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手记 现在位置>>采访手记
梁永春:戈壁人 戈壁情
中广网    2008-12-09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我从小在西北长大,熟悉那片戈壁大漠中的一切。这一次,当飞机把我们从繁华都市送到戈壁深处那座神秘的空军试验训练基地时,我所遇到的,是一群特殊的戈壁人;所感受到的,是一份特殊的戈壁情。

    飞机盘旋在基地上空,向东望,是延绵数百里的巴丹吉林沙漠;向西望,是广阔无垠的中亚大戈壁。这里,本来是只有胡杨、红柳和梭梭才能扎根的地方。然而,干燥、荒凉和无垠的净空却让这里成为最理想的航空武器试验场。正因为这一点,50年来,多少本不属于这里的军人把自己变成了真正的戈壁人。

    李鸿是基地里的奇女子。这个在珠江边长大的广东妹大学毕业后坚决申请当空军,志愿来到戈壁滩,在这里和导弹打了20年交道,干的都是很“男人”的活儿,而且干得相当漂亮。现在她是基地权威的导弹试验专家,并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其实,看看李鸿收拾布置的小家庭,完全是一派婉约细腻的南国女儿情怀。

    我问她:别的且不讲,戈壁滩上这么干燥,我的同事来了两天就皮肤皴裂、鼻子流血哩,你一个南方人,当初是咋挺过来的?不觉得苦吗?

    她说:当然苦啊! 那时候除了生活条件艰苦,更多的是环境封闭的痛苦。那会给父母寄一封信,送信车在这片戈壁滩上摇啊摇啊,要走很多天。可是我从小就喜欢当兵,在这里,我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又不觉得苦了,我感到很幸福。

    我又问:要是回广东,你的生活能比现在优裕几十倍,从来都没考虑过吗?

    她说:当然也想过。可是,当你呆在这里,晚上仰望浩瀚的星空,清晨看着朝阳从天尽头的地平线上升起,你会觉得戈壁是有生命的,它有那么博大的胸怀。相比之下,个人的利益得失就真的不算什么了。

    李鸿看着我认真地说:我喜欢这儿,是这片戈壁成就了我。

    在基地,大家喜欢把扎根戈壁的女性比作红柳,而男性则被比作胡杨。某观测站政委郭晓明,就是一位胡杨般的汉子。

    郭晓明的父亲是50年前创建这座武器试验基地时的首批开拓者之一,老人的照片,至今还挂在观测站的荣誉室里。郭晓明出生在戈壁,成长在戈壁,当兵在戈壁。他领导的观测站,任务是在大漠深处追踪观测导弹飞行末段击中目标的瞬间。这项任务既艰苦又危险。“有一次,导弹偏离目标,朝着我们就飞来啦,”郭晓明说:“爆炸的时候弹片离我们只有这么远----”他比划着几十米开外的一座营房。

    郭晓明追随父亲的脚步,把人生最美好的岁月留在了戈壁深处。他说,在内地老家总是住不惯,夜里睡不踏实:“在内地,晚上外面灯光太亮,也太吵,和戈壁不一样。”

    老郭的儿子明年就要军校毕业。我问他:还打算像当年他父亲所做的那样,让自己的儿子也回到这儿来吗?

    老郭沉吟了一会说:“现在的时代和我们那时候不同了,年轻人有自己的选择,咱得尊重他,是不?但他也是军人,如果部队需要他来,他就必须在这里干出个样,是不?”

    在距离基地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烈士陵园。50年来牺牲在这片戈壁滩上的军人,全都安葬在这里。陵园正中,是开国元勋聂荣臻元帅的纪念碑。聂帅作为中国国防科技工业的开拓者,为这座基地倾注了无数心血。在聂帅身后,第一块墓碑属于基地首任司令员----当年率领红军十八勇士强渡大渡河的孙继先将军。1958年,是他带着队伍来到这里,在戈壁风沙中为这座基地培下了第一锨土。将军的背后,是他的数百位长眠于此的部属。他们当中,有的在国防试验中牺牲,有的因病辞世,有的在遮天蔽日的沙暴中永远消失在了戈壁深处。如今,他们在老司令的身后列成了生命中最后的方阵。这里是戈壁军人的最后归宿。

    我在西北长大,我熟悉戈壁大漠里的生存法则。戈壁深处的胡杨,从发芽、开花到种子成熟,只需要不到一周时间。因为戈壁上的雨季就这么短。星星点点的红柳,枝条高不过两米,发达的根系却可以深深扎入地下五六十公尺。因为想从戈壁的土层中吸收一点水分就这么难。只有最顽强的生命,怀抱最坚定的意志,才能在戈壁上生根、存活。
所以我要为我在基地遇到的那些戈壁军人致敬。他们本可以不属于这里,这里不适于人类生存。但是他们来了,而且像胡杨、红柳一样牢牢扎下了根。他们有信念,坚信自己的付出有价值。

    在我离开戈壁回到北京的日子里,从南海之滨传来消息:刚刚结束的珠海国际航展上,中国空军展出的作战飞机、导弹、雷达等装备达到国际一流水平,让世界刮目相看。我想,在戈壁深处的那座空军基地,大家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开心。因为,中国空军所有的作战飞机、精确制导武器以及雷达装备,都是在那里通过检测、试验和定型的。这些戈壁军人是大国之剑重要的铸造者。

    那一刻,我想起了另一位老军人----基地原司令员王良旺----写下的一首诗《戈壁抒怀》:

    “问君西来意何求?蓝天试剑自运筹。大漠茫茫天地阔,长风烈烈岁月稠。临空欲寻阳关迹,驻地尽变芙蓉洲。边关儿女红颜老,江山与我共风流。”

来源:中国广播网    责编:吴菁      
箭啸苍穹 更多>>
·为一线部队写“书”
·放缆,在戈壁深处
·永不中断的电波
·热气球带来“创新热”
·电话千里解难题
·靶机穿上了迷彩服
·戈壁滩架设“顺风耳”
·空气“房子”
·长途奔袭毫发无损
·在对抗中“强筋壮骨”
·细节决定成败
·搏击狂风救靶机
红色记忆 更多>>
组装、测试导弹
“霹雳二号”空空导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