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特别策划

《中国广播》创刊20年的点点滴滴(六)

中广网 2013-07-23

     

    全媒体时代《中国广播》应该担当起更大的责任

    孙树凤:20年弹指一挥间。对一本刊物来讲,20年的 时间并不算长。古人说“三十而立”,《中国广播》20年已经 在学界业界立起来了, 为未来进一步发展打下了较好的基 础。我们已进入全媒体时代,当今中国广播正经历着一个以数字化发展和体制改革为标志的重大变革和媒体整合 转型。广电领域里大量的新情况、新问题、新趋势需要我 们去研究。我相信《中国广播》应该也能够担当起推动广播转型发展的更大责任。加强策划,关注热点,保持前瞻,及时回应业界、学界及中央电台的关切,对新媒体研究和国际 视野要给予足够重视,在注重实践性特色的同时,形成自己 的学术特色,进入国家核心期刊序列。

    衷心期望《中国广播》杂志越办越好,我和同事们能够在这片园地里有更多的收获。

    在杂志工作更侧重于积累、思考和研究

    裴建平:无论当主编,还是做普通编辑,我认为在杂志工作其实是在做研究,心要静下来,更要求真务实、探 究思考,更要执著和耐得住寂寞。

    和以前20多年我在新闻节目风风火火的编辑、记者 工作比较,杂志工作的成就来得不是那么立竿见影,但经 过一个长期的积累、沉淀过程以后,有时候它来得又是那么突然和出乎预料。

    1.关注河北电台《阳光热线》节目,在全国电台中引起 轰动效应和广播文化理论的探讨。《中国广播》2003年第 3期刊登了河北台时任副台长王喜民创办热线节目的日记, 日记体现了他的思考、节目开播过程和听众的反映。看了杂志之后,很多电台纷纷到河北电台取经,杂志社和河北电台 联合在北京举办了研讨会并刊登专家的发言,媒体研究者 陆小华在座谈会上说:“广播热线类节目之所以受到各级党政部门的热捧,是因为广播媒体新时期为执政者提供了一 个施政的平台。”后来国家广电总局在河北台召开全国广播 电台现场会,时任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胡占凡在会上号召全国电台要办类似节目。可能由此,河北电台《阳光热线》节目 获得全国新闻节目一等奖。历经七年,杂志一直不断地在追 踪、探讨《阳光热线》节目现象,到了2009年,中纪委在山东 临沂组织召开全国广播热线类节目现场会,时任中央纪委常 委、监察部副部长、国务院纠风办副主任屈万祥在会上指出:“广播这种双向沟通、交流的桥梁作用,也为党政部门 发现、选拔优秀干部开拓了一条新途径。”当时我在会上听 了非常兴奋,好像得了重奖一样的感觉。认为这不仅是中央有关领导部门对广播媒体在新时期独特作用的肯定,同时, 他们的评价也是对广播媒体研究学说上的新突破。《中国 广播》杂志组织这样的研讨活动和刊载这些内容,对广播 编辑、记者队伍是个鼓舞,在思想文化理论上潜移默化地也会影响着广播工作领导者的决策和行动。

    2.从关注深圳台《小米》广播剧到成为全国“五个一 工程奖”的评委。新时期广播媒体逐步向公益性的事业、《中国广播》杂志举办9期“人 民广播70年”座谈会,图为参与 《新闻和报纸摘要》《全国新闻 联播》座谈会人员经营性的产业迈进,杂志也一直在组织刊登这方面的文章。一次我在审定浙江诸暨电台赵卫明的一篇稿件中得知: 深圳电台创作的少儿广播剧《小米》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 奖”之后,移植成动漫、发行图书和制造儿童玩具等进行产业开发走向市场。找到深圳台核实后同时提出在北京召 开研讨会的意向。会议如期召开,深圳、黑龙江、北京等电 台有关负责同志和中国传媒大学、中广协会有关专家进行了充分的研讨,有关内容刊登在《中国广播》杂志上。这组稿 件的刊登,在广播界影响较大。200710月,我被广播剧研 究会邀请到四川参加交流会。会上,中国广播电视协会副会 长、中央电台老台长安景林,以及何善钊等同志对《中国广播》杂志宣传广播剧工作表示感谢,同时我也结识了不少兄 弟台做广播剧的同志。2008年夏季,我接到南方一个城市电台一位同志创作的关于军训题材的广播剧脚本,邀请我参 加在北京召开的座谈会。会上,专家、学者们发言之后轮到 我发言时,我说因为自己是做新闻节目和编辑杂志出身,对广播剧创作不懂行,但又不敢怠慢,心里一直装着“文学创 作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样一句话,所以收到剧本看完 之后,向刚参加过军训的大学生女儿和有20多年军旅生涯 的丈夫,以及我的邻居对外经贸大学的学生处处长介绍并 让他们看了这个剧本,根据他们的反映在会上提出了我的 看法,没想到国家广电总局有关领导在会上当即对地方台同志表态说:回去就按(参考)这位老师意见修改。到了 2009年,我在外地出差的路上,接到中宣部文艺局一位同 志的电话,通知我参加“五个一工程奖”的评选。我有幸参加并饱尝了全国广播剧的一场盛宴。我之所以能成为一届“五个一工程奖”的评委,我猜想这可能与我们杂志关注 探讨研究广播剧发展有关,更可能与我做工作一贯认真的作风和执著的态度有关吧。 

    在《中国广播》杂志工作将近12年,虽然很辛苦,付出 也很多,但是我无怨无悔,因为杂志里记载着我们的智慧、 体现着我们的思考,更留下了我们深深的足迹。20年来杂 志社的同志进进出出,换来换去,但杂志依然很好地发展 着。在我的人生中,对广播媒体的思考和研究是从《中国广 播》杂志开始的,但愿杂志比人更长久!

    做一个好编辑,编一本好杂志

    王珮:我是199210月进入中央电台的,被分配到研 究室,当时《中国广播》正在申请和准备由内部刊物变为公开发行刊物的一切事宜,容不得准备和选择,就开始加 入到了其中,这一干就是20年。如果说最初做编辑是一种 被动的安排,或许在某个阶段会把它当成一种暂时的职业选择,但有一天,当你意识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勾勾画画 了20年,它其实早就不再是一种谋生手段,而是你一生的 事业,是你生命中值得回味和自豪的一段历程。

人们都说做编辑不易,其实任何人生选择都是有代价的。做编辑默默无闻很难成名。做编辑还很辛苦,奉献得 多,收获却不易看到。20年,《中国广播》杂志的编辑换了一 批又一批,但还是有那么多人锲而不舍地坚持着,并且乐在其中。那么做编辑究竟能带给我们什么?

    回首20年在《中国广播》杂志做编辑的日子,在付出的 同时,收获也很多。一是做编辑给了我们不断学习的机会和 动力,锻炼了不断学习的能力。初入台时,对广播的了解很肤浅,20年间,在一篇篇稿件编辑过程中,在与作者的交流与 切磋中,在老编辑潜移默化的影响下,相关知识的积累不 觉中丰富起来。都说编辑是为人做嫁衣,其实在制作“嫁衣”的过程中,每时每刻都在向作者学习,在向自己挑战。作 为传统媒体之一的广播,以往的大众传播模式20年来不断 发生着改变,就今天而言,新媒体的发展,使广播的接收渠道和接收终端都得到广泛扩展,为广播提供了优秀的互动平 台和品牌延展渠道。与此相对应,广播的受众群体、收听环 境、接收方式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这势必会引起受众需求、结构以及接收习惯等方面的变化。作为专业期刊的编辑,要 想更好地完成工作,你研究对象的每一点变化,都应该了然 于心,这样才能有独到的眼光,才能在众多的稿件中发现有价值的稿子。20年来,伴随着中国广播发展和改革的脚 步,《中国广播》杂志既是学术积累和学术探讨的平台,更 承担着为广播发展提供理论建构和现实决策的使命。既是学术进步的助推器,也是广播发展的风向标。既要关注最 新的学术发展动态,还要及时反映广播乃至传媒发展的新 走向,深入探讨新问题。作为编辑,如果没有不断学习的能 力和热情,又如何做出合格的“嫁衣”。

    二是编辑是一个非常富有创造性的工作。编辑的创造从选题开始,选题的优异程度, 关系到刊物的质量和社会 效果, 而选题的质量往往决定于知识的积累和收集的信息量。编辑掌握的信息量越多, 发现和捕获好选题的可能性 越大。《中国广播》杂志在这方面一直有自己的原则和坚 守,始终要求编辑的关注点是业界、学界的热点,使刊物能够贴近现实、贴近社会并对解决现实问题富有参考价 值。从1986年珠江经济台的广播专业化改革到如今新媒 体的迅速崛起,我们的每一个选题、每一次策划都围绕着这些发展和变化,都力争记录和引领着广播的发展。翻阅 20年来一期期杂志,能够真实地触摸到中国广播的发展脉 络,都能够感知广播人的孜孜以求和不断探索。

    三是对责任心的培养和锻炼。做编辑门槛不高,但道行却不浅。不仅需要相应的知识积累,更需要全身心的 投入和超强的责任心。白纸黑字容不得半点马虎。在文章 刊发、进入社会之前消灭文稿中的一切差错是编辑的职 责所在。古人云:职之所在,责有攸归。近些年,在物欲和功利等不良观念的影响下,埋头做学问、做研究的人越来越少。搜集一些相关方面的论文,拼凑组合、重新包装后 投稿的作者不在少数,大量的低水平的重复、抄袭之作屡 见不鲜。要想慧眼识珠,编辑的价值鉴别力、学术水准、 综合素养就显得格外重要。这就需要编辑在平时尽可能多地浏览各类信息,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要了解相关领 域的前沿动态,以提升自己对稿件的判断力。从2009年开 始,我们在每篇文章后面都注明了责任编辑的姓名,这不仅仅是对编辑工作的一种认可,更重要的是表明一种责任。 每期杂志从期刊清样出来到付印,编辑都需要一遍一遍 反复核对,直至毫无差错。如果没有超强的责任心和全身心的投入是很难做好的。还有就是成就感。都说编辑是无名英雄,但是当你看到无数的读者、作者可以通过出版物学习、成长,有所收获时,你就会想,做一个好编辑,编一本好杂志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做一个好编辑,编一本好杂志,是我们一直坚守的简单而朴素的理想,在全媒体时代,这种坚守也面临着严峻 的挑战。数字化、网络化使传播方式发生了革命性变化, 这对传统学术期刊的发展带来了极大冲击,甚至有人预 言,数字化期刊全面取代纸质期刊是不可避免的。我认为,将来市场上纸质出版物会逐渐减少,但不会消亡。正 是因为总量减少,要求才会更高。近年来,走高质量、高影 响力、高引用率的发展道路,是《中国广播》的方向。我们只有坚守学术、关注现实、追求品位、不断创新,才能够真 正起到面向广播,引领实践,推动学术发展的作用,才能在 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责编:范国平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友情链接:中国广播报    广播歌选    中国广播联盟
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杂志社
邮编:100866  邮箱:zggb@cnr.cn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10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