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北京收费书店:喧哗中逆流而行

2017-08-18 15:51:00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刻入门眉的灰色店名,闭合的双扇木门,若不是挂着一块印有“营业”的小木牌,朴道草堂书店很容易被当作一座普通的民居。再加上“最少购买一本书”和“阅读区门票100元”的高冷入门须知,无论门外还是门内,这书店都显得十分冷清。

  向东几步,走出书店所在的帽儿胡同,胡同口南北向连接的是终年游客如织、人声鼎沸的南锣鼓巷。

  付费代表一种选择

  带着萦绕脑间100元的提示,记者鼓起勇气推开虚掩的木门,不大的书店里三面墙壁都是高高的木质书架。在店员的引导下往里走,是老周的私人图书馆和散落着桌椅的后院,这里就是要价100元的阅读空间。如果要参加每周六晚的“半步集读书会”,入场费则涨到200元。买票入场后,老周会赠予每个人一本市面上不易买到的书,或是签名本,或是限量版。他不觉得这是一种交换,“在书店里获得的惊喜与感悟,不是钱可以衡量的。”

  在实体书店纷纷以免费讲座、沙龙提高人气的当下,如此高价的图书馆和读书会,显得有些不合时宜。老周这样解释这种不合时宜,“100元可以去酒吧喝几杯,也可以来店里看书喝茶,安静消磨一下午,愿意为后者买单的人才是草堂的目标客户”。坐在后院那棵近400岁的枣树下,老周缓缓地说,门票和入场费代表着一种选择。

  还真有人买老周的账。限定10人参加的“半步集读书会”,每一期报名人数都会超员。在刚过去的周六,有个女孩甚至是抱着“想看看为什么要收200元”的目的而来,结果读书会还没结束,她就对老周说自己还会再来。“因为她发现,在这里,无论是建筑师、戏剧家,还是小餐厅老板、公司职员,都放下了钱与权,放下了复杂的人际交往,只谈论各个领域美好的事情。”

  谈论“小而美的事情”,这正是老周举办读书会的初衷。读了什么好书,看了什么新电影,遇到什么有趣的事,在这里都可以成为主题。

  用图书传递价值观

  除了收门票,朴道草堂里的图书也与众多实体书店“背道而驰”。浏览书架会发现这里的书不是按体裁、作家、时代来分类的,而是由四个与众不同的标签来间隔:“美好情感”、“高贵灵魂”、“简朴生活”、“匠人精神”。

  为了选出符合这四个标签的书,老周和店员事先对每一本书仔细翻阅,有的甚至是读过5遍后,才摆上书架。由于经过了筛选,书架上的书基本只维持在300种左右,与一般实体书店动辄上千的种类相差甚远。

  “如果是读者按自己的意愿买书,那网上买书无疑是最方便的。”作为一个实体书店老板,老周这句话有点惊人,“所以草堂的存在,是为了把好书推荐给读者。”

  相较于书店,老周更愿意把草堂视为一座寺庙,而图书的四个标签就是这座寺庙要传递的恒定的价值观。他随手用杨绛举了个例子:“店里有很多杨绛的书,她是一个将四种价值观完美融合的人:一生朴素,靠写字为生,用文字书写亲情、爱情甚至陌生人之间的感情,说她拥有高贵的灵魂丝毫不过分。”

  习惯了普通书店的应有尽有,作为体验,记者初次来到如此私人化的草堂多少有点不习惯。对此,老周却丝毫不介意:“不赞同这四个标签的就不是草堂的读者,我希望聚齐有相同意识的人,而不是迎合所有人。”

  书店要用阅读盈利

  逆势而行的朴道草堂很容易被贴上“理想主义”的标签,但同时身兼一家实业工厂厂主的老周却自认是完全的现实主义者。书店也要赚钱,他毫不避讳这一点。

  纵然如此,在寻求盈利模式上,草堂也称得上独辟蹊径。坐拥南锣鼓巷如此黄金的位置,开业六年来,老周从不允许各种茶道、国学讲座进入草堂,更不用提卖咖啡、卖衣服这样的副业。执着于纯粹的老周觉得,书店自然要通过提供与书和阅读相关的服务来盈利。

  除了门票收入,老周将书店特有的订书服务视为盈利的关键点。每年花680元为自己或朋友订一份“书礼”,在生日、春天、中秋、纪念日、春节和圣诞这6个重要时刻,由老周亲自挑选的一本图书就会送到案头。“在保证40%利润的前提下,还会附赠丰富的礼物,目前收到这份礼物的人反响都非常好。”

  今年下半年,老周会试着把读书会与订书服务推向社会,他说,自己想要影响的是那些不看书或者不知道看什么书的人,“如果有企业或学校愿意为员工和学生订书,那到今年年底就能实现收支持平了。”他低头盘算着,但很快又抬头笑了,“当然这些都得慢慢来,顺其自然”。

  走出草堂,有几位路过的游客正以书店为背景拍照,胡同里难得有了嬉笑的声音。但掩着门的朴道草堂依然如常,在喧闹中静默着。

编辑: 胡莹莹
关键词: 草堂;老周;书店老板;喧哗;简朴生活

北京收费书店:喧哗中逆流而行

刻入门眉的灰色店名,闭合的双扇木门,若不是挂着一块印有“营业”的小木牌,朴道草堂书店很容易被当作一座普通的民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