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9 - 2013.08.04

歌手吴虹飞扬言炸建委遭刑拘

推荐指数:来源:中国广播网 | 整理:李晓玉 | 2013-08-05

推荐理由女歌手吴虹飞发微博扬言要炸建委被拘留引发轩然大波。吴虹飞的行为究竟是言论自由还是威胁公共安全?

  歌手吴虹飞

  女歌手吴虹飞在2013年7月21日微博上发表“我想炸的地方有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的居委会,还有妈逼的建委。”被北京警方拘留。  

  事件回放

  女歌手吴虹飞发微博扬言要炸建委被拘留

  从新浪微博搜寻,@吴虹飞发表的不当微博言论是:“我想炸的地方有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的居委会,还有妈逼的建委。我想说,我不知道建委是什么东西,是干什么的,不过我敢肯定建委里全是傻逼。所有和建委交朋友的人我一律拉黑。还有我想炸的人是完全无节操的所谓好人。我才不会那么傻告诉你他的名字,等他炸没了上了新闻你们就知道了。”

  之后,吴虹飞可能意识到不太妥当,又发了一条:“我想炸——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的居委会旁边的麦当劳——的鸡翅,薯条,馒头……”

  吴虹飞的微博

  多方争议

  吴虹飞发微博称炸建委该不该抓?

  网友:“一个歌手,也算是公众人物,对自己的言行要负责。不仅大放粗口,还扬言要炸这里、炸那里,她想过没有这样的话对于公众来讲,恐慌会有多大?”

  多数网友认为:7月20日晚刚发生首都机场爆炸案,作为歌手和公众人物的吴虹飞次日即在微博上扬言要“我想炸的地方有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的居委会,还有妈逼的建委。”“还有我想炸的人是完全无节操的所谓好人。” 这是非常不妥当的。在首都机场爆炸案还处于大众热点关注时,发布这样有关实施爆炸的言论,涉嫌扰乱了公共秩序,所以该抓。

  但认为“不该抓”的人则提出,吴虹飞发微博仅仅是“泄愤”,发个帖子就被抓属于“因言获罪”。即使她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同样和类似的情况在互联网上有的是,警方单单抓她是“选择性执法”。

  娱乐记者:“而且从这些话来看,完全都是气话,如果她有心去炸,还会在微博上告诉大家她的犯罪目标吗?最多是发泄情绪的时间不对,因为刚发生了首都机场爆炸案。”

  他认为,吴虹飞的言论确有不妥之处,不管怎样都不该随意发泄个人情绪,更不该骂粗口,但这只是个人小节问题,根本用不着执法机关去解决。

  警方拘留吴虹飞有《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第三项针对“扬言实施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法律依据,吴虹飞在当下敏感时刻发这种微博,危害尤其大。

  吴虹飞的行为是违法还是犯罪?

  很多网友认为,吴虹飞的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第三项“扬言实施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甚至于涉嫌违反《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的“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微博上的发言,不能随意扬言实施爆炸,这会引起人们的恐慌,造成社会公共秩序的混乱。

  某检察官:吴虹飞发微博的时间与冀中星在首都机场实施爆炸的时间仅相隔不到10小时,这会加重恐慌,警方也不得不比平时更加重视此事,因此她的行为,比平时发这样的微博危害后果更严重。根据刑法规定,吴虹飞可能被处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

  北京市律协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中视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玉祥:公安机关作为打击犯罪的执法部门,如果有证据可以表明吴虹飞的言论确实危害了公共安全、散布了恐怖信息,可以对其刑事拘留。

  7月27日,昨天上午8点55分,央视网新闻中心官方微博发起是否该判刑的调查,至昨晚7点,已有近万人次投票,74.1%的网友认为“不该,吴虹飞言论虽不妥,但不至于判刑”,25.9%的网友认为“应该,恐怖言论已危及公共安全!”

  吴虹飞律师:“想炸建委”是气话 不构成犯罪

  7月27日律师李金星与陈建刚称已接受吴虹飞近亲属委托,担任吴虹飞的辩护人。两人发布声明,称“歌手吴虹飞女士微博不当言语遭刑事拘留一案对于厘清互联网上言论自由与违法、犯罪意义重大”,并称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吴虹飞“显然不构成任何犯罪”。

  李金星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任何犯罪都必须有相应的危害性,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必须是引起了社会相应的混乱状态,或让社会公众相信社会会进入一种混乱状态,“编造的信息必须是可信的,且有现时危险性,让别人觉得非常非常有可能发生”。李金星举例说,如果某人在拥挤的电影院内突然大喊一声“失火了”,会让人们立即感到非常恐惧,慌不择路地逃走,会造成很大的危险,这具有现时危险性,“而对于吴虹飞发的微博,一般人都会判断这只不过是句气话,不会觉得她真会去炸这些地方。”

  事件进展

  7月29日,歌手吴虹飞的代理律师陈建刚与李金星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会见了吴虹飞。陈建刚称,吴虹飞发出“炸建委、居委会”的微博后,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警方已以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向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提请逮捕吴虹飞,但检察院称查无此案。

  7月30日,其代理律师陈建刚称,警方并未向朝阳区检察院提请批捕吴虹飞,因此其被拘留后提请批捕期限已经届满,请求立即对吴虹飞采取变更强制措施。记者昨晚致电朝阳公安分局,后者表示不予回应。

  7月31日中午,代理律师陈建刚给独家消息,此前发“我想炸建委”微博被拘留的吴虹飞,因警方并未向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提请批捕吴虹飞,现律师请求从“刑事拘留”转为“行政拘留”已被批准。吴虹飞有望10天内被释放。

  8月2日凌晨,被警方行政拘留的歌手吴虹飞获释,其代理律师6:00左右发短信告诉在朝阳拘留所外等待吴虹飞的记者,“不用等了,吴已到家。”

  8月2日下午,吴虹飞本人也通过网络媒体发表声明表达了对网友的感谢,同时认为警方行为“无可厚非”。声明全文>>>>

吴虹飞声明截图

  媒体评论

  环球时报:杀人和扬言杀人 一样都不能有

  诚然,社会戾气总有体制的缺陷作为其深层原因的一部分。合法的表达渠道不畅,理性批评和维权效果不佳,降低了人们对合法渠道解决问题的期望值,反社会的言行因此有了更大市场。在与它们作斗争时,相应的体制内改革必须跟上,大量学者的这种呼吁应当引起足够重视,切不可被当成耳旁风。

  综合治理需要在各个方向上的坚决行动,对官方加快改革的呼声可谓此起彼伏。打击个人极端暴力犯罪,和制裁威胁实施暴力犯罪的言论同样势在必行。不会因为这个社会有问题,个人就有了违法胡来的理由。公安部门在发出这样的强烈信号。 详细>>>>

  齐鲁晚报:对吴虹飞的想炸还是就事论事好

  就事论事,吴虹飞坏就坏在:第一,她不该在公开场合、公共渠道用这种方式发泄情绪;第二,她赶上了一个“特殊时期”,北京机场刚发生了爆炸案。虽说微博是个很私密的社交工具,但它处在这样一个公共舆论场中,就不属于完全的私密。况且,吴虹飞的微博还是经过认证的。详细>>>>

  相关链接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

  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网上散布谣言的行为具体包括:捏造没有事实根据的谣言并向他人传播;捏造没有事实根据的图片并向他人传播;捏造没有事实根据的图片与文字组合并向他人传播。

  《刑法》第291条 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

  第二百九十一条【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聚众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