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动介绍 | 歌曲综合展示 | 歌曲知识 | 活动评论区

它被称为“第二国歌”——《歌唱祖国》

中广网 2009-04-24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在中国的重大升旗仪式(如奥运会升旗仪式、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等)上,《歌唱祖国》常被做为出旗曲在国旗出场之前演奏。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全国新闻联播》与《新闻和报纸摘要》也将其做为开始曲使用(方式不同:《新闻和报纸摘要》是先奏响旋律,然后在副歌刚刚奏响的时候由女播音员宣布:“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是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时间”,同时旋律继续伴奏。而《全国新闻联播》就庄重许多:先奏响旋律,然后在副歌刚刚奏响的时候由男播音员播送呼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随后女播音员再次播报呼号,最后二人共同播送节目名称——“全国新闻联播”。与此同时,旋律继续伴奏直至结束。)所以号称“第二国歌”。 

   流传半个世纪的歌曲《歌唱祖国》在诞生之际却险些夭折,它的创作者——著名音乐家王莘近日披露了51年前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

  王莘1918年生于江苏省无锡县荡口镇,自幼酷爱音乐,父母想把他培养成作曲家,但家里穷得连中学都供他不起。他14岁时只好到上海南京路上的先施百货公司当学徒,七七事变后,他奔赴延安,在“鲁艺”成为冼星海的得意门生。

  1950年9月15日,第一个国庆节前夕,他从天津到北京去购买乐器。返程路过天安门时,他忍不住下车,欣赏被金色晚霞笼罩的天安门广场。抬头看,一面鲜红的国旗在霞光中高高飘扬,令人心潮澎湃。32岁的作曲家灵感突现,“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四句歌词脱口而出。他登上返津的火车,思绪如飞,边唱边写边打拍子,歌词与曲谱几乎同时喷涌倾泻:“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回家时已夜色阑珊,他进门就兴奋地推醒即将分娩的妻子王慧芬:“快起来,我的《歌唱祖国》写出来了!”妻子听到丈夫把歌唱完时,情不自禁地叫起好来。她干脆与丈夫同声哼唱,王莘连夜一气呵成地写完第二、三段歌词。 

  翌日,王莘来到天津锦州道42号音工团(现在的歌舞剧院),把《歌唱祖国》词曲交给14岁的钢琴手靳凯华(女)和19岁的男高音王巍首弹首唱。

  此歌在耀华中学首演,又传到天大、南大。第一个国庆节前夕,王莘精心抄写了《歌唱祖国》原稿,兴高采烈地寄给某报发表,一星期后那家报社竟给他泼了一盆凉水———把稿子退回来了。他不服气、不气馁,自己动手刻印歌片向路人发放。这种落后的传播方式在当时还真灵,1951年春天歌片传到北京工人合唱团,夏天,北京电台播放了这个合唱团的录音。1951年国庆前夕,王莘接到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中国音协秘书长孙慎同志问他:“有首叫《歌唱祖国》的歌曲,在群众中广为流传,据说是从天津传出来的,老王,你是天津音协主席,请你帮忙查一查这首歌是谁写的,请把词曲快寄来,中央文化部急要!”王莘笑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太巧了,你算找对了———那首歌词曲作者正是我!”

  1951年9月《人民文学》、《人民日报》先后发表了《歌唱祖国》的歌词,继而中央乐团在中央电台播放了《歌唱祖国》大合唱,从此这首歌流传到国内外。

《歌唱祖国》标准版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宽广美丽的土地,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 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我们勤劳,我们勇敢,独立自由是我们的理想;

  我们战胜了多少苦难,才得到今天的解放!

  我们爱和平,我们爱家乡,谁敢侵犯我们就叫他灭亡!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东方太阳,正在升起,人民共和国正在成长;

  我们领袖毛泽东,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我们的生活天天向上,我们的前途万丈光芒。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该版本歌词是目前主要传唱的版本。现在各种主要场合播放或演唱的就是这个大合唱版本。这个版本的歌词与1965年《东方红》的合唱版几乎没有差别。但在第4段最后一句“谁敢侵犯我们就叫他灭亡”,在1965年《东方红》中唱的是“谁敢侵犯我们就叫他死亡”。这一字之差还与周恩来有关。20世纪60年代初的一个春节,周恩来在天津干部俱乐部请王莘指挥大家唱《歌唱祖国》。周总理和同志们站在一起,当听到“谁敢侵犯我们就叫它灭亡”时,总理问王莘,是“灭亡”还是“死亡”?总理说:我看你写的是“死亡”,对吗?我看还是“死亡”好。所以在《东方红》大合唱中就唱的是 “死亡”。

来源:中国广播网    责编:胡焱喆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京ICP备05065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