逐渐形成了有序的收藏。她像一幅可以听得见的图画,又有如老上海本帮菜那般风格——很家常、很精致而又浓油赤酱般浓郁。作品是个体,但是它代表了共性。它像一帧帧老照片,怀旧而又时尚。这是一部充满着回味的,能够打动人心的老上海的风情交响。作者以独到的眼光,在短短的十分钟节目时间里,用“叫卖和吆喝”作为声音标志来反映老上海弄堂中的一天(早晨,白天和晚上)发生在“上海屋檐下”的故事。从清晨红漆马桶罗列成行的大阅兵式的合奏,到午夜时分传来的蕴涵着无限疲惫和辛劳的长音——历经岁月淘洗的声音如同一个个符号,在人们的记忆中定格成为生活的绝响。它折射出当年上海滩的社会生活、商品生产、社会阶层的方方面面,是一笔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宝贵的声音资料会同那些在城市化进程中逐渐消逝的行业的参与者和经历者的口述,使得本件作品具有很强的可听性。播出后引起了老上海人的强烈共鸣,节目中独具魅力的音响将他们又带回到了昔日里老上海的弄堂,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唤起许多美好的、充满温情的集体记忆。

  上海是一座移民城市。《声音档案》节目组以近代上海自开埠以来的城市人口变迁为出发点,一直致力于收集抢救富有历史沧桑感的时代留声,并注意实录上海城市发展的音响。2009年,《海上寻源》采录项目的完成后,六集广播专题的创作也圆满画上句号。丰富的音响结合上海文化传人的“口述历史”,揭示近代海派文化形成的源头,为听众展示浓浓的上海乡音。自上海开埠以来,如此大规模地从历史角度出发,客观地梳理记录上海人口的文化音响,搜寻上海城市发展的声音轨迹,堪称首次。

  该节目的策划和制作有一定的时代背景:在上海世博会开幕前夕,上海文化界的专家学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些年有关上海的书籍和影视作品,过分强调了城市的矛盾性和世界性,其实上海城市的海派文化有中有西、有土有洋,多元、混杂的特点和近代上海是一个很大的移民城市、人口构成极为复杂息息相关。专家呼吁,应该全面客观公正地向世人介绍海派文化中的多面性和复杂性,上海滩不仅仅是风花雪月,它还有许多本土的民俗和乡音乡情值得人们铭记。于是,系列广播专题《海上寻源》便应运而生了。

  该节目的采制工作历时一年,主创人员采录了大量代表上海本土特色的声音元素,其中包括青浦田歌、上海港码头工人号子、南汇锣鼓书、南汇哭嫁歌、崇明山歌等;近距离实录了外滩海关大钟的钟声,本市各公园的群众文艺活动,城隍庙、徐家汇、南京路、新天地等上海地标的声音环境;查阅和收集了大量解放前老上海的唱片等音响资料;走访了上海社科院、复旦大学、上海音乐学院、上海历史博物馆、上海音像资料馆、南汇文化馆、杨浦文化馆、崇明文化馆、上海大学上海话研究中心、上海市文联的多位权威专家学者;拜访了上海民间文化的传人等。我们从上海本土文化样态去追溯其人口迁移发展的轨迹。节目的播出无疑对多角度宣传上海文化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在这6集系列节目中,许多历史、文化、社会学等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纷纷发表了他们对于“海派文化”起源的观点。这些观点加上民间艺人留给我们的原汁原味的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声音档案,使听众发仿佛聆听到了一一场别开生面的“百家讲坛”。这些珍贵的声音资料,对于历史学家来说可以弥补史料的不足,对于人类学家和民俗学家来说,也许口述历史就是知识的唯一来源。这正如节目中收录到的很多的民间艺人的声音,他们的记忆提供了与其艺术相关的社会文化背景信息及民俗知识。

  综上所述,在现代口述历史日益引起人们重视的今天,口述历史的应用变得日益广泛起来。广播应该重视这种类似田野调查的原始资料的采集和利用,为明天留下更多更宝贵的声音档案。同时,有着丰厚“家底”的电台也应不断地抢救和整合利用其库存的声音文献,用声音记录、积累、传播和继承更具鲜活的史料。

  参考文献:

  1.葛涛 《唱片与近代上海社会生活》,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年版。 

  2.王俊义 丁东《口述历史》,《天津日报》,200574日。

  (作者单位: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本文编辑:范国平)

  1857年法国发明家斯科特发明了声波振记器,这是最早的原始录音机,是留声机的鼻祖。1877年,爱迪生制造出人类史上第一部留声机。自从世上第一套录音设备出现,由蜡盘滚筒逐步发展到磁盘、有线录音机、卡式录音带和卡式录影带,现代意义的口述历史工作就真正诞生了。

  现代意义上的口述历史,是在录音设备发明以后,运用音传、进而运用像传手段记述历史的方法。从历史记录的广度而言,口述历史提供了相当广阔的空间。人们生活中所见、所历、所闻、所传闻的种种活动、认知,不一定都能载入史册。如果没有口述历史,许多文化程度不高的普通老百姓就难以提供他们所见所闻的重要历史情节,一些历史情节就只能通过推理和假设来完成。

  口述历史节目《声音档案》的开辟,也给了普通老百姓一个讲述和回忆的渠道。同时,对口述史有兴趣的,也不仅仅是史学工作者。非历史专业的社会调查者、作家、新闻记者都开始进行口述历史的访谈、搜集、整理。

  广播记者做口述历史有其自身的优势:因为首先,口述史是声音的历史。它是由口述收集者提问,口述者回答而产生的,对于口述者亲历亲闻的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的回忆。广播工作者用录音工具代笔搜集口述,还可以准确地将“大笑”“哽咽”这样的情绪表达全部细致地记录下来。其次,在现代意义的口述史中,这些声音是要借助于录音机或摄像机记录下来的,广播记者对于记录设备的运用又有其专业上的优势。

  《声音档案》节目自创办以来。邀请到的口述者有两大类:一类是大人物(讲述他们经历的大历史事件),另一类是小人物(讲述他们对于日常生活的记忆)。因此口述者不仅仅局限于上海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代表人物,还有重大事件的一般见证者和参与者。比如:八年抗战期间,有21000多名浦江儿女参加新四军,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拯救民族危亡的壮丽诗篇。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新四军成立70周年之际,《声音档案》和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六师分会共同制作的大型系列纪实广播《新四军中的浦江儿女》,通过健在老战士的口述,首次向听众展现了新四军为保护上海地下党的安全,派人到日寇占领的上海扩军的历史:从19407月到19414月短短8个多月里,共有2000多名浦江儿女加入到由36个伤病员发展起来的“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司令部”(即“沙家浜”部队);慈善团体“慈联会”以垦荒为由,组织1000人以上的“难民”,历尽艰险投奔皖南新四军;南汇近900名浦江儿女南渡杭州湾,开辟四明山敌后抗日根据地……浦江儿女中涌现出许多英雄模范和可歌可泣的事迹,在《声音档案》节目中得以展现。

  20082009年,为纪念上海人民广播事业60周年。《声音档案》——老广播人口述历史项目采访(拍摄)了上海广播领域的一批老前辈,回溯和记录了上海人民广播事业不平凡的发展历史。节目组共完成了对42位上海老广播人的口述史记录工作。他们中有早期的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领导、第一代播音员、编辑、记者、录音师等。我们的这项工作比较全面地反映了上海人民广播事业的成长轨迹和改革发展的精彩片段。项目组共整理出录像带39盘、DVD视频光盘35盘、音频光盘34盘、图片资料32盘,采访拍摄总时长超过65个小时。

  五“先声夺人”——《声音档案》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声音的魅力

  声音是广播的灵魂,它是广播赖以生存的媒介。如何“先声夺人”——利用种种声音元素,营造出声音的蒙太奇效果,从而进入听众的心灵,引领听众一起分享“声音的感动”,是大有文章可做的。《声音档案》节目近年来对此做了许多有益的尝试。

  《声音档案》节目的主创人员一直对声音世界保持一种独特的感悟和领受。2006年播出的《弄堂回声》,展示了作者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注意实录和收集各类市声叫卖,专注于系统地整理、发掘、收集老上海的传统叫卖声,并历经五年时间逐渐形成了有序的收藏。她像一幅可以听得见的图画,又有如老上海本帮菜那般风格——很家常、很精致而又浓油赤酱般浓郁。作品是个体,但是它代表了共性。它像一帧帧老照片,怀旧而又时尚。这是一部充满着回味的,能够打动人心的老上海的风情交响。作者以独到的眼光,在短短的十分钟节目时间里,用“叫卖和吆喝”作为声音标志来反映老上海弄堂中的一天(早晨,白天和晚上)发生在“上海屋檐下”的故事。从清晨红漆马桶罗列成行的大阅兵式的合奏,到午夜时分传来的蕴涵着无限疲惫和辛劳的长音——历经岁月淘洗的声音如同一个个符号,在人们的记忆中定格成为生活的绝响。它折射出当年上海滩的社会生活、商品生产、社会阶层的方方面面,是一笔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宝贵的声音资料会同那些在城市化进程中逐渐消逝的行业的参与者和经历者的口述,使得本件作品具有很强的可听性。播出后引起了老上海人的强烈共鸣,节目中独具魅力的音响将他们又带回到了昔日里老上海的弄堂,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唤起许多美好的、充满温情的集体记忆。

  上海是一座移民城市。《声音档案》节目组以近代上海自开埠以来的城市人口变迁为出发点,一直致力于收集抢救富有历史沧桑感的时代留声,并注意实录上海城市发展的音响。2009年,《海上寻源》采录项目的完成后,六集广播专题的创作也圆满画上句号。丰富的音响结合上海文化传人的“口述历史”,揭示近代海派文化形成的源头,为听众展示浓浓的上海乡音。自上海开埠以来,如此大规模地从历史角度出发,客观地梳理记录上海人口的文化音响,搜寻上海城市发展的声音轨迹,堪称首次。

  该节目的策划和制作有一定的时代背景:在上海世博会开幕前夕,上海文化界的专家学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些年有关上海的书籍和影视作品,过分强调了城市的矛盾性和世界性,其实上海城市的海派文化有中有西、有土有洋,多元、混杂的特点和近代上海是一个很大的移民城市、人口构成极为复杂息息相关。专家呼吁,应该全面客观公正地向世人介绍海派文化中的多面性和复杂性,上海滩不仅仅是风花雪月,它还有许多本土的民俗和乡音乡情值得人们铭记。于是,系列广播专题《海上寻源》便应运而生了。

  该节目的采制工作历时一年,主创人员采录了大量代表上海本土特色的声音元素,其中包括青浦田歌、上海港码头工人号子、南汇锣鼓书、南汇哭嫁歌、崇明山歌等;近距离实录了外滩海关大钟的钟声,本市各公园的群众文艺活动,城隍庙、徐家汇、南京路、新天地等上海地标的声音环境;查阅和收集了大量解放前老上海的唱片等音响资料;走访了上海社科院、复旦大学、上海音乐学院、上海历史博物馆、上海音像资料馆、南汇文化馆、杨浦文化馆、崇明文化馆、上海大学上海话研究中心、上海市文联的多位权威专家学者;拜访了上海民间文化的传人等。我们从上海本土文化样态去追溯其人口迁移发展的轨迹。节目的播出无疑对多角度宣传上海文化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在这6集系列节目中,许多历史、文化、社会学等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纷纷发表了他们对于“海派文化”起源的观点。这些观点加上民间艺人留给我们的原汁原味的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声音档案,使听众发仿佛聆听到了一一场别开生面的“百家讲坛”。这些珍贵的声音资料,对于历史学家来说可以弥补史料的不足,对于人类学家和民俗学家来说,也许口述历史就是知识的唯一来源。这正如节目中收录到的很多的民间艺人的声音,他们的记忆提供了与其艺术相关的社会文化背景信息及民俗知识。

  综上所述,在现代口述历史日益引起人们重视的今天,口述历史的应用变得日益广泛起来。广播应该重视这种类似田野调查的原始资料的采集和利用,为明天留下更多更宝贵的声音档案。同时,有着丰厚“家底”的电台也应不断地抢救和整合利用其库存的声音文献,用声音记录、积累、传播和继承更具鲜活的史料。

  参考文献:

  1.葛涛 《唱片与近代上海社会生活》,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年版。 

  2.王俊义 丁东《口述历史》,《天津日报》,200574日。

  (作者单位: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本文编辑:范国平)

责编:范国平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友情链接:中国广播报    广播歌选    中国广播联盟
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杂志社
邮编:100866  邮箱:zggb@cnr.cn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10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