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项目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教育新闻
  外语培训
  IT培训
  技能培训
  留学海外
  公立学校
  民办学校
  考试辅导
  远程教育
  求职招聘
  会员学校
 
 
     名师名校

  北京东方研修学院坐落在东方大学城北区,教学资源完善,环境幽雅,设备先进,交通便利,是大学城众多院校中唯一一所由东方大学城自行举办的高校,因此在教育资源的利用上具有独特的优势。... 更多...
     网站链接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网
中新网
千龙网
北方网
  您的位置 > 教育频道
 
省党校违规发文凭 海南查处文凭"批发"大案

中广网  06月16日 12:55

   中广网北京6月16日消息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6月上旬,海南省省会海口市,海南省党校主教学楼入口,一张特别告示引人驻足:从5月10日开始,受海南省纪委委托,海南省审计厅对该校原常务副校长叶某进行5年任期财务审计,并随时接受群众来访。

  更引人关注的是:今年1月,从1998年8月以来一直担任该校常务副校长(正厅级)的叶某突然被免职。形势很快急转直下。4月,叶某因涉嫌收取贿赂、纵容该校乱办学的违法违规行为被“双规”,海南省党校成人教育部负责人方某、学员管理处正处级干部符某等多名涉案人员同时被“双规”。

  这一系列干部处理事实的背后,是令人震惊的文凭“批发”案———直至案发,承担严肃的党政干部培训工作的海南省党校,已违法违规发出数千张文凭。

  记者最新获悉,海南省纪检监察部门日前已成立专案组,就波及全省的海南省党校乱办学倒卖文凭牟取私利问题展开全面调查,并派出专人奔赴各县市核对乱办学涉及的具体人数。

  目前已经查明的乱办学费用去向是:省党校成人教育部负责人方某交出375万元、成人教育部管理人员符某交出42万元、两个本科学历班的班主任分别交出30万元和20万元的劳务收入、在合伙办学中分得利润的海南省澄迈县县委组织部的一位办公室主任交出30余万元。内幕正被层层剥开。

  一个在职教师的举报和59名老干部的良知

  从2002年初开始至今的两年多时间里,是一个人的孤胆举报,加快了海南省党校“文凭批发店”被曝光的进程。

  刘新宜,法学硕士,海南省党校法学教授。1999年,学校有关部门乱办研究生班并拉他入伙,他不愿同流合污,结果遭排挤被停课,直至与办学者完全走向对立,愤而举报。两年多来,他顶着巨大的压力,锲而不舍地向学校领导谏言,给中央和省里的领导写信,并留心搜集有力证据。

  因举报引发嫉恨,他被没收钥匙,从办公室扫地出门,直至被剥夺工作岗位,被免去研究所副所长职务,近3年时间无课可上。多次获得国家级学术成果的他参加“省优专家”评选,在校内就被否决。被举报人在学校内部散布谣言,几个举报对象利用职权强行评定他工作“不称职”。

  2003年12月的一天,刘新宜在办公室遭到报复,被他举报的海南省党校成人教育部负责人方某带着两个打手将他抱住,一阵毒打,他的鼻梁被打断,衣服被撕成碎片,幸亏周围的同事及时劝阻,才没造成更大的恶果。方某还叫嚣:要杀掉他的全家,斩草除根。警方就此展开调查时,现场目击者没有一个人敢于作证。

  两年多来,刘新宜一次次在希望和失望之间忍受着煎熬。每一次,有关领导都会很认真地告诉他,你反映的情况属实。但由于近年相关领导更迭频繁,往往事情调查到一半,领导一调任,便嘎然而止,一切举报程序又要从头开始。

  因举报而闻名校园的刘新宜,同时成为因分赃不均而心理失衡者的倾诉对象。那些惊人的内幕,本来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可能永远见不了阳光。

  一位办学者透露,按照办学负责人方某最初跟他“六四分成”的口头承诺,他在海口市负责招收并承包管理700多名学生,应该有100多万元的劳务收入,但贪财的方某只给了他20多万元,而给别人的最多达到30多万元,这让他心理无法平衡。根据这位办学者提供的情况,海南省党校成人教育部的本科学历班共有9个,除去班主任的劳务收入之外,据估算,每个班级为负责人方某创造的利润都接近100万元。

  2003年底,刘新宜的努力得到海南省党校59名离退休干部的大力支持。老干部们不顾年迈体衰,四处奔走,调查核实事实,最后集体向海南省纪委举报,终于使反映省党校乱办学问题的卷宗摆到了有关领导的案头,并优先办理。

  一个与县市主办者利润分成的招数和满天飞的“研究生”帽

  在全国30多家省级党校中,因没有正规的研究生学位点、不具备单独招收研究生和颁发研究生文凭资格的学校大约占三分之一,海南省党校就是其中之一。但凭着对“研究生文凭市场”巨大空间的“敏锐”把握,在金钱的诱惑之下,海南省党校的一些人却无视国家政策规定。

  1999年6月18日,海南省党校拿到了一纸批文———可以颁发研究生毕业文凭。关于这个批文的“说法”是:考虑到海南省青年后备干部培养的实际需求,要与某名牌大学联合举办研究生班。在这一“说法”的遮掩下,海南省党校在专门提交给有关部门的《请示》中称:学员学业完成后争取由主办大学发毕业证书,如果主办大学不能发,则由省党校发毕业证书。

  按相关规定,他们打报告“请示”的部门,无权批准研究生文凭颁发权。但是这个“请示”仍然得到了违规的“批准”。国家政策的底线就这样被悄悄突破。

  学费每人每年7000元、教学资料费每人每年300元、报名费300元,还有考试费、补考费、论文答辩费等等,不一而足。在海南省党校具体承担办学任务的社会办学部的报名点,金钱滚滚而入。首次招生就突破了上级规定的40人的限额,实招160人。

  2001年,海南省党校招收研究生最多,达到500人,这一数字与海南省人口的比例创下了全国党校系统招收研究生的最高记录。

  只要交钱,招生的条件可以一次次放宽。“必须本科毕业、少量有国家级荣誉的可放宽到大专”变成了以大专学历为主、甚至没有学历记载;“必须是副处级以上干部、部分优秀科级干部”变成了以科级干部为主,或者没有任何级别。

  这个“文凭批发店”“第一分店”开张后的红火很快诱发了开办“连锁店”的利益诉求。

  在海口本地的招生显然不能满足省会之外招收学员的要求,在海南各县市的分教学点,“校外连锁店”从2000年开始诞生。海南省党校与县市的主办者实行利润分成,这一招的直接效果就是2002届招收研究生数达300人。

  许多基层干部由此脱胎换骨,披上“研究生”的光环,憧憬着未来更美好的仕途。众所周知,在地方组织部门选拔干部的标准中,“研究生”是个份量很重的砝码,在一些地方,同等条

  件下,是不是“研究生”,有可能会成为最后能否胜出的关键性因素。还有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实是,党校学习的费用,许多是公款。

  在海南省党校校内,社会办学部如此财源滚滚的势头,引起了艳羡。

  在与学校主要负责人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该校社会科学应用研究所也从2001年开始,办起了党校研究生班的“校内连锁店”。

  与“第一分店”开办时毕竟还有个地方批文相比,这个“校内连锁店”一出生就是个“怪胎”———只是海南省党校个别负责人点头同意,连“校党委领导班子集体讨论同意”这一最基本的程序都没有。

  这个班的报名者在当地媒体上看到的招生广告称,学员“修完各门课程,考试及格后,颁发研究生课程结业证”,但到了报名点,每个学员拿到的招生简章上却又神秘地添上了一行令人心动的“手写体”———增加半年学习时间、缴纳2000元,颁发海南省党校研究生毕业证书。

  这个班一次就招了110人,并在头一年就实现了在基层县市的扩张。

  该班海南某县的学员名册上,囊括了税务局局长、土地管理局局长、公安局副局长、供电公司经理、烟草公司经理、乡长、镇长……一个县近40个乡镇和科局的头头几乎被“一网打尽”,包括3名没有任何学历的局长。

  根据相关规定,这些人中只有3个符合国家研究生班的报名条件。据知情者透露,报名时只凭学历复印件即可。

  收了学员们交来的白花花的银子,要回报“真金白银”的文凭,这对来路不正的办学者来说并不容易。2001年8月就“毕业”的研究生班学员,等盖有校长大印的毕业证书,就整整等了一年。因为听到了有关乱办学的举报反映,2001年在任的一位兼任海南省党校校长的省级领导没有同意在毕业证书上盖校长印,直至他离任。

  但最终还是有缝隙可钻。2001年底,一位新调任的省级领导兼任校长,2002年4月调离,新任校长一时没有到位。趁着这个空档,在原校长离任4个月之后的2002年8月,研究生班的第一届毕业生如愿以偿,他们的毕业证书上赫然盖上了离任校长的大印。原本非法和难产的毕业证因三个朱红的手写体大字,最终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一个“不能断了财路”的目标和公开作弊的本科生考试

  与非法颁发研究生毕业文凭相比,举办本科学历教育班本是海南省党校作为省级党校“持证经营”的正当业务。但政策的原则和具体规定被抛弃之后,结果依然是:乱!

  2001年初,海南省党校成人教育部经该校一名主要负责人的个人首肯而成立,负责本科学历班的招生和管理,这个毫无监管的学历班从此信马由缰———

  违反党校本科班招生对学员的学历规定,从高中、中专生中招收大批学生。其中,海口市、海南省直单位的学员中学历不合格者约占60%,其它市县比例最高达80%。学员通过两年半的业余学习,越过大专阶段,直接领取本科文凭。少数管理不严的教学点甚至招收了一些初中生。

  班级教学管理废弛,招收大量插班生。有的在一个学期后、有的在一个学年后、有的甚至在三个学期后入学,一些教学点的插班生甚至远远多于正规生。

  一位负责上课的老师反映,学员平均到课率只有20%,有的学员一天课也没上,照样毕业。但一到学期结束考试时,考场上便一片混乱。一位监考教师向记者反映,学员们普遍公然将书本带到考场,班级负责人看在眼中,却不支持监考教师按照规定治理,原因是“不能断了财路”。

  在一个考场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一位考生低头抄书抄得腰酸,要求监考教师同意他把书放到桌子上抄,省点事。在地方教学点,从海口派出的监考官一到考场,就会被当地办学负责人和学员们拉出去喝酒、聊天。

  发展到后来,学员们考试时连书也懒得带了,要求办学方提供现成的考试答案。这些由教师提前做好的试题答案复印件,成为办学者新的生财之道———每页纸售价10元。

  考试的门槛如此之低,仍不能保证所有人都顺利通过。补救的办法还有:直接在试卷上改动分数,在成绩单上记分时高抬贵手,总之是确保人人合格、个个过关。

  这种违规办学的结果是,从2001年初到2003年3月被叫停的两年多时间里,本科学历班“经营范围”波及海南全省各县市,迅速将学员数扩充到5000多人,获取了比研究生学历班更大的利润。可以列举的一份收入清单如下———

  收取学员的学费至少每人6000元,总额约3000万元,其中包括:两年半时间共5个学期,每个学员每学期学费1100元、杂务费200元、论文费从450元到600元不等,还不包括插班费(插班需要付出高价)、补考费等。而支出总额最多不超过1300万元,其中包括上交省党校约500万元和教学成本800万元。两者相抵,1700万元的收入落入具体办学者的私人腰包。

  一次涉及人数众多的核查和“文凭批发”给当地遗留的问题

  20多名党校学员用中途愤而退学的行动表达了愤慨。

  这些学员告诉记者,他们在高考制度恢复之前参加工作,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很想在党校找回学习的感觉,但他们看到这样的学风、这样的教学管理和办学者的惟利是图,非常失望。

  按照国家规定,省党校本科毕业享有与国民教育系列毕业的同等效力,但海南省党校本科文凭的信誉度在当地已大打折扣。

  海南省邮政系统职工是省党校学员大户之一,党校滥发文凭的内幕在当地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一些只有初中毕业的职工两年一过便摇身一变成为“本科大学生”,让单位的同事和领导都无法相信。为了严肃学历管理,海南邮政系统2003年专门颁发了关于学历认证的文件,规定对党校的文凭一律严格审查,并特别强调:对不符合报名条件参加学习的学员,文凭不予认可。

  据记者了解,专门颁发类似文件的部门在海南省直系统和海口市还有数家,这些单位的人事部门负责人说,颁发这样的文件实在是被逼无奈,因为拿着这种“注水”文凭的人实在太多。

  海南澄迈县是乱发文凭的重灾区,与省党校联合办学的该县县委组织部一位干部目前已因违法被“双规”。2003年,两位报考当地公务员的省党校本科班毕业生非常“委屈”地来到母校,拿着毕业证,要求能再给出“证明其有效”的文件,令人啼笑皆非。

  据负责查办此案的海南省纪委一位干部透露,目前专案组最大的精力就放在核查到底有多少人拿到了滥发的文凭。从目前核查结果看,已被“双规”的几个办学者交代的数字显然与事实有出入。而等到事实基本查清后,这批文凭的认证和处理,是一个更大的难题。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肖芬
 
  相关链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