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新闻纵横
中广网    09月07日 14:49

1、广东卫生副厅长呼吁医生不要替药厂打工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日前举行的广州脑血管病论坛上,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说:“医改就是要使医生的尊严得到体现,而不是替药厂和卫生材料打工。”廖新波还从大病返贫致贫的现状说起,谈到了医改,并呼吁“医生不要替药厂打工”,而是要用自己的技术、良心和责任好好为人民服务。
  纵横点评:“能够安心踏实地为人民服务,而不是窝囊委屈地生活着。”这是廖新波为医生们描绘的医改蓝图。可是,变“以药养医”为“以技养医”,除了在收入上尊重医生,更需要在人格上尊重医生。只有为医生创造良好的执业环境,才能重塑医生的职业尊严,而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才能使患者和家属的尊严得到尊重。
  
2、电力机车之父刘友梅称院士不能光靠一顶帽过日子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刘友梅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被誉为“中国电力机车之父”。日前,刘院士在湖南株洲接受记者采访时,提起自己的专业,话语里带着一丝对过往的缅怀。1961年,刘友梅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他就来到了株洲电力机车厂,从事电力机车研究超过半个世纪。1999年11月,刘友梅当选为院士后,许多高校向他伸出了橄榄枝,有的高校甚至为他准备好了房子,但这些邀请,刘友梅全都拒绝了。他说:“我不能出了名就忘了本。院士不能光靠一顶帽子过日子,应该在合适的岗位上发挥作用。”如今,已经74岁高龄的刘友梅,仍然坚持在一线工作。
  纵横点评:老院士的话,虽然朴实,却意味深长。因为,社会上的确有那么一些人,一旦功成名就之后,就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当当评委,做做演讲,靠名气谋点儿私利,科学研究从此原地踏步。俗话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名,当然可以追求,但要看追求什么样的名。名声,也有虚实之分。靠花架子博来的虚名只能是昙花一现,有真功夫,仍然不断追求,不断创新,才能彪炳史册。赢得人民感谢和尊重、永远被人民永远铭记的,必然是那些为社会发展、推动历史做出实实在在贡献的人。

3、县长出席大桥开工仪式不念讲稿自编顺口溜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大河苗族乡龙门桥、洛威桥的开工仪式上,兴文县副县长石明没有念讲话稿,而是自编了这样一段顺口溜:“今天期辰好,大家劲头高。开工把桥修,修通路不遥。路基已悬空,水来无处逃。安全隐患大,怎能睡着觉?”石明县长表示,“说话让群众听得懂”,这是最基本的工作要求,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这段不到4分钟的讲话让老百姓拍手叫好。据介绍,石县长多次实地调研,最终打动了出资人,使大桥得以开工。
  纵横点评:语言浅显易懂,百姓喜闻乐见,反观某些官方讲话稿中的冗长晦涩,石县长的这段顺口溜就像四川火锅一样,让人感受到扑面的热情和朴实的干劲儿。基层工作是和老百姓联系最紧密的工作,想得到老百姓的支持和理解,要说老百姓听得懂的话,更要做老百姓看得到的实事。百姓听得懂,才能齐叫好,说好不算好,做好更重要。

4、光明乳业总裁称抽查乳制品程度无以复加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最近,光明乳业总裁郭本恒在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第18次年会上说:“现在国家对乳制品的抽查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这么抽(查)会抽死人啊!”郭本恒认为,中国乳制品企业生产硬件配备世界领先,管理水平也不差,检测手段、质量控制等都很先进,不应妄自菲薄。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郭本恒在这次会上说,去年,国家抽查光明乳业4553次,折算下来是抽查了几十万个指标,没有一个不合格,今年上半年已经抽查了2600多次。他甚至提出,“你用这个标准来抽老外试试?它要不出事,我就地辞职!”
  纵横点评:食品安全无小事,当然也包括奶制品行业。何况,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朱宏任在这次会上也说:“乳品质量和安全水平与人民群众的期望相比还有较大差距。”老百姓不放心,政府有关部门就得严格把关。面对检查,光明乳业为什么感到疲于应付呢?既然对自己的产品非常自信,身正不怕影子斜,那就在接待检查过程中,删掉一切陪吃、陪喝活动,任由它查。一来可以减轻需要频繁接待的烦恼,二来可以避嫌。

5、吉林大学计划禁止新生上网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吉林大学迎新工作刚刚结束,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计划禁止“大一新生使用电脑”的消息不胫而走。至于原因,该学院团委书记、新生辅导员刘悦解释说:“因为新生要参加军训和一些迎新活动,担心新生因为刚刚走过高考很容易沉迷网络,怕影响他们的功课和正常的休息,目的也是想帮助他们度过入学的适应期。”刘悦表示这个规定现在只是初步计划,如果大多数学生都同意,学院才会统一切断大一新生寝室楼的网线。
  据了解,新生禁止用电脑并非首创,像东北师范大学、长春师范大学、长春工业大学等一些高校的部分专业或班级,都有过不允许大一新生使用电脑上网的规定。
  纵横点评:禁止新生上网,让他们更加专心地适应大学生活的出发点无可厚非,能够充分征求学生意见更是难能可贵。只不过,是不是一定要一刀切有待商榷。网络的确是把双刃剑,但正确引导总好过一禁了之。毕竟,在网络时代堵住学生了解、沟通的窗口,不但达不到预期效果,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更容易使他们走向叛逆的边缘。

6、佛山市容标准禁乞丐 一味禁止既不可能也不健康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 “广场、车站、港口、码头、人行天桥、体育场馆、剧场、公园、旅游景点等公共场所无人员乞讨、露宿。”这是近日出台的《佛山市城市容貌标准》中的一条内容。据佛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执法科工作人员介绍,之前祖庙等地的乞讨是“老大难”问题,属于不文明现象,有损城市形象,鉴于此,才做出上述规定。
  新规出台后,以往乞丐较为集中的旅游景点、天桥等公共场合,白天已难见乞丐身影,晚上才有少数乞丐“顶风”现身。据了解,现在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会经常巡查,他们都躲到别的地方去了。
  纵横点评:从立交桥下放水泥锥变相阻拦,到出台相关规定明令禁止,秩序井然的城市好形象有了,人情味儿却没了。任何一个处于社会转型期、城市化飞速发展的国家都难以避免乞讨难题,没有办法彻底解决之前,就应该在不影响城市秩序的前提下给予更多的同情和包容。仅仅为了所谓的市容就一味禁止,就像为了皮肤光滑而遮盖每个毛孔一样,既不可能,也不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