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共享单车下半场]王庆坨镇的冰火两重天

2017-12-06 13:58: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天津12月6日消息(记者杨博宇)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特别策划《共享单车下半场》今天请听第三篇《王庆坨镇的冰火两重天》。

  天津武清西南部小镇——王庆坨,常住人口只有四万人,七成以上的劳动力都干着和自行车有关的活,被称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官网数据显示,王庆坨镇民营自行车中小企业有500多家,如雷格萨斯自行车有限公司这类还在生产共享单车的企业已是凤毛麟角。

  雷格萨斯厂房

  公司生产负责人樊端告诉记者:“现在我上午做的还都是景区的共享单车。但是,量不大,都是两百三百、三百五百。最初,我们生意最跑火的时候,一个月的订单我现在都不想提。那时,不怕有单,只要有单就能做出来。现在,活都没有。如今的王庆坨,有几家工厂有活干?都是关着门没活干。七八月份开始下滑,这阵风刮过去了。”

  时光倒回去年冬天,这里可不是这般景象。

  樊端说:“年前就火了,最火的时候是过完年,那时,所有工厂都在给ofo等大品牌做车架子。我们买不到东西,客户的订单出不了货,零件售价一路飙升,很小的零件,比如抱闸,从五元升到八元,涨幅很大,有钱都买不到东西。”

  如今,共享单车企业预定又退单的车子,甚至是出现问题的单车企业再不会拉走的自行车,樊端说,他们都在想办法处理,“全部拆了,喷漆有别人的logo,人家不会要。只有想办法拆了这些,看能不能用?实在用不了就报废。小蓝倒闭后,零件厂家甩零件,本来车坐需要十八九元一个,现在我们收回来做国外市场,九元收回,十八九卖出,我们对半利润。”

  站在雷格萨斯自行车厂门口,可以看到厂房大门一家挨一家紧锁,绝大多数自行车厂都处于停产状态,偶尔能看到货车拉着设备离开,这是工厂搬家。

 

  大门紧锁的自行车企业

  樊端说:“以前本来一个月能赚六七千元,车架厂的技术工一个月都一万多,现在都赚不到钱了,生产线一个月赚三千元,还要吃喝。车架厂的员工都没活,回家了。今年很多企业倒闭。当时共享单车刚火,新设立了很多企业,能存活下来,就是厉害的。”

  距离不远的美邦自行车公司是王庆坨的知名企业,此前有传闻称,美邦接下小蓝单车40万订单。现在,院子里的工人忙着清理设备,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压根不愿意提共享单车。

  美邦工人说:“没订单还干什么?生产机器都给人送回去了,不干了还不给人退回去。”

  当地业内人士透露,今年上半年,无论是整车厂还是零配件厂接共享单车的订单都接到手软。共享单车企业只要支付两三成订金,企业就开始生产,不少企业还专门上马生产线。现在大家接单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老曹说:“我干了这么久,我的客户从春天开始做,到现在APP还没弄明白。咱现在做需要85%的定金,少了85%保证不做。实话讲,我这楼上压了不少东西,他只交了50%定金,我一百多万,才给我50%,我这还压了50%,一百七十万的货,我吃大亏了。”

  从订单潮涌到生意萧条,风光不过半年多。先是北京、上海等多地限制新增共享单车,紧接着悟空、町町、小蓝、酷骑等单车企业陆续关张,王庆坨镇自行车企业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当地也有一些自行车厂从未涉足共享单车行业,共享单车挤压了传统自行车零售市场的空间,这是他们来自市场最直接的感知。

  威特斯说:“门口都是共享单车,谁买车?今年4、5月份的时候,感觉如神话一般,一下来了大量订单,反正有乐的、有哭的,哭的多。”

  乘着共享单车的过山车,王庆坨中小企业遭受的打击显而易见。在天津,富士达、飞鸽、科林等大型自行车制造企业同样感受着市场的冷暖。

  今年4月,ofo小黄车宣布和全球最大的自行车制造商富士达签署战略合作,ofo表示其每年将获得富士达超过1000万的单车产能,占全球单车产能的八分之一,这也是共享单车行业迄今获得的单笔最大产能。

  天津富士达自行车有限公司,一个生产车间8条生产线中5条正在生产,产出的自行车将外销韩国。公司副总经理景毅龙表示:“这生产线可以做小黄也可以做别的,并不是固定线。共享单车来时,我可以分几条线过来,如果今天旺,所有的线都做小黄。没有我就做外销或者内销。”

  富士达的小黄车生产线

  景毅龙告诉记者,今年年初,赶上共享单车订单扎堆出货时,货车就会排满厂区道路。冬季本来就是自行车行业的传统淡季,加之共享单车行业进入洗牌期,市场带来的波动无法避免。富士达的外销比例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共享单车热潮退去,阵痛难免,不过,现在更需要合理调整,理性面对。

  景毅龙说:“实际上,年初确实很多工厂都来找,做的也蛮多。小型的我们首先不做,中型的大概年中也不做了,到目前为止,我们最主要的合作方是ofo和Hellobike。其实每年都是‘感冒’,但是今年是‘发烧’,今年有共享单车,波动幅度肯定会更大,但是程度是可调的,目前单子少了,并非就完了。后面如果有单子还是要合作,所以要理性,更要有计划。即便做得再好,它的波动也没办法完全降低。”

  在天津自行车、电动车协会理事长刘学全看来,共享单车的出现,对自行车行业而言是把双刃剑,方便了出行、做大了自行车市场、对于行业的转型升级也有促进作用;不利影响首先在于产能过剩的后续处理,企业虽然对市场有调节能力,但这一次,过剩的自行车能消化多少还有待时间检验,“共享单车冲击了这个行业几十年建立起来的传统销售渠道。对于没有拿到共享单车订单的中小企业,小型企业面临生存压力,而且一旦不行它就不做了,这给制造业带来了大量的库存,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现在这些库存有的干脆滞销在库里,这主要是现在出问题的几个共享单车如小蓝、酷骑这类。有的工厂试图经过改造,用到其他订单上;没有办法的,就滞留在库里。”

  此前有媒体报道,小蓝单车拖欠供应商款项高达两亿元,涉及70余家供应商。刘学全表示,共享单车平台拖欠供应链款项的情况的确存在,“如果正常运作,存在账期的问题,比如一两个月;如果(共享单车企业)出现问题,这就麻烦了,有的品牌可能现在最多欠几千万。据我了解,比如酷骑欠天津飞鸽,还有旭峰,都欠不少钱。现在还没有一个解决办法,是诉讼还是另寻他路。”

编辑: 王子衿

[共享单车下半场]王庆坨镇的冰火两重天

共享单车方便了出行、做大了自行车市场、对于行业的转型升级也有促进作用;不利影响在于产能过剩的后续处理,过剩的自行车能消化多少还有待时间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