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不在书店:“不在”与在,美都在那里

2017-09-14 14:18:00来源:福建日报

围城书店不起眼的招牌,在周围餐馆发廊的包围下很难辨认。加上周围施工修路的缘故,一个下午也没见顾客上门。本报记者

  围城书店不起眼的招牌,在周围餐馆发廊的包围下很难辨认。加上周围施工修路的缘故,一个下午也没见顾客上门。本报记者 王毅 摄

位于厦门华新路的“不在书店”,静静地开在老别墅里。本报记者

在泉州风雅颂书局,辟有专门的咖啡吧。

独立书店,城市里的风景线(上)

  在泉州风雅颂书局,辟有专门的咖啡吧。 连真 摄

  从去年以来,实体书店的生存危机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统计数据显示,10年来,全国一半的民营实体书店已被迫关门,思考乐书局、风入松、光合作用书房等多家知名实体书店都已经消失在城市地图中。

  但在一些城市的大街小巷,还藏匿着这样一些书店,或在闹市中营造一份清雅,或坚守严肃的人文风格,或只卖特色的小众图书,他们,被称为“独立书店”。从本期起,文化视野将带您关注我省不同类型的独立书店,感受他们的“独立精神”。

  福州围城书店

  围城内的守望

  本报记者 李艳 实习生 毛翊君

  围城书店很难找,用“犄角旮旯”形容它的位置一点不过。

  从福州新广电中心大楼边的一条小巷走进去,穿过一条正在施工的土路,在金星四季花城小区门口一排的食杂小店中,围城书店显得格格不入。

  虽然周围环境与人文氛围相差甚远,书店里却是令人意外的清净、雅致,店主杨志民一边介绍店里的旧书,一边将与书有关的故事、书店的坚守,娓娓道来……

  杨志民是漳州人,看上去书卷气浓郁,虽然经营的是一家文史书店,却是一个福州大学毕业的理工生。因为身体原因,杨志民适应不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所以好几年,他都是“混迹”于福州各个书店,“打打工,读读书,书店里宁静的氛围很适合我。”

  想开一家书店的想法,就像一粒种子,很早就埋藏在杨志民心中。去年,在一群书友的鼓励下,杨志民决意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在我看来,这些书都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新与旧并无关系,而且旧书还别有一番味道。”

  经过大半年的筹备,围城书店在今年元旦开张。由于店租的原因,杨志民最终选择了这个偏僻的位置,“旧书细谈犹多味,佳客能来不费招。”杨志民将这两句话作为店里的招牌。

  围城书店有5000多册的图书,有国学古籍专柜、福州史料专柜、文史图书专柜,除了一些出版社的库存新书,大多是旧书。还有一个和书有关的书的专柜,摆放着《隐之书》《查令十字街84号》《嗜书瘾君子》等等。一排排古朴的书柜,一本本泛黄的旧书,浓浓的人文气息,仿佛将人带进悠长的历史,再浮躁的心都能在这里宁静下来。

  “这本是民国时期中华书局出版的初中化学教本,还有一本商务印书馆上个世纪30年代出版的《盘尼西林》,这是1978年版的《闽都别记》。”这些旧书,都是杨志民精心淘来的,很多都是孤本、绝版。

  图书的选择,主要是根据店主自己的阅读品位,但是在经营书店的过程中,杨志民以书会友,知道了更多关于“书”的故事,结识了很多爱书懂书之人,让围城书店的存在,承载了更多的意义。

  “书店刚开的时候,冷冷清清,在我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位女士,看了店里的书之后,赞不绝口。鼓励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杨志民说,这位李女士的母亲和林徽因是堂姐妹,“她给我讲了很多福州近代文化名人的故事,让我对福州的文化底蕴有了更深的了解。”

  杨志民说,他在店里还不定期举办一些文化沙龙,请来好友相聚,几杯清茶,品书论道,大家可以为一个话题争得面红耳赤,这种氛围,才是一个书店的乐趣所在。

  “所以我向来不愿意说书店是个卖书的地方。因为开书店之前,我就知道独立书店生存的难度。”杨志民说,“现在书店的生存还是很艰难,目前经营勉强维持房租等开支,有时候生活费还有点困难。”

  杨志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以书店现在的地点,想要有流动的顾客走进来,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书店的顾客主要是以前认识的一些书友,以及少许慕名而来的人。

  即便如此,杨志民依然对将来充满了憧憬,他兴致勃勃介绍起将来的打算和梦想,“以后,我希望能有更多的福州史料图书。让所有想了解福州历史的读者都能找到他们想要的书。”杨志民大手一挥,“至少靠西的这一排书柜都是。如果能有懂茶懂咖啡的朋友,能和我一起经营,让书店的面积能更大些,环境更好些,那就更好了。”

  “文化学者陈诏先生说,旧书业在城市中是一个不起眼的行业,但它代表着这个城市的文化品位和历史积淀。如果没有旧书店和旧书摊,即使高楼林立,富丽堂皇,也只像一个浅薄的暴发户,缺乏内涵,是得不到别人的尊重的。”杨志民说,“福州,这样一座城市的确需要一家专业一点的旧书店作为其文化底蕴的一种外在体现,这样一座城市也应该养得活一家有特色的旧书店。所以,我还是有信心将围城书店坚守下去的。”

  微评

  @何况止止壶天 (作家何况)

  在福州停留一晚,饭后,有邀唱歌的,有约喝酒的,但我还是决定去逛书店。在经营文史旧书的围城书店,购得79版《鲁迅回忆录》等,这家书店好书不少,店主杨先生热情平和,若非明日还要去平潭,这几本书肯定不能让我收手。

  厦门不在书店

  “不在”与在,美都在那里

  本报记者 周思明

  这是一家刚落地就“美”得惊动了厦门的独立书店。

  书店在中山公园西边的一处老别墅里,藏得不显山不露水。顺着门牌号一路摸过来,刚进大门,就被院子里的郁郁葱葱撞了个满怀,各样植物在这片院子里错落层叠地生长着,藤蔓爬满了围栏,在院子里的木板平台和桌椅上筛出斑斑的光阴。

  书店是幢3层楼的米色别墅。推门而入,七月的暑气被挡得干干净净,书把一楼的空间堆出了狭窄的意味,但摆放得井然有序,加上老房子特有的奢侈层高,徜徉其中毫无局促感。

  来的时候,书店正举行著名作家马原的签售会,活动是在书店的顶层举行,不大的一间厅,却布置得有模有样,话筒、音箱、条桌、主持人、背景海报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单独的嘉宾通道。活动完毕,老板麦子居然又变出了一大桌的自助简餐。

  当在场的人被告知麦子以前是从事设计工作后,一切的安排才显得理所当然。很明显,从“不在书店”的一草一木到整个运营模式,麦子早就在心里打磨了无数次。

  书店的文案和视觉策划很能说明问题。麦子说,书店店名源于之前先确定的英文名“Once”,而曾经的一切,当然“不在”,他也开始围绕这个玄乎的店名大做文章,其中就包括偷偷拿走了“不在书店”LOGO中的三个点划,还在店里内墙上写了一行字“Vivien isn’t here”,他还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客人就是这位“不在”的Vivien。

  不在书店目前的存书量1万多册,看似不多,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里几乎每本书都是经过挑选的。在书店中找不到畅销的成功学书籍,但奥威尔的小说《1984》却能翻出八九个版本,麦子说,“独立书店,选书也要有独立精神”。

  麦子准备明年将藏书量扩充到3万册左右,把整个3层别墅堆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书店就仅仅只剩下书。“图书、花房、咖啡、简餐、民谣、肖像”书店招牌上这几个词在麦子眼里,都是书店不可或缺的部分,因为书店其实是人们交朋结友的空间、约会地点及周六晚上无所事事时的藏身之地。

  站在不在书店内,就可以强烈地感受到这个气场,安静的屋子里没人说话,但每本书每张沙发都在挽留你吃个午饭,再一口口啜掉下午的时间。

  “书店帮助当地的人们创造社区。人们可能觉得他们可以生活在网络上,但是事实上他们住在真实的小镇上,实体的书店能让这些地方变得更富饶”,这是麦子在介绍书店理念时,转述的一位美国书店老板的话,这也再次折射了他的理念不在书店的诉求,其实不正是在于人们空间和时间意义上的在场吗?

  微评

  @黄橙视觉 (旅行作家黄橙)

  据说,大隐于华新路幽静小巷深处的不在书店,是全国首家开在老别墅里的书店,对此我不敢确定。其实是不是第一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在这里将一切烦躁抛在脑后,将整个脑袋献给那些优美的文字和不知不觉流逝的时光。

  泉州风雅颂书局

  与书店一起成长的日子

  本报记者 吴旭涛

  在泉州市青少年宫一侧,踏上一段花草掩映的台阶,就是当地颇有名气的风雅颂书局。

  书店不大,约300平方米,陈设紧凑井然。棕褐色的古旧杉木书架,与浓浓的书香味融合得恰到好处,书架上挂着“与古人为知己,集斯文之大观”两幅字,则增添了几分古朴感。与之形成反差的是,书店的一侧却是欧式大玻璃窗,窗下两排简易小桌子,棕褐色的窗帘,与画着波浪和鱼儿的吊灯一起,构成了温馨的阅览空间。

  26日下午3点多,这里已经坐了不少人,暖暖的阳光照进来,有人看书,有人懒洋洋地喝着咖啡。

  “我们书店整体设计得明亮、温馨有现代感,但书架是买老房子拆下来的杉木做的,很有历史感。”书店老板连真女士说。在选书方面,作为人文学术类书店,风雅颂书局安排了很大的区域来陈列文史哲、美术、古典类书籍。“我们地方不大,书籍的版本很多,所以我们对每一本书都精挑细选,足够精致、经典,才能上架。”

  连真经营书店已有20年,原先书店开在繁华的泉州文化宫一带,但由于租金压力,2009年搬来了这里。

  一坐下来,连真便给记者搬来一堆发黄的旧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各种颜色、各种体状的文字。12年前,书店开始提供留言本,让来买书、看书的读者写评价,写心情。十几年下来,积累成了书店的一笔财富。

  留言本里,有许多成长的故事。

  书店有一位“老读者”,是个18岁便来到泉州打工的女孩,8年来,留言本里记下了许多她的心情。有只身在外的孤独,有“很想找朋友”的愿望,也有升职的成就感。工作人员回忆,这位女孩当初每次来都背着双肩包,中午吃一碗泡面,一坐就是一整天,现在越来越成熟了,真感到时光飞逝。

  今年3月,有一位男士来借看留言本。原来,也是8年前,他与一位女生在书店偶遇,之后便常常相约而来。后来,女生离开了泉州,两人失去了联络。今年,男生突然想找回那位女生,女生的朋友告诉他,当初女生在留言本上,写了许多要对他说的话,可是他没看到。于是男生飞奔来借阅留言本,当找到当初的留言时,激动得难以形容。

  ……

  翻看留言本,还有许许多多励志的、浪漫的、关于成长的故事。在成长的过程中,有这样一家书店相伴,并且还留着我们成长的许多片段,哪天回来,突然看到当年的自己,哪怕只有当初稚嫩的笔迹,那是多么惊喜又浪漫的事。

  巧合的是,连真当初进入“书坛”,也是为了留住大学里那段记忆。二十多年前,有两个福州小伙子在大学附近开了一家树人书店,爱书的她常常光顾,很快与两人成为好朋友。因为书店经营业绩不佳,雇不起员工,她还常常当义工帮忙。但是两个小伙子最终决定放弃书店。连女士觉得,这是自己留下许多回忆的地方,泉州好不容易有一家人文学术类的书店可以买些经典书籍,若关门了又没地方买书了。于是,1992年她就接手了这家树人书店。

  “当初怎么也没想到,经营书店有多大的困难。”连真说,她自己动手钉柜台,刷油漆,找同学写招牌,找朋友买书架,都是为了省钱。20多年来,书店换过好几个招牌,树人书店,晓风书店等等。后来,由于租金太高,书店搬到少年宫后改名“风雅颂书局”。

  虽然地段偏了,但是前来买书、看书的人还是很多。“我们经常举办社会文化活动,邀请名人和学者签名售书,做学术报告,赵忠祥、李泽厚都来过我们书店。这些活动使书店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书店概念,成为本地一道文化风景线。”

  连真的业务非常广,在她的名片上,还印有多家教育资源、学习系统泉州地区总代理的身份。“现在民营零售书店,只能当公益事业来经验,可以作为品牌推广、发展的平台,如果要只靠零售书店来钱,想都不要想。”

  微评

  @非是 (泉州晚报编辑吴芸)

  架上畅销社科文艺类书籍居多,与学校图书馆相比,这二十来分钟的车程还是很值得。因为是正午,店里通常顾客不多,幽静得很。我们无需见缝插针便可一人独享一条长椅,跷起二郎腿、抱上三两本书,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时间无忧无虑地在书页与指尖流过,待午后顾客陆续登门,我们才气定神闲地离开。

编辑: 胡莹莹
关键词: 独立精神;旧书业;书店经营;城市地图;书店老板

不在书店:“不在”与在,美都在那里

围城书店不起眼的招牌,在周围餐馆发廊的包围下很难辨认。围城书店有5000多册的图书,有国学古籍专柜、福州史料专柜、文史图书专柜,除了一些出版社的库存新书,大多是旧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