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聚焦 更多>>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11月4日北京开幕。中国和48非洲成员国代表与会。
·第三届中国——东盟高峰会
·第六届中国(珠海)航展
·2006中国旅游投资洽谈会
·两岸农业合作论坛
政策·言论 更多>>
·吴晓求:证券市场已发生九大变化
·李伟:加大央企并购重组力度
·吴敬琏:商会究竟该如何定位?
·农行整体改制要防“后遗症”
·周小川:我始终对通货膨胀保持警惕
·百姓将从商业银行金融创新中得实惠
·王华庆:五招突破地方金融创新不足
人民币汇率
单位 货币名称 中间价
100 美元 781.97
100 欧元 1032.71
100 日元 6.6545
100 港币 100.63
活动·会展 更多>>
·海峡西岸港口推介会在江西南昌举行
·"柑桔质量标准与国际贸易论坛"将召开
·全国无线电业务保护标准化研讨会召开
·广东“肇庆金秋”经洽会开幕
·2006中国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论坛开幕
友情链接 更多>>
今日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频道 > 财富人生
富豪恋上典当行
06-01 中广网
     中广网北京6月1日消息 北京典当行业协会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市已经取得典当经营许可证的典当公司达61家,注册资本金共计10.3亿元,较上年同

漫画/张骊浔

期增长24.1%;2005年北京典当总额为189190万元,总数达96083笔,较上年同期增长1.47%;上缴税金1218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4%。目前,原定于2005年完成的第二批典当行准入审批已于近日开闸,北京、上海等地已经审批完毕。虽然通过审批的典当行数量尚未公布,但据业内人士透露,本批增量至少占原总量的50%以上。

    种种迹象表明,自2005年下半年以来,典当行业就成了民间资本的一个新流向,一批腰缠万贯的中小企业主,出于高回报的诱惑,纷纷把大笔的资金砸向了典当行业。

    爱上典当有理由

    眼下,曾经所向披靡的江浙民间资本已悄然挥师北移,其中以温州的民间资本最为活跃。

    住在北京某星级酒店的温州商人刘平(化名)近来的日子非常难过。“你看,嘴上都起泡了,急得都有点上火了。”5月18日,在朝阳门附近的一家茶艺馆里,记者见到了凡事都讲效率的刘平。

    刚一落座,他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的投资故事。作为一家民营实业公司的掌门人,在当地他算是小有名气,刘平早年从办外贸公司起家,后来也干过小家电,埋头苦干积累了上千万元资本。

    “这些钱都是我个人的,躺在银行里吃利息太亏了,总得为它找个好出口。”刘平告诉记者,在去年上半年,他就和几个朋友一起琢磨申请开办典当行的事,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成行。“这不,又跑到北京来了。”他与北京一家典当行联手于年前向商务部提出了申请,现在正在等消息。

    不太懂电脑的他最近也迷上了网络,他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进入商务部网站,浏览相关的政策和文件发布。“只想尽早知道消息,都等了好久了。” 刘平坦言,申办的典当行十有八九会获批,但办事一向都雷厉风行的他,心里想的是能够早点开业。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向记者表示,浙江拥有庞大的民间资本,仅温州就拥有超过3000亿元的民间资金,它们活跃在银行、典当、担保等多个金融领域。由于浙江民资独立性较强,它们更倾向于能够拥有自主权的典当等行业。但当地的资源毕竟有限,因此,有些民间资金转战北京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

    “典当行业是高回报行业,目前申请的人很多,今年北京有20来家新设典当行的指标,再加上新设分支机构,新增家数应该超过30家,但还是僧多粥小。” 北京典当行业协会会长郭金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涌进这个行业的,几乎清一色的是民营资本。申请的人也大都是一些身价过千万的富人,其中还有不少江浙私营企业主。

    据郭金山介绍,虽然典当行目前实行审批制,有限的名额使很多企业往往失望而归,但民企的申报热情却越来越高,第一批只批了几家,而申请的企业却高达数十家,第二批可有会多一些,但指标还是很有限。

    与刘平不同的是,已是浙江台州一家典当行合伙人的王先生则选择了参股北京原有典当行的投资形式,而且为了增加实力,他还邀请了另外三个与他要好的中小企业老板。

    “我们四个人,每人出资250万元,目前已与两家典当行达成了初步协议。”王先生说,最好的选择是能够控股,如果有必要,他们还可能追加一些资金。之所以没有选择申请新设机构,王先生解释,是因为目前想申请开办典当行的人太多,是否能够通过商务部的审批仍是未知数。

    高额利润诱惑

    众多典当行业的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典当行之所以受到富人们的追捧,其主要是其高额利润的诱惑,此外,典当行是一种“稀缺资源”,市场空间较大,拿到牌照就意味着能稳赚大钱。

    “典当业的税前利润率普遍在10%以上,而办一般的实业要达到这个水平比较难。”王先生认为,尤其是在当前许多中小企业与个体工商户面临融资难的情况下,典当业被称作“第二银行”,“这么庞大的资金需求为典当业构筑了一个大市场,我们看中的就是这点”。

    据他介绍,在浙江当地,典当行的典当月息可达3%到3.5%,相当于年息36%至42%,有些风险大的项目利息会更高。更重要的是他们想通过开办典当行做“放款业务”,即所谓的“类银行化”业务。

    而中天典当行负责人郎颖则表示,为了控制风险,典当行的实际利润率要与此相去甚远。

    她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个注册资本1000万的中型典当企业为例,如果资金利用率可达到80%左右,全年可完成营业额近1亿元,平均按3.5%收费可得营业收入350万元,需要交营业税17.5万元,营业场的租金及员工薪资一般需要50万元,广告、差旅、折旧、水电邮等经营性支出合计一般需要50万元,扣除以上费用余230万左右,再缴纳企业所得税33%计76万元,余154万元,按典当行业行规提10%作为员工奖励15.4万元,再按800万元应收贷款余额提1%的坏帐准备金8万元。共计23.4万元,不计算公积金、公益金以及分红税。在扣除上述费用后实际可以分配的利润132.6万左右,投资回报率大概是13%左右。

    王先生表示,当前宏观调控的力度在加大,这对典当行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今年上半年,浙江台州给中小企业进行典当融资的比重达到了70%,而去年同期是50%,下半年肯定会增长”。虽然北京这方面的需求会小一些,但市场空间仍然很大。

    对此,北京泰信典当行总经理刘辉持有类似的看法。她说,根据新的《典当管理办法》,动产质押典当的月综合费率不得超过当金的42%。,财产权利质押典当的月综合费率不得超过当金的24%。,房地产月综合费率上限也从30%。降到27%。。高额的当金和服务费使典当行的回报率相当高,如果有能力把典当行的资金充分地放出去,这个投资收益率会非常高的。

    另外,目前北京典当行市场还远未饱和,即便再增加10家新典当行也不一定能满足市场的需求,因此不会对原有企业构成太大的竞争压力,进而导致利润率下降。

    刘辉认为,与银行相比,典当行有放贷速度快、审核手续简单等优势,其市场空间很大,比如不动产抵押业务,其放贷规模早已超过了黄金首饰等民品,现在银根紧缩,中小企业主更难获得银行贷款了,短期资金需求应该是越来越旺,这一块业务会是典当行业发展的主要空间。

    “股权质押典当也是一个商机。”郎颖则认为,除了传统业务外,这类不动产典当将是今后的一大创新重点。

    此外,大力开拓某些重点领域如房地产类、机械类典当品种,提供特色化和个性化的服务,也是典当业挖潜的一个方向。

    高风险相伴而来

    很显然,在较高回报的背后,高风险也相伴而来。

    据北京商务局的一位人士介绍,现在已经有上十家典当行在排队等候审批,在这些中小企业主中不乏盲目跟风者,有的对典当行根本就一无所知。这位人士提醒,如果这些企业找不准市场定位,加强自身建设,迟早会被市场淘汰。

    “扩容以后,利润空间会受到一些压缩。”郭金山判断,这批新设典当行开业后有可能会稀释典当市场的盈利水平。

    值得引起警惕的是,出借资金的风险,还有经营上的误收风险、鉴定估价风险、绝当变现风险等,会给一些典当业后来者带来压力。郭金山告诫,典当行业不仅仅要在经营规模、资本实力上功夫,重点更应放在新领域的挖潜上。

    “风险与收益永远是一对孪生兄弟。”人大金融与证券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向记者说,融资风险是典当行最关键的问题。企业之所以找典当行,是因为它们没有足够的抵押物或信誉从银行贷到钱。“这种业务连银行也不敢做,凭什么你典当行敢做,既然做了,肯定是高风险”。

    对此,一些典当行的负责人也表示比较头痛。

    郎颖说,在没有有效风险控制手段的条件下,很多典当行采取了“相物+相人”的经营手法。在一些小的典当行,遇到一笔大业务时,会全员出动进行考察,考察对象包括抵押物以及企业、个人的信誉、人品等。在决定是否做这笔业务时,有的典当行甚至会开一个“民主表决会”。这种控制风险的模式与银行相比还相去甚远,但典当行还很难找到一种好的途径,既能扩大业务量,又能把风险降下去。(记者 石朝格)

来源:中国证券报    责编:肖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