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军情观察
中广网    02月24日 16:09
  王晓彬:叙利亚将成为中东格局重要分水岭
  自2011年中东地区的突尼斯、埃及、利比亚政权相继垮台后,如今叙利亚又成了新的焦点。美国和欧洲等西方国家以及俄罗斯围绕叙利亚问题进行着前所未有的激烈角逐。那么,叙利亚问题是怎样产生的?叙利亚会成为第二个利比亚吗?就此话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采访了军事科学院研究员王晓彬。
  根源在于其特殊的战略地位
  叙利亚地处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处在阿拉伯-伊斯兰的心脏地带,虽然国土面积只有18.5万平方公里,但人口数量高达2000万,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殊战略地位。
  王晓彬认为,作为前线国家,叙利亚是地区大国与世界大国战略博弈的焦点,被称为“小国中的大国”,其重要的战略地位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叙利亚是伊朗志同道合的坚定盟友,与伊朗共同构成中东地区反美反以阵营的轴心。叙利亚是中东地区什叶派新月地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两伊战争时期唯一支持伊朗的阿拉伯国家。在此次中东北非政治动荡中,叙伊两国也相互支持。
  二、叙利亚在中东和平进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叙利亚与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哈马斯等激进组织关系密切,能左右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的局势,进而左右巴以和平进程以及中东地区局势。
  三、叙利亚和以色列之间仍处在敌对状态,存在难以化解的根本性矛盾,如戈兰高地问题等,改善关系十分困难。
  四、叙利亚是土耳其扩大在阿拉伯世界影响的重要倚重力量。土耳其欲通过叙利亚危机的平台,展现其不断上升的国际地位与地区影响力。
  五、叙利亚是大国争夺中东利益的焦点和角力的舞台。美、欧、俄等主要力量围绕中东地区主导权的争夺和出于维护自身战略利益,均把叙利亚作为不可忽视的重要国家,意图掌控其局势。叙利亚一直是前苏联在中东地区的重要盟友,被称为俄罗斯在中东的“最后一道防线”,是俄在中东地区的重要战略支点和现存的为数不多的“势力孤岛”,维护巴沙尔政权有利于俄罗斯的战略利益。
  美欧为保以色列安全,挤压它国利益
  王晓彬分析,控制中东、实施“大中东民主改造计划”是美国的战略设计。此次“阿拉伯之春”,虽然背景动因十分复杂,但与美国长期以来的外部干预和战略设计有直接关系。美国正欲借中东北非地区的政治动荡,扫清反美政权,稳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控制和主导地位。此举影响有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有助于美国掌握中东地区主导权。巴沙尔政权的更迭可能会使叙利亚政府改变长期以来的反美立场,从而扫清美国称霸中东的一大障碍。
  二是有利于以色列的安全。真主党和哈马斯失去强大后盾,力量将有所削弱。叙以和谈也会按照美国的设计进行,以色列恶化的安全环境有可能得到改善。
  三是美国欲解决伊朗问题,必须先解决叙利亚问题。伊朗若失去这个重要的盟友和外援,在反美、拥核、反以等立场上有可能态度软化,减少同美欧以对抗的资本。
  四是美对叙利亚的制裁与围堵,是挤压俄罗斯和中国等大国在中东利益的重要步骤。
  叙利亚军力无法与西方军事强国抗衡
  叙利亚武装部队在中东地区算是一支劲旅,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在历次中东战争中都发挥了一定作用。叙利亚武装部队现役总兵力30余万人,后备役34万余人,分为陆军、空军、海军。陆军是国防力量的中坚,现役24万人,其中什叶派阿拉维支派14万,军官80%由该派人员担任。最精锐、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是叙利亚共和国卫队特种部队装甲师,由巴沙尔的弟弟担任司令。精锐部队的大部分士兵属于中阿拉维支派,教派色彩浓厚,忠诚度较高。空军现役约6万人,海军现役仅4000人。
  叙利亚军队的装备主要是苏制和俄制装备,陆军装备有俄制“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和“飞毛腿”C/D型弹道导弹。空军装备各型俄制战机,主力战机为65架米格-29、20架苏-24等。近年,又从俄罗斯定购了一批三代现代化战机,如米格-31E型截击机,但成军时间较短,有的还没到货,战斗力还是个未知数。海军拥有俄制P-800型“宝石”反舰巡航导弹,据称可以攻破最先进的反导系统。近来,有报道称又从俄罗斯进口了先进的空射反舰巡航导弹,大幅提升了叙军的反舰能力。
  王晓彬分析,叙利亚军队总体实力虽然在中东地区名列前茅,但武器装备总体落后,难以在实战中获得制空权、制海权,没有一招致敌的“杀手锏”,内战尚可支撑局面,但不具备同西方军事强国相抗衡的军事实力。但叙利亚几十年来与以色列一直处于敌对状态,官兵士气高昂,忠于现政权,可能会激发出不可小视的战斗力。
  军队对于叙利亚现政权的存亡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巴沙尔政权未来的命运主要看叙利亚领导机构、军队和安全部队是否会出现分裂局面。如果巴沙尔政权内部出现分裂,军队不再听命于政府或者倒戈人数过多,巴沙尔政权就将面临垮台的危险。
  反对派武装不足以与政府军正面交锋
  叙利亚反对派派别众多,主要包括“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叙利亚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以及“地方协调委员会”等,它们都主张巴沙尔下台,但实现目标的主张却不同,矛盾分歧难以弥合。其中,2011年6月成立的“民族协调机构”由15个政党组成,是目前最大的反对派组织。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于2011年7月成立,随后与自由军官运动合并。近来,它频频现身,不断对政府军实施袭击。它们声称拥有3万人,22个军营,分布在13个省份。但从装备和战斗力等方面来看,人员主要来自政府军中的叛变官兵、教派民兵和自愿人员,手中的武器仍以步枪、机关枪、榴弹发射器等轻武器为主。“叙利亚自由军”不断招兵买马,扩充队伍,整合其它反对派武装,成为最大的一支反对派军事武装力量,但其核心力量不超过2000人。所以,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可以说是“鱼龙混杂”,战术打法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王晓彬认为,叙利亚反对派不断采取游击战的战术,对政府军和安全部队、油气管道、警察 哨所、政府建筑等目标进行破坏,向政府施加军事压力,但与政府军实力仍相差甚远,尽管得到土耳其等国的支持,但目前还很难与政府军正面交锋。一方面反对派内部矛盾重重,难以达成统一的政治目标,绝大部分反对派在叙利亚国内缺乏有效的民意支撑,短期内仍无法发挥美欧所希望的“代理人”的作用。另一方面,巴沙尔政权的支持者仍然多于反对者,在国内影响力较大。
  短期内叙利亚重蹈利比亚覆辙的可能性不大
  王晓彬分析,西方国家发动利比亚战争有三个前提条件:一是合法的授权,师出有名。二是打击目标较弱,其只有招架之力,并无还手之功。三是要有能够有效组织起来进行战斗的强硬反对派。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目前并不具备这种实力,也没有巩固的根据地和民意支持。此外,反对派武装力量薄弱,一时难成气候,西方国家只能是“恨铁不成钢”,想要复制利比亚战争模式,追求零伤亡、低代价、小风险的新干预战争模式,暂时还不可能实现,因此,短期内叙利亚重蹈利比亚覆辙的可能性不大。
  叙利亚局势有可能改变中东政治格局
  王晓彬认为,鉴于叙利亚独特的地缘位置和影响力,叙利亚局势的变化,不仅会对伊朗、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等国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可能改变整个中东地区的政治格局,叙利亚局势持续动荡或政权更迭将成为中东格局转变的重要分水岭:
  一是对中东和平进程产生直接影响。相对温和低调的巴沙尔政权与以色列的和谈曾取得积极进展,叙利亚政局的变化将中断叙以之间的平衡局面,加剧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孤立局面。如果叙利亚局势失控,叙以之间有可能爆发武装冲突,将以色列拖入战争泥潭,从而引发大规模的混战,中东和平进程将无从谈起。
  二是对中东能源输出产生重大影响。虽然叙利亚本身没有储量惊人的石油资源,但其政局变化将直接影响邻近的伊拉克、沙特、伊朗、科威特等产油大国的石油出口,从而引发石油价格波动甚至石油危机。
  三是叙利亚局势动荡将为恐怖主义提供土壤。如果隶属什叶派分支阿拉维派的巴沙尔下台,叙利亚国内的宗教极端势力极有可能乘机上台,从而引发更大的暴力和恐怖活动浪潮。
  四是中东战略力量对比将进一步失衡。叙利亚局势实质上是伊朗核问题发展变化的风向标。如果叙利亚“失守”,伊朗将失去重要的安全屏障和战略依托,美国对伊朗的军事威慑和遏制围堵将得到强化,亲美、依美势力将在海湾、中东地区增强,中东地区政治格局将产生实质性的变化。
  (采编:纪梦楠 编审:吕锡成、孙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