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特别策划

规范中稳步发展的北美广播(三)

中广网 2013-10-12

    

  

  媒介融合中加拿大广播业面临的几个问题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博士 罗哲宇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

   要:在席卷世界的媒介融合大潮中,加拿大广播业面临着三个问题:一是在媒介所有权问题上,需要解决垂直整合时代的产业监管问题;二是网络广播发展缓慢,寻求突围的问题;三是传统广播虽然发展平稳,但仍需不断创新的问题。

  关键词:媒介融合 垂直整合 所有权 网络广播 传统广播

  【中图分类号】G229 【文献标识码】A

   

  加拿大广播业诞生之初,就受到其强邻美国的直接威胁。多年来加拿大政府采取多种文化保护政策,以求其传媒产业发出独立声音,保持文化独立性。其文化保护政策被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关注,甚至效仿。而新媒体跨地域、跨国传播的特点,使加拿大的很多传媒保护政策效力大减,传媒业必须直面强邻、寻求新的发展路径。在这种传播环境中,虽然近年来加拿大的传统广播发展平稳,但受全球化浪潮影响,最大的网络广播情况不容乐观。而更值得关注的是,对应媒介融合大潮出现的加拿大媒介所有权的整合情况。加拿大传媒产业在这一领域的发展及其遇到的问题,具有全球性。本文从媒介所有权的垂直整合这个最重要的话题展开。

  一、媒介所有权:垂直整合时代的监管问题

  201375日,加拿大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加拿大贝尔(BCE)正式宣布成功收购魁北克省的Astral传媒集团。①Astral集团旗下有20多个电视频道,包括HBO加拿大、电影网络频道、迪斯尼少年频道等。此外,还在8个省拥有84个广播站,曾是加拿大最大的广播公司。201210月,贝尔公司曾提交收购申请,但加拿大广播电视委员会(CRTC)以避免垄断为由否决了贝尔的计划。一年后,贝尔公司修改收购内容,放弃了一些电视频道,包括著名的迪斯尼频道、卡通电视网等,终于获得CRTC的通行证。②最终,加拿大贝尔得到了“12个电视频道和74个电台”。此次并购后,贝尔公司“将拥有加拿大英语电视市场35.8%的控制权,以及法语电视市场22.6%的控制权”。③加拿大贝尔首席执行官乔·柯普(George Cope)就这次收购成功发表的声明很低调,“贝尔对Astral的收购将牢固确立我公司作为魁北克省媒体领军企业的地位”④。而事实上,这是加拿大贝尔十余年来逐步由电信业进军传媒业的最新案例。

  不同于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等国,加拿大早在1980年就取消了对报纸—电视的跨媒体所有权禁令。因此,加拿大的跨媒体融合发展一直备受业界关注。至2000年,加拿大的媒介融合由媒体间的跨媒体所有权融合,发展到传媒业与其它行业间的跨行业所有权融合。这一年被称为加拿大传媒的分水岭:贝尔公司获得了电视和报纸资产,Canwest Global 获得了纸媒资产。至此,加拿大进入了垂直整合(vertical integration)时代。⑤所谓垂直整合,即一个公司可能既拥有广播信号分配器、传统电视台或电台、付费和特别电视频道,又拥有频道的节目内容。其实质是打破了传统的运营商和内容供应商的分野。此后十余年,在加拿大,内容提供商、移动运营商、电信运营商、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开始各显神通,逐鹿媒介融合大时代。

  目前加拿大较大的私营媒体集团有:贝尔传媒(Bell Media)。加拿大多媒体公司,其产业

  涉及广播、电视、户外广告以及数字媒体。收购Astral之后,Bell Media也成为当前加拿大最大的广播媒体,在加拿大拥有55个市场107个广播站,包括多伦多CHUMFM、加拿大#1 FM以及Virgin Radio等国际广播。除了音乐、新闻、天气、体育等内容,听众还可以收听到当地政治、新闻事件等内容。贝尔传媒属于加拿大最大通信公司加拿大贝尔(BCE)。⑥

  媒体网络公司(Postmedia Network Inc.)。拥有许多加拿大主要的日报(包括加拿大国家邮报、温哥华太阳报等)以及网站。Postmedia曾是西加全球传播公司的一部分。魁北克媒体公司(Quebecor Media Inc.)。主要位于魁北克,公司旗下有:拥有40多家日报的太阳传媒公司(theSun Media Corporation)、TVA电视网络、数量众多的杂志以及有线电视、互联网、视频商店、家庭和移动电话业务。

  罗杰斯通信公司(Rogers Communications Inc.)。覆盖加拿大大部分地区,提供有线电视、互联网和国内无线电话服务。罗杰斯媒体子公司(Rogers Media)是其附属公司,运营其主要的电视网络和广播台,以及众多的杂志。Rogers Media还拥有多伦多蓝鸟棒球队及其场馆——罗杰斯中心。

  肖通信公司(Shaw Communications Inc.)。主要覆盖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亚伯达省、萨斯喀彻温省以及安大略,提供有线电视、卫星网络和商业广播服务。同时,肖通信公司拥有专业电视网服务。TELUS 通讯公司(Communications Company)。重要的国家电信公司,提供移动和固定电话、电视和互联网服务。

  多伦多星报(Torstar)。运营几个日报及周报,同时涉足书籍出版行业。⑦

  上述公司中,加拿大贝尔、罗杰斯通信公司和TELUS通讯公司是加拿大移动运营商三巨头。同时,这三家公司和肖通信公司一起统治互联网市场。私人广播媒体一直是加拿大比较重要的媒体力量,据加拿大广播电视委员会(CRTC2010年的统计,“私营广播公司各项收入达71.6亿加元,雇员达21600多人”⑧。而从当前私人广播公司的所有权看,加拿大的媒体市场已经形成运营商拥有内容提供商的格局。

  随着加拿大媒体市场重组、兼并案例不断出现,业界在乐观展望未来的同时,也不乏忧虑的声音。其担心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日益加剧的行业垄断,一是由于管理机构职能设置落伍而出现的管理重叠和管理盲区。

  第一个问题可以说是加拿大媒体发展中的“老”问题。早在1970年,参议院特别委员会报告(又称《戴维报告》)就注意到媒体行业的所有权集中现象。大量的研究表明,加拿大媒体所有权的集中有三个阶段值得注意,“2000年之前,最显著的是水平式的集中,媒体行业的拥有者数量减少。戴维报告的作者尤其为报业的集中度困扰。上世纪90年代末,又出现了对于有线电视和传统广播电视媒体的所有权集中的忧虑”。“2000年,人们的关注转向新问题,即加拿大跨媒体所有权的崛起”和“对于垂直整合的关注”。⑨无论是对报纸集中度的担心还是对垂直整合的疑虑,其本质都是对日益严重的行业垄断的警惕。当媒体越来越集中在几个大集团手中后,其提供多种声音、反映多元文化的功能就会有所削弱。

  第二个问题是随着电信业和传媒业的融合,渠道和产品间原本泾渭分明的界线被打破,传媒监管领域需要调整法规以适应变革。正在融合中的传媒业主要由三大法规(法案)管理,即《电信法》《广播法》和《无线电通信法》。《无线电通信法》是涉及频谱管理最重要的法案,该法案主要涉及无线电频谱在分配、许可、使用和干扰管理方面的规定,并明确规定了管理主体为加拿大工业部。《电信法》规定了从事电信运营的条件,电信服务、网络设施和收费标准,以及非法责任和违法监督等。而《广播法》主要涉及广播内容管理。广播内容由独立机构CRTC管理。⑩为了适应变化,CRTC也在不断调整规则,如1999年它发布了新媒体广播事业的豁免令,并宣布CRTC不规范新媒体转播。但是总体来说,加拿大传媒产业正在经历一个技术、商业模式、合作结构等方面的本质转变,已成为一个彻底融合、整合的产业,却仍被针对20年前媒体状况颁布的法令所监管,必然会出现管理过程中各部门发展战略不同、监管职责边界不清或监管有盲区等问题。因此2011年,CRTC前主席发表评论,“融合问题说明加拿大的传媒监管系统需要一个根本的改变”。11

  二、网络广播、移动收听:对手强大、寻求突围

  到目前为止,加拿大的网络广播影响微乎其微,纯粹的网络广播听众是整个广播听众构成中的极小部分。根据专门开展技术所有权、使用权领域调查的加拿大媒体技术检测公司(MTM)调查,2010年,28%的讲英语和法语的加拿大人平均每周收听网络广播6.1小时和5.3小时。这其中又有61%讲英语的和46%讲法语的加拿大人,是通过网络广播收听AM/FM广播节目的。12 可对比的是,有89%说英语和84%说法语的加拿大人通常每周平均收听传统广播的时间,分别是11.9小时和12.7小时。

  一直以来,加拿大媒体都是在美国强大的传媒优势阴影下谋求发展之路的。加拿大虽然是世界国土面积第二大国家,但地广人稀,近90%的人口都集中在美加边境,英语和法语为其官方语言,因此加拿大人收听(看)美国广播电视节目非常方便。据统计,在20世纪初,“蒙特利尔和多伦多等地的主要电台,只有20%的节目是加拿大人自行制作的,其余则大部分来自美国”13 。这之后,加拿大政府出台了相关法规,限制外国节目在加拿大的播出比例,禁止外国资本收购加拿大出版公司,以保护本国传媒业的发展。希望传媒业在传递多元文化,提升“国家认同”方面担负起社会责任。虽然这些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加拿大本土传媒业的发展,但面对美国文化和技术的双重优势,加拿大的文化保护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而全球范围内的新媒体发展浪潮,加剧了加拿大本土文化保护的难度。网络广播使传统广播的控制手段失效,听众可以随意收听任何国家的节目。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文化保护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世界各国通过手机移动终端应用APP收听广播的人群比例不断增加。美国的TuneIn Radio 平台可以搜索到约5万个频率,甚至包括了很多小型社区电台。而相较之下,加拿大的手机收听广播现状没有明显优势。据统计,“三分之一的加拿大人是在开车时收听广播的”14 ,加拿大的移动收听服务的整体费用与美国相比还是较贵,并且在个性化、服务性方面也较弱。

  此外,当前加拿大的网络广播发展还受到一些政策限制。如网络广播中数量最大、发展最快的音乐网站,受到了加拿大版权保护方面的限制。根据加拿大的相关规定,使用音乐资源通常要从唱片公司直接获得许可,这就大大增加了音乐付费的成本。而在美国是通过一个统一的许可证获准音乐产品使用权的,使用音乐的成本较低。

  三、传统广播:借用新媒体手段、稳中求变

  近几年来,虽然媒介融合大潮愈演愈烈,新媒体在不断分流传统媒体的受众,但相对于电视和报纸媒体受到的冲击,整个广播业所受影响不大,甚至有些国家(如中国)还呈现出探底回升的态势。近年来,加拿大传统广播的发展态势稳中有升。BBM15提供的收听率数据表明,加拿大FM/AM广播频率的市场占有率和收听人数比较稳定,而且多数频率的数据反映出增长态势。本文在BBM提供的加拿大主要广播频率数据中,选取了不同地区共8家频率2011年至2013年每年春季的收听率数据。

  加拿大传统广播频率在发展过程中比较重视利用新媒体手段增加节目吸引力、培养听众的忠诚度。有研究表明(Rosales, 2013),当前的加拿大广播频率在传统广播节目中常通过以下途径,加强交流互动,增强节目吸引力。

  1.短信。鼓励听众将突发新闻、交通意外以及其他有价值的信息通过短信发送给电台。电台也会将路况、比赛信息等消息通过短信发给听众。在节目播出过程中,电台也会念一些短信内容。

  2.推特(Twitter)。这种类似中国微博的社交媒体,便于广播电台与其忠实听众随时进行交流,交流范围很广,既可以是节目信息也可以是流行话题。

  3.社交网络(Facebook)。在加拿大,社交网络Facebook是众多广播电台重要的线上推广平台。电台纷纷开设Facebook主页,在其主页上发布电台信息、节目介绍以及推广活动等。这些社交媒体公共主页通常运营完善,很多电台都会将音乐试听、艺人照片以及能获得高点击率的奇特故事放上主页,以获得更高的关注度,社交媒体上的转发与分享能够带来惊人的推广效果。听众可点击“关注”自己喜欢的电台主页,关注之后,将会自动接收到相应的节目更新内容。

  4.传统的热线电话。热线参与仍是很多节目保留的吸引听众参与的有效手段。

  5.其他途径。通过手机应用程序向忠实听众提供服务信息,例如免费下载的游戏、大学信息、所在地区的招聘信息,体育比赛、娱乐活动等。

  以上5种手段多能在中国的广播节目中看到。差别是,在两国间、同一国家的不同频率和节目中,各种手段应用的程度是不同的。201365日,加拿大广播电台(Radio Canada)执行副总裁Louis Lalande正式向媒体宣布,Radio Canada旗下所有品牌及栏目将统一更名为“ICI”。这一更名被视为加拿大广播电台重振旗鼓的重要举措。正如Louis Lalande所说:“我们的目标是重新创造加拿大广播电台,因为它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成为一个生动的空间,一个开放、灵活、机敏的机构,用创新更好地适应受众。再创造加拿大广播电台意味着将大众广播转变成与当今现实相适应、能吸引最佳人才的现代机构,意味着成为行业的领导者并且不断满足受众变化的需求。”16显然,对加拿大传统广播来说,在奔向更“开放、灵活、机敏”的路上,仅依靠更新的节目形式、更炫的新媒体站点是远远不够的。加拿大与媒体有关的管理机制和管理条例,与新媒体发展相适应的版权政策等问题,也许是更根本的解决之道。

  

  Danielle Ng-See-Quan. (2013, July 5). Bell Media adds Astralexecs to leadership team. Real Screen. Retrieved from http://realscreen.com/2013/07/05/bell-media-adds-astral-execsto-leadership-team/

  CBC News. (2013, March 4). Competition Bureau clears Corusacquisition of Astral assets. CBC News. Retrieved from http://www.cbc.ca/news/politics/story/2013/03/04/business-bellastral-competition.html

  ③⑩搜狐IT,《贝尔32亿美元收购Astral获准,曾遭加政府限》,2013630日,http://it.sohu.com/20130630/n380260217.shtml

   11 新浪财经,《加拿大贝尔30亿加元收购Astral》,2012316日,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20120316/221311611049.shtml

  ⑤⑦⑨16 Dillan, T. & Terrence, J. T. (2012). Media Ownershipand Convergence in Canada. Retrieved from http://www.parl.gc.ca/content/lop/researchpublications/2012-17-e.htm

  Bell Media. (2013). Retrieved from http://www.bellmedia.ca/

  ⑧曹阳 《加拿大无线电频谱管理带来哪些启示》,载《中国无线电》2012年第1期。

  12 14 CRTC. (2011). Internet Radio. Navigating ConvergenceII: Charting Canadian Communications Change andRegulatory Implications. Retrieved from http://www.crtc.gc.ca/eng/publications/reports/rp1108.htm#t326

  13 卢锋 唐湘宁 《加拿大对美国文化渗透的地址及其对我国文化建设的启示》,载《南京邮电大学学报》2012年第9期。15 BBM是始创于1944年的非盈利、媒体市场调查行业组织。

  (本文编辑:莫玉玲)

责编:范国平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友情链接:中国广播报    广播歌选    中国广播联盟
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杂志社
邮编:100866  邮箱:zggb@cnr.cn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10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