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报简介
    对于《中国广播报》,朋友们并不陌生。它是1955年中央台创办的一张老报纸,也是中国广播界唯一的一张中央级报纸。根据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会的决定,《中国广播报》在2003年1月8日更名为《中国广播影视报》,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主办。现在,根据总局决定,这张报纸又重新恢复原有名称《中国广播报》,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拟于2007年1月正式复刊。
中国广播报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10-86095325
通讯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社
邮 编: 100866
邮发代号1-8 编辑部:010-86095325
发行部:010-86095310 86095328 13522447017
编辑部:010-86095325
每周二出版 定价;每期3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广播报> 节目
节目
独家视点
中广网    01月16日 13:44

                             愿幸运的孩子再多一些
                                   静雯
  8 岁的林方方是个不幸的孩子,因为在他满月的那天,竟被确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8岁的他又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因为2011年9月,他遇上了自己生命中的贵人。有了这群贵人的鼎力相助,幸运的他用了12个小时,终于走出他8年来未曾离开过的大山,前往武汉,接受心脏病医院的免费治疗。
  帮助林方方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情牵大乌蒙》走基层报道组的记者们。
  林方方出生在贵州省织金县珠藏镇,因为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他上学只有三个月就辍学在家。家庭的极度贫困,高额的治疗费,使他的父母有心救治孩子却无力付医药费。贫困和病痛让这个生活在偏远山区的孩子似乎没有了希望。2011年9月,中央电台《情牵大乌蒙》采访组的记者了解到林方方的情况后,决定帮助方方治病,以免孩子错过最佳治疗时机。于是,经过几番周折的一场爱心救治,在贵州至湖北的两地进行。
  中央电台记者一次深入基层的采访活动,竟给这个不幸的孩子带来了新希望!听到这个新闻,笔者心中只有一个愿望:愿林方方手术成功,早日恢复健康,早日回到他渴望的学堂。
  林方方无疑是幸运的,他的幸运不仅在于他碰上了生命中的贵人,还在于8岁的年龄依然是治疗先心病的最佳时期。在为林方方得到救治而叫好的同时,希望更多的农村患儿能够幸运地得到帮助及时救治,不要错过最佳时机而抱病终身。
  中央电台《情牵大乌蒙》报道组的采访,收获的应该不仅仅是新闻,更应该是记者转变作风,对农村先心病患儿的关注和救治。从这个意义上讲,希望通过对林方方救治过程的深入报道,能够再次引起全社会对先心病、特别是农村先心病患儿的关注,让更多的孩子成为幸运儿。就像李亚鹏、王菲夫妇设立的“嫣然天使基金”,5年间,救助了8000多名唇腭裂儿童。如果用一个词概括,就是:伟大!


                           爱心不应用金钱来衡量
                                  文典
  日前,国家民政部启动了第七届“中华慈善奖”评选表彰活动,针对2011年度慈善界的人和事进行评选。本是一件大好事儿,但看完新闻,却叫人心中有些不爽,因为其中最具爱心捐赠个人及企业两个奖项,评选条件之一都是年度捐赠资金需在100万元以上。当爱心用金钱的多寡来衡量时,弄得不好,这个事儿最后又要走样。
  所谓“爱心”,说得雅一点儿,就是沙漠里的一泓清泉,冬日里的一抹阳光,让遇到困难的人感到温暖看到希望。说得具体一点儿,就是指对他人的一种同情和关爱的心态,大多数时候通过相应的行动来体现。“中华慈善奖”的评选,其目的本是宣传、鼓励和支持中国的慈善事业、并推动其不断向前发展。不断充实其评选条件、完善其评选机制本无可厚非,但评价爱心,是否非得设立货币化的绝对门槛,还有待商榷。
  爱心没有先后,爱心也不应分贫富。2008年“5·12”地震后,南京江宁街头60岁的“义丐徐超”三次捐款总共才444.01元,而且全是一角、五角和一元的零钱,但这些都是他多日乞讨来的所有钱。他捐的钱数额确实不多,但却是倾其所有,你能说他爱心不够吗?还有地震后将自己多年积蓄捐出的拾荒者王明胜,按照当时媒体的报道,他是“一名衣着褴褛的拾荒男子”,“拿出一个装口香糖的盒子,掏出一叠皱皱巴巴的纸币。裹成一小张的100元和50元纸币,整理好后直接放入募捐箱。随后,又将一叠一元、一角、两角的纸币塞进箱子。”工作人员统计拾荒男子捐款约180元,但这却是王明胜7年间捡垃圾、行乞的全部积蓄:“大钱是我7年前打工的钱,流浪7年一直没舍得用,今天把它献给四川汶川地震灾区,尽自己一份力。钱虽不多,但我心意已尽,因为我只有这么多。我穿得很脏,但我很善良。”
  慈善,提倡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和善良。慈善奖的评选,映衬的应该是“性本善”的人性光芒,宣扬的更应该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爱心力量。透过这些普通人的言行,我们真切地感受到,慈善不能用金钱多少来衡量。不然,2008年5月发生的汶川地震,虽然有那么多人、那么多企业在捐款,但内蒙古、南京、深圳等地一些乞丐或工薪族的捐款,却成为了让世界动容的力量!
  笔者承认,经济状况较好、生存状况较佳的企业和个人应该是推动我国慈善事业向前发展的主体力量。但在同样的条件下,普通人群身上闪烁的道德光芒,有时更加令人钦佩和敬仰,也更具有感染和带动社会进步的力量,从而形成人心向善的良好风尚。爱心的多寡与财富本没有必然联系,因此“最具爱心奖”的设立,完全可以不以金钱的多寡来衡量。
  慈善奖的评选,应该是向全社会传递慈善的理念,宣传慈善的意义和力量,唤起更多人士和团体对慈善事业的关注、关心和关爱,使之成为全社会的善举。但此次“中华慈善奖”的评选条件的确是设了一个很高的门槛,它不仅毫不留情地把众多的普通群众拒之门外,更把众多有爱心的中小企业推出了千里之外。如果非要这么做,最后极有可能变成谁财大气粗谁就能上榜,颁奖典礼因此而成为有钱企业和个人的秀场。
  
                                辟谣咋就这么慢
                                  闹中享静
  前不久收到一条短信:“今晚6点,北京市高清探头全部启动,副驾驶不系安全带罚款50元,抽烟、打电话都属违规,闯黄闪罚款200元;每天18:30至凌晨2:00,为期60天,全国交警查酒驾,一经查获,一律拘役6个月,5年内不得考证。”看完短信,我信以为真,并且把它转发给亲友。转发之后,我又读了一遍,脑子里也略过一丝闪念“会不会是假消息”?
  后来看到《京华时报》的相关消息后,确认这是一条假信息。该报报道:“连日来,一条涉及多项交通执法内容的火爆微博在网上四处流传不算,又通过短信方式四处发布。”都已经“连日来”四处流传了,但就是没有引起北京市交管部门的重视。交管部门是想着北京的司机不会相信呢?还是想等到社会影响大了再辟谣呢?总之,不得不说交管部门辟谣的速度太慢了点儿。
  《京华时报》还报道:“北京市交管局解释称,类似内容的短信或消息已在全国10多个城市疯传。内容看似‘专业’实则十分荒谬,错误百出。”
  看到这样的解释,笔者不免有些疑问。在交规方面,只有交管局最专业权威,在当前网络盛行的信息社会中,人人都是信息的发布者,出于不同的目的,其中的信息必然是真假杂陈,如何去伪存真,只有政府职能部门发布的信息是最具权威性的,所以,一旦社会上出现某种谣言,政府职能部门就应该立刻启动应急机制,及时发布正确信息,以正视听。
  幸亏这是一条善意的假信息,转发给我的人是善意的,而我也是出于善意转发的。但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只要是谣言,还是希望有关部门辟谣的速度快一些。毕竟,政府职能部门迅速辟谣,要比让普通群众都成为“专业”人士来的更简单、更容易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