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阜新AB面:看得到的百年国际赛道城,“看不见”的固废变资源

2020-09-07 14:51:00来源:消费日报网

  今年7月,中国汽车运动2020赛季首场国家A级赛事——中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阜新站圆满结束。

  中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

  但在这场赛事之外,关于阜新百年国际赛道城的经济转型、关于阜新废弃工矿区的修复治理和新产业建设却远远没有结束。

  百年国际赛道城入口

  人们惊叹于巨大矿坑在经过生态修复治理后所焕发出的巨大生命力的同时,也在关注阜新百年国际赛道城模式的背后,还有哪些可以推广到全国乃至全球的经验教训。

  风风光光的百年国际赛道城是阜新的A面,它以令世人震惊的废弃工矿区的修复治理和新产业建设让大家看到了地区经济在面临生态修复治理、资源枯竭转型时所发挥出的主观能动性。

  而在大众看不到的地方,依托科技创新、以固废变资源为代表的资源再利用实践才是阜新的B面。

  百年国际赛道城规划图

  废弃矿山之内的阜新百年国际赛道城的成功建设与运营是“表”,它一如既往地验证了地区经济为了同时解决生态修复治理的资金来源和资源枯竭型地区经济转型问题时发挥出的主观能动性;利用创新科技实现以固废变资源为代表的资源再利用是“里”,这样才能保证废弃工矿区生态修复治理和开发利用良性循环。

  在辽宁省、阜新市、新邱区各级党委、政府“政企合作、产业先行”的开发式综合治理模式下,当地政府的资源优势与企业的市场主体优势、技术创新优势实现了有机结合。充分尊重市场规律的前提下,阜新百年国际赛道城真正做到了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

  固废变资源,废弃工矿区重新成为可利用资源

  阜新是中国最典型、最具代表性的资源型城市,因煤而立、因煤而兴,是共和国最早的能源基地之一,巅峰时期,仅海州矿的年产量就占据全国总量的10%以上。

  治理前的废弃矿坑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随着煤炭资源逐渐枯竭和开采成本上升,以煤炭为主导的单一产业开始衰退,城市陷入了“矿竭城衰”的困境。2001年12月28日,阜新被国务院正式认定为全国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新邱区是阜新百里矿区挖出第一锹煤的地方,百余年的煤炭开采给新邱区留下了长5公里、宽3公里、深100米的矿坑,还有高达40米、占地700公顷,总计存量5亿立方米的两座煤矸石山。

  治理前的废弃矿坑

  为了解决环境污染和劳动力就业问题,阜新市、新邱区的干部、群众做出过很多努力。2010年9月,阜新市政府设立“再生资源循环经济产业基地”,以煤矸石、粉煤灰和煤化工废渣为原料,开展资源综合利用,重点发展新兴建材产业。新邱区引进采用一次码烧隧道窑技术制砖的企业,成功研制出完全采用煤矸石、粉煤灰为原料的先进制砖工艺,创造出了“制坯不用土,烧砖不用煤,造纸不排水,发电靠余热”的煤矸石高效利用的“新邱模式”。目前,新邱区已有新型隧道窑建材企业18户,生产线26条,年产18亿块标砖,年消耗煤矸石500万立方米。

  但面对5亿立方米的存量,“吃干榨尽”的处理速度相对缓慢。

  在此背景下,阜新市、新邱区党委、政府携手国家级高新技术环保企业——中科盛联(北京)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建设阜新百年国际赛道城为载体,全面展开了“产业先行、政企合作”开发式矿山综合治理创新实践。

  2018年6月,中科盛联在新邱区成立转型试点环保科研基地,利用创新科技提出了“固废变资源”的思路——通过预处理中心的筛选、分离,国家目录中被列为“固体废弃物”的煤矸石变成了可利用的资源。特别是加入中科盛联的土体稳定剂后,煤矸石可替代传统砂石料,用于修建道路水稳层,降低成本,真正做到“变废为宝”,并实现“就地处理”。

  2020年3月18日,新邱区煤矸石综合处理1、2、3号基地项目陆续开工,总投资5.4亿元,年处理煤矸石2500万立方米。目前预处理已试验性生产,用煤矸石制作的水稳料应用于阜新市道路建设。

  治理前的废弃矿坑

  2018年10月31日,新邱区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关于批准新邱区煤矸石综合利用管理办法的议案》。对煤矸石资源实行有偿使用,健全煤矸石资源产权制度,使煤矸石资源确权法治化、使用规范化。当资源得到市场认可,就会转化成资产,在这一环节中,市场认可的基础不仅在于相关处理技术的保障,也在于可观的处理规模,有足够多的储备量,值得处置、值得开采、值得利用,才能使资源变成资产。随着资产存量的确认、处理规模的形成、销售通道的打通,项目主体得到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认可,矿区生态修复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来源问题得以解决。

  (政企合作、PPP模式逻辑简图)

  而在固废变资源之外,中科盛联也已与阜新市、新邱区以混合所有制形式,采取PPP模式共同分期推进阜新百年国际赛道城建设。项目基础设施总体投资约120亿元,拟分3期建设,计划用时4至6年,拉动其他发展投资约380亿元。项目总体投资预计500亿元,规划常住人口8-10万人,预计提供约2-3万个就业岗位。

  随着生态修复和基础设施建设的逐步推进,阜新百年国际赛道城将充分发挥赛事经济的触媒效应,吸引更多社会资本进入,并以此反哺新兴产业发展,从而实现资源枯竭型地区经济创新转型发展。

  建设中的百年国际赛道城

  这样的政企合作模式可谓是给全国矿山修复和资源枯竭型地区经济创新转型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模板。

  对于中科盛联这样的企业来讲,拥有处理大宗固废的创新科技,迎合市场需求并获得市场认可,从而打开了从固废变资源、资源变资产的通路。同时,企业发挥市场主体优势,助力从资产到资金的转化过程。

  对于政府来说,生态修复、基础设施建设、民生改善等工作是职责所在。不能“为治理而治理,为复绿而复绿”,更要坚决抵制“挂羊头卖狗肉”式的“假修复、真盗采”,废弃矿山环境治理与资源综合利用的解决方案才是取得相应的工作成果的正确选择。利用创新科技,以固废变资源式的产业先行带动生态修复的崭新模式,解决了政府财政资金短缺的问题,同时有效驱动项目的可持续发展。

  “绿水青山”回来的背后,“金山银山”也要看得见

  以阜新百年国际赛道城为代表的经济转型和以固废变资源为代表的废弃矿山生态修复、再利用已经让民众切身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

  65岁的郑百里小时候就住在露天矿旁边,每晚都在电镐的轰鸣声中入睡,长大后他成了一名矿工,直到2005年海州露天矿停产,他提前退了休。“矿区的心是煤。煤没有了,就没有心了,我们不知道还能干点什么。”过去的15年,郑百里眼中的矿区只剩下一个又一个深坑,一堆又一堆煤矸石,满眼寸草不生,看不到一点希望。2018年11月,家门口的矿坑内举行的试验赛让他看到了希望。从那场比赛开始,他拿起相机,每天行走于24平方公里的废弃矿区之间,记录家门口发生的变化。

  利用废弃矿坑建设赛道是世界首创。不仅有效消除了治理区内堆矿崩塌、地裂缝和地面塌陷等地灾隐患,还使区内2个街道、5个村远离地灾威胁。以举办赛事为契机,新邱区对城区进行了全面改造,新增绿化面积7万平方米,新建和改造文化主题公园10个,对全区城乡环境进行综合整治,让新邱居民切实感受矿山生态修复治理带来的成效。

  除了生活环境的改善,赛事经济带来的产业转型效应也逐渐展现。政府做“推手”,企业善作为,招商常态化,市场被激活。赛道城已成功举办8场赛事,接待观众20多万人次,吸引中央及省市各类媒体350余家,各类媒体报道6000万余次。赛事直接拉动新邱区服务业提升,并辐射周边县区,形成以赛道城为中心的经济圈。截至2020年7月末,赛道城累计签约赛车俱乐部、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技术、新型消费电子、航天大数据、通用航空、5G新基建、教育培训、文化娱乐、餐饮住宿等相关产业项目150余个,涉及22个门类,资源枯竭型地区经济创新转型的新路径不断向前延伸。

  中国汽车短道拉力锦标赛

  中国漂移锦标赛

  阜新市废弃矿山的生态修复和经济转型的艰难之路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重要性。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必成。阜新市正在打造“国内顶尖、国际一流”的百年国际赛道城、打造“世界废弃矿山治理范例”和“全国资源型城市转型样板”的路上不断前行。通过创新科技的应用和勇于创新的思维,阜新市新邱区为资源型地区创新转型发展闯出一条新路,其创新模式可以在全国因地制宜推广应用。

编辑: 苏晓静

阜新AB面:看得到的百年国际赛道城,“看不见”的固废变资源

阜新AB面:看得到的百年国际赛道城,“看不见”的固废变资源,今年7月,中国汽车运动2020赛季首场国家A级赛事——中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阜新站圆满结束。”  阜新市废弃矿山的生态修复和经济转型的艰难之路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