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踏青赏花发朋友圈? 古人春游“戏”更多

2018-03-28 09:49:00来源:广州日报

  又到一年莺飞草长之时。明媚的阳光、和煦的春风、姹紫嫣红的花、清新自然的树……正是春游的好时机。相对现代人的踏青赏花拍照发朋友圈来说,古人的春游“戏”更多,不仅有现代人也常进行的放风筝、植树、踢球等体育项目,还有围地赏花等风雅活动。在主题方面,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恋爱大型见面会,精英学术交流论坛,驴友自助游,女子足球会……好,那就让我们穿越一下,来围观古人的春游吧。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珺

  先秦春游:谈谈情说说爱

  先秦是一个浪漫奔放的年代。这个时期的春游主要看点是大型的“非诚勿扰”,人们春游的主要目的不是游山玩水,而是谈情说爱。

  为了方便青年男女的感情交流,官方制定了固定节日——“上巳节”,农历三月初三,也就是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国家积极倡导谈情说爱,这不奇怪,毕竟当时人口少,多生孩子是当时的需求,而春天是最适合恋爱的。《诗经》就记录了当时许多春游的情景。比如《国风·郑风》里的《出其东门》,起首便是“出其东门,有女如云”,看看,明媚春光里美女如云。既然美女如云,帅哥就更多了,《溱洧》里说“士与女,殷其盈矣”,来相会的男女,真是熙熙攘攘哪哪都是。年轻男女在郊游的过程中两情相悦的就互赠勺药定终身,“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既风雅又浪漫,又一举解决人生大事。那时候的士与女一定想不到,很多年以后,出现在公园看对眼互加微信的不再是适龄男女,而是替他们相亲的父母。

  当然,先秦的春游也不只是年轻人的专利。孔子和弟子也喜欢春游,“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论语·先进》篇)在春风里洗着澡唱着歌儿,何等舒心畅怀、自由自在!

  魏晋春游:交流学术,组织派对

  西周初年,在官方的节日上巳节里有“曲水流觞”的习俗,人们期望以此洁身祓除、禳灾祈福。此后,“曲水流觞”就成为春游的一项重要活动。和孔子与弟子们简单的郊外“浴乎沂”相比,魏晋时期的社会精英们显然有了更高追求:地点要风雅僻静,人物要有学术地位。在潺潺清流里放置酒杯,高谈阔论的精英们随时可取而饮之,展示名士风流就是“曲水流觞”高端论坛的目的之一。

  史上最有名的 “曲水流觞”是书法界一哥王羲之发起的。他向谢安、孙绰等多位有头有脸的亲朋好友发出邀请,称在春天举行外修禊祭祀仪式后,在他的兰亭里来一场曲水流觞的雅集,欢迎大家拨冗出席。这是一场诗与酒的盛会,王羲之也乘着酒兴写下了著名的千万+文章《兰亭集序》,描绘兰亭周围山水之美和聚会的欢乐之情,虽然文章内容远没有形式(书法)让人惊艳,但也足以让这次聚会流芳千古。

  王羲之的派对高端大气有档次,正值魏晋时代 “玄学”大热,文人把理想与抱负寄托在山水中。比他更彻底的是“竹林七贤”,这个魏晋男子第一天团常常饮酒聚会,放情纵歌。其中动不动就翻白眼的阮籍最喜欢郊游, “登临山水,经日忘归”。但阮籍只是穷游派,走到没路时只能“大哭而返”,而有钱的谢灵运就不同了,他可是装备精良的资深驴友。据《南史·谢灵运传》记载,他有一套春游登山的行头:头戴曲柄笠,脚蹬木屐,这种“木屐”被称为“谢公屐”,“上山则去其前齿,下山去其后齿”,前后都有齿钉,登山很科学。有文化有钱,热爱旅游,还跨界做设计,谢灵运这叫一个炉火纯青。

  唐朝时期:全民春游的盛世狂欢

  魏晋时期,文人精英们的春游虽然获得了很多点赞,评分甚高,但到底只是精英圈儿的高端小众游,民间参与程度明显不足。时局动荡,老百姓能活命就不错了,无法享受春游这般的岁月静好。到了盛世唐朝,春游的情形就大为不同了,那是万人空巷全民春游的盛世狂欢。

  首先是国家倡导。《唐诗纪事》记载,每年春天,皇帝都会带着后妃、朝臣游梨园,到渭水边游览祭祀。把郊游形成制度,正是国力丰厚的表现。其次,老百姓都积极参与,很快形成了全民性“春游热”。你看,杜甫都忍不住作了一首《丽人行》,“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每到上巳节,长安城曲江两岸便挤满了欢天喜地的游人。生机勃勃的景象让白居易也赶紧跟了一个帖 “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春游》)

  据《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在当时的京城长安,有种专供女士的春游模式:女士们联袂郊游踏青,路遇好花,就在花前“铺席藉草,围坐一圈”,说说笑笑,还解下身上的红裙递相垂挂。这种赏花方式,在日本至今仍然流行。妇女除了围坐赏花外,骑马郊游也开始盛行。《虢国夫人春游图》为此做过专题报道。有人在春游时还不忘野炊,在韦氏家族墓室的考古过程中,曾发现一幅“宴饮”壁画。画中长方形的矮案上,摆满各种食物,正是中唐有钱人春游野餐的场面。而著名的《游春图》,更是记录了江南春游盛景,人们徜徉在青山绿水间,无比惬意。

  宋元春游:祭祀成为主题

  如果说唐朝是个丰腴的美人儿,那宋朝就是个文弱的书生。宋朝,春游不再像唐朝是个举国狂欢的国民节日,但也专门设有“踏青节”。而人们外出踏青开始更为实际地选择了清明节,“寒食祭先扫松,清明踏青郊行”(周密《武林旧事》)南宋时,清明节踏青已成为春游主题。不少名画都记录了当时的情景,比如,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就描绘了北宋都城汴京的人们在清明节郊游的情景。不过,虽然扫墓祭祀成为主题,但宋代春游内容开始多元,春游更为动态,比如开展体育健身,蹴鞠就成为春游的一个传统项目。

  明清春游:一起来做运动吧

  明代春游开始了全民健身运动,各类体育项目日益增多。其中女子蹴鞠让人眼前一亮,明初女子踢球能手叫彭云秀。陈继儒《太平清话》说:“国初,彭氏云秀,以女流清芬,挟是技游江湖。叩之,谓有解一十六……”说彭云秀会16种踢法,全身触球永不坠地。除了踢球外,荡秋千、放风筝也成为明清人们春游最喜欢的项目。清代诗人高鼎《村居》诗曰:“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就是生动地描绘。刘侗《帝京景物略》载,“岁清明,桃柳当候,岸草遍矣,都人踏青高梁桥。舆者则褰,骑者则驰,蹇者徒步。既有挈携,至则棚席幕青,毡地藉草……”坐轿子的,骑马的,走路的,春游不再是旖旎地赏花吟诗,而是健健身出出汗。

编辑: 王子衿

踏青赏花发朋友圈? 古人春游“戏”更多

又到一年莺飞草长之时,正是春游的好时机。相对现代人的踏青赏花拍照发朋友圈来说,古人的春游“戏”更多,让我们穿越一下,来围观古人的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