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 经济之声论坛
 英语之夜
重要通知
    经济之声推出十一特别节目 附:节目表
常常谈常常新
C:\Documents and Settings\Fantasy\桌面\小学生领工资120-65.jpg
    在某小学有一个“班级银行”,每天,学生们都从班里领“工资”。小学生领“工资”合适吗?
MORE....
在线调查
    
      
您现在的位置: 经济之声 >> 常常谈常常新
财富健康:亲属器官移植—器官移植发展的重要里程
中广网 10月25日 17:11
    

    器官移植是通过外科手段将他人的具有活力的器官或部分器官移植给病人以代替其病损的器官的手术。从供体不同分为尸体捐赠和活体捐赠,对于亲属器官捐献移植的由来,《财富健康》节目主持人陈浩采访了解放军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主任医师。

 

    石炳毅:亲属器官移植是活体移植的一个范畴。

 

    国内外开展器官移植,特别是肾脏移植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大约半个世纪。应该说最早的肾脏移植,不管是国外,美国,还是中国,都是以亲属活体移植开始的。美国是一对孪生兄弟,中国也是一对孪生兄弟——亲属之间的供肾。

 

    由于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越来越多,等待移植的病人越来越多,特别是有了人工肾和血液净化技术以后,很多病人都长时间的存活下来。但是长时间的透析对病人的生活质量影响很大,而且花费也很高,所以人们在透析一段时间以后,都主张也都愿意接受肾脏移植。这样供体就越来越少,因为由原来的亲属提供供体这是很少一部分接受的事情,因为这里头也有很多的障碍。尸体捐赠更是受到限制,最近这几年发展得很快,可是尸体捐赠毕竟是有限的。就说我们现在国家有十几万的肾移植患者,尿毒症的患者等待移植。可是能够成功移植的只有四、五千的情况,远远满足不了大部分病人,他们得不到救治。所以最近这几年亲属移植或者说活体移植越来越被人们重视。

 

    主持人:国际上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呢?

 

    石炳毅:亲属移植在国际上做得最好的是美国。

 

    主持人:对于国际上,尤其是美国活体亲属器官移植现在已经超过了尸体供体的器官移植的情况。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上海复旦大学器官移植中心的朱同玉教授一直都在追踪。

 

    朱同玉:从上世纪90年代以后,美国器官移植每年基本维持在12000例到13000例。在2000年以前,一般来说,亲属器官移植能占到40%到50%;到了2000年,亲属肾移植总量突破了6500例,一举占领了52%的份额。亲属移植首次超过了尸体移植的数量。到了2005年亲属移植量就更多。美国一个著名的器官移植中心,每天都有亲属器官移植,一年一个中心达到了300例左右,所以是相当大的一个数字。而我们国家现在还不到4%。

 

    主持人:亲属活体器官移植的兴起,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由于供体器官的缺乏,另外它自身也有着独特的技术优势。

 

    石炳毅:活体供肾相对于尸体供肾来说,确实有很多的长处。

 

    第一、活体供肾和受肾者之间因为是亲属关系,所以在血缘上是相近的,这样手术以后排斥反应发生的几率和排斥反应发生的程度都要低,这是从免疫学的角度考虑。

 

    第二、对于活体供肾来说,比如我们医院等肾的已经超过两年的都有不少,都等不上,没有那么多供体。我们现在在排队的有140多,什么时候能做完,我们不知道,我估计一两年是做不完的。所以在等待的名单当中还得有两年以上,还要花费不少钱,生活质量很低。如果是亲属供肾的话,我们可以选择时间尽早安排手术。

 

    第三、活体供肾是从同一个手术室,比如从我们手术室第二个手术间取活体供肾,那边已经做好了准备,第三手术间我就给他做移植。这边取下来端过去就给那边做上了,这里头的热缺血时间和冷缺血时间,这些都是对手术后恢复不利的因素就大大的缩短了。想想我们如果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取趟肾回来的话,有的时候要20多个小时,当然不都是那样的,最短的也有十几个小时或者有好几个小时。这种情况冷缺血时间对于病人术后恢复是不利的,短期之内可能会看到病人进入少尿阶段恢复比较慢,实际上他的长期生活也会受到影响。

 

    第四、从亲情这个角度上,就是从正面理解的话,一个家庭当中一个人生病了,另外一个健康人捐出一个肾脏去帮助他,这充分体现了家庭成员之间的爱和对社会的影响。

 

    最近,我做了一个亲属活体供肾,是帮助海军总医院做的,这个孩子是个军人,他本来可以等着肾源,但是可能等的时间会长,他急于参加工作,他们家里的好几个人,包括姑姑、舅舅、叔叔、表兄弟姐妹都原意给他献肾,都去进行化验配型,最后选择了他姑姑。他姑姑和他配型比较好,要求特别强烈,我们说满足她吧,做完了效果很好。这样一来,包括没有献肾的那些人,包括他们家其他和他血型不合的人,对于和他周围的人,所有和他有亲情的人当中都有一个好的影响。

 

    他们都说人和人之间,只有我们亲人才能做到在生死的时候,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可以付出很大的代价去帮助你。这是从供者的角度来说。

 

    从受者来说,当然他也感激不尽,我恢复健康以后我怎样用我的爱,去善待我的亲人和周围的人。

 

    主持人:对于亲属器官移植,很多人担心会对提供器官者造成健康伤害,其实,这种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危险和不利的影响有,但出现的机会是极低的。

 

    从我们对丁正柱的采访中了解到,对于正常人、健康人,只要他对侧的肾是健康的,应该说捐献一个肾,对本人影响就不是很大,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影响。

 

    我国著名医学专家吴阶平院士在早年因为肾结核的原因曾经摘除了一个肾,现在已经是90多岁的高龄了。可见从20几岁到90岁,一个肾伴随他度过了漫漫的、精彩一生的大部分时间,现在依然十分健康。

 

    要让大家认识到亲属器官移植有着这么多的优势,改变“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传统观念,还需要太多的改变。 (2005年6月20日《财富健康》播出。文:陈浩)

来源:经济之声    责编:魏淑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