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聚焦 更多>>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11月4日北京开幕。中国和48非洲成员国代表与会。
·第三届中国——东盟高峰会
·第六届中国(珠海)航展
·2006中国旅游投资洽谈会
·两岸农业合作论坛
政策·言论 更多>>
·吴晓求:证券市场已发生九大变化
·李伟:加大央企并购重组力度
·吴敬琏:商会究竟该如何定位?
·农行整体改制要防“后遗症”
·周小川:我始终对通货膨胀保持警惕
·百姓将从商业银行金融创新中得实惠
·王华庆:五招突破地方金融创新不足
人民币汇率
单位 货币名称 中间价
100 美元 781.97
100 欧元 1032.71
100 日元 6.6545
100 港币 100.63
活动·会展 更多>>
·海峡西岸港口推介会在江西南昌举行
·"柑桔质量标准与国际贸易论坛"将召开
·全国无线电业务保护标准化研讨会召开
·广东“肇庆金秋”经洽会开幕
·2006中国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论坛开幕
友情链接 更多>>
今日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频道 > 财经快讯
被操纵的中国彩票:不为人知的彩票行业内幕解密
06-21 中广网
    中广网北京6月21日消息 张世鹏和他的彩世塔都充满着悖论:他们是在行善还在作恶?他们是帮助了中国的彩票业,还是给了它致命一击?

  2003年11月15日,在江苏省扬州市邗江看守所,张世鹏给自己设计了三个结局:死刑、入狱、无罪。

  2004年3月25日,张世鹏发现他“猜中”的是第二个选择:他被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4年。他及其同党被控在全国17个城市的彩票销售中作弊20次,获非法收入5806万元。

  事实上,对于这个“从小就爱赌”的人来说,此时此地,命运并不是奖球,可以由他玩弄于股掌。

  此前,张世鹏的赌运应该算是很好。他甚至梦想有朝一日成为中国的“赌王”,而在此之前,他的目标是成为“中国彩票大王”。

  投身彩票12年,张世鹏自称已成为“彩票偏执狂”。即使这种痴狂导致了自己的毁灭,但他似乎仍然执迷不悔——即使被推上被告席,他也请求法庭,不要把“国家的丑闻外扬”。

  张世鹏说:为了社会稳定,“我认为彩票丑闻一定要包,把它包得又严又实。”

  但此时,事情并不是他能左右。随着杨永明案和彩世塔案的内幕揭出,张世鹏或许会发现,他的确会以另外的方式影响到中国彩票业的命运。

  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在2002年11月之前,张世鹏相信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在他设计的作弊方案中,有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摸奖者。他们多数是彩世塔员工找来的亲朋好友。包来往旅差费,摸中大奖给一至两万元酬金——这样的条件几乎是天上掉馅饼。

  但据一位办案律师对本刊介绍,在他看过大量卷宗后,曾经画过一个人物关系图,这张图表显示,“彩世塔”找人来摸奖的和帮忙摸奖的人多达100多人,“任何一个人出了问题都不行,所以出事是迟早的”。事实证明,这正是彩世塔作弊模式中的薄弱环节。

  2002年10月31日,深圳市彩世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江苏扬州和仪征承销体育彩票。但这天被彩世塔请到扬州来摸奖的人只剩下一个人,而大奖还有两个。彩世塔总经理裴福盛不想让这个一大奖旁落,他想到了曾在常州大酒店为他按摩的小姐——仪征人牟泽容。

  11月2日,牟泽容接受了彩世塔公司的培训,从一堆乒乓球中摸出指定的球。

  次日,牟泽容走上台,摸出奖箱右下角的奖球,顺利抽取了50万的大奖,她身戴大红花站上了领奖台,当场领走了支票。一切都如事前安排。

  但是人的私欲最后让张世鹏的精心设计落了空。下台后牟泽容发现,与彩世塔许诺的2万元酬金相比,50万元大奖显然更让她动心。她并没有将钱交给彩世塔,而是打车跑掉了。

  次日,牟收到了裴福盛发来的短信:“请主动回来,否则后悔莫及”。裴福盛后来打通了牟的电话,牟提出要分得10万元报酬,裴只答应6万。

  牟把真相告诉丈夫后,发现这40万的奖金(税后)拿在手上“烫手”。最后,他们选择了向仪征市公安局报案。

  因为这一次偶然,按张世鹏的话,彩世塔“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一个“彩票偏执狂”的高峰体验

  张自认是一个“彩票奇才”,他的第一桶金也来自于彩票。

  按照张的自述,他1988年大学毕业后,1990年弃商从政。

  1991年夏天,张世鹏正在老家河北滦南县百货大楼做服装生意,“一年辛辛苦苦、受冻挨饿挣了10万块钱”。

  此时,中国的彩票热刚刚兴起。无意中,张世鹏被百货大楼经理叫去做有奖销售变相彩票的现场主持人。十几天竟然赚了20多万元,张“都想抱着钱哭”。

  他由此“看破了有奖销售的秘诀”,卖掉了服装柜台,头也不回地走上彩票之路,两年就成了百万富翁,坐上了夏利车。

  90年代中期,中国彩票市场基本处于一种无规则状态,地方政府、企业甚至个人、外商都在发行彩票。

  张世鹏由此成为“乱世枭雄”。他利用有奖销售的经验,很快摸索了一套“彩票大奖组”的营销模式,并藉此由河北转战河南。1994年,张在河南郑州创造了两天销售彩票1000万元的全国纪录。河南福利彩票年销量从1994年的5000万元,跃升至1995年4.2亿元。

  与此同时,张成了千万富翁,“决定激流勇退,退出彩坛”。

  张世鹏携妻儿移居深圳炒股。但他显然难以自甘寂寞,他“深感生活乏味,活得像行尸走肉”。

  此时,为了解决彩票发行的体制问题,民政部下文允许社会公司介入彩票的营销策划、技术服务。“这使得十年来从事‘地下’活动的公司转入地上“,张决定重出彩票业。

  1998年初,在经过半年的市场调查之后,张世鹏以“大奖高吊、多点联销”的新模式“打响了海口和广东增城之战”,海口三天销售彩票2000万,增城4天销售4000万,再度“创造中国彩票业的奇迹”。

  “这是我第一次感到什么是高峰体验”,张世鹏说,他以“高峰体验”来形容自己在彩票业的辉煌。他后来的几次高峰体验包括:

  1998年10月,在广州花都市和芳城区,5天销售9900万元。

  1998年11月,在广州番禹,3天销售1.1亿元。

  1999年1月,在广州天河,5天销售9200万元,“至今还是全国实物设奖单点销售纪录”。同时在宁波“无偿协助”政府,两天销售5000万元。

  与此同时,张还在其他省市协助政府销售彩票数亿元。“这也使我尝尽了高峰体验的美妙味道”,“我自己以为我是彩票业潜在的天才,是彩票偏执狂,争做中国彩票业的拳王”。

  2000年6月,张世鹏在深圳成立了深圳彩世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地点在深圳的标志性建筑——地王大厦51层。

  彩世塔的成立,被张称为“超越性”之举。按他的说法,当时正值中国彩票业面临即开型彩票模式的危机时刻,他认为自己的使命就是为中国彩票业探索的新模式。

  “我视彩世塔比我的生命还重要”,在张世鹏构想中,彩世塔将是中国彩票业的第一品牌。

  2001年12月,彩世塔以张世鹏发明的“大入围、多点联销”营销模式,在深圳发行福彩,9天销售1.89亿元,“创造了中国彩票史上的又一次奇迹”,也让张尝到了“第五次高峰体验”。

  营造“彩世塔王国”

  但是,祸根早已埋下。

  张世鹏后来说,起诉书指控其“诈骗作案20起,骗取资金5801万”太少了,在他操作的有奖销售和实物设奖,至少有200起,其间都或多或少地损害了彩民利益,“我隐瞒事实真相,奖品不抵设奖价格,骗了彩民的钱”。

  而在张世鹏将彩票业做大之后,风险亦随之加大,他陷入了一场豪赌之中:在南京一次亏损300万元;在广州一次亏损500万;1999年8月,因为台风暴雨,在广州一次亏损1000万元。

  张称,10余年间,“赚了有上亿的钱,亏了也有近亿的钱”。

  这场豪赌亦让张没了退路。为了弥补亏空,他开始了作弊生涯。

  按张的说法,从2001年11月的深圳开始,彩世塔开始扮演“公司票油子”的角色——他并不认为这种作弊是犯罪。

  他对“公司票油子”的理解是“侵占了拿到入围彩票彩民中部分人的中奖机会”,用于弥补公司在彩票运营中的亏损。

  张世鹏在这样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中开始了犯险之路。他声称,公司舞弊的目的是借“机”生蛋,“一定要把每分钱用于彩世塔的彩票事业,在公司渡过难关后来加倍造福公益事业,用来偿还丧失中奖机会彩民的债。”他甚至发誓,要用从彩票中赚来的钱建100所希望小学。

  他把自己的作弊动机全然归结于拯救彩世塔,因为它寄托了他的彩票梦。

  彩世塔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家族企业。张世鹏拥有80%的股份,他的两个亲戚分享剩下的20%。员工也多为亲朋好友。

  张世鹏位于其彩票王国“彩世塔”的最上端,围绕在他左右的关键人物分别是他的妻子裴秀萍—公司的财务总监以及具体策划者,裴秀萍的哥哥裴福盛——作弊的主要策划者和执行者,张世鹏同乡的旧相识张秋海一度是公司的“智囊”。

  按张的自述,张负责市场签协议,裴秀萍负责资金回笼,裴福盛负责具体运作。

  张世鹏后来交待:对于作弊,“整个过程知道的人不多,因为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人多嘴杂”。知道的人有裴秀萍、裴福盛、范玉杰(裴福盛的妻子)和饶胜洲(张世鹏的司机)。

  而宫玲、赵霍(皆是张世鹏的情人)等人主要负责去找一些亲戚朋友来摸奖球。

  毁于私欲的彩票梦

  在张世鹏的12年彩票生涯中,按他的说法,曾经有过许多的发明。而多种作弊方式,无疑是其最重要的发明之一。

  张秋海在河北唐山工商局工作时就认识了张世鹏,与张世鹏一样,张秋海也好赌,自称“从来没有输过”。

  张秋海被其他人尊称为“张老师”,因为他想出了“磁铁定位法”并承担起培训的工作。但后来张世鹏说,张秋海的“磁铁定位法”被证明在实践中不管用,但在此基础上,裴福盛后来在此基础上想出了“四角定位法”。但是,彩世塔作弊成功,首先应该归功于张世鹏想出的“二次入围法”。

  传统开奖方法是在100万张放一个中大奖的符号,“二次入围”是1万张一个入围符号,入围后再抽取大奖。

  这样的做法,容易在现场造成轰动,有利于刺激销售。而对彩世塔来说,“二次入围”的另一个好处是为作弊提供了便利。彩民拿到入围奖后上台再摸奖,公司才能提前做手脚。

  在整个程序中,“挂奖袋”是一个关键环节,一般由裴秀萍和裴福盛亲自做,即先在奖袋上做记号,然后找人上台直接摸有记号的奖袋。

  在这些程序中,只要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导致失败。后来可以看出,最薄弱的环节还是人,包括其合作者和摸奖者——张估计到了一切,但低估了人的私欲。

  在广州增城的一次彩票销售中,张秋海负责挂奖袋,因为和裴秀萍合作时发生不愉快,萌生了他意。

  张秋海叫来了自己的侄子张建宇摸奖,这一次他并不准备像以往那样将奖金上交给公司。

  张建宇拿着张秋海给的钱买了1.5万元的彩票,并在其中刮出了入围奖。之后上台打算去摸57号球,此时,张秋海已经事前将大奖挂在了57号位置上。

  可惜,张建宇失手了,只抽中了8000元大奖。张建宇于是又叫来自己的朋友帮忙抽中了100万元的大奖,抽中上台换成中奖证明后跑了。但裴秀萍发现了此事,派人在半路上截住了他们,并把中奖证明追回。

  随后,裴秀萍威胁想要离开的张秋海要“将你的胳膊腿拧下来”。后来还是张世鹏致电张秋海,表示不再追究此事,并让“裴秀萍支付给张秋海20万元”了结。

  事实上,张世鹏精心设计的作弊方案事后看来都是破绽百出,这注定了他的彩票大王梦的破灭。

  他一度寄望,以彩世塔在彩票行业中的业绩,换取中国博彩业第一张经营许可证。他多次强调,自己的十余年彩票生涯,为国家销售了十余亿的彩票,贡献了数亿的公益金和上千万元的税金。

  他还希望介入博彩业的第二个层面——赛马,直至介入第三个层面——赌场,“我想通过我的不懈努力,使彩世塔拥有一个现代化赌场的部分股权”。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相信在此之前中国的博彩业会更加开放。但是,随着彩世塔的坍塌,张世鹏也以一种不光彩的方式告别了自己的梦想,同时也重创了中国的彩票业。

  即开型彩票

  彩票发行机构发行的即买、即开、即奖、即兑的彩票。彩票信息储存在纸介质上的为有纸即开型彩票,其他的为无纸即开型彩票。

  按照发行销售方式分,凡在某个固定空间和时间段以奖组形式销售的有纸即开型彩票,简称集中销售即开型彩票。采用分散零售网点连续销售的有纸和无纸即开型彩票,简称分散销售即开型彩票。

  彩票作弊手法

  少放或不放大奖:承销公司事先对外宣称有多个大奖放在奖池中,实际上少放或不放,然后找一些人用假身份证去领大奖。“西安宝马彩票案”便属此例。

  磁铁定位法:具体做法是,用胶水在每半只乒乓球里粘上2块米粒大的磁铁,再加工成乒乓球。实验证明,在5cm左右的范围内,能够用大磁铁将乒乓球吸引过来。

  到开奖时,便将这些特制的奖球混杂于普通奖球之中,桌下的大磁铁将它们吸附到一块儿。同时要事先在奖袋上做好记号,使得大奖袋的号码和装有磁铁的奖球号码对应。这样,专门的摸奖人凭手感就可摸到这些奖球。

  四角定位法:透明的奖球箱的每个侧面都呈梯形,上小下大,奖球倒进去之后,四个角上的奖球被搅动的几率很小。台上作弊人员暗记四个角的球号,并设法将大奖装到与彩球号码对应的奖袋里。同时把彩球号告知摸奖人员,摸奖人员按号摘取与球号对应的奖袋。

来源:中国广播网    责编:肖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