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新闻纵横
中广网    04月06日 14:34

专家称我国食品安全监管最严 关键是落到实处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中央电视台3月27日播出的一期《健康早参考》节目中,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马勇说:“我个人看到的有关法律、法规,中国对食品安全的监管法律是世界上最严的。”他介绍,我国2009年出台的《食品安全法》中,对涉及到食品安全事故的各种各样的责任,包括故意的和过失的,基本上都执行上限处罚标准。而且《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又完善了对非法食品添加行为案件的查办机制,确保对食品安全犯罪行为的责任追究到位。比如,现在企业再使用非食用添加剂,法律上会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论处。
  纵横点评:对老百姓来说,这些年,媒体报道的大小食品安全事件接二连三。苏丹红、三聚氰氨、毒木耳、漂白豆芽,瘦肉精、染色馒头、塑化剂、地沟油等令人触目惊心。如果说世界上最严的食品安全监管机制,却培育出了如此担忧的食品安全环境,让人费解,更让人心寒。其实,监管法律的严格与否只是一方面,是否能够把这些法律、法规落到实处,才是重中之重。

七成艺校表演系毕业生转行 艺考高烧应退热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每年的全国艺考,都会吸引众多追梦的中学生踊跃报考,但最终能够踏入艺术之门学习的却只是少数学生,而且考进艺术院校深造最后成为明星的就更是凤毛麟角。其实艺考已经热闹了很多年。从1998年到2011年,中国艺术类招生人数扩大了60倍。单就表演系来说,如今全国有超过400家大学开办了表演系。有一组调查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各大艺术院校表演系毕业生70%选择了改行,一些人甚至选择卖电脑、摆小摊来维持生活。有业内人士说:“演艺界‘金字塔’结构是现实,明星只是少数,真正能拿到高片酬的明星,少之又少。”
  纵横点评:追逐梦想踏上征程,值得肯定。但是,这些踏上艺考之路的学生们,有多少是真正喜欢这些艺术专业呢?他们的动力无外乎是明星头上的光环、高昂的片酬以及神秘的生活状态。然而,真正能走到金字塔顶的明星演员少之又少,其中的心酸更不为人知。为了成为金字塔尖,盲目用自己的未来做赌注,这种趋之若鹜的行为,这种高烧似的艺考,该退退热了。
达县计生局一公车闲置两年 因用不起只等报废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最近,有网友反映说:“四川达县计生局有一辆看起来很新的公车停放在办公楼下日晒雨淋了两年,浪费了真可惜。”记者实地查看后发现,情况属实。这是一辆喷涂着“计划生育服务车”字样的依维柯,整个车身蒙着厚厚一层灰土,车顶还有不少楼上住户扔下来的垃圾。好好的车子为什么停了两年多不用呢?达县计生局回应称,该车是2003年上级计生委配送的,平时用作手术服务车。到2009年底,四川省计生委又配送了一辆用途相同的依维柯。因两辆车耗费大养不起,决定将老车报废,但又因未到年限,国资委没有批准报废,所以只好将车子闲置在院内,等待报废。
  纵横点评:一辆几十万的公车,用不起,卖不成,也废不了,只能每天日晒雨淋,自然老去……这样的尴尬局面仅仅是当前公务用车畸形消费的一个缩影。除此之外,采购时超标超配,使用中私用乱用,保养上“过度维修”,乃至最后“被报废”,都是公务用车消费中的普遍现象。面对畸形消费,民众只能扼腕感叹,但管理层却必须明了,公车改革不能一拖再拖、真刀真枪已是势所必然。
某高校考研自习室一座难求 学生借机卖“座位”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现在屋内有一桌子欲卖,并附带板凳,因本人即将离校,欲购从速。”这个小广告贴在合肥某高校的一间教室门外。而小广告里提到的“桌子和板凳”,正是学校的考研自习室。
  面对小广告上面用红色的水彩笔写着的“出售”二字,有学生愤愤不平,认为“学校考研的座位一直就很紧张,用自己占的座位出售给别人牟利,太不对了。”可代替同学发小广告的孙同学却认为,这不是在售卖学校的公共资源,卖的是当初考研复习时花钱买来的桌子。他还表示这桩买卖划得来,因为“考研位子这么难抢,买了这个桌子就可以不用为占位子发愁了。”
  纵横点评:为了考研,学生们从“占座位”升级到了“卖座位”,出现如此奇怪的市场需求,恐怕不完全是学生们的异想天开。为何考研自习室只能是可怜巴巴的那几间屋子?为什么校园内那么多可以利用的教室,都被牢牢地锁起来?对考研的学生而言,他们寻找的不过是一块安静的方寸书桌。这样简单的要求,真的难以满足么?

游客抱怨庐山收费点多 景区发展不能只靠门票支撑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到过庐山的游客都知道,进入大庐山有进山大门票,从何处下山也要收费。一位游客抱怨说:“三叠泉路卡、好汉坡路卡、剪刀峡路卡……诸多路卡猛于虎呀!”
  庐山风景区不但进山门收费,进了山门,还要处处设卡,处处收费。无独有偶,在杭州,也有游客抱怨,手握一张灵隐寺的大门票,却连灵隐寺的山门都进不去。票中票让游客摇头,门票价格的涨声一片更让游客们无奈。有媒体统计,全国130家5A级景区中接近一半儿门票价格过百元,更有14家景区门票价格超过200元。
  纵横点评:不论是大门票中套小门票,还是大景区中设小路卡,无一例外,都是为了一个“涨”字。经营者们坐地收取“买路钱”的霸道劲儿,说好听的是对门票经济的过度依赖,说难听了,就是发展思路上的“黔驴技穷”。继续依赖门票,所谓旅游经济就只能是砸金蛋的一锤子买卖。只有门票回到合理价位,景区才有动力寻找旅游产业孵化金蛋的长久之道。
昆明某殡仪馆放4首乐曲收费千元 实为“趁火打劫”
  本报讯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黄女士在昆明市殡仪馆送别去世的母亲。亲友们刚走进大厅,一名中年男子来介绍奏乐服务。黄女士说:“虽然是自选项目,但在那种场合,大家都不好意思说不要。”在总共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乐队共演奏了4首曲目,收费1000元。等黄女士付了钱索要发票时,对方却说这钱是乐队单独收的,没有收据。
  随后,乐队负责人左先生表示,他们的最高上限是1600元,现在是降到1000元。因为他们也要给员工发工资,在那样的环境里,工资待遇达不到一定的标准招不到人。
  纵横点评:1000元听4首曲子,居然还是折扣价。殡仪馆乐队正是看准了黄女士们特殊场合下的特殊心理,从而谋取暴利。乐队实在不必拿着“难以招到人”来搪塞,如果招不到人,完全可以用播放乐曲录音来代替。所以,这种不义之财,实在有趁火打劫之嫌。比乐队更不厚道的应该是殡仪馆,它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