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南极洲最深潜水探秘:美到窒息却令人生畏的王国

2017-10-31 16:53:00来源:央广网

  千里冰封的南极美得让人窒息,但同时也冷得让人望而却步,然而那里却是冰潜爱好者的天堂。摄影师劳伦特·巴勒斯塔(Laurent Ballesta)应导演吕克·雅克(Luc Jacquet)的邀请,前往南极洲进行了史上最深的人类潜水探险。这里并非像沙漠那样毫无生机,而是个充满活力的惊人世界。

  图1:南极洲东部杜蒙特迪尔维尔科考站附近海冰泄漏,大量冰水形成类似触须的场景,十分短暂而罕见

  早上,当我们徒步到达法国驻南极东部Adélie Coast科考站——杜蒙特迪尔维尔(Dumont d’Urville)后,我们必须打破前一天钻孔上形成的薄薄冰层。这个孔洞穿过3米多厚的浮冰,它足以容纳成年人进出,下面就是广阔的海洋。我们从未试过穿过这么小的开口潜水,但我依然保持领先的位置。

  按照手、膝盖、脚跟以及脚蹼的先后顺序,我摇摆着通过孔洞。当我最后进入冰冷的水中时,我不禁回头去看,这个场景让我感到恐惧,因为孔洞已经开始在我身后关上了。海冰的底面是漂浮着的冰晶形成的厚厚泥浆,而我的下降使它们动起来。它们收缩在孔洞附近,看起来就像个倒置的排水沟。

  当我把一只胳膊伸进冰冷的泥浆中时,发现它的厚度接近1米。抓住安全绳,我一点点儿地被拽上去,但我的肩膀卡住了。突然,我被头部遭到的重击惊呆了。我的潜水伙伴赛德里克·詹蒂尔(Cédric Gentil)正试图把我挖出来,他的铲子击中了我的头部。最终,一只手抓住了我,并将我拖到空中。今天的跳水结束了,但只完成了三十二分之一。

  图2:帝企鹅前往公海寻找食物。上面的褐色斑块是微藻,它们紧贴在海冰上,开始在春天进行光合作用。摄影师白天的营地就搭在这些浮冰上。

  图3:海冰下30多米的深度,这个毛头星正挥舞叶状的手臂,摸索食物颗粒。这是一种动物而非植物,它是海星的近亲,能够游泳。摄影师劳伦特·巴勒斯塔(Laurent Ballesta)潜入70多米深的地方,抓拍到这些惊人的照片。

  图4:发光的王冠海蜇,它大约有35厘米宽,漂浮在近40米深的海水中,身体发光,后面拖着12条触须。这些钟形的浮游生物捕食者避免直接光线照射,因为那会杀死它们。

  我和另一个摄影师文森特·穆尼耶(Vincent Munier)受到导演吕克·雅克(Luc Jacquet)的邀请来到这里,雅克正在这里拍摄其2005年作品《帝企鹅日记》(March of the Penguins)的续集。当雅克拍摄帝企鹅时,穆尼耶则为它们拍照,我的团队则负责记录海冰下的生命。到了冬天,这里的海冰可以突出海面96千米,但我们是在2015年10月初的春季到来的。在36天时间里,当冰层破裂并撤退到离海岸几公里的地方时,我们会穿过海冰下潜,深入70多米的水下。

  几十年来,我始终在从事深海潜水摄影工作,最初是在地中海,30年前我曾在那里学会了潜水。后来,对新事物的渴望把我吸引到了别处。我曾在南非潜水122米,拍摄到罕见的腔棘鱼照片。我曾在法术波利尼西亚的法卡拉瓦海域连续潜水24个小时,亲眼见证17000条石斑鱼交配的壮观场景。但是这次南极探险与以往不同,这次我们将潜入到任何人都未曾到达过的南极冰层之下,那里的条件极端严酷。

  在法国的家中,我们花了两年时间进行准备。我在墙上的地图中标示出Adélie Coast的位置,那是我选择的潜水地点。我们与制造商合作,找出经典潜水服的弱点。这里的水温低于零下1.6摄氏度,盐水在淡水冰点以下仍保持液态。没有干爽的衣服,我们会在10分钟内死去。而有了我们改进的设备,我们可以持续停留五个小时。

  图5:这只只有几周大的威德尔海豹显得十分好奇,被特写镜头拍下。海洋生物学家彼埃尔·彻瓦尔多尼(Pierre Chevaldonné)认为,这可能是它第一次游泳。威德尔海豹是生活在世界最南端的哺乳动物。

  每天潜水的准备时间都差不多。我们不能顺着威德尔海豹用牙齿啃出的孔洞滑入冰下,我们需要用冰钻孔机自己打孔。当海豹需要空气时,它们能够神奇地找到自己打出的孔洞,而我们最大的恐惧就是迷失在冰下。所以我们把一条发光的黄色绳子放进洞里,然后在潜水时系着它。最后,沿着这条绳索重新找到孔洞。

  我们的潜水服共有四层,最里面是保暖内衣,其次是电加热的紧身衣裤、厚厚的毛衣以及半英寸厚的防水氯丁橡胶层。除此之外,还有防水手套、加热衬垫以及脚蹼等,总体重量接近16公斤。还有两块电池可用于加热紧身衣,用以消除我们呼出的二氧化碳的换气器(让我们潜水更长),备用气瓶,最后包括摄影设备。我们看起来像没戴气泡头盔的宇航员。即使在急救医生伊曼纽尔·布兰奇(Emmanuel Blanche)的帮助下,穿上这些衣服也需要一个小时。

  图6:当这只帝企鹅在附近游泳时,潜水员注意到它。上面的褐色斑块是微藻,它们依附着海冰进行光合作用

  图7:在接近五个小时的潜水过程中,潜水员记录下水下70多米深处的植物和动物生命

 

  图8:这是生活在南极海底的16种章鱼之一。所有南极章鱼血液都呈现蓝色,这可以帮助它们在冰点以下的温度中生存

  图9:世界上最靠南的哺乳动物威德尔海豹正在冰下游泳。这些海豹停留在海岸附近,透过浮冰上的孔洞呼吸着冰面上的空气

  图10:60多米的水下光线暗淡,温度为零下1.6摄氏度左右

  图11:这只小威德尔海豹坐在冰缝上,成年后大约有3米长,重达半吨

  图12:南极下面的冰冷水域也是各种海洋无脊椎动物的家园

  图13:南极洲东部杜蒙特迪尔维尔科考站附近海冰下方,海豹正在游泳

  图14:潜水员在厚厚的南极冰下游泳,悬在附近的绳子帮助潜水员找到返回水面的路

  当我们终于准备好要沉到冰冷的水里时,我们已经穿上和携带近百公斤重量。感觉好像我们又在重新学习潜水了。在水中挣扎移动,游泳几乎是不可能的。寒冷迅速麻痹暴露在外的面颊皮肤,随后侵入我们的衣服和手套中。这是令人无法忍受的,但我们必须忍受。到了最后,当我们暂停上升的时候,我们会寻找任何能分散我们痛苦的东西。

  当我们终于爬出冰冷的海水时,我俯卧在冰上,我的大脑变得迟钝,以至于忘记脱掉身上的装备,我的皮肤变得坚硬和皱起,嘴唇、手脚肿胀麻木。随后,我才觉得身体回暖,血液重新开始流动了,但这时也是最痛苦的。痛苦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我依然希望自己的四肢处于冻结状态。4个星期后,我再也感觉不到脚趾了,即使在温暖的时候。直到我们返回欧洲七个月,受损的神经才能恢复过来。

  那么是什么促使我们去这样做呢?首先就是光线,这是任何摄影师都梦寐以求的。春天到来后,经过漫长的极地之夜,微小的浮游生物还没有开始进入最繁荣的阶段。浮冰下面显得非常清澈,因为那里几乎没有粒子散射光线。管线会通过裂缝或孔洞直射入内,照耀出微妙的水下景观。

  只有少数种类的海豹、企鹅和其他鸟类生活在南极洲东部,那里根本没有陆地哺乳动物。你可能认为海底也像沙漠那样毫无生机。然而事实上,这里就像郁郁葱葱的花园。自从南极洲与其他大陆分离并封冻以来,南极海洋生物在很大程度上与地球其他地区隔绝了几千万年。自从那以来,强大的南极绕极流就围绕着南极洲从西向东创造出急剧变化的温度梯度,将海洋动物分割开来。长时间隔离使得这里出现许多地球上独一无二的物种。

  图15:在70多米深的海底,橙色的海鞘正利用虹吸管觅食,它们看起来很简单,就像海绵一样。但是它们进化得很好,属于无脊椎动物,但幼虫有脊髓。

  在9到15米的深处,可以看到海带森林,它们的叶片超过3米长,创造出非常壮观的场面。再往下,我们遇到巨大的海星,直径为38厘米,它们比那些生活在温暖海洋中的同类大得多。然后是巨大的海蜘蛛,它们是节肢动物,就像陆地上的昆虫和蜘蛛,它们在世界上所有的海洋中都能找到,但在温暖海洋中很罕见,而且体型更小,肉眼几乎看不见。就像在北极那样,南极的海蜘蛛体型可达20多厘米。然而,它们的身体如此之小,以致于他们的内脏器官都伸展到腿上。

  在50米以下的海域,光线变暗,我们没有看到海藻或其他植物。相反,海底覆盖着厚厚的“地毯”,它由羽螅(与珊瑚有关的殖民动物)以及无数扇贝组成。扇贝的直径超过10厘米,但它们可能已经生长了40年以上,因为在南极动物生长极为缓慢。在这种深度,我们也注意到羽星海百合,它们是海星的近亲,它们可用多达20条波状手臂捕食漂浮食物。类似甲虫的巨型等足类动物在它们之中爬行和游泳。

 

  图16:极端条件下可孕育出极端的动物,这个七八厘米长的南极扇贝可能已经生长了数十年,只是在极端寒冷环境下生长极慢

  图17:这个等足类动物看起来像个球潮虫,受到威胁时身体会卷起来,它的体长超过10厘米

  图18:海蜘蛛是神秘“极限巨人症”的另一个例子:它们在其他地方很小,但是南极洲可长成庞然大物

  图19:海星依偎在树状海绵中,它的直径超过20厘米

  60米已经是我们潜水的极限,但这里的多样性也是最丰富的。我们看到柳珊瑚海扇、贝类、软珊瑚、海绵、小型鱼类等,色彩和丰富程度不禁让我们想起热带珊瑚礁。特别是某些无脊椎动物,体型非常庞大。由于生存在稳定的环境中,这些动植物生长缓慢,但它们似乎没有任何限制,除非有什么扰乱了它们。我们不禁要问,随着气候变化使它们的世界变暖,他们会做出反应吗?

  当我们重新回到表面时,生物多样性减少了。较浅的水域没有稳定的环境:漂流的冰山和海冰冲刷海底,海洋表面会经历季节性冻结和融化,海洋中会蒸发淡水,然后通过降雨补充,引起盐度的剧烈波动。但是仍然有很多东西会吸引你的眼球。微藻会坚持依附在浮冰底部,将其变成了橙色、黄色和绿色的耀眼彩虹。

  浮冰底部更像是混乱的迷宫,有不同层次的冰层,我们慢慢地、小心地穿过它们。有一天,当我快到孔洞的时候,我看到一对母子海豹从里面钻了进去。我看了它们很长时间,它们自由自在地在美丽的风景中移动让人心生嫉妒。另一天,当我努力分心抵御寒冷时,詹蒂尔叫我注意挂在浮冰上的半透明海葵。它们牢牢地依附着浮冰,触须在水流中挥舞,显得尖锐而明亮。在我所有的研究中,我从未听说过或看到过这种动物。它们真是太迷人了!

  科学家们返回法国科考站,看着我们拍摄的照片,称自己也从未见过我们发现的海葵。起初我们非常兴奋,我们以为发现了一个新物种。后来我们了解到,美国科学家早在两年前就曾描述过这种动物,当时它们利用遥控探测器拍摄到照片,甚至提取到样本。虽然我们感到有点儿失望,但仍然自豪,因为我们用自己的眼睛亲眼看到这些惊人生物的微妙生活。

  图20:这只威德尔海豹陪伴她的幼兽在冰下游泳。当小海豹长大后,可以赶上母亲的体型:大约3米长,重达半吨。这些平静的海豹靠近海岸,通过浮冰上的孔洞呼吸冰面上的空气。

  图21:这条谨慎的银鱼躲在海带森林中。这些海底居民血液中含有抗冻蛋白,可以帮助他们抵御低温。在南极洲的寒冷水域,至少有50个银鱼物种

  图22:身体依附在浮冰上,海葵的触手伸入黑暗的水中。海洋生物学家玛丽梅根·戴利(Marymegan Daly)说,这是已知生活在冰中的唯一海葵物种,现在还不清楚它们如何穿透冰层或在那里存活下来的。

  南极冰下的海水就像珠峰那样迷人,但又充满了敌意,你必须在出发前就确定自己的愿望。你不能敷衍了事,不能假装你充满激情,不要定下太大的目标。但这就是为什么你在这里看到的照片都是前所未见的,以及拍摄它们的经历和亲眼看到这个地方如此的令人难以忘怀。

  图23:这只章鱼正在南极海床上全速前进。南极洲至少有16种章鱼,它们的血液中都含有血蓝蛋白,可以帮助他们在冰点以下的温度中生存

  36天之后,我们觉得才开始弄清楚。这次旅行是如此紧张,工作如此辛苦和疲惫,每晚的睡眠都如此之深,以至于记忆似乎完全融合,只剩下潜水回忆。我们的手脚都冻僵了,但我们的感情却在不断地沸腾。向终点的一次潜水完全占据了我的心,不是为我们所看到的动物,而是为了那个特别的地方。

  在法国的家中,看着杜蒙特迪尔维尔地图,我曾梦到过它。在这个世纪,南极洲真的保持着与世隔绝的状态吗?你在哪里能看到以前没见过的东西?在地图上,我标记了名为诺赛尔的小岛礁,它距离杜蒙特迪尔维尔大约有11公里。冬天时,它完全被冰封住。

  我们的直升机飞过时,诺赛尔岛礁孤立在茫茫大海上,岩石刺穿180米深的海水浮出水面。上面盖了一个小冰帽。当直升机把我们放下时,我们被大海和巨大的冰山所包围,并意识到这里还从来没有人潜水过。夏天来了,天气很暖和,但水温依然处于零度以下。布兰奇医生激活计时器:他给了我们3个小时零40分钟的时间。然后我们离开了,再次沉浸到另一个世界中。(本文来源:“有潜力”微信公众号)

编辑: 王子衿
关键词: 冰潜;南极;劳伦特·巴勒斯塔

南极洲最深潜水探秘:美到窒息却令人生畏的王国

千里冰封的南极美得让人窒息,但同时也冷得让人望而却步,然而那里却是冰潜爱好者的天堂,是个充满活力的惊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