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在线点播
重要通知
独家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经济之声>>独家报道
特别策划《山西煤企重组》二:"困局:利益的纠葛"
中广网    2009-11-05
    

    中广网北京11月5日消息(记者韩志峰 驻山西记者岳旭辉 实习记者张蕾蕾) 上一次我们谈到山西煤炭企业大规模重组起源于矿难频发的严峻现实,以及可持续发展的多种考虑。然而,这场“整合行动”所牵涉到的各方利益却错综复杂,尤其以国有和小型煤矿之间的利益博弈比较激烈。经济之声特别策划《山西煤企重组》今天将重点关注这个话题。请看第二篇:困局:利益的纠葛。

    山西有着数千家小煤矿,这次成为全省煤炭企业大规模整合重组的主要对象。对于很多小煤矿主来说,被整合或者重组的感觉有些五味杂陈。矿主老赵,原来有一个年产30万吨的小煤矿,如今已经被大同煤矿集团所整合。他的心里有些不甘心。

    矿主老赵:“这个矿是我付出了心血的,说实话,到现在就这样交出去,我心里也不好受。”

    山西省蒲县伊田肥煤业有限公司也是一个小煤矿,现在已经被国有煤矿潞安煤炭集团所兼并。这家公司的原负责人霍五奎感觉到,在这场大规模的整合运动中,小煤矿没有选择。

    霍五奎:“这次不参与整合,可能面临的就是关闭。”

    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心态,矿主老赵、霍五奎等许多小煤矿主还是顺应形势,愿意接受收购或者“改编”。

    按照方案,目前这种收购或“改编”有多种方式,或者是大型煤矿兼并小煤矿,或者是小煤矿参股大型煤矿。

    在这一过程中,小煤矿主希望,省里能够给予恰当的补偿。

    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厅长王守桢说,这一点,山西省政府也早有考虑。

    王守桢:“无论是国有煤矿还是集体运营的个体煤矿,只要是真正合法的企业,兼并重组的主体企业,都将按照国家和省政府的有关规定,根据他们的资产和资源给予补偿。”

    去年10月,山西省政府出台的具体补偿标准是:2006年2月28日,山西省187号文实施前小煤矿缴纳资源价款的,按照100%给予补偿。2006年2月28日之后缴纳价款的,按照50%补偿。

    在最近的重组过程中,同煤集团等大型企业在这方面做的比较好,得到了小煤矿主老赵的认同。

    矿主老赵:“我当时买矿,缴纳资源款,再加上矿升级改造,总共交了一个多亿,现在同煤按照缴纳资源款的一点五倍给予了我赔偿,又经过了协商,给了我40%的股份。”

    然而,很多地区的补充标准却并不一致,而且补偿水平与煤老板们的心理期待差距很大。他们反映,不少人是私下里买来的煤矿,依据的是市场价格,花的钱往往很多,但这次整合依据的却是针对原采矿权人制定的政策标准。这一点成为整合双方在协议签署过程中的最大障碍。

    以浙江商人为例,他们在山西投资的煤矿企业超过450家,投资总额达到500亿元,这次的重组使他们损失很大。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对这次煤炭重组有一定的了解。他说:“浙江的一些老板,他们花了钱买了矿,现在却以很低的价格卖出去,看到的可能是把浙江人的钱赚了,但是以后谁还敢在山西投资?所以对于山西政府来说,要在以后执行这些政策的时候通盘考虑,不要影响投资者的积极性。”

    无论怎样,山西煤炭企业整合的车轮不可阻挡。到明年底,全省煤炭企业的主体数量将由2000多个下降至100个左右,进入真正的“大矿时代”。

    然而,在这一过程中,人们一直在争议:这种“铁腕治煤”的模式,能不能让山西远离“带血的GDP”?如此规模之大的兼并重组是不是造成了“国进民退”,压缩了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明天请继续关注经济之声特别策划《山西煤企重组》第三篇:“争议:重组的明天”。

来源:中国广播网    责编:李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