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特别策划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网络文化强国对策建议2

中广网 2013-05-27

    

  

  建议之二: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网络文化建设与管理立法的原则

  专家:娄耀雄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

   

  这是一个人类生活方式正随着“网络”而改变的时代!现如今,网络已经渗透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网络音乐、网络新闻、即时通信、网络视频、搜索引擎、电子邮件、网络游戏、博客、个人空间、论坛和网络购物等形形色色的网络应用让人眼花缭乱。

  随着网络对人类生活影响的加剧,由网络而引发的社会问题越来越多,网络违法犯罪亦屡见不鲜,知识产权和个人隐私在网上受到严重的侵犯,甚至国家安全都面临严重的威胁……法律作为一种专门化的、具有强制效力的工具介入网络成为人们的共识。网络技术为人类创造了一个独立的空间——一个由网址和数码信息等构成的虚拟世界。那么,传统法律能否有效地规范这样一个空间呢?答案不能一概而论。有些发生在网络空间的案件,明显不同于物理空间的案件,因此需要适当变通传统法律,甚至颁行新的专门法律来加以解决。这些变通修法和创新立法的行为,就使得一种新的法律制度——网络法律文化应运而生。

  在全球范围内,网络法律文化并不存在一个统一的模式。有些网络法以网络管制为主要价值取向,倾向于管制网络行为、消除网络的负面影响。例如,关于网络实名制和滤网方面的立法。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净化了网络,同时也容易导致网络的萎缩,因而招致许多争议。而另一些网络法旨在促进网络的发展,以保护网络人的基本权利为基本理念,专门规定了一些网络上特有的权利和权益。例如,网络上的个人信息保护权和域名权等。我们认为上述两种立法价值不可偏废,它们在某种意义上还是相通的,一方面,净化了网络就维护了网民或其他人的权利;另一方面,网络维权通畅了,网络管制的压力也就会小一些。总之,任何一个国家都应当遵行一种平衡的观念,从不同角度修订或创设网络法律规范。

  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针对网络空间的法律适用条款,网络法仍然处于初创阶段。未来网络法的完善之路应当如何走,这涉及网络立法的基本原则问题。我们认为,从有利于网络发展、保障网络权利和规范网络秩序的角度,以下原则值得关注和遵循。

  (一)适度超前立法的原则

  网络生活日新月异,人们很难衡量网络法律规范的立法时机何时到来。如果网络立法依然固守传统思维,就会陷入“不成熟不立法,不立法更不成熟”的困境;而网络立法的落后,反过来又会损害网络环境的净化,影响人们对网络生活的信心与热情。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网络立法经验给我国提供了重要的启示,以美国为例,数量不菲的网络法实质上是一种以法律倡导网络生活的宣誓,网络空间有各种专门法律保驾护航。我国网络立法的问题不在于法律的可操作性不足,而在于数量太少。如果期望某一类网上行为定型,人们充分认识并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后再开展网络立法,这才是不现实的、落伍的立法观念。换言之,我国的立法者应当有新思维,持续性地推出一系列宣示性的网络法律。

  (二)有效地保障网络用户权利与自由的原则

    侧重于网络规制还是网络维权,是网络立法必须面对的另一个原则问题。实际上,网络规制与网络维权是相通的,对于当前互联网中许多法律问题的解决,从国家管理的角度来看属于网络规制,而从普通网民的角度来看就属于网络维权。任何将网络规制与网络维权对立起来的观念都是错误的。但是,立法毕竟要有个基本的立场,对网络规制还是对网络维权作出规定体现了不同的立法技巧。今后我国的网络立法应当更关注对各种网络权利与自由的直接规定,如虚拟财产权、网络言论自由权、个人信息保护权、网络交易权等。换言之,我国的网络立法应当坚持有效保障网络用户权利与自由的原则。

  (三)国际趋同性的原则

  网络无国界,法律有地域,网络立法必须面对和化解这两者间的矛盾。具体来说,虽然当今世界保持着主权立法的主流模式,网络立法也是一国的主权行为,但它绝不纯粹是一国的内部事务,它从一开始就坚持全球化的方向。国际趋同性的原则是网络法制定过程中必须要遵循的一个重要原则。

责编:范国平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友情链接:中国广播报    广播歌选    中国广播联盟
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杂志社
邮编:100866  邮箱:zggb@cnr.cn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10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