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乡愁,陪伴我到永远”——专访河北梆子名家吴桂云

2017-09-27 15:56:00来源:央视网

  高亢嘹亮的河北梆子,浸润出河北人粗犷豪放的个性;地灵人杰的燕赵大地,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又赋予了河北梆子高亢激越,奔放恣肆的独特风格。近期,河北梆子名家吴桂云在接受央视悦动独家专访时说,“是家乡的黄须菜和红荆条带给我无比的坚韧与执着,是父老乡亲声声呼唤我的乳名,让乡愁久久萦绕在我的心头……”。

  吴桂云,国家一级演员,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在表演艺术上博众家之风采,演唱激情饱满,张驰有度,酣畅淋漓,极富艺术感染力。代表剧目有《长剑歌》、《钟馗》、《南北合》、《狸猫换太子》、《辕门斩子》等。

  央视悦动:作为一名女性,您在河北梆子这个剧种里工文武老生的行当,能谈谈您当初是如何选择这个行当的吗?

  吴桂云:我父亲在三、四十年代在天津是河北梆子大戏迷,当时他看到天津名角就说:“我有了孩子一定叫他们当演员……”他最喜欢河北梆子,我姐姐13岁就送到了天津小百花团,后来成了那个时期很有名的演员,我父亲50岁有了我,本来是为了陪伴二老晚年不孤独的。在我七、八岁时,父亲不忍心把我留在农村干农活,就叫我姐姐吴黛云把我带到了黄骅县河北梆子剧团。因为我的自身条件不好,一时不能给我选定行当,旦角、老生学了一遍都不行,最后叫我和姐夫董长申学武生,我姐夫既是个好导演,又是个很全面的演员,可以说演啥像啥,浑身长着瘆人毛,没有不怕他的,练起功来那叫狠,哪冷叫你去哪练,哪热叫你去哪武,那真叫冬练三九、热练三伏。搬腿、吊腿、撕腿,穿着二寸半的高底靴子,双腿站着都难,还得把砖竖起来站在上面搬腿,晚上睡觉还要把腿放在头齐的墙上睡觉,一觉醒来不知道腿去哪了,麻木了,迷迷糊糊起来踢腿,否则就会聚了筋。后来我的嗓子练出来后,就开始主攻文武老生,回想起来我现在能演一些文武并重的大戏都是小时候打下的基础。

  《长剑歌》剧照

  央视悦动:在成为一代宗师的道路上,您付出了许多辛劳和汗水,是什么力量让您坚持到今天?您对河北梆子是一种什么样的理解和感情?

  吴桂云:我为了我所从事的专业付出了很多汗水和泪水,为它奉献了我的青春年华,一直追求着艺术的最高境界,就像培育一个孩子一样,无论它怎样对待我,我都不能放弃,因此对它的感情就像生命一般。

  《狸猫换太子》剧照

  央视悦动:您塑造的钟馗可以说是深入人心,得到了观众的认同和感动,您是怎样把钟馗这个人物刻画的入木三分呢?

  吴桂云:钟馗这个人物刚直不阿、嫉恶如仇,是人间正义的化身,我对这个人物既赞赏,又同情,更喜欢这个人物既有传统的历史意义,又有现实意义。这个人物最大的感染力,就在于它敢与恶势力作斗争,一身正气大义凛然。河北梆子声腔特色,高亢激越,苍凉悲壮,表现形式载歌载舞,可以说非常适合来塑造钟馗这个人物形象。观众的审美就是一杆秤。此剧多年来在国内外久演不衰,观众喜欢,就是最好的证明。

  作为演员,要善于观察生活,体验生活,处处留心皆学问。把自己的生活经历转变成创作人物的源泉。钟馗这出戏开始我是看录像学的,没有人为我剖析人物的内心世界,演了五、六年也没弄明白钟馗与妹妹阴阳两界离别之时的三声笑,直至我父亲96年去世才真正的感受到了生死离别的痛心,当时我正苦苦坚守着戏曲最低迷的时期,亲人与朋友都不理解,只有我父亲与丈夫一直支撑着我,为了坚守,我没有在父亲临终前尽孝,当我赶回家时,父亲已经快说不出话了,最后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对我说:“你不能留在北京,一定要去河北省梆子剧院,那是钟馗的根……”。父亲去世时,我不会哭了,声音只是嗷嗷的怪叫,我当时想,这就是生离死别,人到最痛时是哭不出来的。我领悟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转过年来我回家探母,来到家门前,我强烈的克制着想见老娘的心情,在自家门前体验门前那种悲凉景象,每次回家都是爸爸在门前等着我,现在却是物是人非,我在家门前徘徊着、体验着钟馗来到家门前唱的那几句感人肺腑的唱腔,“来到家门前,门庭多凄冷,有心把门叫,又恐妹受惊,未语泪先淌……”我把自己的痛苦瞬间抓住,转换成塑造人物的素材来升华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

  《钟馗》剧照

  央视悦动:您出生于戏曲世家,家族中培养出了很多戏曲行业的精英,打算让您的孩子继承您的衣钵吗?如果会的话,您对他的要求会像自己小时候学戏那样严格和辛苦吗?

  吴桂云:不想,但是他很有艺术天赋,对戏曲非常敏感,他不到一周岁的时候就常在嘴里念着“仓七台七……”。一直到上了幼儿园还在为小朋友们表演,弄得老师们都问,他说的是啥?哈哈……。为什么不叫他学戏,因为学戏就得成角,成角就得吃大苦,现在孩子都不能吃苦了,这里面的苦衷我最清楚,所以不舍得再叫孩子受这份罪了。

  央视悦动:您一直致力于家乡的戏曲事业——河北梆子,您能用“乡愁体”表达一下您对家乡的思念吗?

  吴桂云:我现在石家庄工作,我的家乡在河北任丘。我的乡愁是童年时期离开家乡那千里堤上的大杨柳树与大清河的水,我的乡愁是少年学戏到沧州黄骅那满目苍凉,是渤海之滨遍地的黄须菜和红荆条带给我的无比坚韧与执着。每次离家对故乡的眷恋,总有一种再也无法见到故乡的恐惧感。每次见到黄骅的面花和阳沟菜就大口大口咀嚼的亲切感。我的乡愁是我那高龄父母,临别时喊着我乳名,眼含泪水不敢和我对视的眼神,是黄骅的父老乡亲见到我时那声“老妹子”的称呼。乡愁,萦绕在我心头,乡愁,陪伴我到永远。

  吴桂云与戏迷

  吴桂云与戏迷

  吴桂云与戏迷

  吴桂云与戏迷

  >>>进入“清朗网络·青年力量”我的美丽乡愁网络图文征集活动专题

  >>>敬请关注百集大型纪录片《记住乡愁》第二季

编辑: 胡莹莹
关键词: 吴桂云;河北梆子;乡愁;钟馗;演唱

“乡愁,陪伴我到永远”——专访河北梆子名家吴桂云

高亢嘹亮的河北梆子,浸润出河北人粗犷豪放的个性;地灵人杰的燕赵大地,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又赋予了河北梆子高亢激越,奔放恣肆的独特风格。吴桂云,国家一级演员,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在表演艺术上博众家之风采,演唱激情饱满,张驰有度,酣畅淋漓,极富艺术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