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千年文脉 儒家精神 高山仰止的嵩阳书院

2018-11-21 17:07:00来源:央广网

  在河南的中西部,有一座名山伫立在中原大地,这座山就是被誉为神岳的中岳嵩山。嵩山在五岳之中有着显赫位置,自夏代以来,嵩山不仅被历代帝王将相关注,而且也成为文人墨客、高僧名道、达官贵族云集的地方,他们在此或祭祀封禅、或寻根朝圣、或吟诗作赋、或讲经论道、或登山赏景,均留下了众多历史遗迹和千古绝唱。

  嵩山主峰名唤峻极峰,当年武则天曾经登峻极峰举行了盛大的封禅活动,登嵩山封中岳,以示大功告成,改嵩阳县为登封县,自此登封的名字享誉九州。就在巍峨的峻极峰下,有一个古柏参天,竹林掩映的斯文去处,便是被誉为中国四大古书院之一的嵩阳书院。

  嵩阳书院的前身并不是书院,北魏孝文帝太和八年(公元484年)初建时候,是一个佛教的寺院,名叫嵩阳寺。到了唐代,这里又成了一个道教活动场所,名字也改为了嵩阳观,后来名字改为太乙观。一直到五代时,嵩阳书院又一次华丽转身,成为了一个传播儒学、读书所在,改建为太乙书院。

  北宋年间,朝廷采取“佑文”政策,重视文治,嵩阳书院的重要性得到了进一步的凸显,宋仁宗亲自赐名嵩阳书院,至此,嵩阳书院在赵宋王朝的支持下,步入一个鼎盛的发展时期。宋代新理学的创始人程颢、程颐兄弟都曾在嵩阳书院讲学,除此之外,司马光、范仲淹、李纲、朱熹、范纯仁等大儒也都曾在此讲学。可惜的是,嵩阳书院在明末毁于兵燹,一蹶不振,直到清代康熙时又重新修建。如今的嵩阳书院,经多次增建修补,基本上保持了清代的模样。

  嵩阳书院里的大门外有一通唐碑,是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唐天宝三年(公元744年)刻立,名字叫《大唐嵩阳观纪圣德感应之颂》,碑制雄伟,世所罕见。此碑是我国现存最大的唐碑,由基座、碑身、碑额、云盘、碑首五部分组成,高9.02米,宽2.04米,厚1.05米,重达82吨。碑文由裴迥篆额,李林甫撰文,徐浩书丹,记述了嵩阳观道士孙太冲为唐玄宗炼丹的故事。徐浩虽是颜真卿的老师,但他的隶书却并不多见,碑文为隶书,一丝不苟,洋洋洒洒,总计1078字,点画圆润,结体秀美,字形舒展,仪态优雅,和汉代隶书有着很大的区别,是唐隶的代表作。此碑保存完好,字迹清晰,虽然经过了1300年的风雨,依然伟岸挺拔,让人叹为观止。

  书院大门的匾额是乾隆御笔题的四个大字:“高山仰止”,黑底金字,彰显了嵩阳书院的地位。乾隆高寿,人勤奋、好书法、喜作诗、常出游,多少经典法帖、著名景点都有他的墨宝。作为儒学重镇的嵩阳书院也不例,除了门上的匾额,书院里还有一通乾隆御制石碑,碑稍残。字是行书,学赵松雪,可惜乾隆一辈子连结体也没搞明白。其实,鉴定一个地方是不是著名的人文景点很简单,就看看有没有乾隆的题字就知道了。

  进入嵩阳书院,最奇的是院里两棵汉封古柏树,相传是汉武帝刘彻登嵩山时候册封的“将军柏”。大将军柏”树高12 米,胸围5.4米,冠幅16米;“二将军柏”树高20米,胸围13余米,冠幅19米。树干下部已糟朽洞穿,南北相通,能容五六个人。这两棵传奇的柏树阅尽了人间沧桑,傲然着苍老的躯干,伸展着绿色的枝叶,展示着生命的不屈。

 

  2000年前的西汉元封元年,汉武帝刘彻游历途径此地,当年的柏树规模就已经惊人了,武帝惊诧之下,册封为“将军柏”。据专家考证,这两棵柏树是原始柏,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柏树,能保存到现在,实属奇迹。明书法家王铎有诗为证:“嵩阳观外柏三株,汉帝遗封今记无?翠霭尚留龙驭远,青天时有鹤群呼。年深饱历风霜色,世渺全荒玉检符。欲问兴亡千载事,不知人代几荣枯。”

  

 

  嵩阳书院是五进院落,分别是山门、道统祠、讲堂、先圣殿和藏书楼。近代以来,书院一直是学校,曾是登封教师进修学校、嵩山村小学的所在地,上世纪80年代,随着旅游热的兴起,才将学校迁出,重新翻建、增修,除了山门上的匾额嵩阳书院四字为集苏轼外,其余每进建筑的匾额均有当代河南书家书写,出自陈天然、王澄、周俊杰等先生手笔。山门上集的苏字,当是出自东坡的《天际乌云帖》,然集者过于强调转折、圭角,字形拉长,苏味倒不是那么明显了。山门下廊柱上有一幅楹联,内容是:“近四旁,惟中央,统泰华衡恒,四塞关河拱神岳 ;历九朝,为都会,包伊瀍洛涧,三台风雨作高山 。”内容虽好,但字却有问题。字是行书,款为乾隆御笔,然细看字迹寒伧、有村夫之气,结体用笔都不对,极不可信。

  

 

  嵩阳书院自身保存的碑碣除《大唐嵩阳观纪圣德感应之颂碑》外,较著名的有东魏《中岳嵩阳寺碑》,碑首雕有六条盘龙和佛像,龙爪纽结成一个拱形龛,龛内浮雕独佛一尊,碑阴雕刻佛像12层,共97佛,其雕工精细,布局匀称,为嵩山石刻所罕有。道统祠东侧有宋元符二年的《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经》经幢,六面有文字,字迹端庄而不失灵动,有别于常见的宋人书法。

  

  书院东西两旁的侧廊里,有北齐至民国年间石刻62品,其中北齐一品、唐代一品、宋代7品、明代15品、清代26品、民国3品、年代不详者9品。尤其北齐造像,书法天真烂漫,别开生面,犹可宝之;另有几方明代的墓志盖,玉箸篆书,装饰感很强,虽是民间之物,却也珠圆玉润,十分可人。

  

  东侧碑廊有康南海行书“育英学社”四字,可谓真力弥漫,霸气外露,当是康晚年榜书力作;紧邻康书还有一道冯玉祥的誓师碑,大白话、馆阁体,与平日所见冯氏隶书大有不同,很有奇葩之感。西侧碑廊尚有落款为黄庭坚的行书横卷,结体与平时所见黄体大有出入,疑为假托山谷老人之名。

  

  漫步在嵩阳书院,游人如织,早已不见当年的书声朗朗的景象了。夕阳西下,静静地看着那直入云端的柏树和逐渐隐在暮霭中的瓦舍,那些莘莘学子们青灯黄卷、书声朗朗的苦读画面,慢慢就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编辑: 方婧

千年文脉 儒家精神 高山仰止的嵩阳书院

嵩山在五岳之中有着显赫位置,自夏代以来,嵩山不仅被历代帝王将相关注,而且也成为文人墨客、高僧名道、达官贵族云集的地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