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

忆沈浩——深深怀念那远去的灵魂

中广网 2010-01-13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进入中广社区

    

忆沈浩——深深怀念那远去的灵魂

——记再会王晓勤与沈王一

    中广网北京1月13日消息(记者陈晓冉)“我在家里做饭,总觉得沈浩在桌子边,我晾晒衣服,总觉得沈浩累了躺在床上,我梦见他,欣慰于今天他所获得的肯定……”王晓勤喃喃的说道。自小岗采访一别,大约已经过了一个月,此次再见到她和沈王一,让我一直有所担心的事情落了地。

    她们在慢慢的走出沈浩去世的悲痛,精神状态也日趋好转,三十天前采访中那个满心怨气,悲痛萦怀的王晓勤,此时流露出对沈浩深深的思念。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这是林觉民《与妻书》的绝笔一句,而沈浩去世的突然则没有能为发妻留下只言片语,不过片语之外,却是沈浩小岗村工作六年来满满29本的工作日记。实话说,记者怀疑过沈浩,不解过沈浩,但当我面临这29本日记的时候,突然明白,在沈浩的心中并非没有怀疑和不解,但是他做出抉择,坚持了自己的道路。

    没有人能责怪王晓勤那些埋怨,那是一个女人对于家庭的维护。也没有人能否定沈浩的那些付出,那是一个男人对于社会的尽责。大家,小家,这是一个平衡,而非一个取舍,沈浩爱家,这在他亲自设计的那扇对开房门中蕴藏着一个男人的温情。晓勤爱家,那在她张罗饭菜等待除夕围炉时流露着女人的温柔。

    王晓勤回忆的话语,闪动的眼神,抽动的嘴角,让记者深深明白那种失去至亲的疼痛,但是她思索后的肯定,回忆中的温暖,冷静后的明白,却更透露出一个生者对于生活的顽强。沈浩走了,这个家依旧可以屹立不倒。

    “之子归穷泉,重骧有梦期,围炉人如在,翰墨留余记。”我相信,在那29本日记的字里行间,王晓勤复活了另一个沈浩。

沈王一的精神状态相比一个月前已经有相当的好转(中广网 陈晓冉摄)

    记得上次见到沈浩女儿就是这件白色的羽绒服,小女孩清秀老实,一直低着头,沉默在自己的伤心中,偶有不能压抑的释放,尤其那一句“我再也没有爸爸”,让全场一片寂静,抽泣着不知如何是好。

    一个瞬间失去父亲的少女,之后不得不面对着新的角色——沈浩的女儿,一个英雄的女儿,小王一能否走出这段最为困苦、困惑、困扰的时间,成为每一个在场的人最为在乎的问题。怕他在沈浩的影子里失掉自己,怕她将这些当成一个炫耀的财富,怕她将这些当成一个人生的附属。

责编:涂傲 来源: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