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2 - 2013.07.28

葛兰素史克行贿案揭药企腐败冰山一角

推荐指数:来源:中国广播网 | 整理:邹佳琪 | 2013-07-29

    ¤葛兰素史克行贿案件始末

  7月11日,据公安部通报,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文简称“GSK中国”)部分高管因涉嫌严重商业贿赂等经济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旅行社业绩异常牵出商业贿赂大案

  中国公安部日前调查发现,GSK的多个部门曾与内地数家旅行社“合作”套取现金。从2009年至今,仅临江旅行社就承接了GSK中国多个部门各项会议、培训项目,并将相关费用通过各种方式返给GSK中国部分高管,金额达2000余万元。公安部明确指示长沙、上海、郑州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于6月27日、7月10日组织开展两次集中抓捕,对GSK中国的部分高管和多家旅行社部分从业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详细>>

    →公安部约见葛兰素史克高管

  公安部有关部门负责人在北京约见葛兰素史克总公司分管国际事务的总裁AbbasHussain等一行。该负责人在会见中指出,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部分高管人员,为推高药价、扩大销售,牟取不当利益,勾结关联企业大肆实施贿赂犯罪活动,不仅严重违反中国法律,而且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严重侵害中国广大患者切身利益。

  最新消息显示,葛兰素史克第二季度在中国的药品及疫苗销售额达到约合20亿元。但据中国警方此前发布的消息,葛兰素史克(中国)6年来通过与第三方合作机构的30多亿元业务往来,提取资金大肆行贿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和医生,这大大推高了其药品在华价格。

    →葛兰素史克承认行贿

  葛兰素史克总公司22日声明承认中国公司高管卷入行贿案件。声明表示,一些熟悉公司运作体系的高管可能通过逃避公司流程和监管进行了不当操作,触犯了中国法律,并承诺降低药价中的运营成本,但回避表态此前是否知晓这些操作。其首席运营官安伟杰日前再次强调,公司部份高管在“公司体系外”擅自行动,既欺骗了公司,也欺骗了中国医疗体系。

  声明指出,“我们计划通过调整运营模式,降低药品价格中的运营成本,从而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高质量的葛兰素史克公司的药品。”

    →再次表态全力配合调查

  中国公安部26日消息称,葛兰素史克总公司日前再次致函公安部,就其中国公司部分高管涉嫌严重经济犯罪一案,表示将全力配合中方调查。葛兰素史克总公司表示,为配合中方的调查,已将公司全球审计和保障部门负责人以及高级法律顾问派驻上海。公司正对中国业务进行调整,将任命新的领导团队和中国业务总经理,以确保快速、有效地回应中方的调查和继续在华开展业务。中国公司业务总经理马克锐(MarkReilly)也将于近期返回中国配合调查。详细>>

  ¤葛兰素史克行贿事实大起底

  随着调查的深入,葛兰素史克行贿的“画皮”被层层揭开,被曝光的行贿事实、行贿手段让人瞠目结舌。

  “没有搞不定的医生”

  学术型、关系型和资源型各个击破

  “我们一般把医生分成三种类型,学术型、关系型和资源型。”葛兰素史克医药代表李某某说,对于学术型的,就通过多提供讲课、参加高端会议的机会,来帮他增加影响力;对于关系型的,就通过请客送礼搞好关系他认可你这个人就多开你的药;对于资源型的,就是看在他身上投入多少钱,投入得多,他开你的药也多。

  而衡量一个销售人员的重要标准之一,即是否了解你的客户(医生)。喜欢吃饭喝酒就找机会宴请,喜欢钓鱼就陪他钓鱼,喜欢打球就请他打球;他的孩子喜欢运动就送名牌运动鞋……详细>>

  一成药价用于行贿

  “讲课费”成幌子 造假被默许

  据办案民警介绍,每名医药代表的行贿经费是有额度限制的,一般是销售额的7%到10%。也就是说,卖10万元药,就有7000元到1万元可用于向医生行贿。“这些钱要集中在最能产生销量的医生身上。”销售代表王某说,一旦工作做通,经医生同意,便建立该医生的档案,根据该医生开具药品的数量向其个人账户支付“奖励”。医药代表则要花数百元“信息费”,从医院信息科买到“统方单”,作为发钱的依据。

  “有的医生回避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但希望提高自己的名声。这时,学术会议或者讲课的作用就体现出来。”王某说,会议的费用由公司支付,参会人员的礼品由公司提供,会后的旅游也由公司赞助;此外,还尽可能多邀请医生讲课,然后以“讲课费”的形式将行贿款支付给医生。“其实,很多时候医生是没去讲课的,我只是把讲课费的单子送给他签字,然后把钱给他。这种情况超过一半。”

  打着科研幌子的学术费,由于实际上并没有讲课,也就不存在学术,这些费用被医药代表用来行贿医生,变成了请客送礼、旅游和洗浴按摩的费用,甚至找小姐的情色交易,或者直接给医生现金。

  王慧告诉记者,所谓的讲课,都是由公司提供幻灯片,医生要按照公司提供的内容去讲。公司要求提供演讲协议、会议议程、参与人员签字。有时候,根本没有讲课,就会虚构讲课项目,让医生签演讲协议,随便做一个会议议程。参与人员的签字更简单,他们几个同事互相替对方签即可。讲课一般由GSK(中国)的市场部和医学部负责,一年会发五六套幻灯片,每个月不能有相同的幻灯片使用。

  王慧说,只要填写的报账内容符合要求,公司并不管是不是真的讲课。有时候填得不对,公司财务部门还会打电话过来,“你这个填得不对,应该这么填”。比如有时候用错了幻灯片,一个月报了相同的幻灯片,财务就会让换一个。如果票贴得不对,财务等相关部门会反复打电话,告诉你应该怎么做,“这种造假,公司是明知和默许的”。 详细>>

  行贿成运营模式 高层心知肚明

  GSK(中国)会对员工进行培训,培训的内容除了介绍所销售药品的性能、优点和治疗范围以外,重点则是培训销售技巧和策略,核心就是“客情维护”,通俗的说法,就是如何维护与医生的关系。按照GSK(中国)的规定,销售人员可根据自己的销售业绩,以讲课费、餐费等形式报销销售额的7%-10%,用来行贿医生,达到让医生多开药的目的。刚入职时,公司还会提供1万元的资金供销售人员使用。

  在行贿医生方面,GSK(中国)有一套完整的报销模式。公司给每位员工提供了一份记录有全国医生档案的“大名单”,级别、住址、特长、联系方式等信息一应俱全。同时,这一“名单”还是一张公司的“考核单”,药代每拜访一次医生,邀请一位医生参会,都要进行登记。这些信息,也会作为他们报销费用的凭证。

  公司高层对医药代表的这些行为心知肚明,不仅不反对,一些高管甚至曾对销售部门明确指示:“认钱就谈钱,认学术就给学术机会!”详细>>

  ¤羊毛出在羊身上

    药企行贿推高药价 老百姓买单

  “一种药品要上市,我们要与各个部门打交道,注册涉及药监,价格涉及发改委,进医保涉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进地方涉及地方招标办,进医院涉及医院院长、科室主任、医生等。”梁宏坦言。

  据粗略估算,梁宏分管的领域去年销售额已超过40亿元,掌握的会议费每年数亿元。这种行贿对药价影响有多大?他毫不隐讳地说:“包括商业贿赂在内的运营成本大概占到药价的20%到30%。如果把这部分成本降下来,会有更多患者因此而获得救治。”

  梁宏承认,商业贿赂行为的价码只能分摊到药品中,最后由患者埋单。成本仅30元的药,最终卖到患者手里可能达到300元,药价是成本价的十倍或数十倍,其秘密就在于此。详细>>

  ¤葛兰素史克案引多米诺效应 一月内3外资药企因行贿被查

  继上周比利时药企优时比证实已接受了国家工商总局的调查,23日,英国制药商阿斯利康称,继周五一名销售员被警方带走调查后,又有两名上海员工被警方问讯。葛兰素史克、优时比,加上新加进名单的阿斯利康,在中国受到调查的外籍药企数量正在增加。阿斯利康称,刚刚被带走的两名员工是周五被调查的销售员的直线经理,其中一名经理仍在协助上海警方的问讯中。公司发言人称,没有理由认为警方的问询跟更广范围的调查有关。

  公司此前声明,上周五被上海公安局黄浦分局从上海销售公司带走了一名员工,但是这名员工被带走的原因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后续报道显示,这名员工受调查的原因是涉嫌非法侵入计算机系统。

  一个月连续三家知名药企因为商业贿赂被调查,一时间,关于药品行业靠贿赂营销的潜规则讨论甚嚣尘上。公开信息显示,目前接受调查的远远不止3家,包括国内药企在内,更大范围内的药企调查正在国家工商总局的牵头下展开。

  风口浪尖的葛兰素史克已发表声明,计划通过调整运营模式,降低药品价格中的运营成本,从而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高质量的药品。详细>>

  ¤多部委轮番上阵整治医药行业

  “药监局、公安、证监会、税务、工商、卫计委轮番上阵,360度无死角整治医药行业,从发票、贿赂、广告、信息披露、生产到销售,一个都不少。”一位行业人士称:风暴后,医药圈会干净很多。

  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卫计委等7家单位开始于去年9月的发票专项整治工作持续了9个月。截至今年5月底,各地共核查包括1700余户公立医院在内的医疗机构6599户,采集1498万份发票信息,其中单张金额超万元的发票921万份。

  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专项整治工作通过严厉打击医药购销领域发票违法行为,阻断医药卫生行业灰色利益链条,协助解决“看病贵”等问题。详细>>

    ¤评论:必须直面医药体制扭曲顽疾

    过去几年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仅仅是在基层,而基层占总医疗费用不到20%,它远远无法撬动长期形成的坚硬医药利益链,反倒是快速增加的医疗保险和政府投入为这条利益链添柴加油。老百姓享受到的医改红利有限,过度医疗和用药严重,药品和耗材费用虚高,政府支出增加了,但是患者的负担并没有降低,使得百姓对医药卫生改革的成果感受不深。

    葛兰素史克公司行贿丑闻掀开了医药灰色利益链的头盖,医药腐败消耗了政府的公信力,腐蚀了医生,阻碍了医药行业健康有序发展,极大地损害了患者健康,导致医患冲突恶性事件频发,已到人神共愤地步。

  政府必须下决心直面解决医药体制扭曲的顽疾,像当年禁止军队经商办企业那样,以壮士断腕的气概取消以药补医机制,斩断医院、部分医生和药品生产流通环节形成牢固的灰色利益链,使医院和医生回归救死扶伤的本职,使药品回归治病的功能。

    网友建言:监管部门需发挥作用

    网民“汤华臻”说,遏制药价虚高,除了改进机制,监管部门也必须发挥更大作用。核实药品成分、成本,定出合理价格,只是药价形成的一个环节。在医药生产销售的长利益链上,暗含的“潜规则”空间太多,必须严防死守。对那些以非法手段推高药价、销售药品的企业必须重拳出击,毫不手软,对那些暗藏在有关部门和医院内部的蛀虫,则要发现一个清理一个,发现两个清理一双。

  网民“余明辉”说,药品从研发、生产到销售,每个环节都有不可替代、不可忽视的成本、利润因素在内。要想让国内药品价格真正降到合理水平,减轻患者负担,更要从药品流通机制、药品自主产权、药品监管机制、药品定价机制等基础问题上下工夫。这才是根本、有效的途径。

  ¤相关阅读:

  跨国药企市场法则:

  ——定价基准包含“营销回扣”,最高可达50%。外资药品定价的基准是按照产品出厂价/到岸价为基数,以中国周边国家如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韩国等的销售价格作为横向参照,再对照企业报表,确定相关的运营成本。

  不过,由于港口物流运输的透明度很高,同一种药物到岸价差距不大,这就意味着运营成本成为关键因素。运营成本包括税收、渠道流通成本、推广模式、盈利要求和营销成本。在营销成本中,自然包含着20%—30%的营销回扣,再加上推广模式中有“专营推广模式”的费用,也可以作为给予关系户的回扣,这样算来,最高的回扣甚至可以高达50%。

  ——可替代品回扣价格高。“不可替代”的单一药品回扣寥寥可数,“可替代品”既要“拼关系”更要“拼回扣”。一般来说,治疗肿瘤癌症的药物多为“不可替代”的单一药品,这些药品生产难度大,技术含量高,使用人群有限,回扣的点数自然很小。抗生素类药物则大部分为“可替代品”,此类药品不是专利保护已经过期,就是将近过期,生产制造比较成熟,可替代性极强。这类药品仅营销回扣就可以高达50%,加上其他邀请医生出国培训等开销,用来支付回扣的资金总额甚至高达70%。

  ——慢性药“细水长流”同样高利润。心脑血管类的慢性病药,一方面只要纳入医保序列,就可以享受国家补贴,另一方面这类患者基数大,尽管回扣点数高,但长年累月下来,药企回报甚至要高于肿瘤类药物。

  降血脂的头号重磅药物阿托伐他汀,每盒7粒,总价70元,回扣10-15元左右。一个病人每月大概需花费300元,每月每位病人支付的回扣就超过70元,全年在中国销售超过10亿元,这意味着回扣也超过2.5亿元。详细>>

  揭秘跨国药企行贿手段:

  ——短线投资。给医院药房主任、科室主任医生、副主任医生及主治医生提供相应的免费出国旅游,或者在出国旅游的过程中,提供相应的房费、购物、旅游项目“买单”,这是简单的短线投资。

  ——中线收益。通过举办医药论坛、学术研讨会、医疗器械研讨会的方式,能够带来较为稳定的中线收益。跨国药企往往采取赞助、冠名举办医药论坛的方式,在论坛过程中强化自身药品或医疗器械的高效、安全,同时以“学术争论”的方式诋毁竞争对手,从而赢得更多市场份额。

  ——长线钓鱼。通过给国内医生提供出国进修、访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全额奖学金”等机会,“放长线钓大鱼”,待医生归国后大力推荐所使用的药品和器材。详细>>