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聚焦 更多>>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11月4日北京开幕。中国和48非洲成员国代表与会。
·第三届中国——东盟高峰会
·第六届中国(珠海)航展
·2006中国旅游投资洽谈会
·两岸农业合作论坛
政策·言论 更多>>
·吴晓求:证券市场已发生九大变化
·李伟:加大央企并购重组力度
·吴敬琏:商会究竟该如何定位?
·农行整体改制要防“后遗症”
·周小川:我始终对通货膨胀保持警惕
·百姓将从商业银行金融创新中得实惠
·王华庆:五招突破地方金融创新不足
人民币汇率
单位 货币名称 中间价
100 美元 781.97
100 欧元 1032.71
100 日元 6.6545
100 港币 100.63
活动·会展 更多>>
·海峡西岸港口推介会在江西南昌举行
·"柑桔质量标准与国际贸易论坛"将召开
·全国无线电业务保护标准化研讨会召开
·广东“肇庆金秋”经洽会开幕
·2006中国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论坛开幕
友情链接 更多>>
今日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频道 > 财经故事
李如成:看我七十二变
09-22 中广网
     中广网北京9月22日消息 李如成说,5年后,已经是“后奥运经济”,又是世博会商机,可以想象的空间实在太大了。5年后,也许他已决意退休,也许他还会在梦想的牵引下再干几年。谁也不知道,这样一位从“上山下乡”年代走过、靠自力更生起家、在全球化时代敢于挑战现代企业制度的“农民企业家”,是否会告别这个他一手打下的江山?

  从管理到经营,黑黑脸的李如成骨子里其实藏着一个“孙悟空”,三十六变不够,还要七十二变。

  有事例为证:其一,李如成的密友们多少都听身为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的他谈起过要“挑战现代企业制度”。其二,李如成在雅戈尔的产业布局上别出心裁,别人在“瘦身”,他却在“增肥”,上游生产面料、中游制造服装、下游自组销售,建起“产供销一条龙”的庞大产业链;此外还往周边拓展,13年前冷不丁杀入房地产,现在已经做起了宁波市房地产业的龙头老大。

  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是,有人和李如成说起,以他的资历和声望,应该为轰轰烈烈开展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讲讲课。李如成摇头笑曰,以前我在车间扛麻袋干活的时候可以讲,现在我住洋房、开小车,就不讲了。

  然而事实上李如成却是个公认的好党员,是那种从一线干上来、不教条、讲实话的党员。

  挑战现代企业制度

  本月初,宁波市几家企业与香港科技大学联合举办了一个“宁波论坛”,李如成在会议前和香港地区客人进行了一番交流,他有个问题,其实很想和学院派“较量”一番。

  这个问题就是,现代企业制度是否适合雅戈尔这样的企业。不过,在李如成和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院长陈家强等人的“学术性会晤”上,观点碰撞并没有如期而至。李如成不把话说“透”,也不提“挑战现代企业制度”,他选择了“汇报”和“咨询”的语气。这个“孙悟空”似乎知道,什么时候该像一个谦虚的“徒弟”,什么时候适合口出豪言。

  实际上,通过近30年的企业经营管理实践,李如成似乎摸到了企业管理的一些窍门,形成了他的土路子。这个董事长并不忌讳别人说他是农民,他也干脆用一种朴素简单的方式来思考。

  但对于现代企业制度,李如成并非夜郎自大般的抵制,也不是鼠目寸光式的排斥。他既思考家族企业好在哪里,也积极了解现代管理制度到底是什么。

  李如成十分热衷出国考察,足迹遍及东南亚、日韩、欧美。他最关注这些地方特别是东南亚地区的家族企业,在现代企业制度大行其道的情况下,依然有很多家族企业发展得不错,这让李如成在思考雅戈尔的发展大计时,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李如成的女儿正在香港地区给雅戈尔集团打理那边的公司。他希望在美国读过商科的女儿能够在香港科技大学读读MBA,另外,他又委托陈家强研究家族企业的管理问题。

  这是一种矛盾又是开放的心态。多年的实战和成功经验使李如成很自信能把握这家企业,也花过很多时间思考企业的未来,但又希望能受到质疑以便随后反击,以进一步增强说服力。毕竟,对一家不到30年的企业而言,历史不长,要经历的波折还会很多,可能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把接力棒从创业层往下传。

  李如成挑战现代企业制度的说法,可能包括很多内容,但他总是那么隐秘地思考,并且羞于拿出来公之于众,所以流传出来的,只有一点点而已。谁知道他现在思考的,不会将雅戈尔带到又一个让人意外的未来呢?交接班:“传道”不“传人”

  今年54岁的李如成未可言老,但接班人问题已经开始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了。这个自称曾有两次流放经历的人希望在60岁退休。到2006年,按照他年轻时候的流行说法,李如成参加革命工作已经长达40年。 

  对李如成来说,交接班不是“传人”,而是“传道”。他确立的企业管理框架,是既不能学美国,也不能学欧洲,因为在他看来,美国人都愿意当经营者而不是所有者,欧洲企业是“福利企业”。而李如成在雅戈尔内部强调三种角色的统一:所有者、经营者和劳动者三者合一。

  在聘用职业经理人的实践中,李如成感受颇多。在雅戈尔,很多高层都是和李如成一起打拼上来的,他们一起在车间一线劳动过。现在,这些元老都成了千万富翁,李如成毫不担心这些人会作出什么对企业不利的事情来。相反,他倒是对职业经理人心存担忧。

  李如成认为职业经理人的一些个人因素较难被企业同化,他们对个人机会的重视要超过对企业发展机会的重视,一旦职业经理人跳槽或者有其他不当行为,会给企业带来很多负面影响。

  在雅戈尔内部,李如成有意培养几个博士成为骨干。但是他对这些博士,首先用的是当年农民对待知青的思路:首先要批判,博士就是“不是”,然后再让你成长。

  在挑选人才方面,李如成最看重经历。经历比学历重要,因为经历是唯一的,但没有学历,又难以提升。这就是李如成自身不断在克服的局限。除能力之外,李如成也十分注重德行,他强调要为社会做事,而不是为自己赚钱,这几乎成了一句套话,但李如成说起来,却给人一种信服感。

  他看到在自己的周围,已经开始了某种竞争,有过坎坷人生经历的李如成说起这些明争暗斗,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不过,他说还是对此感到头疼。

  李如成的全球化视野

  全球化商业环境改变了这个“农民企业家”的命运,更改变了他的视野。

  李如成有一个“不传之密”:通过担任一些银行、证券公司的董事,他学到了金融方面的知识;同样,他还准备涉足更多的陌生领域。

  雅戈尔已经成功地进行了多元化的尝试。在房地产行业,雅戈尔的开发总量跃居宁波市第一位。有了这种成功经验,雅戈尔可能会在多元化经营上走得更远。李如成举例说,就他所知,韩国的三星和大宇都是从纺织业起家的,后来分别在电子和汽车等行业有所成就。

  海外收购风也在悄悄影响着李如成。他现在每年都往美国和日本跑,寻找收购的机会。通过收购整合海外资源是迅速全球化的手段,李如成对此并不排斥,他说,想得太多,现在要开始做了。

  李如成在规划品牌。他认为雅戈尔现有的资源应该做5到8个品牌,甚至更多。他相信,5年后又是一个新的雅戈尔。

  李如成说,5年后,已经是“后奥运经济”,又是世博会商机,可以想象的空间实在太大了。5年后,也许他已决意退休,也许他还会在梦想的牵引下再干几年。谁也不知道,这样一位从“上山下乡”年代走过、靠自力更生起家、在全球化时代敢于挑战现代企业制度的“农民企业家”,是否会告别这个他一手打下的江山?

  从管理到经营,黑黑脸的李如成骨子里其实藏着一个“孙悟空”,三十六变不够,还要七十二变。

  有事例为证:其一,李如成的密友们多少都听身为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的他谈起过要“挑战现代企业制度”。其二,李如成在雅戈尔的产业布局上别出心裁,别人在“瘦身”,他却在“增肥”,上游生产面料、中游制造服装、下游自组销售,建起“产供销一条龙”的庞大产业链;此外还往周边拓展,13年前冷不丁杀入房地产,现在已经做起了宁波市房地产业的龙头老大。

  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是,有人和李如成说起,以他的资历和声望,应该为轰轰烈烈开展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讲讲课。李如成摇头笑曰,以前我在车间扛麻袋干活的时候可以讲,现在我住洋房、开小车,就不讲了。

  然而事实上李如成却是个公认的好党员,是那种从一线干上来、不教条、讲实话的党员。

  挑战现代企业制度

  本月初,宁波市几家企业与香港科技大学联合举办了一个“宁波论坛”,李如成在会议前和香港地区客人进行了一番交流,他有个问题,其实很想和学院派“较量”一番。

  这个问题就是,现代企业制度是否适合雅戈尔这样的企业。不过,在李如成和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院长陈家强等人的“学术性会晤”上,观点碰撞并没有如期而至。李如成不把话说“透”,也不提“挑战现代企业制度”,他选择了“汇报”和“咨询”的语气。这个“孙悟空”似乎知道,什么时候该像一个谦虚的“徒弟”,什么时候适合口出豪言。

  实际上,通过近30年的企业经营管理实践,李如成似乎摸到了企业管理的一些窍门,形成了他的土路子。这个董事长并不忌讳别人说他是农民,他也干脆用一种朴素简单的方式来思考。

  但对于现代企业制度,李如成并非夜郎自大般的抵制,也不是鼠目寸光式的排斥。他既思考家族企业好在哪里,也积极了解现代管理制度到底是什么。

  李如成十分热衷出国考察,足迹遍及东南亚、日韩、欧美。他最关注这些地方特别是东南亚地区的家族企业,在现代企业制度大行其道的情况下,依然有很多家族企业发展得不错,这让李如成在思考雅戈尔的发展大计时,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李如成的女儿正在香港地区给雅戈尔集团打理那边的公司。他希望在美国读过商科的女儿能够在香港科技大学读读MBA,另外,他又委托陈家强研究家族企业的管理问题。

  这是一种矛盾又是开放的心态。多年的实战和成功经验使李如成很自信能把握这家企业,也花过很多时间思考企业的未来,但又希望能受到质疑以便随后反击,以进一步增强说服力。毕竟,对一家不到30年的企业而言,历史不长,要经历的波折还会很多,可能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把接力棒从创业层往下传。

  李如成挑战现代企业制度的说法,可能包括很多内容,但他总是那么隐秘地思考,并且羞于拿出来公之于众,所以流传出来的,只有一点点而已。谁知道他现在思考的,不会将雅戈尔带到又一个让人意外的未来呢?交接班:“传道”不“传人”

  今年54岁的李如成未可言老,但接班人问题已经开始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了。这个自称曾有两次流放经历的人希望在60岁退休。到2006年,按照他年轻时候的流行说法,李如成参加革命工作已经长达40年。

  对李如成来说,交接班不是“传人”,而是“传道”。他确立的企业管理框架,是既不能学美国,也不能学欧洲,因为在他看来,美国人都愿意当经营者而不是所有者,欧洲企业是“福利企业”。而李如成在雅戈尔内部强调三种角色的统一:所有者、经营者和劳动者三者合一。

  在聘用职业经理人的实践中,李如成感受颇多。在雅戈尔,很多高层都是和李如成一起打拼上来的,他们一起在车间一线劳动过。现在,这些元老都成了千万富翁,李如成毫不担心这些人会作出什么对企业不利的事情来。相反,他倒是对职业经理人心存担忧。

  李如成认为职业经理人的一些个人因素较难被企业同化,他们对个人机会的重视要超过对企业发展机会的重视,一旦职业经理人跳槽或者有其他不当行为,会给企业带来很多负面影响。

  在雅戈尔内部,李如成有意培养几个博士成为骨干。但是他对这些博士,首先用的是当年农民对待知青的思路:首先要批判,博士就是“不是”,然后再让你成长。

  在挑选人才方面,李如成最看重经历。经历比学历重要,因为经历是唯一的,但没有学历,又难以提升。这就是李如成自身不断在克服的局限。除能力之外,李如成也十分注重德行,他强调要为社会做事,而不是为自己赚钱,这几乎成了一句套话,但李如成说起来,却给人一种信服感。

  他看到在自己的周围,已经开始了某种竞争,有过坎坷人生经历的李如成说起这些明争暗斗,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不过,他说还是对此感到头疼。

  李如成的全球化视野

  全球化商业环境改变了这个“农民企业家”的命运,更改变了他的视野。

  李如成有一个“不传之密”:通过担任一些银行、证券公司的董事,他学到了金融方面的知识;同样,他还准备涉足更多的陌生领域。

  雅戈尔已经成功地进行了多元化的尝试。在房地产行业,雅戈尔的开发总量跃居宁波市第一位。有了这种成功经验,雅戈尔可能会在多元化经营上走得更远。李如成举例说,就他所知,韩国的三星和大宇都是从纺织业起家的,后来分别在电子和汽车等行业有所成就。

  海外收购风也在悄悄影响着李如成。他现在每年都往美国和日本跑,寻找收购的机会。通过收购整合海外资源是迅速全球化的手段,李如成对此并不排斥,他说,想得太多,现在要开始做了。

  李如成在规划品牌。他认为雅戈尔现有的资源应该做5到8个品牌,甚至更多。他相信,5年后又是一个新的雅戈尔。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编:肖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