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共赢之路 > 正文

《共赢之路》之《抉择》
2012-06-29 21:59   来源:华夏之声    打印本页 关闭
    

  

  【《共赢之路》开始曲】

  【音乐起】

  内地——港澳,

  鱼水共存、合作共赢、利益共享、进步共同。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华夏之声、香港电台普通话台、广州电台、珠海电台、东莞电台、中山电台、江门电台、佛山电台、惠州电台、金陵之声联合推出大型系列节目《共赢之路》。

  【音乐隐】

  今天播出第一集《抉择》。

  【男主持】中国的历史虽然漫长,但像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样的重要节点,并不多见。

  【女主持】1978年,北京。一份港商在内地申请开办合资企业的报告,在许多部门作了长途旅行之后,最终摆放在了谷牧副总理的桌上。面对一个投资只有几百万元的企业,身居副总理高位的谷牧,思忖许久,不敢拍板。因为在那个年代,它不是一个普通的企业,它关系到中国选择走什么样的道路问题。

  历史每一次光明的走向都是尊重了人民的选择。

  回望跌宕起伏的过去,香港经济学者冷夏感慨万千:

  【出录音】回顾改革开放之前30年香港在协助中国内地产品出口赚取外汇等方面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内地也从多个方面支持香港的发展和繁荣,真正是共济双赢。

  【男主持】放眼更为广阔的现实,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掷地有声地宣告:

  【出录音】这次“十二五”规划纲要把港澳单独列为一章,表明了中央政府对香港和澳门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坚定支持。这样做不仅是两个特别行政区政府和各界人士的要求,对港澳的长期发展也是有利的。

  【女主持】“共赢”、“互利”,这些让人热血沸腾的字眼,无不清楚地释放出同一个信息,港澳与内地如今已经结合成“命运的共同体”。

  【磅礴大气的音乐,混入】 

  【男主持】缆阅港澳与内地六十余载的风雨画卷,它们曾经共享财富与光荣,它们也曾共担危难与重负。无论顺与逆、立与废,它们同舟共济、互不相弃。 

  【女主持】历史对每一个亲历者而言,决不仅仅只是故纸堆中一张张枯黄且薄脆的纸片。那是波澜壮阔的舞台上豪气干云的热血与激情,是风云万千的复杂环境中一个个冷静智慧的抉择,是每一个普通人平凡地坚守和付出,它是个人、民族的,也是社会的、时代的命运兴衰与起伏。

  【音乐隐】

  【男主持】1949年10月17日,此时四野邓华率领的15兵团已经在香港北部边界进驻多日。这一天,他们等来的并不是“长驱直入、收复香港 ”的一声令下,而是“按兵不动、留为我用”的最高指示。解放军方面传话给英国人,说他们的任务是维持和平并准备重开广州至九龙的铁路,恢复贸易。这无疑是向英国方面发出了“维持香港现状”的暗示。

  【女主持】后来,周恩来曾说:“不收回香港,在长期的全球战略上讲,不是软弱,不是妥协,而是一种更积极主动的进攻和斗争。”

  【男主持】 “进退存亡,需识变通之道。”中央对港澳政策的真正伟大之处,不仅在于他们的预见,更在于他们的实践。

  【战争音效+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歌曲】

  【女主持】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1951年5月18日,联合国通过了对中国和朝鲜实行禁运和经济封锁的决议。此后,香港成为了为中国供应石油、化学品、橡胶、汽车和机械储备的秘密基地。

  国务院港澳办原副主任鲁平:

  【出录音】有一些敏感的物资,他都是对我们禁运的,所以好多东西我们拿不到的,一些尖端的东西拿不到的,但香港可以拿的到。

  【女主持】《霍英东全传》作者冷夏:

  【出录音】港澳的一些爱国商人,包玉刚、霍应东、何贤等人采取各种方式突破港运当局的封锁,和在香港的中资企业进行合作,托运大量的战略物资到中国内地去,支援抗美援朝战争和新中国的经济建设。

  【男主持】五十年代后期,疾风暴雨式的社会改造已经完成,天下大定,但新中国仍站在百废待兴的起跑线上。此时,中国领导人对港澳问题的方针政策也更为成熟。

  一九五八年,中共在湖北武汉召开了“武昌会议”。会议期间,周恩来系统明确地提出了中国政府对港澳地区采取“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八字方针。

  国务院港澳办原副主任李后:

  【出录音】什么叫长期打算,就是准备长期保留在英国的统治之下,不改变这种状况。充分利用,就是从经济上、政治上各方面我们利用香港。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外汇来源很少,跟这些西方国家没有什么贸易关系,那个时候香港是我们赚取外汇最主要的途径。

  【女主持】《霍英东全传》作者冷夏:

  【出录音】1949年之后的30年间,港澳商人不能直接到内地投资,但是仍然有不少爱国商人积极响应祖国的号召,以各种方式支持新中国的发展和建设,其中一个不广为人知的方式,就是购买内地华侨公司的股票。

  霍英东亲口跟我说,他当时入股广东华侨公司主要是为了支持国家建设,并不在乎分红获利多少,所以也从来没有拿过红利和利息。

  【女主持】此后的30年,香港作为新中国与国际社会联系的桥梁与纽带,一直被形象地称为我们的“瞭望台和桥头堡”。

  【男主持】就在港澳支持祖国的同时,祖国也在时刻关心和关注着香港。上世纪60年代初期,国家经济处于最困难时期,猪肉、鸡蛋、粮油等主副食品,国内供应紧张,香港市场更是告急。当时,周总理亲自过问,决定由外贸部和铁道部联合开辟供应港澳市场的鲜活商品快运货物列车,满足港澳同胞的生活需求。

  【火车汽笛声音效+火车行驶的声音】

  【女主持】1962年3月20日,由湖北江岸直达深圳北的751次列车鸣响第一声汽笛。同年12月,增开了由上海新龙华站和郑州北站始发的753次和755次,“三趟快车”自此得名。

  【深情大气的音乐,混入】

  【男主持】此后,不管是在最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还是在动荡的文革十年,不管是桥梁断裂、隧道塌方还是洪涝灾害,不管是雨雪冰冻还是春运高峰,三趟快车风雨无阻,从未停驶,时任外经贸部部长吴仪称之为“一项创举和奇迹”。   

  原外经贸部供应港澳三趟快车办公室主任金旭:

  【出录音】唐山大地震之后整个铁路都瘫痪了,后来弄好了之后,三趟快车第一个弄出去。

  【女主持】如今,“三趟快车”被称为香港的生命线,它对保证香港市场活禽、活畜的等日常物资的供应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没有人能够估量出,在畅行自如的三趟快车上,曾经洒下了工作人员们的多少汗水。

  【男主持】供港物资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源源不断的准时送到,而事实上改革开放之前,内地却正面临着物资奇缺,经济状况十分堪忧的窘境。1974年,中国政府曾骄傲地向外宣布:我国既无外债也无内债。那一年我国的外汇储备值是零元。“自力更生”、“反对崇洋媚外”这些在当时气冲云霄的响亮口号,折射的其实却是经济落后、建设滞缓的社会之痛。

  【女主持】1974年4月,联合国召开第六届特别会议。我国派出邓小平率领代表团去纽约。临行前,将全国所有银行的美元收罗起来,结果只找出来三万八千元美金,这就是当时中国全部的外汇储备。邓小平带着中国国库中美元储备的全部家当到了纽约。扣除房租、吃饭等日常生活的必要开销,却出现了堂堂中国代表团给不起服务员小费的尴尬事情。后来邓小平团长把他的全部个人经费作为小费给了酒店的服务员,他回家带给孙女的礼物只是一块巧克力。

  【沉重、悲怆的音乐,混入】

  【男主持】这仅仅只是辛酸往事中的一页。1955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的4.7%,到1980年变成2.5%,降了将近一半。1978年,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排在世界倒数第20位,属于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国家。连华国锋在1978年2月26日的第五届全国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也不得不指出,“整个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女主持】回顾历史,重大的危机常常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此时在风雨中飘摇的新中国像一只鼓胀的风帆,也似一片吹脱的落叶,面对着这场史无前例的严峻挑战,谁也不法知晓将何去何从?

  【音乐隐】

  【男主持】在宝安,有一首客家山歌这样唱道:“宝安只有三件宝,苍蝇蚊子沙井蚝,十屋九空逃香港,家里只剩老和小。”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之间,老宝安曾出现过三次大的“偷渡潮”,目的地直指香港。

  【女主持】1978年秋,已经担任了5年宝安县委书记的方苞,始终没有忘记上任前,地委书记对他的厚望,“你要把生产搞上去,把偷渡降下来”。这两句话曾在他的胸中鼓荡起万千的激情,却也将他置身于艰难的境地。

  时任宝安县委书记方苞:

  【出录音】这个1979年这个偷渡潮比57年62年还厉害,近一年就有五万人,宝安县的人口是30万人口农民,1979年1980年这一段一共有过偷渡行动的有16万人次。我们就是很纳闷,为什么社会主义优越性,这个老百姓为什么还往香港走,那香港究竟有什么东西比我们好的,一调查我们就知道了,香港那边的农民,每年收入增长88%,我们这边四年公社分配每年增长2%,两地的收入和分配两地农民的收入相差30倍。

  那四年我们的闭关锁国就造成了我们经济落后,结果到了非要解决不可的时候了。

  【男主持】这股自下而上渴望改变的呐喊,如奔腾前行的滔滔河流锐不可挡。【惊涛排岸的音效,渐入】而此时另一股自上而下渴望突围的呼声,如暗潮涌动的深沉大海低吟咆哮,它们都在酝酿、在等待、等待江河入海,激起惊涛巨浪。

  【音效隐】

  【女主持】1978年7月,原国家计委副主任李艳君为方苞带来了李先念同志一份批示,方苞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

  【出录音】他说,‘如果不把宝安深圳建设好,我死了也不瞑目’,我们听了很高兴,但是你当时有这个决心不行的,你的体制不改变不行的。

  【男主持】历史再一次定格在这一年的七月,习仲勋在宝安县视察了近1个星期后十分忧虑,方苞说:

  【出录音】他(习仲勋)就说偷渡问题是政策问题,是体制问题。

  【女主持】体制之痛,如同一根锋利的芒刺深深地扎入惶恐和错乱的神州大地,让原本迷茫麻木的心灵日渐觉醒。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三次逃港潮,为特区的最终确立,为中国选择了改革开放的道路,提供了一个深刻而令人辛酸的铺排。

  历史来到了十字路口。

  【朝气的音乐,混入】

  在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中,1978年被称为中国命运的转折点。这一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刚到立春节气,从北到南的一路暖阳已让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感受到某种异样的气息:

  中央党校党史研究室主任陈述:

  【出录音】小平在78年1月份的时候,也到广东去了,他强调对外开放这样意识之外,还强调了调整政策,他认为国内政策有一点僵化。他说这样的话,现在听起来有一点笑话了。听说养三只鸭子就是社会主义,养五只鸭子就是资本主义,这个政策太僵化了,应该进行改革。而且要进行整体性的改革,改变和调整。

  【男主持】这一年,有12位副总理和副委员长以上的国家领导人,先后20次访问了51个国家,目睹并领略了外面的世界,感受到了世界经济的脉动。

  据陈述介绍,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古牧后来回忆说,

  【出录音】向中央汇报他们考察情况的时候,连续开了八个多小时,包括中央的领导人,都感觉到是一个比较大的震撼,甚至像聂荣臻当时应该也是一个老革命家,(都说)现在我们不能光议论了,我们应该拍板了,应该行动了。

  【女主持】拍板、行动,当邓小平试图用巨额资本密集投入的方式来迅速地拯救中国经济时,可是外汇严重储备不足的现实很快就把这个浪漫蓝图否决了。如何筹措搞建设的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邓小平提出了他的新思想。胡厥文秘书的陈训淦至今想起,1979年1月17日,邓小平和胡厥文、胡子昂、荣毅仁等工商界领导人的谈话仍记忆犹新:

  【出录音】搞建设,他说门路要多一些,就是要吸收外资,就是外国人可以到这里来办工厂,华侨、华裔都可以来办工厂。

  【男主持】这是邓小平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正式提出利用华侨和外资来华办厂的观点。当邓小平在北京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即将开放的宏伟设想时,在广州兴宁县,一个署名叫“旅港校友”的客家人给他当年读书的兴宁县坭陂中学写了一封信:

  【出录音】旅居外地,不能直接参加祖国的四化建设,但我对祖国、对家乡,特别是培育我成长的母亲有浓厚的感情,我愿为母校的改建出片瓦之力,在母校新建三层科学大楼……

  【女主持】这位自称旅港校友的人就是刘宇新。那次,刘宇新捐出了100万元,当年,这无疑是一笔巨款。在当时晦明晦暗的政治环境下,既无先例,又无有关规定,新宁县“革委会”只能把刘宇新申请捐款的信一直递到省里。经再三研究,省里发出指示:可以接受那笔捐款。这个研究的过程持续了整整一年。

  【叙述性的音乐,混入】

  【男主持】当南国的春风将寒冬板结的坚冰冻土渐渐融化的时候,在北京,一份港商在内地申请开办合资企业的报告,在许多衙门作了长途旅行之后,最终摆在了谷牧副总理的桌上。面对一个投资只有几百万元的企业,身居副总理高位的谷牧,思忖许久,不敢拍板,因为在那个年代,它不是一个普通的企业,它关系到中国抉择什么路的问题。

  【女主持】都说时势造英雄,需知时势亦需英雄造,历史应该记住这几位开路先锋。1979年9月19日,北京,香港企业家美心集团总经理伍沾德先生和伍淑清小姐,与时任中国民航总局的沈图局长的手第一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音乐隐】

  时任民航北京管理局局长徐柏林:

  【出录音】沈图邀请伍先生帮助民航北京管理局改进飞机上的航空餐饮问题,伍先生愉快地答应了。

  【男主持】美心集团董事长伍淑清:

  【出录音】我爸爸的很多朋友劝他说,怎么可以跟共产党人谈生意,怎么说是合资企业,怎么做事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出录音】(徐柏林):议论肯定是有的,包括伍沾德先生的投资,内部的看法也不完全一样。有些人讲你中国的烹饪餐食在世界上都有名的,为什么要找香港人来合作,这个合作以后,等于把钱不是送给香港老板吗?

  【男主持】尽管顾虑重重,可是伍氏父女的家国情怀,以及在困顿中徘徊许久的内地企业对外来资金和管理理念的强烈渴求,让两个原本陌生的团队最终达成了共识。

  美心集团董事长伍淑清:

  【出录音】我跟我爸爸觉得邓小平先生他们说改革开放,欢迎港商到内地来帮助搞上国际市场,我们觉得很有信心。国家从49年以后,没有对外开始发展经济合作,现在可能是从零开始,我们从零开始大家可以互相配合。

  【女主持】时任民航北京管理局局长徐柏林:

  【出录音】我们要通过这样一个合作,开创我们新的局面,解决我们资金不足,管理模式比较陈旧,通过这样一个新鲜事物的引进,可以推动我们的发展。

  【男主持】量变堆积历史,质变分割历史。但每一次历史的的转折都如同十月怀胎,经历了漫长的孕育、一朝分娩依然何其艰难。此时,在实现引进外资这一质变发生的过程中,尽管已经积聚了许多铺垫和准备,却仍需要一股巨大的推动力。

  【女主持】邓小平,带着对历史敏锐的预见和坚定的意志来到了这个转折点,成为了最大的推动力。

  美心集团董事长伍淑清:

  【出录音】我们将意向书、合同项程都按照香港的惯例给他们,但是他们因为从来没有做过合资企业也比较很慎重,后来他们搞了个引进外资企业管理委员会,大家开很多次会,研究论证很多用词怎么保护国家的利益。

  我们从79年9月份谈到80年5月1号,79年11月份因为审批还没有拿下来,当时民航总局局长很急了,3月8号他跑到中南海找邓小平先生,先说我们这个合资企业还没批下来,邓小平问他你在跟谁合作?他说跟香港伍先生合作。然后邓小平先生就问香港的伍先生懂不懂得做面包?他懂不懂得做食品这个行业?他说懂得,他们这个方面有经验,所以邓小平先生说快点将这个企业批下来吧。

  【男主持】历史就是这样被改写的。也许伍氏父女也不曾料想到,是一枚小小的面包帮助他们撬动了引进外资的大门。他们更无从料想,这枚小小的面包,曾是邓小平和整个中国民航局内部的一个心病。

  时任民航北京管理局局长徐柏林:

  【出录音】当时的国际航线北京管理局,我们的配餐都是自己手工的做法,主要以中餐为主,西餐也做,但是外国人吃的就不是那个味道,因此飞机上外国旅客的投诉比较多。我一次执行邓小平的专机任务,小平同志拿起我们做的面包,一边吃一边就对我们说,你的面包不好,老掉渣子,你能不能派个厨师到我家去学学。回到北京,我就给民航总局当时的局长叫沈图作了汇报,我为这个事情也多次到我们的配餐间跟我们的厨师商量,怎么来改进面包不掉渣的问题,尽管他们也做了不少工作,但根本的问题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一直变成我的心病了。

  【有力量感,充满希望的音乐,混入】

  【女主持】长长的岁月里,一次次彷徨、苦闷、试验和修正后,渴望破茧重生的中国终于为自己的命运作出了最智慧的抉择。

  【男主持】1980年5月1日,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家合资企业——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正式挂牌,实现了中国合资企业“零的突破”。它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档案记录上摘取了001的注册编号,人们风趣地称之为“天字第一号”。

  【恢宏、大气、激情的音乐,混入】

  【女主持】从此美心集团成为了中国民航业腾飞的助推器,而邓小平钦点的航空食品,无疑给当时心灵和肌体都颇感饥饿的中国人民上了一道精美而适时的点心。

  【男主持】这如同一只拂动春风的手指,指向阳光。

  【音乐,隐】

  

责编:何懿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