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岳宣义:诗歌要挺起爱国主义的脊梁

2017-09-14 12:49:00来源:央广网
  有国才有家,每个人都要爱国,是所谓家国情怀。诗歌亦如此,要有家国情怀。纵观中国诗歌发展史,诗歌自始至终是国家兴衰和民族存亡的伴唱者,所以,只有爱国主义才是诗歌真正的主题和灵魂。

  中国第一位伟大的诗人屈原就是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此后,凡是名垂青史的诗人也都是名垂青史的爱国主义者。李白、杜甫、岳飞、辛弃疾、文天祥、于谦、林则徐等,皆是如此。在他们的笔下,时而虎啸龙吟,时而风云变幻,时而大河奔腾,时而高山流水;或歌颂光明,或抨击腐恶;或赞美善良,或抑揄不良;或怀古论今,或抚今思昔,表现了对祖国真挚而深沉的大爱。所以,做诗人首先要爱国。诗人要把自己的命运与祖国和人民的命运紧密相连,大中华,大视野,大手笔,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而不能只吟唱自己的悲欢离合。历史的结论:诗歌只有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充满浩气,格调才会高雅,才会真正受到尊重。 

  阳刚和阴柔都是美,它们是对立的统一,犹如参天的树木和婀娜的花草才能构成一幅完美的图画而缺一不可。树木可成为栋梁之材,花草能供欣赏之用,二者各自发挥着对社会生活的影响。文学艺术包括诗歌艺术的阳刚与阴柔亦然。

  历史走进新时代,人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三十多年来,思想大解放,国门大打开,经济大发展,物质大丰富,金钱的魅力光芒四射,人们对它顶礼膜拜,如痴如醉,疯狂追求。随之,人们的价值观发生裂变,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与此同时,各个阶层人们的文化需求多样化。战争年代那种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硬梆梆、少色调的文化生活迅速褪化,代之而起的是歌舞升平的软绵绵、甜蜜蜜。在这种大背景下,诗歌很快地从以“大江东去”的“铜琵铁琶”为主调转为以“晓风残月”的“檀板红牙”为主调,所谓的这派那派趁势而生。诗歌界充斥着“女人语”和“妮子态”,空气中迷漫着男欢女爱、泪眼问花、离愁别绪、伤春悲秋等有闲阶级消磨时光的香雾,而虎啸龙吟、撞金击石、风吼马叫之声並不多闻。总之,英雄气短,儿女情长,阴盛阳衰。党的十八大后,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京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和在全国文代会、作代会上讲话后,上述状况有所改变。但要从根本上消除诗歌界的乱象和怪象,拨乱反正,还需时日。仰望历史的天空,长期的和平环境有利于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繁荣,同时也给人们带来精神迷雾和文化幻影。随着时间的推移,物极必反,一些东西消减着国民的斗志,驱使人们玩物丧志,解除思想武装,丧失抵抗能力,最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便国破家忘了。这种历史的悲剧反复上演。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亡我之心不死,他们就是利用这一套对我进行文化侵略,达到和平演变的目的。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和高度的警觉。

  诗言志,是中国诗歌的本质特征和开山理论,是爱国主义的鲜明体现,是几千年来诗歌界的共识,也是中国诗歌及其诗人区别于外国诗歌及其诗人之所在。古代的自不必说,就近现代来说,柳亚子、郭沫若、藏克家、贺敬之、艾青等,无不继承发扬了“诗言志”的优良传统。毛泽东是“诗言志”的集大成者。他的诗词经天纬地,大气磅礴,无与伦比,不仅是中国也是世界诗歌艺术宝库中一颗最为璀璨的明珠,闪烁着爱国主义永不磨灭的光芒。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时代的雕塑者”。诗歌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这是诗歌的本质属性和正确方向。“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永恒的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就要高扬爱国主义的旗帜,为人民而放声歌唱。只有挺起爱国主义的脊梁,诗歌才有品质、有品格,有品位,从而唤起亿万人民在为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途中,披荆斩棘,百折不挠,奋勇前行。我们的诗人要从琼楼广厦里走出来,从金钱的怀抱里突围出来,从自我藩篱中挣脱出来,到广阔的天地中去,到沸腾的生活中去,为改天换地、叱咤风云的人民大众鼓与呼,搭上风驰电掣的“和谐号”历史列车,奔向天涯芳草。只有这样,无愧于伟大时代的伟大诗歌才会出现,“当代的李白、杜甫”才会出现,神州大地才会耸峙起诗歌的高峰。

  岳宣义,笔名马鸣苍穹,19431月生于四川省南江县人。

  从军38年,曾任54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河南省军区政治委员、济南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等职;继任中央纪委驻司法部纪检组组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级)、中国法律援助基金会理事长;现任中国法治文化研究会会长。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十六届中央纪委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顾问,解放军红叶诗社顾问。出版诗集《衔吴钩的和平鸽》《马鸣苍穹》《八千里路云和月》《吟哦江山》等。

编辑: 胡莹莹
关键词:

岳宣义:诗歌要挺起爱国主义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