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特别策划

《中国广播》创刊20年的点点滴滴(二)

中广网 2013-07-23

     

    地基是我们挖的,大厦是你们盖的

    裴志勇:我是19919月调到研究室的,来的时候, 台领导对我说过,研究室的工作头绪多,方面广,人员少。人员尽快补充,工作要抓重点,干急需的。根据我多年在 采编部门的感受和台内外一些同志的反映,鉴于广播宣传 在当年社会传媒中的现实,创办正规、公开发行的专业刊 物,该提到日程上了。对研究室的情况基本了解以后,第二年的上半年,和大家商量决定,把典籍编撰、组织业务 研讨、专业项目调研、学会等工作,完成基本的例行、急需 的工作以外,重点考虑一下把内部刊物转为公开出版物的 事。经台里批准,1992年上半年抽调专人开始了出版公开 发行专业刊物的筹备工作。

    我理解,刊物的公开出版是时代发展的需要。上世纪90年代,国家改革开放步伐加快,各项事业发展突飞 猛进。各行各业在取得很大成绩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新 问题、新现象。这就给担负有“引领社会、推动社会”的宣传媒体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亟需去破解,去鼓与 呼。当时的广播电视事业,经过几年的拨乱反正,也有了 很大的发展和变化,但也存在需要改进、完善和提高的 地方。也就是说,广播电视自身也存在被“引领”、被“提高”、被“推动”的需要。比如:扩大视野,榜样示范、效仿 推广、交流探讨、自身展示、扩大影响、总结提高、队伍建设 等等,这些由感性到理性、由实践经验到理论升华,需要形成科学、系统的理论体系。只有做到这些,才会有力地引领 和指导实践,才会有力地说明“广播有学”的真实。为实现 这个目的而进行的求索和努力,它的气氛、过程和成果的展示,是离不开专业刊物这样的载体或平台,办个好刊物是当时最好的选择之一。所以说,我们的这本刊物是时代发展催生的产物,生逢其时。

    在筹办过程中,我们确定了几个方面的工作:确定名称,申办各项批准事项,运作机制、方针的制订,还有刊貌 设计、创收办法和印刷发行程序。后期还制订了“岗位责任 制度”“绩效考核奖励办法”“广告创收办法”等。

    现在新创办一个正规的、公开发行的刊物要费多大的劲儿我不太清楚,当年我们创办的时候,到底打了多少个报 告,拜访了多少个部门,联系了多少个单位,参与人员加了多 少个班,我真的记不太清楚了,但是,记得清楚的是:干这个事儿真是磨炼人、锻炼人。

    在台领导的关怀指导下,通过同志们的努力,1993 2月终于诸事具备,可以升堂入室了。4月份开始,连续出版 了两期试刊,7月正式出版发行。这在中央电台历史上是第一次,在全国我不知道,当时我还没有看到有第二家。

   《中国广播》代表的是全国大广播的范畴

    王健儒:确定名称为《中国广播》,不是单指狭义的传统广播。在国际上,广播(broadcasts)的概念包 涵了电视。而我们国家最早发展起来的是人民广播事 业。所以,《中国广播》并不只属于中央电台自己,也不仅仅完全只是研讨广播业务,因为《中国广播》这个名字就代 表了她是一本关于广播电视传播业务的综合理论刊物,当 然也包括现在迅猛发展的新媒体。所以,到上世纪90年 代,经过那么多年的努力,从《编播业务》《广播业务》到 现在的《中国广播》,成为一本公开出版的刊物,也是顺 理成章的事情。

    《中国广播》杂志创刊初期即确定了办刊方针和特色,方针是:“面向广播界,面向社会,面向广大群众,以 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促进广播事业的发展,加强广播宣 传的研究,提高广播工作者队伍素质,增进全社会与广 大群众对广播工作的了解、参与和支持,扩大广播宣传的影响,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广播事业做出贡 献,发挥对广播宣传工作引领推动的作用。”

    制订的刊物特色是:“坚持改革进取,求真务实,以文为主,注重理论性、实践性、指导性、知识性。视角广 阔,高、新、快、活,文章短小精悍、深浅兼备,融学术、 知识、信息、资料、欣赏、服务于一体。”

    裴志勇:20年前制订的方针、特色在内容和表达上 都有鲜明的时代特色,但是现在来看,基本想法还是应该肯定的。当然,当年的刊物和我们今天看到的刊物,无论是内容的广泛性、深刻性,还是形态刊貌的新颖性、可 读性,都是没法相比的。可以这么说:地基是我们挖的, 大厦是你们盖的。

    我退休十几年了,还坚持翻阅《中国广播》杂志。每次翻阅,都能感到它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20年,它从无到 有,从小到大。当年,就像一座简陋的土坯房,逐渐变成了 一座辉煌、壮观、保藏中国广播艺术珍品的大厦,让人自豪和欣慰。

    在之后的发展中,《中国广播》杂志本着立足广播、面向社会、拓宽领域、增强信息量和新闻性这一思路, 对内容、版面、印刷及运行机制不断进行调整,逐渐步 入规范化发展的轨道。

广播界的编播人员是得益于这本刊物的

    王健儒:《中国广播》办起来以后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最显著的就是解决了很多人的职称问题,中央电台以及 地方电台的编播人员是得益于这本刊物的。从业务延伸的 角度来讲,登了很多的文章,这是一个成就。但是如果抛开这个功利,从纯广播业务的学术研究来讲,目前看还觉得不 够,还没有完全归到“学术”那两个字上去。对广播业务在 新时期如何应对改革的深入发展、研讨,还比较欠缺。

    上世纪90年代,电视的发展势不可挡,互联网正风 起云涌,广播的发展落入重新审视业态规律、探索新出 路的困境。诞生于此时、依赖于广播业界并与之共荣共衰的《中国广播》杂志亦遇到生存和发展的新课题。

    伴随着中国广播改革的快速发展,《中国广播》杂志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杂志的服务意识和市场观念进 一步加强,内容和形式更加丰富,加大广播学术研究的 分量,同时拓展了与各地方电台的合作之路。

    全国广播城市电台协作网是中国广播联盟的雏形

    2001528,《中国广播》杂志在绍兴组建了全 国城市电台行业性协作组织——全国广播城市电台协作网,联合地方电台每年召开一次“城市广播电台发展研 讨暨协作会”,先后联合浙江绍兴电台、甘肃黄河之声经 济广播频率、丹东电台、遵义电台、云南红河电台、西藏电 台、呼伦贝尔电台和云南电台等,连续举办了八届协作会议,并出版了六本《城市电台协作网论文专刊》。

    包云:20年的感受,不仅是业务的成长,还有感情的积淀。现在由中央电台牵头,联合各地广播电视台在2009年 成立的中国广播联盟,其雏形就是当时我们杂志创办的 全国广播城市电台协作网,从2001年绍兴第一次召开研讨会,我参加了四次,跟全国的广播同人一起,建立起非常 深厚的友情。我们今天说,这本刊物能有现在的成绩,和 当年这些全国各地的广播电视机构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 分不开。

   算起来,我在杂志工作八年,后来在台班子分工中又有两年分管杂志工作。翻阅这些刊物,就像翻阅我们的档 案一样。杂志记录得非常清楚,看到很多的文章,这么厚 的一摞里面,还巧合地翻到有我两篇文章,我也是觉得非 常有味道。

    《中国广播》杂志走过20年非常不容易,当时创刊时候 的艰辛和困难,我们都了解和经历了。走到今天,我们有这 么一块阵地,有这样一支队伍,我们都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谢为此投入的各位领导和在此工作过的同人。

    从我个人来说,也非常感谢这本刊物,我在刊物工作八年,可以说,是《中国广播》杂志培养了我。我当年刚来的 时候心境很复杂,来了以后跟大家在一起工作非常开心。 几个共事过的老同志都有各自的性格特点和工作风格,潜移默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在这个环境里受到的影响是 非常深的。我在这里也遇到了一些跟我交集非常深厚的同 事,也是机缘巧合,我们几个人的年龄都差不多,同年龄段 的人在一起共事像朋友一样。

     我跟这个杂志的缘分是起源于我毕业之后到了团委,在当年广播大楼的东北角的平房办公室,和出版《广播业 务》(《中国广播》前身)的研究室是邻居。不久,《广播业 务》刊登了一篇我写的关于人才观思考的文章,而且还配发了编者的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应该说,在杂志八年的时间里面留下了很多精彩的记 忆,也有许多是我们大家在一起共同创造的。

责编:范国平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友情链接:中国广播报    广播歌选    中国广播联盟
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杂志社
邮编:100866  邮箱:zggb@cnr.cn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10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