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章内容
论广播剧导演的二度创作 ——丛 林
中广网 2011-01-04
    

  广播剧是以广播媒介为载体的综合性听觉艺术。广播剧导演是广播剧二度创作的核心,是以广播剧本为基础,以演员演播为主体,综合运用声音艺术手段,通过广播现代技术,进行二度创作,使之成为供听众欣赏的声音戏剧。广播剧导演掌握着广播剧艺术创作的指挥权,是实现广播剧审美创造的实践者。导演的创作实践体现在三个环节上:分析剧本、指导演播、录音合成。 

  第一部分,分析剧本 

  剧本是导演二度创作的基础,但仅仅靠基础这一艺术创作的半成品不行,真正使剧本“立”起来,呈现在听众面前,要看导演二度创作的匠心。导演依据鉴赏力和分析力,从声音形象特征出发,从听觉审美角度出发,运用想象思维、创新理念,做到深入感受剧本,准确把握剧本的思想内涵、风格样式、演播基调、人物情感起伏、戏剧节奏变化,为剧本找到恰当的声音表现形式,实现导演创作的审美构思。对剧本除了一般把握外,需强调四点: 

  一、把握主题思想的多义性。 

  首先要明确作品的主旨,同时要明确主题思想的多义性,做到鲜明而不单纯。 

  以黑龙江台饶津发创作、王波导演的广播剧《使节张骞》为例,该作品表现了对外开辟通商要道“丝绸之路”,与周边睦邻友好、共享太平的主旨。 

  在表现开辟“丝绸之路”,与周边睦邻友好、共享太平的大主题同时,还应分析到,通过对盼儿身世的交待、对盼儿与明珠爱情暗线的描写,体现了民族融合的思想。 

  再进一步分析,这一历史题材剧目的主题思想,今日体悟也别有味道,完全符合当今倡导的“对外开放”、“民族团结”、“与周边和睦共融”的精神,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导演在把握主题方面,不能只停留在主题思想是什么,更要体现在创作实践中怎样去开掘蕴涵着的主题。对历史题材更要注重它的现实意义,可以说,这是对以广播为载体的广播剧的特殊要求。 

  二、把握核心人物的多面性。 

  广播剧的中心任务是写人,写人性、写人情、写人的性格,以人为本,以人成戏。在塑造人物性格方面,广播剧善于开掘人物内心世界的丰富性,表现人物性格的多侧面,使人物真实可信。广播剧《马铁匠、冯鞋匠和他们的女人》写了改革大潮中马、冯两家的变迁,写了马铁匠、冯鞋匠两个社会普通人的变化,作品追求人物的多色调:马铁匠有向社会奉献的一面,也有不该付出而付出的一面;有压抑情欲的一面,也有释放情欲的一面。冯鞋匠有向社会索取的一面;也有有益于社会的一面;有自私的一面,也有反思的一面。这种性格的对立统一,表现在广播剧创作上就是要把握好人物内心的复杂性。 

  三、把握主要情节的情绪化。 

  戏剧的矛盾冲突规律,不断推动情节的发展,形成戏剧高潮。这里我想强调,广播剧善于“以情叙事”,创作中,在把握情节线的同时,还要注重把握情绪线。情节是载体,情绪是内涵,是灵魂,广播剧的长处在于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所谓内心世界即人的情绪。广播剧要以主人公的情绪为线索,构造全剧的情节链条。 

  例如,高广义导演的广播剧《沙狐》,戏剧情节十分简单,人物设置也十分明了,主要人物两个:老沙头和女儿甜甜。在茫茫沙漠中,担负着围沙造林任务的老沙头和田鼠的天敌老沙狐相处的亲密无间,体现着人与动物相互依存的关系。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这种平衡被突然闯入的魏老板的枪声所打破,老沙狐被猎杀了,沙丘上堆起了一座小小的沙狐之坟。全剧以主人公老沙头的内心情绪为线索,通过凄惨的沙狐鸣叫,悲凉的枪声,凄凉的音乐,特别是父亲、女儿和狩猎者几组独特的声音意象,为我们展现了充满喜怒哀乐和震惊与恬静的戏剧情境,揭示了“人与自然共生共存”重大主题。 

  四、把握作品风格的多元化。 

  在广播剧艺术实践中,大多为遵循戏剧“冲突律”创作的广播剧,也有独具广播剧特征的广播剧形式。这里仅以表现人物内心情感波澜的心理化广播剧和展现生动细节、生活镜头的散文化广播剧为例加以说明。 

  心理化广播剧以李山导演的《月亮走,我也走》为例。全剧的发展主要不是事件因果的推动,而是以人物的意识活动线为依据,把过去的、现在的交替穿插,组织情节。在这部戏里,盼望重逢的内心情感成为全剧的情感线。《月亮走,我也走》通过回忆充满生活情趣的细节,写了社会底层打工仔小两口秀珊、吴瑞那一夜的精彩场面及偶发的意外事件,真实、生动、感人,具有原生态的亲切感。两人又各自想给对方一个惊喜,分别乘火车、汽车奔向对方。当“扑空”后,又相约各自乘夜班火车,在中间站见面。 

  这部戏看上去是写小两口的爱情生活,实则作品“偏重表现最内在的自我”,这出戏,人物的神态重于形态,内心情感重于外在冲突,主观表现重于客观再现,事情不大,寓意深刻,通过写人情,去写人性美这样一个大主题。月亮这一天体之物在依据规律运动着,八月十五格外明亮,体现着自然美;同理,人也如此,在依据人性法则生活着,八月中秋盼团圆,体现着人性美,所以立题为“月亮走,我也走”。 

  散文化广播剧以王锐导演的《海祭》为例。该剧没有贯穿全剧大的矛盾冲突,而是通过形散神不散的结构形式,创造诗一般的蕴境美和立意美,表现一定的生活哲理,给人一种清澈、单纯、婉约的美感享受。 

  在蕴“境”方面,语言简约而博大,主要为海边孙子与老伯的对话;音响典型而宏伟,主要为岸边修船和大海波涛;音乐深刻而幽远,表现为最后对孙子品格的烘托。 

  在立“意”方面,该剧运用声音艺术手段,展现了三个小镜头:祖孙三代以海为友,以海为敌,以海为生,在与大海抗争中,爷爷葬身海底,父亲出海未归,孙儿不顾乡亲们的阻拦,再次奔向大海……通过这样一个故事,阐释以海为生的人们前仆后继、勇往直前的主题。提示人们在面对人生海洋的种种困惑和磨难时所应具有的品格,富于哲理,给人以丰富的想象和深刻的启迪。 

  导演要善于将剧本给予的符号,赋予最复杂、最大量化的多种属性,以便于不同社会阅历、不同文化层次、不同生活境遇的听众,从各自不同的角度理解戏剧的本质意义,因此,以上特别从复杂性角度谈了剧本的主题、人物、情节、风格四个方面,这是导演必须下功夫吃透的,以达到对作品了如指掌,我们对作品有什么样的认识,就会有什么样的感情,认识深化了,感情也会深化,这样,才能向演员提出中肯的、正确的指导性意见,才能在演员中建立起导演的威信,才能顺利完成二度创作任务。 

  第二部分,指导演播 

  首先是选择演员。演员选择的当否关系着剧目的成败,特别是主要演员的挑选。如果能做到,我主张建立演播人才库,培养听众喜爱的演播队伍,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选择原则: 

  1、根据剧本需要; 

  2、一切从声音形象出发; 

  3、具备演播功力和技能; 

  4、注重音色特征:演员声音气质要符合剧中角色的性格。有的演员适合演播抒情的、深沉的角色,硬要他演火辣辣的、硬郎郎的角色,加之演员可塑性不强,作品很难成功;声音要独具特色,避免音色雷同。所有人物音色都好听,未必有味道,用王进东的话说,有一两个“莎士比亚”放在其中,反而能起到“味精”的作用,因为在音色对比中,艺术形象会更加鲜明。 

  演员选定后,正式成立剧组,进入指导演播的阶段。 

  一、首先做好导演阐述。 

  导演经过剧本分析、心理酝酿和案头准备,以饱含着独特的个性思索和理解的审美方式和审美价值,向剧组全体演职人员进行导演阐述,俗称“说戏”。 

  1、依据剧本,说明作品主题、时代背景、人物关系、人物命运、核心事件、主要冲突、作品风格等; 

  2、依据导演创作思路,阐述有独特见解的创作意图和艺术构思,特别阐述从声音形象出发,通过声音形象塑造人物,通过声音形象构造画面的声音设计方案。 

  3、依据有关表演艺术的特性,安排角色,制定人物总表,设计人物小传,提出演播具体要求; 

  4、依据戏剧特点和广播听觉艺术规律,向音响师、音乐师提出音响、音乐设计预案。 

  二、重点抓好演播彩排。 

  演播是语言综合功力的体现,是导演创作最为艰辛的部分。导演要发挥自己的启发、示范、点悟、创新能力,调动和发挥演播者创作能力,进入演播状态。导演要把自己的全部创造,融化在演员的创造之中,常言道:“戏是排出来的。” 

  1、注重戏剧情境,追求演播真实感。 

  情境是情节和意境的提升。戏剧情境是一种假定性创作,是真实生活的再现,是一种艺术真实。这一点对广播剧来讲尤为重要。 

  戏剧情境的假定性与演播的真实感是相辅相承的两个方面,导演要引导演员理解并进入戏剧情境,演员只有深入规定情境中,用心体会人物的心理动机,才能准确把握人物,使演播具有真实感。而且应做到整个演播过程时时都应保持一种自在于情境之中的良好状态。 

  2、注重声音形象,追求性格鲜明性。 

  演播创作的焦点是调动演播者把自己化入角色,创造角色,塑造鲜明、生动、立体的人物声音形象。 

  在这方面,广播剧导演应着重把握三个方面:一是除注意人物的社会地位、文化修养、性别、年龄外,要特别注重人物个性化的塑造,突出鲜明的“这一个”;二是人物性格的变化不在于开局、结局有什么不同,而是要把握在全剧推进过程中,人物性格的成长轨迹,看人物性格是怎样发展和形成的;三是发挥广播剧特长,善于引导演播者开掘人物的内心世界。 

  3、注重情感投入,追求情感制高点。 

  情感是戏剧的生命,对导演和演员来讲,角色的情感体验是创作的核心问题。导演要以激情之火去点燃演播者的心灵,使之以真诚、真挚的情感去投入排练。目前,存在着不管情感怎样变化,人物怎样发展,演播只管照本宣科,为语言而语言,忽略人物内心情感的开掘。 

  我们知道,戏剧讲求冲突,戏剧冲突最终表现为情感冲突,戏剧冲突的极端化表现为戏剧情感的最大化,而情感的最大化也就是戏剧情感的高峰期。导演和演员必须不断追求、深刻体悟,并最终实现广播剧情感高峰期的体验,达到以情感人的目的。 

  4、注重人物行动,追求戏剧的节奏感。 

  戏剧行动在人物身上有两种存在形式:一是外部动作;二是有声语言。人物的外部动作在广播剧中由于听众看不到往往被忽略,语言缺少动作潜台义,音响没有给出动作提示感,造成全剧缺乏活力,节奏偏紧。有声语言是广播剧演播的重点,要十分明确有声语言本身就是动作,加强对白的行动性,对白不但要传达思想,而且要传达动作,使听众听出人物在干什么,什么表情状态,特别是人物表达语言的心理动作是我们应着力刻画的,以保持广播剧的戏剧节奏。 

  节奏是人物的灵魂,也是一部戏的灵魂。节奏由内部节奏和外部节奏构成,内部节奏要强调戏剧性强度;外部节奏要充分发挥语言、音响、音乐、解说相互结合的作用,使内、外节奏形成整体和谐运动。因此,我们要正确把握、通盘把握戏剧节奏。 

  5、注重演播技巧,追求语言高境界。 

  演播技巧包括语言停顿、连接、重音、语气的调节、声音的运用等方面。以语气为例,通常包含着各种语调,包括整个语句的高低快慢、轻重缓急、停顿连接等关系,因此,语气在演播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它关系到语言是否具有艺术魅力,关系到思想感情表达的如何,关系到能否实现演播的目的。目前我们有的演播者不大赞成“技巧”的提法,实践中更不认真运用技巧推敲语言,以为只要情绪饱满感情充沛,技巧就自然发生在其中了,没有在锤练语言的基本功上下功夫。 

  广播剧的语言讲究规范化,演播提倡运用普通话,追求语言的高境界。在讲究规范的同时,如何体现剧目的地域特色?四川台郭宏导演的反映地震灾区的儿童广播剧《篮球》的经验值得借鉴。剧中所有角色都说普通话,而用四川歌谣、四川山歌和少量的四川语汇来点染四川味儿,加之地震特定背景音响的运用,创造了全剧的四川地域氛围,收到了预期效果。另外,字的读音问题、读起来拗口等语言问题都要在排练中解决。 

  以上谈的是抓好演员演播采排需要把握的五个方面问题。 

  三、关键搞好全剧联排。 

  1、联排要在导演指挥下,注重全剧整体把握:在人物方面,既要考虑“这一个”人物性格的形成和发展,又要考虑他与周边人物的关系;在情节方面,既要考虑纵向发展的深度,又要考虑横向发展的广度;在节奏方面,既要考虑一场戏的节奏,又要考虑整部戏的节奏;在语言方面,既要考虑人物演播到位,又要考虑解说演播的贯通,以达到更好地把握全剧的目的。 

  2、联排中,每个角色都应更加深刻全面地体悟全剧,从中把握自己角色在全剧中的关系、位置、分量、作用,以便更有针对性的调整塑造自我角色,更好地服务全剧。 

  3、联排中,要注重细微之处的把握。在关注核心角色、主要角色的同时,还要关注配角、关注群众场面戏,使其各具特色,并在联排交流中,形成互补。捧紧了,使全剧“滴水不漏”,若有“漏水”(指联排中有问题的部分)的地方,哪漏补哪,满意为止。 

  4、联排中,演员一旦进入创作状态,会有新的意料不到的想法,这是创作向纵深发展的必然,应当格外珍惜,不要轻易放过这些即兴的、闪光的“精华”,只要附合主题,便可吸纳,特别是真实生动的细节创造,这样会增加作品的生机与活力。 

  5、联排中,要邀请音响师、音乐师参与,以找准语言“台阶”,安排音响、音乐进出位置,完善音响、音乐设计;邀请录音师参与,以为录音做必要的准备。 

  当联排到位、效果理想时,即可“趁热”投入录音。现在的问题是采排不完全到位,还有不如人意之处,就急着进棚录音,结果“带病”作业,甚至出现“硬伤”,影响了剧目效果。 

  第三部分,录音合成 

  广播剧的录音合成是艺术和技术高度结合的产物,艺术是根本,技术是保障。录音合成任务是在导演指挥、录音师操作、音响师、音乐师配合下,运用现代技术和声学条件进行科学制作,使广播剧在音响和艺术上达到尽善尽美。 

  一、投入录音。 

  录音严格讲是导演创作的真正开始,“是创作的唯一时刻”,是导演过程中,把剧本真正立起来的实现环节,行话说:“到了叫真章的时候!” 

  声音是广播剧的生命,广播剧是语言、音效、音乐三种声音要素的综合艺术,语言在广播剧中居主导地位。 

  1、激发演员。 

  在进入实录时,导演为使演员情感处于最佳的积极的运动状态,首先要唤起演员在排练中积累的对于角色声音形象塑造的所有感知和体悟,牢牢把握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性格特征,尽快进入特定情境,让演员和角色融为一体,同时应特别讲究方法,不要把弦绷得太紧,使演员失去了自我从容、充满激情的创作状态,这样才能很快找到准确感觉,融入角色之中,完成人物形象的塑造。 

  2、运用话筒。 

  广播剧的演播面对的是话筒,是录音间,是用语言在话筒前塑造人物,创作角色,严格说,是以声音为媒介的话筒艺术。话筒既是交流的对象,又具有表现景别(近景、中景、远景)的功能。恰当选用不同性能、不同型号的话筒,设计演播者在话筒前的不同方位,正确掌握调音台的使用方法,创造三维空间的距离感、纵深感、层次感、方位感,找准自我在话筒前的心理感觉,用生动的表现力,实现声音真实自然与美感的统一,做到语言干净、清楚、动人,产生“闻其声如见其人”的审美效果。 

  3、选择试录。 

  在正式录音之前,选择几个主要角色几个片断进行试录,做认真的、具体的“实战”指导。若有时间,在话筒前走一遍戏,试好声音则更好,同时结合做好话筒调试摆布和录音演练工作。 

  4、控制情感。 

  语言的音高、音调、音色无不具有表情性。实录中要讲究情感控制,当演员陷入角色情感之中不能超脱时,导演应理智地给予提醒。向内应满而深,向外需少而精,把握好感情表达的“度”,即“火候”,也就是说情感积蓄十分,表达达七分即可,广播剧可到“八分”。所说的“八分”,不能理解为单纯地提高音调,而是用心演播的真挚情感的自我投入,做到强弱错落、舒缓得当。现在的问题是有时夸张过分,显得不够自然真实;有时只注重自我音色美,情感外在,忽略了塑造人物性格美,我们应在音色美与性格美的统一上下功夫。 

  5、录好解说。 

  解说是广播剧语言的一大特色,在交代故事背景、勾连全剧情节、描述人物动作、揭示人物心理、描绘景物场面、突显主题思想方面都有其重要作用。解说分第一人称、第三人称、综合人称三种。在结合全剧联排的基础上,解说可单独进行录音操作,也可跟戏走,因为跟戏走既容易把握总的基调,又易于与戏的情感融合。 

  二、复制合成 

  复制合成是艺术再创作的过程,是前期成果的集中体现,是实现导演总体艺术构思和全面关照最终关键环节。 

  1、配置音响。 

  音响是广播剧的“第二语言”,音响的功能:交代环境、表现动作、连接场景、呼应情绪、揭示心理。一般为客观音响,如脚步声、倒水声、风声、雨声;有时也可设计主观音响,如放大的心跳声,起烘托人物内心情感的作用。音响还可用来组织情节。广播剧《沙狐》中就有这样一组纯粹用人物动作音响构成的戏剧情节: 

  “屋内,拉风匣声,老沙头的咳嗽声。远处隐隐传来一声枪声。老沙头猛地站起,推门声,门外鸡在觅食。老沙头进屋,关门声。远处传来更清晰的枪声,老沙头猛地跑出,撞门声。老沙头惊恐地向前奔去,群鸡惊叫声。”这一组由音响构成的情节,展现了老沙头心系沙狐,与沙狐生死与共的美好心灵。 

  还要特别注重音响的象征意义。这里以《地质师》为例。《地质师》剧中北京站的钟声音响寓意深刻,这钟声在这部戏中是时间和空间的交汇点,它把昨天和今天衔接起来,它把大庆和北京衔接起来。剧中的时间和空间都物化于这一典型音响,具有象征意味。一般的音响效果随语言录制时录制了,有相当一部分复杂音响需要从音响资料库选出(或外地实录),在复制中解决,如,狂风暴雨、山崩海啸等。 

  2、配制音乐。 

  恰当地运用音乐,使音乐与剧本情境、人物心态有机结合,可以强化感情色彩,丰富声音艺术的表现力,创造语言达不到的效果。配乐的素材可以是根据剧本需要专门创作的;也可以是从音乐资料库选择重新编配的,现在更提倡原创。配乐的作用:描述环境、烘托气氛;展示心理,塑造人物;推动情节,深化主题。 

  这里我们以喻权杰配乐的《马铁匠、冯鞋匠和他们的女人》(全国广播剧一等奖)为例从三个方面加以说明。 

  (1) 主题音乐的扩展 

  《马》剧主旨突出一个“变”字,主要描写改革大潮中人们命运改变后的阵痛和心理适应及转变过程。主题音乐是配乐中的核心部分,在交响乐中可称为主部主题音乐,是音乐中的“骨骼”。这部剧作中主题音乐选用了合成器模拟的笛声为主,不同时期选用不同配器来表现人物内心的变化。 

  例一:当马铁匠看到工会的人没有到自己家,而去了冯鞋匠的家,这位风光了一辈子的老劳模,突然心中一阵茫然,他说:“我要出去溜达溜达——”这时音乐选用了合成器模拟的笛子音乐,飘飘然地、空荡荡地从遥远天际飘荡而来,表现主人公内心的渺茫和不知所措。 

  例二:当马铁匠不接受离他而去现又突然回来的妻子秋兰时,音乐在推出模拟笛声主旋的同时,加进了模拟黑管的音乐,表现马铁匠的沉重心情,又加进了弦乐不稳定性的和声做衬托,表现马铁匠重压之下的惶惑和不宁。 

  (2)情感音乐的细腻 

  严格讲情感音乐是主题音乐的一部分,不过情感音乐不是主线音乐,而是副线音乐,是音乐中的“血液”,主要表现矛盾冲突后人们内心的复杂感受,是感性的、心灵的。 

  例一:当马铁匠感到自己不受重视后,冯鞋匠老婆大凤(当年马铁匠的恋人)来劝马铁匠时,马铁匠一激动把大凤给的鸡蛋糕打碎了。这时小提琴主旋强出,表现突然事件的爆发和主人公内心激动的情绪,然后跟进弦乐部分,表现马铁匠又恨、又痛、又无奈的复杂心情。 

  例二:马铁匠不堪重负昏过去之后,大凤和秋兰到医院来看他,他们之间融合了。如果说马铁匠昏过去是情节高潮,那么,他们在医院的融合就是情感高潮,也自然是情感音乐的高潮。这时用的是女声哼鸣,那轻轻的哼唱,像在呼唤,像在诉说,随着大凤一口一口地喂马铁匠,那温暖的音乐慢慢地弥漫到每个人的心底里,融化着每个人。然后紧接着哼鸣一转改为“啦”,显得很明亮,预示着光明的到来,同时,以弦乐为主的管弦乐全奏推上,像挡不住的春风扑面而来。 

  (3) 背景音乐的升华 

  《马》剧几次用了号子音乐,表现改革的艰难和时代前进的必然,并对音乐做了夸张式的处理,配合上铿锵有力的脚步音响,甚至将背景音乐直接推到了“前台”,背景音乐融汇在主题音乐之中,昭示着社会改革和时代进步的洪流不可阻挡。 

  3、形成体系。 

  通过现代广播技术手段,充分运用声音蒙太奇思维方式和表现技巧,完成剧目中语言、音响、音乐的创作,使对白、解说、音响、音乐各要素综合地、有机地、均衡地、和谐地、集大成式地融汇在一起,形成“合力”,使全剧构成完美的声音意象体系,产生声音艺术新的美感。 

  我们知道,优秀的剧目是集体的力量、合作的成果。在二度创作过程中,导演要与剧作者、演播者、音响师、音乐师、录音师、制作人等各方面人士打交道,导演在总体构思指导下,与创作体系各方面应做到精诚协作,默契配合。 

  导演是学问,导演是创造,导演是合作,导演是艰辛,导演是责任,导演是荣誉。导演是我们队伍建设、人才培养的重中之重。在当前导演人才青黄不接的境况下,祝愿我们的广播剧导演,在艺术实践中,都能锻炼成为有素养、高层次、具有个性风格的著名导演,为发展我国的广播剧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高坦同志让我从台长的角度补充谈谈怎样抓广播剧,对制作人有哪些建议。 

  任台长的十几年间,广播剧始终放在心上,抓在手上。主要抓两方面工作。 

  一是抓本子。本子是一剧之本。当时我们制定了“以现实题材为主,以创作为主,以本地特色为主,以短小精悍为主”的创作原则,生产的《地质师》、《马铁匠、冯铁匠和他们的女人》、《起飞的小鹤》、《月亮走、我也走》等剧目,都体现了这一原则。 

  二是抓队伍、抓人才。没有队伍谈不上创作,没有高水准的人才,谈不上生产高质量的广播剧。队伍方面抓四点: 

  1、抓骨干。王锐、王波、饶津发、喻权杰、李山等。喻权杰除配乐外,兼做导演,李山除演播外,兼做导演,王锐的音响、王波的音乐,也都是他们的拿手活。 

  2、抓配套。按制作体系、市场配套要求,编剧、编辑、导演、音乐、音效、录制、制作人配套成龙,还要做到与技术设备配套。 

  3、抓内外结合。重视调动社会剧本创作力量、剧目演播力量、社会评论力量,制定政策,使之为“我”所用。 

  4、抓思想品格。龙江人为人实在,我们这支队伍更具真诚品格。形成一种创作的艺术氛围:一说到戏精神头全来了,激情、灵感全来了,不管是自家的戏,还是兄弟台的戏,不干则罢,干就使圆了劲,干它个最好。关键时刻能和他们滚打在一起。记得1989年初的一天,为赶制参加全国评奖的广播剧《马铁匠、冯铁匠和他们的女人》,我和同事们在录音棚通宵达旦,指导剧目,体验甘苦。当剧目几经反复最后完成时,成功的喜悦使我们竟忘情地拥抱在一起。 

  我们这次到会的也有电台的领导同志,我建议也应在抓这两条上下功夫。 

  一是要有审视剧本的眼光,特别是选材方面,抓现实题材的,抓创作的,抓有地方特色的,从中小抓起。一剧之本非常重要,它关系到剧目的成败。必要时参与本子论证,参与修改,三遍、五遍都是它。 

  二是要有选择人才的眼光,对于多数台就是培养制作人,不一定都走龙江台“基地建设”的模式。 

  选拔培养制作人的方向: 

  1、对事业要有恒心。责任心强,眼光远大,勇挑重担;脚踏实地,任劳任怨; 

  2、对艺术要有爱心。热爱广播剧,肯于投入感情,力求精通各行当,成为艺术的“局内人”; 

  3、对领导要有诚心。坦诚为人,真心相待,体会领导意图,体现制作人的执行力,让领导信得过; 

  4、对社会要有宽心。尽情尽理,有公关能力、运作能力,势能相当,能为电台领导独当一面。 

  广播剧制作人是为广播剧的制作、播出、评奖提供资金并进行质量监督的人,是当前广播剧市场运作的一种必然趋势。制作人一般指一家电台领导指定的对广播剧制作规律相对比较熟悉的人,他们大多懂得广播剧的艺术创作,并负责统筹指挥广播剧的筹备和制作。福建台王宏、镇海台陈央、深圳宝安台牛金瓶等都是比较成功的制作人。 

  二度创作阶段,制作人的责任: 

  1、把好选定导演、演员关; 

  2、把好艺术质量关; 

  3、把好日程进度关; 

  4、把好经费支出关。 

  二度创作的过程是制作人和导演合作的过程,也是两者充满矛盾的过程,如在艺术质量、财务支出方面,有时针锋相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两者要按协议书办事,坦诚相待,为了一个共同目标,精诚合作,协商解决。制作人如能从排练到录制合成,全程都跟下来最好,有问题便于随时解决。 

  制作人在广播剧整个生产过程中,关键需把握五个环节: 

  1、论证选材方向,制定财务计划; 

  2、修改审定剧本,关注剧本质量; 

  3、参与成立剧组,监督制作流程; 

  4、监听演员联排,把握二度创作质量; 

  5、审听完成剧目,确保整体质量。 

  以上关于制作人的建议是对老孙、老熊发言的补充。如有不当之处,请各位指正。

责编:李奕 来源:中国广播网

中国广播剧研究会简介

  中国广播剧研究会成立于1980年,它是全国广播系统成立最早的社团之一。多年来,中国广播剧研究会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各项文艺方针、政策、积极开展工作,组织业务交流和理论研究活动,扶植各台进行剧目创作。从1984年开始,组织创办了全国广播剧评奖活动,对中国广播剧事业的繁荣和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
  目前,研究会会员台80余家,每年定期搞评奖、业务研讨、节目交易活动,并出版专刊、开办独立网站。

联系我们

中国广播剧研究会联系地址
邮编:100045
地址:北京西城区真武庙二条真武家园二号楼三单元107室
电话、传真:010-86096439
电邮:xiaochen007@vip.sina.com
网址:www.zggbj.com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86093114 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