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采编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09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往期杂志回顾
往期杂志回顾
广播喇叭的记忆
中广网    05月12日 11:05

                                    泉 韵/文
    几天前,我在济南英雄山文化市场,不经意中看到在一位老大爷出售的古董中,除了有老版的毛主席语录、毛主席纪念章、几张文革初期的“小字报”之外,还有一只小喇叭。我信手拿起来,放到我的手里端详着,这是一只老式的“舌黄式”小喇叭,现在市面上已经是很少见到了,这也是十几年来我在文化市场中第一次见到的。
    对于这种老式的小喇叭我还是颇有感情的,因为它凝集着那个时代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它印记着人们业余生活的变迁。我花了20元钱买下了这只小喇叭,如同获得了一个廉价的宝贝一样地高兴。
    在我的记忆中,以前在山东老家,根本就没有电动式的广播喇叭,村上如果要召开社员大会,都是村长爬到村南头一个十几米高的大台子上,手里拿着只用铁皮卷成的喇叭状的铁桶子,嘴里喊道:“全体社员请注意!到南大场开会了!”南大场是我们村上的一块空地,按着城里人说的就是一个小广场,专门用来开会和演出的地方。
    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期,俺们家去了东北,在东北小镇上就有了就像我刚买的这种“舌黄式”小喇叭了,但一直到了文革初期家里才用上这种小广播喇叭。
    当时这种家用式的小广播喇叭,在当地的国营商店里是有卖的,三块钱一只,但那时家里不算富裕,挣的工资也很低,根本不舍得拿出三元钱来买只小喇叭的,每次跟着母亲去商店,我都会特意去卖小广播喇叭的柜台前,看看摆在柜台里的那些崭新的小喇叭,母亲总会过来扯起我的袖口安慰说:“孩子,咱买不起的,让你大哥给你做一只小喇叭吧。”这时我都会恋恋不舍地、一步一回头地,离开那个让我向往着、放有小喇叭的柜台。
    其实我知道母亲是在骗我,我大哥是不会做小喇叭的,但我能理解母亲为什么不给我买小喇叭:那时家里人口太多,挣的钱又少,3元钱是一个人半个月的生活费用呢。
    那时各家的有线广播小喇叭并不是单位统一给挂的,因为外面道路两旁有公用的大型高音喇叭,如果中央有事情,或者毛主席最高指示发表了,外面的高音喇叭就能听得到的。
    谁家要想挂小喇叭,可以自己偷偷地把广播线扯到家里,所以光有广播喇叭还不行,还要有电线。我哥哥就到修造厂的废料堆里捡厂里废弃的电线头、旧铁丝、漆包线,捡回来后把漆包线两头的漆刮掉,把旧电线一根根捋直了,再用老虎钳把一根根短线连接起来,就成了扯广播喇叭用的线了。
    我们家离马路上的高音喇叭的位置足足有一公里路程,也就是说必须要有1000多米的电线才能把喇叭线拉到家里来。就是这1000多米的电线,我大哥用了足足两个月的时间才凑齐了。
    那时俺们小镇上专门有兵团广播站,广播站用的名字也是部队的番号。广播站的广播时间是早晨6:00和下午17:30。广播的内容开始是兵团新闻,然后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晚上19:30是中央电台的《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这期间也有广播站自己编制的文艺节目、当地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演出录制的节目。有时也转播中央电台的《解放军生活》和《对农村广播》,少儿节目《小喇叭》是当时的少年儿童们最愿意听的节目了。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科技的不断进步,后来兴起了电子管收音机,那时一台电子管收音机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讲还是一件奢侈品,一般是买不起的。后来又兴起半导体收音机。我大哥结婚那年,家里给他买了一台“春雷牌”电子管台式半导体收音机,我就每天和我大哥争夺那台收音机,白天大哥去上班,我就把收音机从大哥大嫂的屋里搬到母亲的房间里,和父母一起听收音机里的节目,下班前我再搬回去。到了晚上,我还是听着墙上挂着的小广播喇叭里的节目进入梦乡。
    现在人们不再听小广播喇叭了,也不经常听收音机了,人们被现代化的音响、影视设备包围着,但我还是喜欢听过去的小喇叭,因为小喇叭的记忆已经深深地扎根在我的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