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图片纪念馆

忆沈浩: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

中广网 2009-11-19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进入中广社区

    

    知道沈浩离世是上周六上午,同批的选派干部给我的电话,很是震惊和惋惜,也难以相信是真的,但随着各方消息的证实和周一亲自到他家中吊唁,给他的遗像鞠躬,方才肯信,斯人已去。

  认识沈浩是在04年初,因我俩一样都被组织上选派到农村工作,组织部把第二批省直选派干部集中在农大招待所办了培训班。在班上,沈浩是年龄较大的一个,但学的很认真,向授课的领导和专家们提问的也颇多。向小岗村选派干部,不被任何人看好,在那之前,县上屡派干部或工作组驻村,但不是没有弄出名堂,就是被村民赶走,沈浩就是抱着舍得一身剐的精神,毅然奔赴小岗。回忆起那些火热的岁月,自己依然被感动着。04年2月8号,省直选派干部在省委小礼堂集中开欢送会,会后象开赴前线的战士一样被分批送至全省17个市。沈浩那年40岁。

  初识沈浩,他的模样至今难忘,和衣冠楚楚、正襟危坐的机关干部不同,是随意、干练的模样,略黑的脸庞,几缕头发也随意的搭在前额上,性格开朗,对人热情,走到哪儿都听到他的大嗓门儿和伴随着的他发言后的满屋的笑声。在培训期间和我们聊起他上学时候的趣事,在铜陵读书时候,校广播站宣传了他是“省级三好学生”后,同学们都排着队到他的寝室问题目,更有学弟学妹要求他签名的,说着他“哈哈……”笑起来。在培训班上,晚上分小组讨论,我们同在八组,讨论到最后,总是沈浩总结上几条,组长给记下,再交组织部。八组的同志大都后来和他一样去了滁州,大家遇事都爱和他商量,相处的熟了,都喊他“老沈”。在小岗村的网站上,还能看到滁州的省直选派干部到那学习的图文资料。很可惜,去机会最多的我,至今也没有去一次。今后再去,居然主要任务去给沈兄扫墓,念及此,不胜黯然神伤。

  下村20多天,沈浩邀我回厅汇报,并把他汇报的材料给我一份,后面还附了份《小岗村村民卫生公约》的文件,材料详实具体,思路清晰了然,经他的指导,我的材料也才生动了起来,也就一个月时间,从走访群众,到开展思想大讨论,再到出台第一个村民公约,他就完成了。下派起初,同志们认为派沈浩去后,小岗村老百姓上访的少些就很好了。历次组织的选派干部培训交流会上,开始是没有沈浩在台上做交流发言机会的,但随着沈浩的拼搏,小岗村渐渐成了选派村中的典型。他从引进上海的小香猪开始,随后发展了葡萄产业,又开始发展了诸多企业,建起了大包干纪念馆,再到引起争议的土地流转,都一次次的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不仅在小岗村,在其他村,选派干部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沈浩手里都变成了现实。小岗村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沈浩也在全省选派干部的经验介绍和全国的村官论坛上豪情满怀地介绍前进中的小岗。08年9月,胡总书记视察了小岗,握住了沈浩的手,肯定了他带领乡亲们致富的成绩,肯定了他流转土地、适度规模化经营,再创小岗辉煌的做法。沈浩说,在和总书记握手的那一刻,所有的艰辛、酸楚和怨屈都没有了。

  是啊,6年中的艰辛和酸楚该有多少啊!农村工作的环境艰苦,他和我说,夏天晚上蚊子多的没法睡,用了一夜灭蚊片,次日早晨看到地上竟是一层死蚊子。农村工作的环境复杂,在被个别不理解他的村民要和他进行肢体较量的时候,他觉得委屈,晚上独自掉眼泪。一次我俩在一起,他问起我的家人和孩子,也说起令他耿耿于怀的事情,上小学的女儿对他说,爸爸,我恨你们领导。沈浩惊诧,问为什么。孩子说,为什么你们领导派爸爸去那么远的地方工作啊、我要爸爸天天在身边!沈浩想想才说,这是爸爸愿意的,那村里的孩子都没你有漂亮的书包、宽敞的教室呢,领导派爸爸去帮助他们的啊!……边说这事,边抹着眼泪,为了工作上的委屈,关起门来抹眼泪,对他来说不可怕,但对家人的牵挂和思念是他这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多么难以克服的啊。

  完成了3年选派工作,同批的选派干部都回到了原来的人生轨道上了,他还依然在小岗村书记的任上又要接着干,我们都不可思议。回中心工作期间,又见他几回,每次都是匆匆的,他在厅里的办公室在6楼,一个人的隔间,桌上落满了灰尘,显然从来也不在厅里办公。匆匆的,是我对他最深的印象,一次他上午带着县农委的同志来合肥办事,说是下午就要赶回凤阳,我半张着嘴巴好一会没合上。还有次是在机关食堂,一边吃饭一边聊,那是他到华西村考察回来,和我细数着华西的村情和发展历史,发达的现状,说着吴仁宝老书记的故事,饭吃完了,也没有说够,接着到1楼驾驶班那里聊,在提到小岗村将来的宏伟规划,他眼里闪动着熠熠的光芒,充满着执着和自信,很清楚的记得,他的规划有上亿元的农业科技产业园项目,我听的半张着嘴巴合不上。

  小岗村的规划都逐步成为了现实,他却走了,走的极突然。总书记对沈浩不幸逝世做了重要批示,凤阳县举行了几十年没有过的最隆重的追悼会,财政厅党组做了关于在全系统开展向沈浩同志学习的决定,近日,财政厅各处室单位都召开了追思会,来缅怀、纪念沈浩,大家都表示要以实际行动来学习他,他的母校铜陵学院也开展了追思活动,将毕业的大学生表示要他那样,服从组织,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政声人去后,这些对在另一个世界的沈浩来说该是告慰。

  长歌当哭,对苟活着的我来说,他对党的忠心、对百姓和家人的爱心、对事业的责任心、对遇到困难时的抗挫心……都是我永远铭记的。

  他走后,我常打开中安在线的沈浩同志悼念专题,一遍遍刷新他接受采访的画面,那么亲切的声音,那么熟悉的样子……他走后的这几天,天气也变得异常,深夜,只有缩着脖,瑟瑟的,含着泪,写下这些以纪念沈浩兄。(胡正中)

责编:妍玲 来源:中安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